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这世间的无数星(1-6整合)

*很早之前的坑,前文修改版。

*非更新,整合修改了一下前文,方便观看(也方便填坑(。

*P主(以虚拟歌姬为载体的歌曲创作者)和唱见(翻唱歌手)的故事

*一次一万六,让你看个够

 

 

这世间的无数星

 

 

1

 

 

叶修应该能算是一个业界神话。

在一家弹幕网站披着一叶之秋的皮写了不少曲子,偏偏还首首都挺红的,这样的人你要跑出去说他是物理学院毕业,只怕是谁也不信。

 

他本人在网站是出了名的嘲讽,好几次的网站线下直播请他去做连线嘉宾,说话的风格自然让不少他的粉丝瞠目结舌,尤其是把他脑补成温柔王子的女粉丝更是受到了无情地直接爆血攻击。

不过当然了,一个人的适应力是最不可小视的。这样的事情多了之后让大家基本上都是习惯了,许多粉丝甚至把这看做他本人性格的一个象征,粉得像黑的更是直接叫他嘲讽P,形象生动地以此来代表对其纷繁复杂的心情。

 

然而凡事都有两面,像他这种算是红遍整个网站的自然也逃不过所谓被扒被黑的命运。有一些一叶之秋的黑曾经嘲讽过他的所有粉丝都是跟风,说是一叶能红大部分都要靠他背后隐藏的那个叫做君莫笑的视频制作大触,论据推断还挺有模有样,甚至还专门跑到论坛去洋洋洒洒了一大篇,大意差不多就是一叶之秋作为一个元老级的创作者是当时网站创立初期少见的不是一张图配一首歌的。

给他戳了个章说是没有君莫笑就没有今天的他,不然就他没什么固定属性的作曲风格和奇葩性格怎么能莫名其妙就红了起来,这种属性明显的帖子一经贴出后果自然又是洋洋洒洒几十页的粉黑大战。

 

叶修到底不是普通人。

如果说这对一般的作曲者都会有一定心情上的影响,然而连微博也不开的叶修本人是向来不在乎这些东西的——更何况这样的情况从这年五月二十九日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

 

不管是粉丝还是黑还是路人,他们都能在今年五月二十九日的凌晨戳进一叶之秋的皮投出的祝自己生日快乐的生日曲,按照惯例又开始分析曲子猛刷弹幕之后,惊愕地发现结尾被视频制作者称之为彩蛋的东西。

 

虽然实际上就效果来说是炸弹还来的比较贴切。

 

——一叶之秋退隐了,用视频里据说是他本人说的最后一句话,就叫哥回老家结婚去了,大家勿念,江湖再见。

 

 

 

 

自此一叶之秋自然就成了一个传说。

 

不管后人是追捧还是诟病,他曾经创作过的曲子依旧还是所有人耳熟能详,也有几首被贴上了神曲的名号。翻唱也从来没有停过,从旧曲到恶意卖萌曲都被人以各种不同的风格演绎,倒是有花繁叶茂的趋势。既然是这样一个传奇的人物,就免不了让人去追寻所谓的秘密。不少人曾经试着去探究所谓一叶之秋退隐之背后的故事,然而真实的情况一定是绝对他们料想不到的。

 

不过就是一路往上打算读到博士的叶修,在其弟的挟持下被迫回国回家了。

 

“我说你就该做你的精英就继续做呗,干嘛还来找我。”

叶修拽着个箱子往外走,一面不停地打着呵欠。

 

叶秋在前面看着他冷笑了一下:“你倒是想的好,一切都丢给了我,自己打着研究的名义继续在外面自由快活是吧。”

 

“我哪有,”叶修显得很纯良,“哥这叫真正沉迷于学科研究的工作者你懂吗。”

 

“我是不懂。”叶秋显得很无所谓,一手把他推进车里。

 

“我只知道二位老人的指示是把你从国外抓回来,其他的我都管不着了。”

 

 

