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明焰(四)

6

 



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叶修的鼓励起了作用,两个人历经切菜差点切到手,热油差点溅出锅的各种艰险困苦,终于还是弄出了几道菜像模像样地摆上了桌。而就叶修这边来说,他歹也算是有了点前辈的样子,虽则个过程里到后期说实话已经跟打下手沾不上边了,但提前焖好一锅饭终于是显出了先见之明。

 

坐上饭桌,周泽楷显得有点内疚和苦恼地盯着被炒的有点焦的土豆丝,叶修立刻夹了一筷子塞进嘴里,并且拍了拍对方的后背表示宽慰。

 

“真的挺好的,人无完人嘛。”

即便是在安慰时十年前的后辈,叶修依旧显示出丝毫没有自我觉悟修炼生活技能的态度。

 

周泽楷看着叶修又看了看碗里被对方夹过来的菜,犹豫了几下最后还是拿起了筷子。

 

 

 

 

二人解决完午饭,叶修主动把碗碟端进了厨房,周泽楷反应过来后立刻跟了上去。厨房里水声哗哗,叶修平时也没少干这活儿,周泽楷刚伸出手准备接过几个帮忙就他被按了下来。

 

叶修支着个头对他摇了摇:“小周这个就不用你帮忙了。”

他冲完手里的盘子,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小周你要是想帮忙,不如帮我从电视机下面的抽屉里拿几颗糖给我。”

 

周泽楷本来还在疑惑,听到这里连忙点了一下头,转身几步出去根据叶修的提示找到位置拉开了抽屉。抽屉里摆着一罐子水果糖,他愣了愣,从里面抓出了几颗糖捏在了手上。进厨房时发现叶修作为常年洗碗专业户正皱着个眉洗的认真,一拿一放,碗碟之间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周泽楷想了一下还是安静地站在背后等着,等到叶修洗完最后一个碗长出了一口气才开了口。

 

“前辈,拿过来了。”

 

叶修转过身,顺着声音正巧看见周泽楷靠在门槛处,不由得有几分哭笑不得:“怎么一直就这么傻站着?叫我一声也行啊。”

说完他人又熟练地拿过一边的帕子擦了擦手上的水,随意一扔又重新搭上了架子,用有些泛红地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周泽楷和他对视了一下,摊开手递了过去。叶修立刻随手拈起两个,利索地剥开一个塞进了嘴里。

 

“咳,也不怕小周你笑话了,自从不怎么抽烟之后嘴痒时就只能吃点糖了,”他含着个糖说的有点含糊不清,看着青年一脸茫然地样子又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要不要也来一个?”

 

叶修把手里剩下那个撕开一半,把它和青年手里剩下的糖作了个交换:“柠檬味我挺喜欢的,不过就是有点酸。咱们先出去呗,聊天也不该站在厨房门口啊?”

他伸手揽住周泽楷的肩往前带,周泽楷乖乖跟着往客厅走,看看叶修又看看手上的糖,默默在路过垃圾筒的时候把糖丢进嘴里顺手扔掉了包装纸。

 

他忍不住回想了一下从今天醒来的那段时间,确实没怎么见到叶修点上一支烟——更准确地说来,是没有,倒是不停地在吃一些东西。

前辈看起来似乎是真的戒烟了。

 

“唔,还在过程中呢,算不上戒全了。”

 

周泽楷僵住了,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刚刚想着想着就问出了口。

 
 

叶修却仿佛没有意识到青年的不对,带着他按进电视前正对着的沙发,起身后又看着他抓了抓头。他拿不准十年前的周泽楷的作息方式,如果说之前自己还会被逼着睡睡午觉,现在似乎还真要倒着过来思考思考。

 
 

叶修想了想,决定直截了当。他几下嚼碎了嘴里的糖:“小周你现在困不?困的话就去睡会儿?还是想看会电视或者继续打打游戏?”

