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不如相约烧纸去(短篇一发完)

*新年快乐!元旦快乐!(。

*依旧撒糖

*架空古风,特别神经病的一个脑洞就不往十区放啦

*……门主和土地神(?)的故事

                写完之后感觉真违和啊……(。      

 

 


 

 

不如相约烧纸去

 

 

 

 

 

 

1

 

 

周泽楷在昆仑山中行了片刻,四处云雾缭绕,青松翠柏间也只自己一人。

他并不是不熟此地,然而今日这山中气氛实在是有些怪异,少见的走禽鸟鸣也不绝于此,且连气息都与往年不大相同,倒像是有什么人在这山中故意设下了迷局。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刷的一声,一柄竹竿竟突然半空中被丢了出去,直直地朝着他飞了来。周泽楷立刻反应极快地朝旁边侧身一闪,躬身实又听见后面的呼呼风声,下意识抽出剑就挡了回去顺着竹竿一剑滑了下去。

他一把收回剑,先看了看断成两半的竹竿,然后顺势抬头看了看云雾缭绕的林子深处,只听见周围惊起的鸟声阵阵。

 

“啧啧。”半晌,那个方向传来轻声的感叹,周泽楷并没有先移一步,只是站在原地又紧了紧手中的剑。

 

脚步声缓缓,不一会儿便显出一个不大清楚的人影,他盯着没有出声,下意识地注意起了对方的步伐。

云雾里出来了一个穿着奇异的青年,身上的颜色搭配的相当奇怪,艳阳的晴好天气却奇怪地打了把伞在透顶,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

 

周泽楷看见他半眯了眯眼,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变化,然而却免不了为对方这副装扮流落出了一点犹豫。

 

青年见他这样只是咂咂嘴,一跃又朝后跳上了树,靠着树干懒洋洋地对他喊:“哎哟……你就是今年轮回门选来的人?”

 

周泽楷愣了愣,那位青年却是一副前辈的模样,支着下巴拿下狗尾巴草对着他点了点。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年轻人吞吞吐吐干什么。”

 

并没猜透对方的意图,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看着树上坐着的青年有点茫然地答了是。

 

“这就对了嘛,”青年嘿了一声,“看来今年轮回挺有把握的嘛。怎么样,年轻人有信心拔得头筹吗,你那些其他门的前辈们可不都怎么好对付啊。”

 

可惜听完这句话的周泽楷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最后看的青年是连连摇头,一个纵身闪现在了他的面前,那柄大竹伞被他扛着转了几圈。

 

“长的不错嘛,比你们老门主强多了。”

青年啧啧地感叹,周泽楷有点不太适应地朝后退了一步,对方一副上下打量他的神情。

 

青年直起身懒懒地笑着:“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况且来说我才是这里的主人,你倒算外来客。”

周泽楷到底是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只能是有些无措地捏了捏手里的剑。

 

“呃……”

 

“唔这样吧,”他看见青年摸了摸下巴,伞被顺手收了下来,“看你这样子,那我先来自我做个介绍?我叫叶修,后辈你也得讲讲规矩报上名来吧。”

说完还用合上的伞指了指他。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对方明显是地戳中了门别的规矩。

 

“……周泽楷。”

 

 

 

 

2

 

 

昆仑山是一座奇山。

不仅仅是因为它中年云雾缭绕,更因为每年一度的昆仑巅论决,凡世修仙之人的论决大会。各方各门的门主都会携着自家门内弟子汇集于此,很有一种高手间对决的气势。

周泽楷是轮回门的新任门主,只身一人行山也仅是为了先一探究竟,并未打算就此直接登顶,然而俗话说的好,凡事总有例外。

 

叶修的出现很明显就是这例外的原由。

 

他在前面走了半天,昆仑山里的冷气缭绕,忍不住还是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闷声跟着他上山的半天出声的后辈叹了口气。

 

“小周你是真不喜欢说话啊。”

 

周泽楷闻言抬头看了看前面人,只能无措地唔了一声。

叶修见状只能看着这个长了一张好相貌的青年,又连着叹了口气:“算了,跟哥来就行了。”

 

二人在山中行了半天,好久才找到叶修此去的目的地。

 

昆仑山的山巅谓之昆仑虚,叶修所寻那处小屋正正落在昆仑虚的后面。他推开门,里面尽是山中的花草,连床褥也是由干枯的草制成的。

 

叶修朝后看了看,顺手扔给周泽楷一个果子。对方极有默契地借住,眼神却明显还是有几分犹豫不定。

 

“怎么,奇怪哥怎么会在这里有个屋子?”