 

 

 

叶修在外面逍遥自在了多年,也算是做了一个传说级的人物,业余时间写的曲子也取得了不小的反响。用他的话来说,回来之后就是遭罪,琐事一堆,赶来批判他的老朋友一堆。这些事情交杂在一起明显影响了他的创作情绪,倒不如直接退了得了——其实说白了就是懒。

 

回国没多久,赶来批判他的老朋友之一的魏琛首当其冲带着手下的亲传学弟喻文州黄少天跑来找他蹭饭。

当时的叶修坐在包间里,抬头盯了半天才摸着下巴说是觉得这两个人有点眼熟啊,这句结论自然是被黄少天靠靠靠地砸了一大堆垃圾过来,喻文州笑着叫了一句叶修前辈好。

 

“嘿我说叶不修欺负小辈可不是什么上的了台面的行为。”魏琛敲了一下桌子,难得显得很争议。

喻文州笑了一下:“都几年了,叶主席忘了我们也挺正常的。”话中言语暗示地恰到好处。

 

“是你们啊。”曾经在学生会混过的叶修装作恍然大悟。

 

黄少天当然没那么沉得住气,一脸愤慨:“还有脸回来见我们当时把烂摊子往学弟们身上一丢你还有脸吗还有脸吗。”

 

“哎哟这不是你们来见我的嘛,”叶修叼了支烟笑,“就我个人而言我肯定是自知罪孽深重不愿来见你们的。”

 

“你少来,”魏琛笑的贼兮兮的,“你今天可跑不掉,别以为光我们三个就能上门。你学生会的后辈们可都等着呢。”

 

叶修则显得很无所谓:“行啊来呗,大不了哥请,哥在国外这几年别的没有还是存了些口粮的。”

说完还有点嫌弃地瞥了一眼同样叼着根烟的魏琛

 

“叶修你给我滚啊。”

感到自己被嘲讽了一下的对象听到这里也终于是忍不住,跟着亲传学弟愤怒起来,拿起筷子咣地敲了一下碗。

 

“行啊。”

叶修懒洋洋地嘿了一声,正要顺着对方的话头说大家再见,一边速度极快地几步走到了门旁边,刚要握住把手时却被突然打开的门摔了一脸。甚至还有清脆的啪的一声。

 

心里觉得大仇得报的魏琛笑的肚子都疼了,直说是人怪作多了上天都不愿意帮忙,闷着一肚子话的黄少天自然也顺着师傅的套路走,倒是喻文州挺平静地笑着,嘴上还问了一句前辈没事吧。

 

“你们看哥遭罪很高兴啊,就知道当年的文艺部没出什么好人,上梁不正下梁歪啊这是。”

 

叶修一边揉着鼻子嘶了一声,朝后面三个人丢了句话才有空抬眼瞥了一眼门外立着的两个始作俑者,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还都挺高的。

 

“……不好意思啊前辈。”

前面那个穿着白色外套的青年立刻道了歉,叶修顺着对方的肩膀看过去,瞄了眼后面还要高一点站着的人,心里啧啧叹了句说是如今的R大越来越出人才的,一个长得比一个有明星范儿。

瞅了眼白外套的青年一脸抱歉,他难得地摆摆手说是哥抗攻击力高没事。

 

“叶修前辈真是不好意思……”

 

“你知道我是谁?”叶修有点兴趣。

 

白外套的青年拿出一张卫生纸递了过去,笑的很是温和:“当然了。只要是在学生会呆过的就不会没听过前辈的大名……我低您好几届了。”

 

青年想了想,微微侧身露出了后面从一开始就不说话的青年,青年只是抬头沉默地看了叶修一眼。

 

“这位是您带的学生会班子后的会长,不过现在也可以叫前会长了。”

 

魏琛在后面起哄:“你看看,人家这后辈才像个会长样,你再想想你当时……”

 

“唔,都叫什么名儿啊。”

