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明焰(十)

12



作为一名专业解说,黄少天来过S市应该算是很多次了,然而说句实话,对于他这样一个从内心到本质都算半个宅的人来说,每次短短几天的停留时间根本不足够让他去好好研究一下本地的特色小吃。而这种情况所造成直接后果就是,他们三个人不得不在新年时穿的厚厚的在寒风刺骨的大街上在提着年货的人群之间穿梭。

 

叶修僵硬地侧着身子穿过一群人,哆嗦了半天才抬头,黄少天早早就站在路口等他,被人群冲开的周泽楷好不容易才走到他的旁边,有点犹豫地帮叶修理了理帽子。

 

“还行不行啊黄少天同志?好不容易定一次地方你还犹豫个半天,再这么转下去,你不,”被风吹的咳嗽了一下,叶修接着说,“你不嫌冷啊。”

 

“我这不在想呢嘛!”

黄少天哈出一口冷气,也不怎么好受地跺跺脚。脑子里转的飞快,站在原地掏出个手机搜寻了一下周围的餐厅,浏览了一番发现都没有特别合他心意的,要么是不够贵不能狠狠宰一顿叶修,要么就是口味本身就不符合他平时的偏好。

在面对于坑叶修的这件事情上,他和联盟中的许多人都是一致的,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的黄少天纠结了半天,眉头紧蹙,一面拉紧衣领一边嘟囔着什么。

 

叶修朝周泽楷的方向靠了靠,看他这样忍不住继续开口:“行了,也别想着为了坑我去吃那些什么坑人的菜了,考虑点现实的啊,关键一点,不要互相伤害啊。”

 

周泽楷看了看二人,往叶修的前面走了一步,保持一个距离让叶修刚好得以哈着气往后缩了缩。

 

被戳中心思的黄少天跺了几步,半天才不怎么服气地违心道:“我是那种人嘛!”

他把手机往兜里一丢,又朝着叶修嘲讽:“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怕冷的人,平时不锻炼,看这下报应了吧!”

 

“哥可是平时运动了啊!这点小周可以作证,”叶修瞥了眼比他高了半个头的青年,见周泽楷很给面子地点点头才继续道,“你们这些年轻人不要没证据就乱开口好不好!快快快,随便选个地方!我撑不住了啊!”

 

“谁知道你们俩是不是串通好的。马上啊别催!”

 

黄少天站在路口环顾了一圈,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本身时间又快到饭点,街上的店面基本都人满为患,四处灯火通明,显然没有什么好去处。

 

三人沉默半晌,叶修拉下围巾,很老成地道:“别看了,跨年这几天到处都人多,你这么没准备没想法的非本地人不可能找到什么靠谱的店!”

 

“……搞了半天你别不是在这里等着我的吧,”黄少天突然顿悟,伸手就捶了他一拳,咬牙说的愤恨,“你也不是本地人啊你就行了?!”

 

“哥不是本地人但在这里生活了挺久了啊,”叶修故意装的很惊讶,“黄少天同志你别不是被冻傻了吧。”

 

黄少天终于忍不住说了句卧槽,正想再给补一拳,叶修一个闪身彻底躲到了周泽楷身后,他刚好一晃对上周泽楷说不上是茫然还是冷静的眼神,而当事人叶修只露出双眼睛对他呵呵笑了一下,这么一来一去,不过几秒就错过了最好下手的时机。

 

他僵着手鼓着腮帮子半天也没憋出句话,最后干脆破罐子破摔,极其不甘心地扔出句:“靠靠靠,我说你心能不那么脏么!行了这盘我输了我输了,你决定就决定吧!”

 

“这不就对了。”

叶修隔着明显不是一副的手套拍手,眼睛都笑弯了。

 

 

 

 

正是经过这么一番周折,另外两个年轻人一个无所谓一个不服气地被叶修带着穿进一条巷子,拐了几个弯终于是带到了一家店。

 

店面很小,里面摆着几张矮矮的近似于茶几的桌子,一桌围了几个塑料凳子算是一席。招牌是明显有了年份而落了漆的几个红色大字,整家店错落在几幢居民楼之间,在万家灯火里莫名显得有点冷清。

 

黄少天一路低头被冷的呵了半天热气,还要忙着和裹的严严实实的叶修斗嘴,一抬头看见这么家店自然是忍不住又对着叶修开起了嘴炮。

 

“我就知道不该信你!”

