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韩叶」谁家盖房不是房(点文|短篇一发完结)

*点文供应

*乡村爱情故事,请确认可以接受

*依旧撒糖(。

*无业游民(……)和隔壁村土豪(……)的故事,供梗设定来源于点文姑娘@Chii


谁家盖房不是房

 

 

 

1

 

 

叶修最近很愁也很穷。

刚刚从嘉世村长的位置上卸下来没多久,村内学校老师的苏沐橙就跑来告诉他说是副村长已经卷款而逃了,留下一堆杂七杂八的烂摊子。叶修当时一边吃着泡面一边听着对方的长篇陈述,飞快哧溜吃完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

 

现在是谁在管着呢。

你一手带出来的那个大学生邱非啊。苏沐橙眨眨眼。人家挺有本事的,就花了这么点功夫村子里也基本平稳了。

 

叶修哟了一声,吸了一口烟啧啧赞叹:“不愧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徒弟。”

苏木橙喝了一口茶水,笑道:“人家可没你看着这么不靠谱。”

 

“我哪里不靠谱?”叶修很无辜地摊了摊手,头上榕树树冠的叶影投在他脸上,“除了没房无固定居所,我可还得了优秀村干部呢。”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巧韩文清进了门,几步就走到了院内树下,看着堆在他面前的泡面盒子和零零散散的烟灰面色黑了几黑。

苏沐橙在他们两个之间会意地东看看西看看,站起身主动说了句韩村长来了啊,直接干脆地转身走人了。

 

叶修摆摆手,躺在竹椅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转过头瞥了瞥来人:“哟,今天下班这么早啊老韩。你作为你们那儿的村长不是旷工了吧,张书记也不容易,回去好好工作啊。”

 

韩文清没动,眼睛半眯了眯:“叶修。”

 

“嗯?”

“让你戒烟你到底上心了没?”

 

 

 

 

 

2

 

 

 

说来也奇怪。当了嘉世村长这么多年,叶修却还是是个实实在在的穷人。

一来祖宗无基业无地产,二来无良田无投资。

全靠当时那么点薪水和工作办公室休息工作两用化活了下来,以至于当时隔壁蓝雨村黄少天兴致冲冲地跑来找他唠嗑的时候,却明显被他这恶劣的工作条件给震惊到了。

 

卸任后的叶修不是没想过盖房,可用他的话说,哪儿来的钱啊,天上砸吗?

他又没一块属于自己的地界,没了官职之后也基本是隐居几个村子交界偶尔蹭饭的日子,看起来也挺自由自在乐乐呵呵的吧,但东转转西转转还是有点过于流离。

 

有人嘲笑他娶不上媳妇,叶修却很坦然:有村中第一美女给我倒茶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硬生生的是把想开嘲讽的那个人给噎了回去。

苏沐橙跟他那是出了名的好搭档,当年一人搞经济一人搞教育,可没把某个当年想把权力大包大揽的副村长给气的够呛。当然喽,这也已经是陈年往事了,叶修到底玩不过别人阴狠,根本就没怀疑过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情况,愣生生的是被弄了个莫须有的戳给赶下了台。

 

可谁想这风水轮流转吧,当初轰他下台的那人带不动村子里的民心,最后索性一卷钱财,直接跑了。

 

叶修觉得心好累,你说当个村长玩什么宫心计啊。都大老爷们的,他有点爱不下去了。

 

然而事情既然已经被顺利解决了,就不需要再继续认真地纠结下去。从本质的内心层面来讲,他信自己也信自己选中的人有能力。

 

关注了这么久的村民民生叶修也总算是有了自己要自我关注一下,他捣鼓了半天还是从自己邮政储蓄的存折里弄了点钱出来,又跑去四处游说,在一阵舌战群儒之后东凑西拼,最后终于选定了一小块地方打算给自己谋个皮。

地方都选好了,几个村子里边界里那块荒芜没人的地方。

 

隔壁村的张佳乐曾经来围观过开垦和压地的景象,向来懒洋洋的叶修不得不戴了个草帽站在田边,手里拿着把蒲扇呼哧呼哧地扇着,脚下踩着因为大雨而湿润的田埂地。

张佳乐站在旁边啧啧感叹,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看着叶修犯难那就是开心啊。

可叶修自然是不当回事,他随手丢了个东西过去,张佳乐下意识地跳起来接住,低头一看,还是个热乎乎的烤玉米。

 

乐乐乖啊,这个玉米给你拿着到旁边慢慢啃,加油啊,今年几个村的总结报告一定要拿第一哦。

语气恳切真挚,哄人之意上升了一个档次。

 

“…………叶修你妹————”

 

 

 

4

 

 

叶修要盖房。

这个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上至山顶上的虚空,下至山脚下的雷霆,各地都是来了人前来观摩。蓝雨的黄少天很高兴,特意送来了一大堆木材。

他们蓝雨盛产的那种,可惜都是被淘汰下来的。

 

叶修连眼都没抬一下,认真地跟工匠指导交流了什么事情才回过头,善良亲切的像上次对待张佳乐一样,招来了话痨的一阵狂轰乱炸。

 

年轻人就是火气大。他瞅了一眼自己被晒的有些通红的手臂,出了名的好看的手指也因为这几天东忙西忙而脱了皮。

 

“唉,苦。”

叶修坐在田埂边缘很怅然。背影和那轮高高的太阳相得益彰。

 

益彰个毛个毛啊!!!!!

