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明焰(十三)

 倒数第二章啦。今晚说不定二更直接完结(躺尸



15


 

他一觉梦醒卡的刚巧是天光放亮,一看时间竟然比特意爬起来活动筋骨的前一天还要早。叶修觉得自己可能意识里也还有那么个一年的最后一天的想法,醒了之后打着跌慢腾腾地下了床,基本还是个神游状态就打开门晃进了洗手间洗漱,结果出来的时候还半眯着眼迷糊着就看见周泽楷在厨房和饭厅之间来来去去摆着东西,他一边揉眼睛一边朝桌子边上走,打着呵欠说了句辛苦你了啊小周,就要动筷子。

 

周泽楷嗯了一声,又盯着叶修露出一个对他已经算是比较外放的笑容。叶修眨眨眼,也回了个笑。

 

他低头喝了口粥,隐隐抿出了一股有点发焦的味道,叶修隔着个碗扫了一眼桌子上摆着的咸菜,竟然也是家里坛子里的,心下顿时了然了许多,便又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周泽楷在对面一小勺一小勺的喝粥,期间也是很忐忑地有点紧张地时不时看一眼叶修,直到那边的人放下碗起身说了句要再喝一碗才一颗心落回了原地。

 

周泽楷昨天晚上跟叶修不同,安静地笑着看着叶修关上了门后,他回到卧室后又发了很久的呆,难得的反了他平时良好的作息时间。在床沿坐了半天,想着想着,好不容易定下心神打算找本杂志分散精力的时候,随手在一摞书中一摸,结果无意抽出了本笔记,翻开一看发现竟然是一些做菜的心得。

 

他当然不会不熟悉这上面的字迹,这种存在于各种细节的微妙的联系使得他的第一反应还是发愣,正因为这个缘故,就连周泽楷自己都不知道之后是怎样萌生出早早起床做早饭的想法的。

然而其实从旁观者的角度我们可以得出,叶修吻额头那剂药的确是下的太猛了——至少对这个时候还年轻着的周泽楷是如此。

 

他含着筷子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摸着肚子拿着碗朝厨房走去添粥的背影,嘴角又忍不住翘了翘。

 

吃完这顿饭,也算是实打实地到了第三天,严格说来,除了中间有个黄少天突然跑来这里避难蹭了顿饭之外,两个人也就是经历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关系暴露的过程,而且还是属于两边都没起什么风浪,最后就这么安安静静的接受了,最好的体现就是两个人这次也算是终于没怎么互相阻拦把碗碟给分配好工作洗好了。

 

吃饱喝足的叶修擦着手在沙发上躺平,周泽楷也沉默着在他旁边坐下。他朝茶几上的电视遥控板支了支下巴,青年立刻会意地把电视打开,电视台上正播报着各种跨年相关的新闻,叶修接过遥控板随意翻调了几个都不例外,就连荣耀频道也是在不停地翻播着各种官网论坛相关的跨年活动。

 

“今年比去年好,”他盯着电视上的广告突然开口,周泽楷侧过头听他说,叶修嘴角勾了勾,“今年我们俩都在家里,哪里像去年,联盟突然搞了个什么活动把人都给招去了,主席也真够不人道的。”

 

他一边说一边换了个频道,周泽楷伸手拿了个橘子,剥开皮分成两半把一半递给了他。

 

叶修塞了一块在嘴里,嘴里却又忍不住批判起这些电视台千篇一律搞什么跨年晚会。

 

“又不是咱们中国人真正的除夕,”叶修把果肉咽下去,“小周你说说,就一些年轻人在舞台上又唱又跳的有什么好看的。”

 

周泽楷笑着跟着他的话点点头。

 

叶修又翻了一圈频道,最后还是觉得无聊,捏着剩下的最后一瓣橘子跑去卧室里又把两台笔记本给抱了出来。

 

“随意看看还是再来几场?”