 

他这句最后的总结说的有点认命,叶修轻轻巧巧几个字就把他经年累月练出的垃圾话打了回来,用肩膀有点艰难地推开玻璃门,拉着周泽楷进了门才进去挂着门把手招呼他,最后竟然还有闲功夫跟似乎很熟悉的老板打起了招呼。

 

黄少天搓了搓手,梗着脖子还是走了进去。

 

出乎他意料的是,虽然店面看着设施不怎么样,但空调还是开的很足。三人围着一张桌子坐下,热情的老板连忙是拿出几副碗筷,叶修一边取围巾一边长出了口气,老板好像显得很自然地一边熟练地摆着碗筷,一边用带着本地口音的普通话跟他唠起了家常:“好久不见了啊叶先生,上次来都是两个月之前的事了啊。”

 

“咳,还不是工作太忙了,”叶修主动提过水壶添起了热水,“这不这三天才放假吗。”

 

“就知道叶先生是大忙人,”老板招呼服务生拿过菜单,“我家那孩子可喜欢你啦,每次您在电视上出现就吵着闹着要看,你看,我是个粗人又看不懂,上次也多亏您愿意签个名,要不然我还真得被他再闹一次。”

 

“举手之劳而已,”叶修连菜单都不看就点了两个菜,顺手又递给黄少天,带着笑意对老板道,“今天带朋友来吃你这里的菜,就看你的了啊!”

 

“当然当然,”老板拿着本子记得飞快,听见他这话又抬头看了看另外两个人,看见周泽楷时竟然呵了一声,“这位不是很早之前陪您来过吗,我还记得那次您还特意叮嘱我比平时做的清淡一点,我这人别的不行,记人还是有点自信的。”

 

“看出来了,”叶修喝了口茶,又催促了一下正在看菜单的黄少天,接着跟老板道,“就是他,上次还想跟你要菜谱,结果还被说了是机密不能给,回去还跟我说了半天。”

 

“哎呀,做生意不容易嘛,”黄少天终于决定了两个菜,老板一边笑一边记的飞快,“我们这些人就靠菜谱吃饭的,希望你们二位能见谅啊。”

 

“这我们都懂,”叶修笑,“今天分量可要给我们做足点啊。”

 

周泽楷盯着菜单看了一会儿,轻声说了个菜名,又看了一眼叶修加了个素汤。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老板记完,笑着转身朝厨房里吆喝起来。

 

 

 

 

黄少天端着茶杯也没插进他们这番对话,等到老板一走,立刻有点八卦地探过头:“你还带周泽楷来过这里啊?”

 

叶修斜睨了他一眼:“打听这些干什么啊你,羡慕别人有伴儿就找一个啊!”

 

“唉我说你今天怎么回事,都提了第三次了,别往我死穴戳成不成!”

 

“就我还不知道你,”叶修吃了颗端上盘的炒花生,“你这次跑我这里来十有八九是为了躲你们家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不然好不容易联盟放个假你还能往外地跑?”

 

黄少天一愣,顿时头也不伸了也不八卦了,端着水自顾自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像模像样地品着。

 

叶修剥开几个酸豆放进周泽楷的盘子里,没过多久就等到老板端着盘凉菜上来了。

 

说句实话,叶修的确是带过周泽楷来过这里,要菜谱这个事情也的确发生过,但所谓的回家说了好久却是根本没有发生的。十年后的周泽楷比想象中更能治理他各种不良习惯,就比如说他喜欢到处跑到这些不怎么起眼的店家吃饭,而跟周泽楷一起生活之后,对方几乎是几个月才放他出来吃一次,他也不是不能理解对方担心没有卫生保障什么的,但也有句话不是说习惯不是一朝能改的吗?

 

出来偷偷嘴似乎也并不犯法,况且这种欺负年轻人无知的优越感还挺好玩的。

叶修瞥了一眼旁边喝茶的周泽楷想。



***************


这章破3K了……这顿饭到底多久才能吃完【绝望

……然后今天有个湾家姑娘来问这本可不可以开团,我和 @打字机 都满犹豫的,因为我俩本来只打算做着玩,场贩一下……不知道有没有湾家姑娘要……要是人多的话我俩就考虑着弄一下……(没有人



评论(12)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