叶修连嘲讽都懒得往后丢,根本没管背后传来的嘲讽声,一边揉鼻子一边对着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两人问话。

 

“我叫江波涛,前辈。”白外套青年看了一下旁边的青年鼓励似的笑了笑。

 

“……周泽楷。”

叶修听到后面的人说。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正式见面。

 

叶修很久之后想起来还是忍不住说是哥当年还真是比不过小周半点有会长的风范。一旁的黄少天自然很给面子地继续上锤追加嘲讽技能。

 

回国了之后忙的琐事一堆,叶修对叶秋态度坚决是表示自己不回家,其他都好说。叶秋开始态度还挺坚持的,久而久之也经不住他这么耗着,索性就一咬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去了。叶修本人虽然嘲讽但到底也是R大传说级别的高材生,养活自己还是不成问题,最终果然凭借过硬的知识储备和履历顺利进了一家公司。

 

叶修本质上是一个很专一的人,在那家弹幕网站早期基本没人比较艰难的时期的时候,他就算是常驻大军之一,不管是从认识的朋友层面上还是自己的感情层面上,都还是对于网站存着点念想。国内琐事一完,等到彻底安定下来的之后,他心里也琢磨着是不是该回网站去看看后面的情况,便抽了个比较闲的晚上顺手点开了网页。

当然,他自然是不可能拿着已经江湖再见过了的一叶之秋的ID堂而皇之地登上网站,干脆直接用了当年那个他自己分裂出来的君莫笑的账号登了上去,等到听到成功登陆的嘀的一声后,才刷新了一次网站,刚进首页就被几个区的推荐里翻唱栏的首位吸引住了目光。

 

叶修把鼠标移到那里,又停下动作先拿出烟盒点了支烟,抽了几口才点击鼠标戳了进去。

 

人对于自己的东西总是会特别注意,恰巧那个飘在首页上的名字正巧就是他当年入站的时候写的第一首曲子,也算是比较久远的曲子之一了。他眯着眼睛顺着这个回忆了一下往事,等缓冲的过程中顺着瞥了一眼上传者的名字。

 

空白的头像下是四个字

——一枪穿云。

 

挺好听的嘛,叶修百无聊赖地叼着烟,撑着下巴挂着耳机。

 

几秒之后弹幕开刷的时候他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前奏一起,就只看见一排“穿云大神my嫁”的花花绿绿弹幕先飞了过去。叶修笑了一下,这种架势直接也免不了让他想起自己当年似乎也是这种站在风雨中间的人物,更何况隔了这么久再听自己当年处女作,他还是免不了有点恍然的感觉。

 

认真来说,归国倒不是促成他退圈的主要理由——甚至于说他上传自己最后那首收官曲的时候,时间线还要比他被自家弟弟拽回国早的多。加上回国后也耽误了将近小半年来安定生活,连网站页面的改动都让他觉得有几分陌生之意。

 

他还是头一次有了这种自己已经退圈的实感,免不了有点感叹地取下烟头呼出一口气,看着进度条跑到将近四十秒,听到第一句人声响起。

 

 

 

2

 

 

一枪穿云是现在网站翻唱里大红的人物之一了。

声线低沉醇厚,唱功也相当不错,自然是粉丝众多的人物,可惜却从来不出现在线下聚会现场演唱,还曾经因为这一点被人诟病说是靠后期撑场的典型代表。后来这些所谓的推断倒是在他仅有的一次现场网络直播演唱中渐渐平息,加上他本人作风又相当低调,连微博也基本是隔一两个月更新,被人戏称为不混圈的高岭之花的作风倒也没能让更多的人抓住他的把柄。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这些方面之外,他还有一个很有辨识度的特点,也是为众人好奇在论坛扒拉多年没出结果的,大约能算得上是八卦的东西——

 

一枪穿云只唱一个人创作的曲子。

 

一叶之秋。

恰巧还是对仗工整的四个字。

 