 

他在周泽楷旁边坐下,距离也不过一个拳头,也能方便他坐的不舒服的时候靠一靠。

 

叶修想想接着补充:“不要说听我的啊。“

 

青年正按下了开机键,听见他这么说也是一愣,低头沉思了一下,道:“再来几场吧。”

 

 

 

 

 

电视机没有被叶修关掉,用他的理论来说这也叫平时添一点人气。两个人窝在沙发里,电视上不停地播放着各种去年的节目回放,却似乎完全影响不到这边一阵阵的噼里啪啦。

 

荣耀选手对于荣耀的执着大概正是常人难以理解的,叶修其实也是趁着某位不在才敢这么整天对着电脑,完全把自己前一天还在按照对方的安排锻炼的情形抛在了脑后。况且周泽楷也还没成长到足够开始反抗甚至管理叶修的地步,两双好看的手就隔了个不远的距离对着翻飞,神情都显得挺认真的。

 

就这么着到了中午,电视台也终于能播午间新闻消停一会儿。肚子先叫起了饿的叶修还想跟前一天似的拿出那个笔记本打个电话什么的,正要在沙发上爬着朝着座机探过身子,后面的人却不知怎的突然发了话。

 

“前辈。”

 

“唔?”叶修回过神,看见青年似乎才开口就显得有点犹豫。

 

“没事儿,说吧说吧。”

 

他干脆又回去靠好,周泽楷支支吾吾了半天,耳朵都有点发红了:“前辈,午饭……可以不用叫外卖吗?”

 

叶修愣了愣,继续问到:“那怎么办?”

 

“我,我来试试。”

 

周泽楷一边说一边有点不好意思地把目光移开。

 

 

 

 

难道还真就这么神速进步了不成?

 

青年早上已经算是有点不熟练的尝试了一次,叶修在厨房里心情复杂地站了一会儿,看着青年盯着一块土豆认认真真地一下一下地切成块,有点想不太明白自己这么多年到底是怎么停滞不前的。

 

周泽楷早上起床的时候就已经检查过冰箱里现有的食材了,刚巧那本笔记似乎也是按着买的食材记的,他琢磨了半天,又上网查了查一些细节才打算动手。原本他以为早饭会不太让叶修满意,却没想到对方甚至很给面子的喝了两碗,这也给周泽楷之后的打算算是增长了那么点小小的自信。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案板上的菜显得相当专注。叶修在一旁已经完全恢复到了当初那个只能洗菜择菜的角色,那边一会儿听见油下锅的刺啦一声,一会儿又听见肉被翻炒,他都只能状似无意地瞥一瞥。

 

等到周泽楷真的还成功地凑出了一荤一素一汤之后,叶修穿着个围裙忍不住又叹了一句岁月不饶人——实际上却没什么关系的慨叹。

 

他这次很主动地帮忙把所有东西搬了过去,照旧一人一边坐下,在青年灼灼的目光下拿着筷子尝了第一口。

 

叶修越嚼越觉得心情复杂,心说是自己等于是真没天赋才这么多年什么都没学到,但这么一自我检讨后时间也拖的有点长,周泽楷很紧张地盯着这边,叶修愣是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该抬头说点什么了。

 

他对上周泽楷的眼神,镇定自若,给了句有点不搭调的话:“干的漂亮!”

 

这说的也算实话,叶修被大厨养了这么多年,虽然做是一点本事都没有,但吃还是挺有一套的。客观一看,虽然火候还掌握的有那么些不精准,但其他的方面也还是算比较到位了。这边收到回答的周泽楷整个人也算终于安心下来,这一次甚至连眼睛笑的都弯起来了,好半天才在叶修的再三催促下拿起了筷子。

 

“厉害啊小周,”叶修啃了一块排骨,满嘴都是肉香,“反正是比我强百倍了,后生可畏。”

 

周泽楷抿了抿嘴又笑。

 

这边叶修正巧吃完了排骨抬头,看青年这样心里终于忍不住第二次叫了声不好。




评论(4)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