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痒不能言(10)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5

 

病来的突然,要好起来却很费心力。

叶修病的晕乎,只记得似乎有什么人来过,吃了些什么东西,然后就又没了意识。这晕头转向的,又睡了太久,躺了太久,早上一睁眼,整个人不知道怎么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觉得体内一股洪荒之力不能抑制,活力充沛,簌地一翻要起身,到中途突然就一声痛嚎,又倒了回去。

落枕不是病,疼起来……

叶修动作过猛,长长地嘶了一声。他捂着脖子,腿夹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一圈,龇牙咧嘴的,正往回翻到一半,忽然听到门那边一声咳嗽,浑身一僵,立刻反应了过来,暗道了一声不好。

周泽楷沙发上窝了一个晚上,听到卧室里人叫了一声,就匆匆忙忙立刻往屋子里窜。

一窜,正巧就瞧见叶修痛苦了一张脸在那里跟小孩儿似的打滚,他没忍住咳嗽了一声,一摸自己的脸,立刻想起了自己压根还没洗漱,又想笑床上的人,又摸着自己的脸觉得尴尬,一时间两个人互相瞪了一会儿,都傻不拉唧的跟卡了似的,定在了原位。

“……那什么。”

好半天才有人承担了出声的艰巨任务,可叶修也没什么套路,只能咳嗽了一声,嘴角一抽,开口就要说话。

周泽楷听着眼睛一眨,有了知觉,就觉得耳根发烫,丢下句等我就往洗手间里跑,溜的比兔子都快,搞得这边的人愣了好一会儿,才渐渐有了意识。

也是很难得的事儿。

叶修抱着被子,本来还在想要说些什么,一愣,忽然又摸摸下巴,在心里品味了一下。

他见过的周泽楷几乎都是打理周整,再不济也是干净利落的运动服,反正几乎没有不符合男神这两个字的风格。这次难得一见的狼狈,叶修刚开始第一反应还是自己这形象毁了,转眼又想人家小年轻刚刚的神色,一时还摸着酸疼的脖子嘿嘿笑了笑。

年龄上来了,周泽楷也跟千锤百炼了似的。

从前他两三句话就能逗的年轻人脸颊发红,急的说不出话,现在却往往只能换一句轻飘飘的嗯了事,有时候还附赠一个笑,好看是好看,他却隐隐有种败了的感觉。

刚才周泽楷急的有些发慌,头发乱蓬蓬的,还翘了根老高的头发,眼神懵懵的,脸色苍白,就跟小白兔儿似的。

叶修心里回味,昨天满心满眼的尴尬也都没了踪影,一边揉自己的脖子,一边慢慢坐了起来。

他睡的一身大汗,浑身粘粘糊糊,本来就不舒服,扶着床站起身从衣柜里随便扒拉了一通往床上一扔,正要抓着过去,忽然又顿了顿,手上东西一丢,慢慢往洗手间那边去了。

这算盘打的倒也巧妙。

叶修正儿八经地想,他这可是纯因为不舒服才往那里去,实际心里存了点什么想法,也没别人知道。

洗手间就在他卧室的旁边,叶修扶着墙,慢慢走了一会儿,要到门口了也不急着出声,反而是一捋头发,平平稳稳地咳嗽了一声。

“咳。”

一咳,里面的水声更大了。

周泽楷慌慌忙忙洗了脸,朝外面望了望,叶修靠着墙,也不探头,只说:“下面第一层有备用的牙刷,小周你翻一下。”

他道的坦然,心里却很脑补了一番。里面的人囫囵应了,叶修靠着墙听着,揉着脖子,也不往沙发那边走,就是笑着不出声,好像有趣的不行似的,觉得乐的要命。

这堵墙靠着,背上是冷的,隔着汗涔涔的T恤渗进皮肤,心里却热乎一片。

只要他想,一个转弯就能看见一贯沉稳的年轻人现在的模样,可叶修压根就不想动,反而觉得比平时自如了许多,也不用在意自己是否其他情绪太过外露,再造成些困扰误会,就差根烟就能潇洒自如了。

