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这世间的无数星(四)

*P主和唱见的故事

*前三篇见博


4

 

弹幕网站发展势头正好,注册人数年年攀升,因为它新奇的评论制度和丰富的内容甚至大有一副超过一些官方网站的架势。因此为了限制浏览量,网站管理组不得不设置了邀请模式,只有已注册用户邀请的新人才能加入。这一举措的确是从某种程度上限制了一些浏览数,但话说回来,为了资源大家也差不多都你懂我懂,互相之间帮助丢个邀请码也是常事。

但这种现状的常事当然不是从来不上论坛的叶修知道的,所以当他点进注册页面看到一排‘请输入邀请码’的时候愣是叼着烟反应了一会儿,看着已注册人数的数字叹了口气。

 

果然东西还是旧的好。虽然人少了点吧,但规矩也没现在这么多,更为自由。

一边这么想着,叶修还是从善如流地换了他的君莫笑登陆,顺利地搞到了一个邀请码后就迅速下了线。

 

叶修不是什么起名小能手,像是一叶之秋啊君莫笑啊这两个看起来极有内涵文艺气质的名字也是跟朋友一起合计随便弄的。

他对着注册栏沉默了一会儿,瞟了一眼隐身的聊天软件果断直接干脆地拍了板。

 

要走自然不当走寻常路。

他觉得自己很满意。忧郁小猫猫,比之前两个可能还更有深入人心的效果。

 

叶修顶着这个亮眼的ID又逛了一会儿网站,一瞅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关了电脑直接往后一倒滚床上睡觉去了。

 

 

他所从事的工作也算是精密工作,经过国内国外的坏境历练,叶修还是对于自己的身体和年龄比较有自知之明的,熬夜的一些陋习这些年也能戒就戒了,更别提当年最疯狂的时候会连着熬几个晚上作一首曲子出来,然后再睡它个昏天黑地,那样的日子简直就是时代的眼泪,一去不回了。

 

这样的习惯虽然没能把他因为常年不按时作息的身体瞬间给调理过来,但相比还是比当初颠倒昼夜的日子精神了许多。第二天,叶修凭借着自己的生物钟定时醒了过来,迷迷糊糊地晃悠到洗手间洗漱了一下才清醒过来极快地套上衣服,顺手拿了刚刚热好的昨晚买好的包子就出了门。

 

他租的这间公寓离公司不远,甚至于离魏琛住的地方也就几百米的距离。早上的公寓门面到处都是早餐的飘香,油香的气味混合在一起吸引了不少人坐在里面解决早饭。叶修啃着个包子忍不住瞥了几眼,看了眼不多的时间又只能叹了口气。

 

没事,离回去敲诈那些人的日子也就那么几天了,不差这时。

叶修运用他最熟悉的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手法安慰了一下自己,一边咬包子一边又朝着自己工作的公司走去。

 

到工作室的时候几位老前辈已经到的差不多了,他打了个招呼就自动到自己的座位前坐下了。正巧碰上别的部门的人送来一些资料,他只得坐在桌前又忙了许久,一直到中午才有时间到休息区抽了支烟。

 

叶修吐出一个烟圈,靠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回身的时候正巧看见一个穿着工作装的青年正默默地倒了几杯咖啡,看见他的时候推了推眼镜说了句叶前辈好。

 

“你也好啊。”叶修懒洋洋地支起了手,然后仿佛意识到什么似的抓了抓头,“你认识我?”

 

没想到我还有点名气。他有点惊讶。

 

戴眼镜的青年显得很沉稳:“我是R大的实习生,以前也在学生会呆过。”

 

“不错嘛,”叶修掐灭烟头,走到他青年旁边的时候还拍了拍他的肩,“实习就能到这家公司,不错不错。”

 

“谢谢前辈夸奖,”青年点点头,“那叶前辈我就先回去了。”

 

他指了指手上端着的咖啡盘子。叶修立刻心领神会地表示快去快去,有事就赶紧去忙。

 

等到青年走后,他对着对方背影消失的拐角处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R大这几年的确是越来越强,几届都不差厉害的人才。不说他比较熟的喻文州黄少天那一届,像是这次见到的这个年轻人和之前见到的那两个都明显是出类拔萃的人才,真是没有辜负当年苦口婆心让他作为主席注意检点的老校长。

 

他想起现在还在的老校长忍不住笑了笑,又联系了一下前些日子见到的那个据说是他之后主席的青年,心里想那个老学究肯定对其满意的不得了。

 

光是那张脸简直就是表率嘛。叶修像模像样地检讨了一下自己,随手朝旁边的垃圾筒丢掉手里的烟头,转身回研究室去了。

 

 

 

 

大概是因为地处南方,九月的Y市虽然潮湿但也算有几抹阳光,还没有到之后湿冷冻人的地步。

 

周泽楷穿了一件薄薄的黑色高领毛衣走在学校里,一路上回头率不断飙升,一眼认出他的更是忍不住指指点点。他沉默地朝着教学楼走去,江波涛今天和他约好要去把学生会剩下的事情全部办好交接,况且说实话他这两天并没有睡的太好,一是录了新曲,二是叶修要回学校这件事情实在是具有一定的冲击性。

 

他今天早上好不容易才挤了个时间把曲子和视频合好,然而即便这样也大概只有晚上回去才有时间上传。他这次选录的一叶之秋的曲子是对方所有曲目里相对比较冷门一点的曲子,旋律也一点没有现在所谓的一叶式鼓点炸厕所,甚至还要偏向抑郁曲一点,连词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消极。

 