 
 

周泽楷回过神来,又侧头想了想,半天才憋出了一句:“看前辈的。”


 

叶修听着这回答心说这十年前的周泽楷真比之后的要听话多了,想了想还是把两台笔记本都给抱了出来。

 

叶修在周泽楷旁边一倒而下,靠在沙发背上:“那就跟我再战几局?要是你困了要直说啊。”

 

周泽楷点点头:“好。”

 

 

 

不管怎么说,之后的发展还是让叶修觉得自己挺有先见之明的,周泽楷忍不住打了第一个呵欠他就果断退掉了游戏,严肃地抽走对方手里抱着的电脑,琢磨了一下平时对方强迫他起床睡觉的模样果断在这个时候用了上来。又拿出一副前辈的模样苦口婆心了一会儿,几推着有点犹豫的后辈就乖乖去卧室里休息。

 

叶修难得体贴了一把,从柜子里拿出一套明显不是他自己的家居服后就退出去给对方悄悄关上了门后,自己则带着电脑一卷就滚进了旁边客房的床上,又给自己拆了颗糖抿了抿。他浏览了一会儿荣耀论坛和最近的解说回馈,挂上聊天工具和几个老对手侃了会又打发了一两个小时,等到有几分睡意的时候忍不住把笔记本一关一合,闭着眼睛睡了过去。

 

他倒是睡得好,隔壁的周泽楷开始还有点睡意,眯了将近有一个小时,中途却突然醒了一次,脑子本来还迷迷糊糊着就突然想起了今天的事,看了一眼日历后就再怎么睡不着了。

 

他张着眼睛盯了一会儿天花板,之后还是忍不住起身坐了起来。

 

周泽楷现在心绪比起早上实则要来的冷静多了,几个小时过去,他倒也说不上有什么慌张的感觉,就是觉得有点奇怪。从整个屋子到叶修本人的态度,都显得有点奇怪,然而怎么想也觉得有点说不出来。

他起身穿好拖鞋,又在屋子里走了一会儿,却是满腹疑惑。

 

这里应该就是他的住所没错了。

 外面虽然景物建筑变了许多,但许多老设施还在,房间布局也跟他刚醒来的感受一样——除了一些摆设,简直可以说得上是一模一样。要不然他也不会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不对了吧。

 

周泽楷在床沿坐下,正巧对着屋子里摆着的一台台式电脑。屏幕能清晰地映出他的样子。

 

那么说,叶修前辈确实是在他的家里,就跟自己醒之前那时一样。

 

他犹豫了一下坐到电脑面前,正要弯腰开主机时却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电脑显示器摆着的角度刚好能遮住他原本所在位置的目光,如果不是他这一个弯身,大概是没什么机会能够看见后面半露着的东西。那是个相框,本质上没什么特别的,但其中塞着的一张甚至有点泛黄的相片还是吸引住了他全部的视线。

 

周泽楷反应过来的一瞬间立刻伸手把相框拿了出来,看清楚了之后整个人再一次僵住了。

 

画面里只有两个人。依旧没怎么变的叶修坐在一张椅子上懒洋洋地似乎正要打呵欠,左手挂在旁边另一个人的脖子上,看起来似乎是被其他什么人硬搭上去的作出的动作,半眯着的眼睛好像看着镜头正要说点什么嘲讽的话。旁边另一个人却笑的有点温和腼腆,靠着叶修的手揽住了对方的腰,好像心情挺好的抿起了嘴角。

 

他不会认错的,即便的确是显得成熟了一些也应该不会认错。

周泽楷又下意识把相框拿近了点。

 

那是他自己。




TBC




……今天晚上终于有点精神了,爬上来把剩下那点存稿给发了。

姑娘们最近这段时间都要保重身体别感冒发烧啊,这里就是穿薄了结果发炎又发烧的示范…昨天晚上还头疼的反胃吐了一次…明焰估计是赶不上CC了真的很抱歉呜呜,有机会只能CP或者ONLY见了。

评论(9)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