叶修脑子里一会儿是小白兔,一会儿是昨天瞧见的逆着光,年轻人刀削般侧脸,乐着乐着,心中不知道怎么忽地升出股酸酸的情绪,围绕着那股乐意隐隐升腾。

乐到一半,里面的水声停了,人慢慢走出来,叶修也依旧从容不迫,才跟刚到似的,立刻扶着墙,作出一个抬头的样子,好像十分吃力,眼神尽量显得平静无波,无害纯良。

周泽楷打理好了,也恢复了平时的不动如山的样子,站在门沿,一出门就朝旁边静静地看了一眼。

准确的说,是斜了一眼。

叶修仰头,他侧头微微低着,嘴唇绷的发紧,像是想笑,又觉得刚才那份尴尬还没散完,只能眼风一扫,瞧的叶修就是一愣。

“水放好了,”周泽楷道,又笑的跟平时一样,四两拨千斤似的,“你衣服呢?”

叶修愣了愣:“我房里。”

周泽楷道:“我帮你拿,你先进去洗吧。”

叶修心里咯噔一下,面上却应了:“好啊。”

等咯噔完了,立刻又在心里打了自己一巴掌:想太多是病。叶修觉得自己兴许是前些年熬久了,现在才总跟成年了似的,在不适合的时机不恰当地觉悟。

他进去锁了门,开了淋浴头,听着水声唰唰,却也不急着脱衣服。

周泽楷在外面敲了敲,伸出一只手,显然是收的匆匆忙忙,所以抓成一团,闷闷地递了进来。洗手间里热气蒸腾,叶修挪过去,敏锐地瞥见T恤里面隐隐露出一角内裤边,看的他立刻领悟刚才发生了什么,却也只是咳嗽了一声,上去接了,一边还泰然自若地道了声谢。

把自己扒拉个精光并不是什么难事,叶修淋着热水,缩着还一阵一阵疼的脖子转了一圈,只觉得一身的病气好像都随着要蒸发了,还夸张地伸了个懒腰。

周泽楷在外面站着,忽然隔得老远喊了一声。

“我先去做饭。”

叶修隔着蒙蒙水雾和一层门板回他:“好。”

好。

可能是病才转好,又可能根本只是水声的过错,传过来的声音糯糯的,压根不像平时那人的声音。

像软软的刀子,扎的人一下就想起了一些微妙的东西。

周泽楷站在客厅中央,本来正要往厨房走,听到这里却盯着门板看了一会儿,眼眸深深,只觉得一股压抑了许久的,旖旎的念头在心头隐隐盘旋。

苍白好看的脖颈。露出的肩膀,微红的耳垂。

昨天所见的显露疲态的侧脸。

门板里面水声阵阵。他忽然动了动,深深吸了口气,抓起了沙发上的遥控板。

叶修家的沙发低矮,周泽楷弯下腰,正要起身,却突然整个人一顿,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一样,僵在了原地。

沙发脚对着的茶几被人掀起了一半,里面乱糟糟地摆着各种各样的杂货,但……

周泽楷睁大了眼睛,觉得刚刚那股念头,连着浑身的热意一并迅速褪去了。

在国外的时候总在想要送什么东西,纠结了半天,还是按照同事建议,去手工巧克力店里挑了半天,才挑到一个觉得合适的。周泽楷手工不行,可做事情认真,所以把礼物包的严严实实的,还被人狠狠吐槽了一番。

……他觉得手脚发凉,甚至于不知道该怎么动弹了,只能下意识地握紧了遥控器。

目光所及的地方,包的好好的,甚至有点难看的礼物连同一堆杂物排着。

手上被棱角磨得太痛,才觉得有些刺眼。

TBC

两边都很酸爽……我是要精神分裂了……
第二章提到过的巧克力出场啦……

评论(17)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