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痒不能言(13)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他是有事儿可做,那边叶修现在则是纯闲人一个,身体又还没好完全,只能是窝家里躺着坐着,随便再找点其他事情。这头发了会儿呆,开了电视还没坐热乎,茶几上手机震了半天,叶修拿过来一看,本来还以为是周泽楷来的电话,一瞧来电显示,又有些痛苦地啧了一声。

“喂。”

接通键按的慢,又拖着嗓子懒懒散散,叶秋坐在办公室里本来还有点担心,听到这语气立刻气没打一处来,冷笑了一声。

“我打电话让你很难受啊?”

叶修哎哟:“那哪儿能啊哥,刚睡着了。”

叶秋对他这种张口就是瞎话的本质倒是看的很透,立刻明智地跳过所有寒暄,“怎么样了?”

叶修又揣着瞎话开口:“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别担心了好伐?”

说的也不知道从哪里学的乱七八糟的方言,叶秋冷着脸,注意到对方声音没见着的时候那么哑了,倒是暗暗松了口气。

“药按时吃了吗?”

“严格遵照医嘱行事,”叶修说着说着忽然觉得累,整个人一头挂在了沙发背上,脚翘的老高,“不是,您能问点不那么像担心小孩儿的问题不,太老套了好伐。”

叶秋继续冷笑:“好好说话……我后天才走,你找个时间定了,吃顿饭,实在不行我就订了送你家里去,反正必须把时间空出来。”

这话说的斩钉截铁,言简意赅,叶修没辙,只能连连应声,“您说的对,您说的都对。”

语气依旧欠揍,叶秋把牙咬得都快碎了,还深呼吸了好几次,办公室秘书在前面坐着,听着动静不免回头看了好几眼,见自家大老板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又吓的连忙转过身忙自己的。

叶秋正要挂电话,忽然又想起来老太太让带的东西,连忙接着叮嘱了几句。叶修鼻子里哼哼着应了,两边都有点对对方没辙的意思。

“您老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叶修说的恭恭敬敬,正儿八经,叶秋啧了一声,沉吟了一下才道,“……按时吃饭,好好吃药,忙去了。”

说完,还真就先一步挂了电话。叶修都没来得及开口,眨了眨眼有点闷圈儿,反应过来了,就只能听着断了的电话声无奈地笑了笑。

叶秋这口是心非的毛病年纪上去了也一点儿没改,叶修平躺在沙发上,举着手机竟然还觉得挺舒心。电视上放的是去年总决赛的录像,人声鼎沸,音效声在客厅流窜,翻了会儿微博,又觉得没什么意思,正要把手机一丢,又是铃的一声,来了消息。

“突然有点事儿,你定吧。”

屏幕上明明白白地显示着一句话,内容倒是简单,叶修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不知道怎么竟然品出了点儿冷淡的意思,愣了愣,正觉得心里有点梗,忽然转念又想人年轻人跟他的关系,立刻又释然了。

老树发新芽,其他的事情虽然没差,但给自己泼冷水还挺擅长。叶修想了一下,回了个日期,自己又站起身,慢吞吞地拿药去了。

听说有事儿要忙,周泽楷匆匆忙忙把午饭一解决,出门正遇上在红绿灯,倒霉地卡在一堆车里动都没法动。太阳晒的窗户玻璃都跟要化了似的,车里只能听见冷气运转的声音,他听着听着,心里的烦躁依旧没平复下来。

怎么就这么容易心软了?

周泽楷实在想不通自己到底哪根筋不对,临了出门了也没缓过劲,一个人呆着就觉得憋屈的慌。如果这时候要是有个外人坐着,兴许还看不出他心里到底怎么个翻江倒海法。

面上还是稳重如山,波澜不惊,依旧英挺俊朗的,心里却只要略一多想,就觉得有东西梗在喉头,明明这事儿跟他挂不上什么错的关系,怎么自己就连个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周泽楷皱了下眉,烦躁地抿抿嘴,干脆把电台打开,又把空调开冷了些,整个人慢慢地顺着驾驶座靠了下来。广播一开,正巧落在了一个节目上头上,有了人声,车子里也没那么冷冷清清了。

“……请老师告诉我,遇见这种男朋友犯了错但他自己不知道所以只能生闷气的情况应该怎么办……哎哟这话太长了,念的我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

放着的广播节目正好是个出了名的情感平台,节目还在微博上火过一阵子,两个主持人都以说话犀利出名。周泽楷平时压根没听过这些,自然也不怎么知道,原本还紧盯着前车放空,听到电台主播一念这来信,握着方向盘的手就是一紧。

广播上的两个主持老道地顺着话调笑,怎么也不会知道这里还有个听得一愣的,一搭一唱,配合相当默契。

“小姑娘这烦恼感觉发错了地方啊,咱们不是出了名的毒鸡汤中心么,这位听众你如果在听,一定要注意小心推荐给你咱们电台的朋友。”

“别贫了别贫了,不过要我说实话啊,小姑娘你这情况有点矫情啊。”

“杀过去,把话说清楚,管他最后是你打我一巴掌的事儿还是我打你一巴掌的事儿呢,你这么梗着,恕我直言,是不是就不想谈了。”

周泽楷浑身一僵,都还没怎么想,就下意识一把把电台关了,又只留下微弱的空调制冷声。

前面的车这时好不容易走了,他这边颤了一下,才有了意识继续把车发动跟上了。周泽楷把背又慢慢地打直,觉得脑子一时半会儿绕不过弯,索性也不多想,趁着不堵车一溜开到了跟同事约好的地方。

好在这车虽然堵,他去的地方也没太远。周泽楷把车在门口略微一停,本来还觉得没什么不对,离的近了,忽然隔着窗户注意到外面立着的男同事一脸无奈的表情,两个人对上眼,还立刻挤眉弄眼,好像是在跟他打暗号。

“周帅!哎哟你可算来了!”

周泽楷开了窗户都还没来及多说,立刻被那男同事拽出了门。这同事叫王东,他平日里朋友不多,来的倒算是工作场合中的一个。

“这可不是我的锅啊,”王东苦着脸,“那谁谁要玩什么大冒险,我没想到她们打的这主意……”

周泽楷愣了愣,随即也没什么反应,只道:“没公事?”

王东平时跟他混的好,现在都快哭了:“没呢……周帅我可真不是……”

周泽楷忽然就冷静了下来。

他像是一下子从私人领地里回到了现实纠葛。原本刚入职场的时候,也摸不清这些门道,这么多年下来,却早就习惯了。王东是个刚进联盟工作的小年轻,周泽楷平时看着,也算他直属后辈,知道不是个没分寸的。

“先进去再说。”周泽楷道,觉得整个人一下子又变得沉着起来。

TBC

儿童节快乐……

评论(14)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