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这世间的无数星(五)

虽然我觉得可能没人看了但我还是……填坑了(。



5

 

事实上叶修却根本没想那么多。

注册忧郁小猫猫这个号甚至都算得上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他披马甲的确是披习惯了,但至于以后能走多久,他其实心里也是没个底的。老对手在进步,所有的人都在前进,出自于那么点说不清楚的竞争心理先打算重新出个江湖。

选一枪穿云的曲子也就那么简单个事——后辈都这么诚恳了,他也该表表心意。虽然极有可能对方完全不知道这个从上到下透露着萌妹子气息的ID后的是货真价实的一叶之秋。

叶修一边琢磨一遍把评论区和弹幕都通通看了一遍,心里竟然还觉得有点新奇。他纵横马甲界这么多年,可是头一次被人先拍板叫起了妹子,不过反正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毕竟就叶修这样一个天生来仇恨的人的角度来看,事情耗下去没有不方便只有更好玩。

 

他瞥了一眼电脑下方的时间,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才慢吞吞地起身套上自己的衣服出了门。

 

出门原因无他,全在今天就是约好回学校的日子。

在这之前叶修曾有意无意明示暗示了自己的学弟们选择一家消费水平十分高的店,黄少天倒是完全继承了魏琛的做事风格,用一连串的话试图把他这种不要脸的行为直接扼杀在摇篮里。喻文州则显得沉稳多了,笑了一声也没拍板,只说是这次是以学生会的名义请他,已经轮不到他们做主了。

 

叶修也很坦然,反正自己应该受不了亏待。

毕竟一个小时以前,张佳乐被组织派遣,咬牙切齿地打来电话说是他可以回去被大家好好接风洗尘了。叶修笑着说乐乐好久不见,是又被剪刀石头布淘汰出来了吗。

此话一出,结果自然是被咣地摔掉了电话。

 

叶修完全没把那句你给我等着的发言放在心上,只是自顾自晃悠着出了门。他站在公交车站等了半天,好不容易挤上去R大的公交车,车上洋溢着的青春氛围让他下车的时候扶着腰喘了口气。

岁月不饶人啊。

他迅速给自己点了支烟,一边叼着一边上下拍了拍袖子,半晌才想起了什么似的抬头看了看。

 




R大的校门没什么变化。除了门口多了些标识和几道显眼的宣传横幅以外,叶修摸了摸下巴,觉得老冯校长真不够给力,也没说多搞搞建设性的变化。

 

叶修故作感叹了一番,正打算往里走,似乎早立在门旁边的一个青年突然对着他招了招手。

 

“叶修前辈。”对方的声音挺柔和的。

 

叶修在自己的脑海里扒拉了半天,终于反应过来对方的名字:“你……是小江?”

 

“对,”江波涛似乎一点也不气恼,在他面前站定,“其他前辈们都到了。”

 

叶修笑了一下,仿佛了然于胸:“小江你这是……跟张佳乐一样被随机抽出来了?”

 

江波涛连顿都没顿一下,侧过身做出一个引导的动作:“不会,这次也是我们做东,本来就该我出来才对,前辈往这边走。”

 

叶修拍拍他的背:“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江波涛带着他拐进学校大门。两个人走了半天,叶修注意到,一路上有不少人都挺熟稔地跟自己前面的青年打了招呼,很有几分当年吴雪峰带着他走在学校里的架势——似乎没几个人认识走在后面的作为主席的他。

叶修回忆了一下见面时叫做周泽楷的年轻人的长相,跟当年他常年穿着同样款式的几件衣服的样子简直是天差地别,心里立刻感叹说应该不会跟他有聊同样心酸遭遇的机会。

 

想完这茬,叶修忍不住环顾了一下周围。他瞅了一眼旁边一片新种的林子嘿了一声:“这学校终于肯出钱整治整治绿化了?”