论坛上不少人还曾经以此取笑说一叶之秋写这首的时候一定是失恋了,不然怎么会和一贯的风格相去甚远。

 

周泽楷虽然知道叶修就是一叶之秋,但他也不会明白到连对方写曲子时的情绪都明明白白。不过即使排除这一点,这首曲子对他的意义也算得上重要了。

 

他回想起当年到办公室交文件的时候无意间瞥见的曲轨,上面明明白白就是写着如今这首歌的名字,也就是使他成为一枪穿云的开端。然而也不知道到底是出自于哪样的缘由,周泽楷后来并没有选择翻唱这首歌,如今几年过去,却没想到决定唱这首的时候刚好就遇见了那个人回来。

 

周泽楷有点犹豫。

 

 

 

 

 

在对方回国的这些日子里他还曾经注意过一叶之秋是否有过登陆的情况出现,可惜现实当然是与他想象中的相悖。反倒是他记得的那个老是跟一叶之秋名字一起出现在视频里的君莫笑闪现过那么一次,而且就连这也不算他亲眼目睹,还是UP主联盟群里一个算是君莫笑脑残粉的视频UP主注意到,然后立刻跑到UP主的联群里说的。

 

对方轻巧一句‘君莫笑大神上线啦!!!!’立刻激起了不小的反应。

 

当时群里几个都不太常见的大前辈UP主都还现了个身,纷纷询问情况是否属实,就连最不怎么说话的大漠孤烟都出来说了个哼字。

 

‘悄然无息消失的人有什么好关注的。’

 

虽然言语是带了点刺,但明眼人还是看得出这位大神还是挺怀念当年和那位大神斗法的日子,毕竟即便是没有经历过所谓的那段黄金时代,这二人之间的传说至今还是在论坛流传过一段时间。甚至如果不是这位大漠孤烟显得太不近人情和神秘,烟一说不定也能在文区占领那么一小块地方。

 

这个消息还是极快地被丢到了论坛的视频区版块,网站发展了这么久虽然是走了许多人,但混迹论坛的也有不少一路就跟着创建初期混下来的。

进了帖子开始还有人叫着说没图你说个球啊,那位脑残粉UP主自然不服,披了个马甲匆匆上来丢了截图才把注意力瞬间拉了回来。后进网站的当然是开始百度或者到处问这位君莫笑的身份,一些老站粉则在感叹和惊喜之后就就着这一条线顺着讨论了下去。

 

后来人渐渐多了,一些查过了君莫笑资料的新粉叫了几句‘卧槽’‘妈呀真大神啊’冲回来加入了讨论,还有人反应则相当快地列出了君莫笑曾经的视频作品和合作者。

新人们在感叹之余自然不会不注意到一叶之秋四个字。

 

绑定,搭档。

君莫笑向来是和一叶之秋绑定的,而如今君莫笑在叶修归国的时候上线过几次,是否是一叶之秋回归的前兆呢。

 

这成了当天视频区的最火帖之一,余热甚至还烧到了音乐区的一些一叶的老粉那边。可惜伴随着后来君莫笑几天连着没有再出现,终究还是在现在一些大热的讨论帖中渐渐沉寂了下去。

 

 

 

 

周泽楷不关注这些,也不像这些人的推测是完全只能根据历史来猜。他相当清楚明白的知道一叶之秋的确是回国了,不过说实在他与那些人本质也没什么不同。

 

叶修前几天才算是正式认识了他,连熟悉都算不上,顶多称的上是直系的前后辈。

 

周泽楷想起那天在江波涛的邀请之下才留下了一个座机的叶修,心里还是免不了有点茫然。他越想越有点迷茫,连周围的视线都没怎么察觉到。

 

刚刚赶到的江波涛看着这个情况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这位主席实在是出了名的沉默内敛,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淡定的,他们这一届真还没几个人。

 

抱着书路过的方锐看见他们俩嘿了一声:“周主席,江副,你们俩都来了?”

 

周泽楷这才抬起头扫视了一下四周,被江波涛拍拍背后立刻意会地跟上方锐到办公室去了。

 

 

 

 

 

如果说君莫笑的一次登录还是引起了一点小风波的话,那么叶修一定会庆幸他决定重返江湖时取的那么个使人记忆深刻的名字足够奇特。网站有一个特别奇葩的特点,就是人的基本资料里没有性别栏的选项,对于一个UP主的性别判断完全来自于他本人和平时的一些发言风格,不过在线下直播十分频繁的今天,一些知名UP主的性别当然也不会是什么秘密。

 

叶修顶着忧郁小猫猫这个名头先是试着做了一个比较简单的视频剪辑,当然不可能引起什么所谓立刻拜大神的巨大反响,但还是以其踩曲子节奏极为准确和选取视频段落十分举动动态的特点让许多人咆哮着燃刷每日打卡循环了许多次。

 

有人注意到他的这个ID立刻在视频的评论区和弹幕里叫起了猫猫妹子。所谓人云亦云,第一个人这么叫了那么后面自然也就随着去了。况且说实在的,视频剪辑UP主中的妹子的确太少,一时冒出这么一个虽然不至于有什么直接引起大波浪的效果,不过还是能让一些人对这个名字留下那么点印象。

 

还有一些人的关注点当然就更跑偏了,上面那些基本上都是不怎么混音乐区的人的反应,而常混音乐区的则会敏感地发现到,这位忧郁小猫猫选的正是一叶之秋典型燃曲炸厕所风格的曲子——而且还是一枪穿云翻唱的版本。

 

说不定这又是个一枪穿云的粉丝呢。有人立刻忍不住感叹。


评论(25)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