之所以把这点拿出来说,是因为在最开始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现象,毕竟一叶之秋也算是上古大神了,普通的新人唱见唱唱他的几首神曲是很常见的做法。一枪穿云是网站里比较知名几个后期红起来的唱见之一,现在看起来庞大的粉丝量也是随着曲子数目的累计慢慢增加起来的。有了粉丝当然就存在感和关注度,当一枪穿云不声不响地唱到第五首的时候,论坛终于出现了一个题为‘一枪大神的暗恋对象之分析’的火帖。

 

该贴贴主在里面列举说是一枪穿云到现在都只唱过一叶之秋的曲子,一定是因为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话里话外都带着点酸味,似乎是要点名对方抱大神大腿的意思。

这种说法自然是一枪穿云的粉丝所不服气的,其中年纪稍微小一点的没有关注过作曲圈的更是出言不慎,直接留言说是我们大神哪里用得着去粘那些小人物。此话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激怒了不少资深的作曲爱好者。双方果断干脆地在水区开战,这个事件持续之久也成了一枪穿云为数不多的黑点之一。

 

老话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事后来看,这件事也不是完全没有好的后果,作为当事人的一枪穿云不得不就此开了微博,连第一条就那么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喜欢一叶前辈的曲子。

没解释没说明没嘲讽也没哭诉,一句话简直简单直白地让众人给跪倒。

 

事情在论坛里闹的很大的那段时间里,也有看不下去的路人说是人一个翻唱的才唱了几首你们就得出这个结论实在不妥,但这些微小的声音夹杂在一众大战激烈的粉粉黑黑之间,顿时没有了什么存在感,更不要提后来的掐架方向直接扩大到了翻唱区和原创区两个大区之间的事,加入战局的人只多不少。

每天相关帖子不断,为此管理组不得不出面限制了一下场面,加上的确战的太激烈,弄的论坛其他家的粉丝也很是不满,集体抗议群嘲,事件才终于算是渐渐地平息了下去。

 

当然喽,这件事情起到的作用也更加明显,许多人从那之后就真正开始注意到了这点。

 

一枪穿云的确只唱一叶之秋的曲子。而且不管是不是大热的还是偏冷一点的自投曲都会翻,久了根本就不像所谓的借着大神的东风招招人气。

要不是这件事情本身在论坛里就是比较敏感的存在,那么所谓的总结分析贴肯定不会只有现在那么少,加上当事人一枪穿云也是出了名的不混圈,这么左右一传,最经还竟成了所谓的网站翻唱区的十大谜题之一。

 

一些转移了区域阵地的粉丝跑去驻扎到了网站的论坛创作区,甚至还为此产出了不少所谓的双一CP文,一些双一CP党更是对此进行了深刻的研究探讨,挖掘其中埋藏的梗和故事——几乎篇篇经典,要甜有甜,要悲有悲,就看你要哪一款。

 

事实上,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心情去关注这些。一些不怎么懂圈子规矩的双一粉丝长久的刷屏行为不可避免地引起了一些单人粉的愤怒,再加上一枪穿云虽然出现少却也不是没有跟其他人互动过,萌其他家的一些CP粉当然更是不满这一状况。

这种情况造成的直接后果当然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各家四处战红眼,直到最后几家大部分的人默认了不要在弹幕里刷CP的这条规定才算平息。

 

而在这场腥风血雨之外,还有不少一枪穿云的根本没有兴趣于这些现状单人粉则早早担忧起了更加现实的情况。

一叶之秋的曲子虽然多,但总有唱完的那一天,一旦那种情况发生,一枪穿云会不会就此隐退,会不会不再投翻唱曲。

 

就像他一直唱着的那个人一样,就这么消失了。

 

 

 

 

2

 

 

实际上关于这个问题,不是没有人试图去微博,或者直接网站内私信一枪穿云本人。虽然用语因为自身属性的不同或是直白或是委婉,但任凭这边的人如何长篇大论地真情实感理性分析,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从头到尾也没有一个人真正获得过回应。