黄少天跟着他坐下,充分发扬坚持不懈的精神继续滔滔不绝,大意就是不要脸的人始终是受到了公平的待遇你看老天多么的棒多么公正啊祝你继续忙碌下去啊。

 

叶修不理,继续看着他找来的师傅码着砖头。

 

“叶修。”

背后有人叫他,他转过头有点惬意地招了招手。对方投下来的影子刚好把烫人的阳光都挡住了。

 

“果然只有老韩你才是个好人。”

叶修坐在阴影下面把蒲扇扇的更带劲了。

 

 

 

 

5

 

 

 

其实事情发展到这里吧,也没什么不对。

叶修作为一个万年廉洁好村长终于要盖房,嘉世村的村民自发送来了许多东西。叶修开始不肯要,结果谁知道对方倒来的起其他手,索性大半夜派代表把那水泥啊转头啊往地上一扔,第二天来了就那么干干脆脆地摆在那里,弄的人是哭笑不得。

 

这些工匠们也都是每天早上特别赶巧的起了个大早,再特别赶巧的走了几里路,特别赶巧地碰见他要盖房子,特别赶巧的说:唉,叶村长你这里是不是缺人。

 

这下可好,他身上其他的没学,倒把那不要脸的招数学了个十乘十。叶修没办法,只能每天备着自己仅有的一些干粮茶水给这些村民们回报。

跑来围观的方锐和魏琛陪着他蹲在田埂边,其中一个还特别有默契地跟他一起叼了支烟。

 

魏琛很怅然:“唉……你都快有房了,老夫觉得这世道不公啊。”

叶修把草帽往下拉了拉:“一边去,哥可是平时行的端立的正啊。”

 

“要我说你哪那么费劲啊,”魏琛对着他点了点,方锐蹲在旁边专心致志地看着师傅们忙来忙去,“直接嫁给你们隔壁村那位得了,多好啊,村长夫人可比村长这个名词好听多了。”

 

“哎哟我没看出来啊,”叶修装的很诧异,“老魏你还好这口?离我远点啊!咱们这小地界可不比人家大城市开明,小心活埋。”

 

魏琛很嫌弃的哼了一声:“得了吧就你,也不知道你和那谁谁之间的故事都够写他一箩筐的了。比人家现在电视剧都要精彩的多。”

 

“电视剧?”方锐回过神来。

 

“你们俩还看电视剧?”

 

 

 

 

 

6

 

 

事实上,叶修看不看电视剧我们是不知道。但关键是他和那谁的恩怨没人不知道啊。

 

小地方没进化到有相爱相杀这个词的地步,但一个地方总该有那么些谜之传说。

什么真爱啦,什么前世今生啦。

小女生们就是想得太多了。

 

叶修对此表示很痛心。

 

不就是被当着一些人的面扯过去抱了几次嘛,这不连嘴都没碰过,传什么绯闻啊。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绯闻对象这个时候就站在他的身后,比他高好半个头的身材挡太阳的时候显得相当有用,前一秒被他发了一张轻飘飘的好人卡。

 

“叶修。”

声音还是那么低低沉沉的,自带威严气场。

 

“唔。”叶修懒洋洋地抬抬手算是打了招呼了。

 

 

韩文清似乎并不准备动作,倒是一旁的黄少天很起劲地起哄说是什么揍他揍他。

 

叶修立刻又糊了一个玉米棒子过去:“别闹。”

 

韩文清皱了皱眉:“叶修,你上次来的时候衣服落我那里了。”

 

 

 

 

7

 

 

然后绯闻就真的被坐实了。

目睹了这一切的黄少天说给了喻文州,喻文州说给了江波涛,江波涛说给了周泽楷,本来到周泽楷那里该断了吧,结果被路过的李迅听了去。

 

……结果自然不忍直视。

 

“哎哟韩夫人你们打算多久成亲啊。”

“恭喜恭喜啊老叶……哦不,韩夫人我可看不出来你还留了这么一手啊。”

 

这一路上贺喜声不断,叶修表面上倒是跟往常一样开着嘲讽,心里却明镜似的叫苦。

 

他不过就是上次没地方住跑去宿敌那里蹭了一晚上凉席,一不小心把换下来的背心落在那里了。怎么就成了‘叶修村长和韩村长情定终生,让大家为他们鼓起掌来’这种展开。

 

沐橙上次看的电视剧也没这么怪里怪气啊?

 

叶修点了支烟坐在霸图村村口的大榕树下,连烟被人抽去都没什么反应。

 

“戒烟。”对方声音很淡定。

 

叶修坐了那么两分钟,突然顿悟似的抬头看了看,语气沉痛:“老韩,说吧,你是不是故意的。”

 

 

 

8

 

 

叶修最后到底还是没能住进自己的房子。

隔壁村的土豪也没有给他做朋友的机会。

 

魏琛心情复杂地骑着自己破旧的摩托车从霸图村长家的三楼洋房面前路过,心里很不是滋味。

 

 

 

 

9

 

谁家盖房不是房啊,要是傍上土豪那当然能住好的了。

 

 

 

叶修坐在院子的树荫下,看着刚刚质问他对戒烟上心没有的韩文清笑了笑:“反正就抽一支嘛。老韩你也别太严了,不过你刚在沐橙面前给我留了面子还挺好的,值得表扬啊。”

 

“不行。”韩文清的态度一如既往,斜睨了他一眼后就熟练地抽走了烟。

 

 

 

 

END


评论(11)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