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张肖」人尽皆知(点文|短篇一发完结)

*点文

*其中军队常识纯属扯淡(。



 

 人尽皆知

 

 

1

 

 

张新杰习惯性地推了眼镜,几乎完全没有犹豫,抬手有规律地敲门的时候,屋内的肖时钦正坐在办公桌前拿着一沓财务报表头痛。

 

非常头痛。

 

那群不管是看似不要脸还是平易近人的军官实际上个个骨子里写着好战分子四个大字,这种深刻在当年战火里沐浴出来的一群人骨头里的特点,直接导致了即便是在和平年代的今天,用头脑和语言内部偶尔唇枪舌战也不是少见事——而这种情况的出现,多半都是为了他手上的这打表。

 

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其实统共归咎起来,也就是身外之物。

 

——钱。

 

你看,多么直白的引战武器。

 

他这个现任后勤部长几乎每个月的头几天都会莫名其妙被以各种理由被各个部队请去喝喝茶聊聊天,上头的冯司令看他似乎是在这群人里显得相当游刃有余,正好就把这块烫手山芋干干脆脆地抛了过来。但且不要忘了游刃有余之前的似乎两个字,肖时钦这种出了名的老好人的性格几乎让他是长年累月在这趟浑水里走的曲曲折折,当年战场上打出来的专抠细节的战术风格最终是被迫用在了这上面——

 

人说做事要擅长急流勇退,他退倒是退了,却不想被推到了一个看着就充满了各种危机色彩的位置上。索性的是上任一年,肖时钦总算是在自己那帮老战友之间摸出了一丁点门道——

 

一丁点,也够苦逼的了。

 

他取下眼镜揉揉额角,门被外面的人轻轻敲响,肖时钦连忙又把眼镜带了上去,一边整理桌子一边说了句:“请进。”

 

听到声音的张新杰推开门迈着步子进来,一举一动都跟平时没什么两样。肖时钦见状心里竟是突然咯噔一下,脑子里几乎下意识就蹦出了一个念头:韩军长那边肯定有事。

 

那边青年缓慢走到在桌前,手上很明显捏着一打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的纸页。

 

肖时钦有点局促地站起身:“张副关于军费的问题的话……”

 

张新杰沉吟了一下:“这是那边的文件,不是军费明细。”

 

“啊?”肖时钦有点没反应过来,从抽屉里拿文件的动作还卡在一半。

 

“我是过来看看。”张新杰说的自若,倒让这头的肖时钦更加不明就理。

 

“哦……”他有点讪讪的地应了声,脑子却转的飞快地在思考面前这位出了名的管家一把好手的政委来这里的用意。

 

张新杰瞥了他一眼,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敲敲桌子示意他坐下。肖时钦一愣,随即也连忙跟着坐了下来。

 

“我今天来,主要是谈谈私人问题。”

 

张新杰把文件放到一边,神情还是没什么变化。

 

 

 

 

2

 

 

 

曾经有人说过,一个八卦的传播程度,多半要取决于第一个听到这件事的人。

 

这对于肖时钦来说很适用,毕竟当自己的戴妍琦几乎是以难以想象地速度冲进办公室的时候,他隐约才有点不想的预感。少女穿了一身利落的军服,抱着叠资料跑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等进了办公室才反应过来自己连门的没敲就闯了进来,硬生生地把自己要冲到桌子前的脚步给刹住了。

 

满脸就差写着“我有点不好快让我倾诉倾诉”几个大字了。

 

“部,部长……”

 

“怎么了?”

肖时钦还有那么些恍惚,刚做完手里的工作,抬头看见戴妍琦跑的气喘吁吁顺手又给递了杯茶。

 

“不,不是。”她灌了口水,摇头想了半天才想起自己想说什么,正要开口时门却又被突然给刷地推开了。她跟肖时钦都抬头朝门口看去,后勤部副部长方学才也是一副似乎跑了很多地方的样子扶着墙喘着气。

 

“副部……”戴妍琦想说点什么,最后却又心情复杂地跟方学才一起转头盯着当事人。

 

肖时钦有点僵硬地朝他们两个展露了一个笑容:“……没事,都坐吧。”

 

 

 

 

3

 

 

 

其实是事情到这里已经很清楚了。

 

事件的始作俑者,严格说来的话应该算是隔壁主动来送军费明细的黄少天——但其实说来事情也不仅仅是这样,隔壁的隔壁的叶修叼着烟说是自己没副手真可怜跑来送军费,顺便打算从肖时钦嘴里抠点什么出来的时候,也正巧就逢上了来送东西的另一位。

 

两个人的关系在军队里是出了名,加上唯一算能安抚一下两人的喻文州并不在场,一方絮絮叨叨垃圾话大堆,一方熟门熟路地简短反驳,走廊上自然没人敢拦着。肖时钦的办公室在走廊最里靠右的那一间,黄少天把住门把手一边还回头反驳想要推门进去的时候,一个顺手就推开了一条门缝——

 

典型的那种不惹人注意刚好听墙角的距离。

 

这种事情的发展几乎就是剪短的可以用交友不慎四个字概括的事情。

 

“坦白来讲的话,肖部长。”

 

里面声音隐隐约约的,气氛却莫名其妙地让黄少天住了脚。叶修在旁边站着,取下烟头吐出个烟圈,目光对着屋里随意一扫。背着门口方向坐着的人穿着的军装颜色和挺的直直的后背都很能暴露身份。

 

“是?”