 

江波涛回头说:“前几年的事了,公关部费了不少力气。”

 

叶修啧啧感叹说:“挺行的啊你们。”

 

江波涛也不答话,只是含蓄地笑了笑,领着叶修拐了几拐终于走到了学校偏门。叶修前脚跟着刚一踏出去,就闻见各种飘香的气味混杂在一起,跟他当初成天在宿舍里念叨着味道一模一样。

 

穿过学生群,叶修跟着前面的人一边走一边说:“我当年就觉得咱们这地方布局不科学,你说这西街修在宿舍楼后有什么意思,这不成天勾引人吃饱喝足逃课打游戏嘛。”

 

走在前面的江波涛被油烟呛的咳了一下:“本来这次是想订在学校外的……”

 叶修一脸我懂的表情:“诶,哥当时也就对黄少天随便那么一说,对于学生会账务那点事情还是明白的。你们这次是私请吧,读书也不容易,慢慢来。”

说罢还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江波涛愣了愣,然后笑了一下,从善如流地引着他朝街道最底的一家店走去。到达目的地的叶修还来不及怀念一下这家从前常常光顾聚餐充满各种黑历史与时髦值的店,门里的黄少天立刻兴冲冲地冲了出来。

 

“哎哟卧槽这可是终于来了年纪大了动作怎么那么慢啊。”一边说一边把他脖子一揽,暗暗用了点力气。

 

叶修被他这一勾勾的一个趔趄,“我就知道是赴的鸿门宴,给哥起开起开,疼死了哎哟喂……尊老爱幼懂不懂啊黄少天同志。”

 

方锐恰巧被里面的人选出来做了表率,刚一出门,看他这样有些幸灾乐祸地跟着搭上去:“叶主席你还好意思说尊老爱幼呢啧啧,黄少你架住他那只手啊!我负责这边。”

 

黄少天立刻会意地加大了力度,美其名曰是扶,却把叶修几乎是给抬了进去。从开始就目睹了全程的江波涛心里有点惊讶,但依旧显得很平和地跟着走了进去。

 

叶修虽然嘴上嚷着放开,可到底还是斗不过两个铁了心的后辈。在面临包厢门打开的一瞬间他甚至做好了被里面的人喷一脸啤酒的悲壮准备。他顿时想起此刻还远在国外留学的苏沐橙笑嘻嘻地评价他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话,内心竟然渐渐平静了下来。

 

门被黄少天用手肘带开,早早等在里面的张佳乐立刻跟上,三个人当着一屋子老朋友的面把叶修塞进了座位。赶回来的孙哲平也不嫌事大,果断端上了一杯酒按进了叶修手里。等到当事人晃晃悠悠地清醒过来,满桌子的人都已经摆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盯着他了。

 

没错,人人皆知,叶修人称一杯倒,基本在这方面的战斗力完全为零。

这使得身为主角的叶修眉毛微不可查地拧了一下,随即又在众目睽睽下显出很坦然的模样:“都这么想哥呢。”

 在座资历最老的魏琛立刻用筷子敲了一下碗:“我呸,废话少说,干了这杯酒我们还是朋友。”

 

叶修扫视了一下在座的人群,突然道:“你们这从哪里把人凑的这么齐的啊。哎哟张副别喝茶,要不跟我一起?”

 被点名的张新杰正在喝茶,抬头依旧显得很冷静:“做个代表而已。”

 “你得庆幸现在已经是警局工作人员的韩书记没空,”魏琛啧啧了几声,“要不然就你们当初那些恩怨,叶修你就别想活着出这个门了。”

 “转移什么话题啊你!”张佳乐跟着拍了拍桌子。

 叶修端着酒杯悄悄把位置往旁边挪了挪,心里却对座位的安排有了个大概的评估:“哪里转移话题了,乐乐你指出来呗?”

 喻文州开口接道:“前辈不如先喝了再说?”

 叶修很痛心:“文州,我一向以为你是最懂我的,这种场合下明显应该主人先请啊。”

他长吁短叹地一大篇,估计着那头的黄少天也差不多该开口了,立刻找准时机十分顺手地将手里的酒塞给了旁边从开始就沉默不语的青年。

 

“长江后浪推前浪,不如从小周主席开始?”


他话说的有点不确定,周泽楷跟他也算不上特别熟,出此下策也是因为全场基本都是闹哄哄地冲着他而来,而叶修自己观察了半天也只发现自己旁边这个青年看上去是最无害的。

 作为另一名当事人,一直安静听着前辈们说话的周泽楷突然被旁边的人塞了个满怀,一时也是有些不知所措。全场的目光这时都明显朝着叶修找的这个挡箭牌上,几个前辈都死命地朝他作着眼色,目光基本都千篇一律表现出一起打倒叶修生活更幸福的中心思想。


 周泽楷低头沉默了一下,他偷偷瞄了一眼几乎跟几年前没什么变化的叶修,手一提,灌下了这杯酒。


评论(19)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