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明焰(番外一)

*十年前到十年后后半截的故事




叶修与周泽楷在一起之后的关系,大概可以说是真正诠释出了‘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这句话的本质。

 

先暂且不说其他的问题,前面几年的周泽楷面对叶修一点主动亲密的举动还能脸红低头耳朵烫不敢看,说话的时候后缀偶尔有时候叫习惯了也会支支吾吾地添上前辈两个字,叶修个人是打从心里觉得他对这种表情没辙,毕竟说实在,那些没脸没皮的招数对这样的周泽楷是行不通的。

犯规。

他多数时候都是这么想的,下一个动作大概就会伸手摸摸对方的头,或者拍拍肩什么的——总之就是很有一点所谓大众常常说到的‘被萌到’的意思。

 

然而可惜的是,这种待遇在叶修此后的生涯里几乎是再没有机会体现过。毕竟人总是在不断进步的,生活了这么多年,彼此知根知底,况且还有个叫做习惯的东西。什么事情做的多了,那么即便是再内敛羞涩的人也会逐渐有点变化。

而且这种变化是细微的,几乎是体现在生活中的一点一滴——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比那种突然醒悟的大跨越来的可怕多了。

 

无孔不入。

 

就比如叶修被周泽楷第一次主动亲吻的时候,他的厚脸皮完全没能挡住自己心里可以用卧槽两个字概括的错愕。自己的舌头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小心翼翼却又热烈,湿润温柔,脑子里一片七荤八素。

可是等到两个人亲热完了吧,叶修心情复杂地摸着嘴巴抬头一瞅,周泽楷脸几乎都快红成了番茄,眼睛也不大怎么敢跟他对视。这个强烈的前后的反差几乎是让叶修觉得刚才那就是个错觉,并且错觉到最终也没能让他说出什么话,只能是自己吃了个哑巴亏,心情继续复杂着捏了一把周泽楷的脸算是了结了。

 

众所周知,叶修是个考虑长远的人。

在比赛上,在队伍上,他可以担起心脏这两个字就已经不简单。但生活是远比荣耀来的复杂的多的东西,作为一个宅,或者说是作为一个生活技能低下的战术大师,叶修还是无法把这一点运用到自己和后辈的生活上。

 

——他如果足够机智就能想到那不会是个结束,仅仅只是个开始的契机。

 

 

 

 

这天江波涛来家里做客。

叶修端了杯茶跟对方就联盟发展侃天说地,周泽楷一言不发地在他旁边坐下,伸手就给他披了个薄薄的外衫。

聊着聊着,叶修就会习惯性地扔出句。

“小周啊,你说是不是。”

“嗯。”

声音低沉又安稳。

单身的江波涛突然觉得自己压力有点大,想起黄少天在他来的路上发给的注意事项,顿时哭着脸觉得这也来的太晚了——至少得需要提前顶个墨镜上啊。

 

他这句话说的很对,周泽楷厨艺的确修炼的登峰造极,菜也非常地合同是S市人的他的口味,但一顿饭吃下来那边就经常能听见筷子互相夹来夹去的声音,甚至还有啪的一声——“太油腻,今天的量差不多了。”

 

江波涛立刻觉得自家队长这几年果然是发生了不得了的蜕变,心里还竟然还有了那么点扭曲的欣慰,最后不知怎的又叹了口气。

 

“队长挺好的,没被欺负。”

他给杜明等队员去的短信如是说。

 

 

 

 

没被欺负。

的确是没被欺负。

等到叶修终于意识到身旁青年的进化,暗叫了一声不好的时候。事情已经显得太晚了。

 

你说这种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呢?

 

他微妙地看着青年把他从被子扒拉出来给了他一个温柔的早安吻,还迷糊着脑子突然就清醒了。

 

明明就天天看着,怎么就进化了?

 

是不是对方沉默寡言占了优势?

叶修口若悬河也没能救回被周泽楷十一点之后没收走的电脑,开始有点正经地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TBC


 @打字机 

这更有点短……因为我在犹豫要不要上肉【苦】其实就是写一个变化的过程。我已经投喂了她,这位也请加紧写肉……

评论(6)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