 

一枪穿云惜字如金。

 

稍微长时间一点关注他的人都知道他的特点,翻唱曲的视频多半是直接沿用原曲视频,视频的介绍也仅仅只有原曲的地址和自己的说明,网站内的自我介绍栏也是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省略号。

粉丝自然是把这当做萌点分析,各种脑补YY文里一枪穿云多半都是一个沉默英俊的形象,气场根据作者萌点可强可弱。比方说稍微萌冰山一点的吧,就能顺利地写出一个深情冷漠的一枪穿云,不太吃这一套的,就默默地搞出一个内敛害羞的一枪穿云。

甚至还有不少人别出心裁另寻他路,说是说不定一枪穿云本人生活中是个话多的,毕竟网络世界谁说的明白屏幕背后坐着的是个怎样的人,高调地写出一个说实在有点精神分裂的现实里开朗网络里沉默的一枪穿云。

 

总之,用一句论坛里通行的话来概括一下就是:一个沉默的网站红人背后站着一百个粉丝,那么就有一千个可能的形象在等着他。

而正因为有了这样一句真理,自然也就不难推测当年为何叶修也曾经被人脑补过是个风度翩翩的温柔公子了,隔着一个屏幕实在是他那张嘲讽脸最好的掩饰。

 

 

 

 

当初被脑补成过温柔大神的叶修此刻不怎么温柔地叼着个烟,对着电脑扒拉着网站资料看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对这样一个应该可以算是他——一叶之秋的后辈粉丝产生了一点点的兴趣。

 

他随意刷了一下一枪穿云的资料帖,又点开搜索栏输入了一枪穿云四个字,尽管早就有心里准备,最后蹦出来结果的数量还是让他忍不住嚯了一声。

 

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出场晚但挡不住性格好啊。叶修一边往下拉网页一边啧啧地感叹了几声。

 

什么“论一枪穿云的那些低沉音色秒人技能”“怎么办今天的一枪大神也招了好多苏哦”“自从听了一枪穿云的翻唱我的三次元好基友打算入唱见坑了”“想要腰不酸您需要一枪穿云牌低音”……各种各样的标题,简直要奔着没有你看不到只有你想不到的路一去不回。

其中甚至还特别惊现了几个什么“听了穿云的歌,我弯了”“大家好我是直男,只愿为穿云大神而弯”这种惊悚的标题,知道导致即便是见多了世面的叶修,还是在这种开放的风气的直接攻击下,在正要喝水的时候呛了几口。

 

差不多看了几个比起来比较有趣的帖子之后,叶修最后还是关掉了一枪穿云相关的东西。这位翻唱后起之秀的受关注程度他也算真正领略到了,然而作为已经隐退的一叶之秋,或者说是出于懒,他也只能对这位后辈在内心表达一下欣赏之意。

 

余下的休息时间里,叶修又选择性搜索了几首自己曾经的歌,饶有兴趣地听了许多不同唱见的版本后,终于挺有自知之明地抬头瞄了一眼时间。

 

也不知道是不是应景,研究室的老前辈在里面喊了一句:“小叶啊,这边有份资料你来处理一下。”直接一句话直接制止了叶修接下来的所有行动。

 

话里被叫的小叶只能先是叹息了一下,然后朝着里面哦了一声,才对准烟灰缸按灭了烟头慢悠悠地起身进去了。

 

 

 

 

说实在的,叶修作为一叶之秋时认识的同僚并不多。

像是同时期的一些作曲也早早地隐退了,唯几知道他和君莫笑是同一个人的气冲云水P主更是退的比他还早。后来歌曲文化渐渐兴起,弹幕网站的注册用户也比早期翻了几翻,各种各样的新生代崛起,仅存的一些早期大神,比如视频技术区的大漠孤烟,也都基本上是偶尔才出一个作品,算是一个半退圈的状态。

 

他目

评论(10)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