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明焰(番外一|2)

他从记忆里扒拉出那么些小细节,越琢磨心里越复杂。结果还没等他复杂完,周泽楷已经把笔记本抱到隔壁去安置好了,拖着拖鞋穿着家居服回了卧室。

 

这人长好看了就是好,穿什么衣服都比别人高了一个层次。

 

叶修有点感概地腹诽着,本来想对着那边找点什么话题随意聊聊,却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长了一张好看的脸的青年朝他一笑,顺着他靠在床头的角度慢慢压了下来。

嘴唇直接被什么暖暖的东西贴住,本来就有点大的白T被对方一双手三下五除二就给脱了下来——简直顺手的就跟只是倒了杯水似的。

 

得,这下栽了。

叶修被折腾的迷迷糊糊,偶尔才能拽住那么点理智的尾巴。

周泽楷有点沉重的呼吸在他耳边一上一下,耳垂被轻轻咬了几下,连带着耳廓似乎也被什么勾勒了一圈。

 

“叶修……”

 

这声音实在是跟周泽楷平时一贯内敛沉稳的语调不一样,尾音渐弱,气息却搔的叶修痒痒的,带着那么点难以自制。青年又叫了他一声,这次还用额头轻轻蹭了蹭他的脸,顺着下巴的轮廓一路从脖子吻到胸前,对着小红点轻啃了一下。

 

叶修却并没有回应,忍了半天也只是伸手一把勾住对方的脖子,对着嘴破罐子破摔地亲了上去。

 

这一场情事来的极其自然,事后睡在床上浑身酸疼的叶修本来还迷糊着,不知怎地又突然清醒了过来,旁边的青年仗着身高的优势脸贴住他的额头,手揽住他的腰睡得香甜。

 

睡觉的时候倒实在是没什么变化。

 

经历过一场劫难的叶修盯着周泽楷微微上挑的眼角看了半天,最终有点怅惘地放弃了思考睡前还想着的那一个问题,本着随遇而安的原则整个人干脆安稳地闭上了眼睛。

 

叶修是一个不会拒绝事实的人。当事情已经发生,他更多地是愿意去思考其中的可能,这也多半跟他多年的战术习惯有关。这的确是一个优点,但可惜的是,这一次他遇上的可能算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那就算了呗,反正没什么害处。

他在这个时候也不忘体现以下自己实用主义者的本质,对着周泽楷做好的一盘回锅肉毫不留情地大快朵颐。

 

 

 

 

有人说,感情逃不过七年之痒。

然而搁叶修这里,他大概可能会叼着烟懒洋洋地对这句话丢出四个字:无凭无据,这明显就是默契度上涨的事。哪来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

 

就比如如下这个例子,他带着周泽楷去赴一个联盟前几代选手的一个聚会。叶修自顾自地找了个位置坐下,直接拉开旁边一个位置拍了拍,几乎是不用出声周泽楷就跟着坐在了旁边。

 

黄少天抱着个菜单叫了句注意影响,一边一副不忍直视地模样酸了酸:“你们分开坐又不会怎么样,在我们面前就这么不遮掩吗。”

 

“行了,”叶修拿起筷子,正想着夹东西就被周泽楷顺手接过去用开水烫了烫,“要是有那个必要我还犯得着当时第一时间就跟你们说吗?对吧文州。”

 

喻文州就坐在叶修的另一边,正端着碗喝着汤,听他这么一问也只是笑了笑,说得上有点敷衍地嗯了声。

 

周泽楷给他添了碗汤,之后几乎就没再在桌上主动发过言。只听着叶修跟一群人插科打诨,一会儿互相揭露一下黑历史,一会儿又正儿八经地聊聊联盟现况,他只管照旧配合着叶修的问话时不时地答几句。

 

当然了,这里既然用了‘几句’,那么他的回答当然不会只限于一个嗯字。偶尔在叶修的问话中抛出一个长句,竟然也能跟桌子上其他人的讨论也能一点不脱轨,还显得颇有自己独到的理解。

 

黄少天立刻抓住这点夸他有进步,顺便苦口婆心地试图劝他不要跟着叶修学那些嘲讽的招数,端起酒杯就要敬他几杯。

 

其实这也能理解,这几杯酒来的也有些由头——毕竟周泽楷在,这就意味着让叶修中套喝酒的可能性为零。黄少天借着这个机会宣泄了一下无法灌醉叶修的不忿,脑子还提溜转着想着灌酒的理由,叶修几乎是卡准了时机一边吃肉一边含糊着开了口。

 

“见好就收啊,记得我说过的吗?不要互相伤害革命同志啊。”

 

黄少天被哽了一下,手里还端着酒杯,说:“靠,谁跟你是革命同志了啊!”

 

说完抬头时刚巧看见周泽楷朝他内敛地笑了笑,还是很沉稳的模样,一来一去,最好的灌酒时机就轻轻巧巧被打断了。

默契简直堪比双打选手杀敌于无声。

 

与自家那一位互相打掩护的叶修表示,自己一点也不介意这个成功的案例里炮灰掉了自家同事。

——谁让他单身呢。

他摆出一副‘看客你只管放手来烧’的样子给周泽楷单手扯了扯围巾,跟喻文州走在旁边黄少天这一次也只是装作没有看见继续聊着天,硬是忍着没有爆出卧槽二字。


***********

这一段拉了灯……不过番外肯定会炖肉的……=3【成不成功就是另一回事了


顺便这里其实跟正文里黄少说过的一句话有一小点联系……不知道有人看出来了吗【没有

评论(4)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