 

肖时钦的声音明显随着对面的人的说话方式拔高了些,显得有一点紧张。

 

这话说完后,里面一时间竟没人出声。

黄少天半眯着眼摸了摸下巴,放低了声音,目光却还死死地定在里面,偷偷摸摸地道:“……我怎么觉得这情况有点不对啊。”

 

“闭嘴仔细看。”叶修也不含糊,靠着墙只朝里面点了点。

 

“……我对你有好感。”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的语气就像是做了什么重要决定似的——其实还是挺冷静的。

 

 

 

 

4

 

 

“部长你……”

 

“我很好,别担心。”肖时钦捏了捏额角,对面前捧着茶杯的少女笑的略略有点尴尬。

 

当时无意间听完对话的叶修一边给自己点烟一边啧啧感叹说是世风日下,黄少天愣是像被雷劈了似的僵着站了半天,正想着抬手掐一把叶修验证是不是梦境的时候又被对方把手给绕了回来。

 

这就像是个连锁的化学反应,环环相扣,只等爆破。

简而言之,大体就是黄少天顺口把事情告诉给了喻文州,喻文州有点好奇地跟叶修核实了一下,被路过的苏沐橙听见了,苏沐橙送东西的时候顺口跟楚云秀八卦了一下,结果被来串门子的李迅又无意给听了墙角。

 

……

如此折腾一番,结果当然是点起了一支蜡烛。

 

军队里虽然要求纪律严明,但俗话说的好,越是禁锢,人类便越是要求自由。区区守则怎能挡住大好青年的一颗八卦心——尤其是八卦对象似乎还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的时候,传播效率更是个顶个的翻倍。

 

肖时钦虽然是苦于任务少有在外面呆着,世界上却没有不透风的墙。

作为当事人略略耳闻当然是逃不过的——况且就算是逃过了大众的嘴巴,总还是会有好事者直接打来电话发来了慰问。

 

军队编制其实很有一套,比如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或者是跟着军长作风严谨,这两种极端都有很好的体现。但在这件事情上全军上下突然保持了高度的一致,甚至于事态发展到最后,就连向来因为头痛于队伍里那几个刺头而退居二线的冯老司令竟然也打电话来试探了口风。

 

注意稳定军心。

他是这么说的,顺道安慰了几句自己的部下,肖时钦自然只能苦哈哈了几声。

 

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却是是头疼,但对于另外一位当事人来说却似乎并没有这么大的影响。

 

张新杰对待部下是出了明的一来少话严谨,二来要求严格。况且有韩文清在前面挡着,当然不会有人敢直接撞上去说些什么。事实上他们两个甚至私下还常有通话——多半是那边发起。

 

聊的东西倒是有默契,几乎都避开了最近外面近乎夸张的流言。工作,军事,生活,定时早晚一个电话,每次时间不长但都很有张新杰的作风。对方没提肖时钦当然不会再提,他脸皮向来薄,况且本身这就是牵扯到对方隐私的事情,他的作风比平时甚至要显得更加谨慎。

 

随遇而安吧。

这态度很有他长年在多方压榨下的作风。

 

 

 

5

 

 

 

然而事情不可能,也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就比如说戴妍琦背着他偷偷制订了相关的计划,比如说方学才突然开始常常往韩文清那边走动,再比如说米修远跟新一代其他人有意无意的打探消息。

 

这些就都是肖时钦不可能知道的了。

 

什么张政委和肖部长结婚了并育有一子,张政委和肖部长在战火中暗生情愫,张政委和肖部长早就有婚约……诸如此类,八卦虽然因为保质期和过分夸大的事实注定不可能长时间流传,但很多事情一旦说出口,就免不得要在大众心里留下那么一点影子。

 

“大家公认嘛,小肖现在可是后勤部泼出去的水。”

叶修的话很有力的对现况做了个总结。

 

秦牧云送完材料回来正巧看到自家政委似乎正在写点什么,看见他只是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

 

“等等。”张新杰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秦牧云立刻站直答了一声到。

 

“你上次交上来的材料阐述方面还不太清楚,回去重做一下。”

 

熟知张新杰高要求的秦牧云当然是答了声好。

 

张新杰推推眼镜,看着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是琢磨了一下才继续道:“做事情别太急,循序渐进慢慢来。”

 

秦牧云愣了一下,说了声:“是。”

 

 

 

6

 

 

 

那句话的确是意味深长,以至于在后来肖时钦莫名其妙就再一次被严肃告白了的时候还没大反应过来。

 

当时气氛其实本身也已经让他觉得微妙了。操练场,明月,斑驳的树影,二人。简直就像是某件事情的标准配置。

 

“那么也差不多了。”

 

他看见对方突然停了脚步。张新杰比他略微高了一点,一向平静无波的眼神这时却没什么避讳地盯着他,让他下意识扯了扯领带整理了一下仪表。

 

“什么?”

 

他说。

 

很有点迟钝。

 

“趁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再说一次好了。”对方看了看表,就跟平时一样表现没什么不同。

 

肖时钦啊了一声。

 

“我喜欢你。”

 

“你可以有一周的考虑时间,我等你的答复。”

 

干脆利落的就如同本人的战术风格一样,连点余地也没有。当时的月光透过层层厚云漏下半点碎光,细散地打在面前青年的脸上,刚刚好能看见隐约抿起的嘴角。

 

 

7

 

 

事实上擅长细节战术的肖时钦当然不会知道,舆论的利用方式,有一招叫人尽皆知。



END




评论(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