 

叶修笑笑,只看见对方轻轻点了点头。

 

倒真是与蓝雨那个话唠是天差地别,他一边想一边给自己倒了杯茶,又倒好另外一杯,刷地随手一扔,满意地瞧见那边的周泽楷立刻伸手稳稳的接在了手中。

 

“看来你们老门主忘记给你说了,不过没事,我告诉你。”叶修一边说一边放下手中的大竹伞,对周泽楷拍了拍椅子示意他坐下。

 

他看着白衣青年听话的坐下,这才拿出方才见面时那老前辈一样的架势,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故作高深莫测地用捏成拳的食指敲了敲桌子。

 

“我是昆仑山的主人……非要用你们的说法的话,就是土地神。”

 

 

 

 

 

3

 

那是周泽楷第一次见到真的土地神,大概可以算得上他们这些人一直追求的成仙人物。

叶修算是土地神中相当异类的存在,一不隐藏自己的身份瞅准时机帮帮忙当一把救世菩萨,二不隐居避世,对于每一门的门主都要事先通通气,用他的话就叫你们打架可以别砸了哥的地界。

 

当然,既然是仙肯定也不是说成天游荡,他分的这座山的确是凡世里仙气最重的地方,他曾经苦口婆心地对蓝雨的门主表达了自己对于他们选择这座山的欣赏之情,但也明确表示过自己希望自己的家里不会被毁坏任何的东西。

 

像他这样的旁观者带来的自然有坏有好。

比如凡是昆仑山论决里图谋不轨或者心有暗策的人,总会莫名其妙地第二天无法正式出席。然而到底叶修也是一个门主中仅知的存在,长久下来门别内便都信了这山有奇效,能驱赶心怀叵测之人。

再比如每次激战最激的时候,总能有那么个人在云雾里若隐若现地叼着草看热闹,弄的正沉浸其间的修仙者是哭笑也不是。

 

周泽楷翻读了上一任门主的笔记,又听江波涛笑着解释了一番,才点了点头喝了口茶。

 

“不过这叶修前辈确实是真得了大成,”江波涛说,“据见过他的人都说,这人倒真是数十年不变,次次回回见面都还是老样子,说的话依旧让人哭笑不得,也真是奇人。”

 

周泽楷一边听一边想起那一日穿的花花绿绿的青年,忍不住笑了一下。

 

 

 

 

 

 

4

 

事实证明时间的确对他这土地神起不了什么效果。

 

第二年论决,周泽楷上山的时候被请去了小屋里尝了据说是独门的烤山药,谁知道半途蓝雨的黄少天杀上了门,说是叶修又拿了他们的东西,语速维持着一贯出名的频率。

 

哥那叫拿吗?你们用了这么多年这山还不许我收点什么东西啊。叶修极快地闪过对方的剑,拿着柄伞浮在半空中,笑的不知为何有几分讽刺之意。

 

“周泽楷你也光就看着也不问问啊!”

站在原地被蓝雨前辈点了名的人只能是有些无措地来回扫了他们一眼,直让黄少天连说了几句后辈靠不住才拎着剑冲了上去。

 

两人身法皆快,叶修侧闪而过,周泽楷这才发现他手中那伞竟不是凡物,竟能随着变换不同。黄少天也是门别里出了名的身法快且不会错漏时机的人,二人缠斗许久也没能斗出个胜负。周泽楷想了一下,然后有点犹豫地坐下倒了两杯水做预备,不知不觉却开始专心致志地对着这场难得的斗法看了起来。

 

亏你还是个神仙呢你这作法怎么服众。

黄少天副门主你这是质疑你们修仙者的存在可能性,别闹。

 

哪里像个正经的神仙。周泽楷想起江波涛的话,不知为何竟是突然笑了笑。

 

 

 

 

5

 

 

修仙者既是有道,便是人人皆羡的命道长,人不老。

 

第十年周泽楷上山的时候,叶修坐在树上对着他是痛心疾首地批了几句,弄的他半天也只能茫然地站在原地。

“小周你瞧瞧你那张脸,每年不知道骗去了多少各门各派小女子的心思。”叶修很是痛心,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周泽楷听完后只是看着他笑笑,半天没有说话。

 

叶修哟了一声:“倒真比十年前要沉稳的多。我甚欣慰啊。”说完又随手扔了一个果子过去,丢下一句赏你的便纵了个身,不见了。

 

 

 

 

6

 

叶修有个自己认为的好习惯。

每年都会事先挑好地界,选个能趴能躺的地方安安稳稳地看完最终的试决,最后美美地回去睡个觉,也不管后面是不是有人对着他跳脚大闹。然而这习惯从十年前起确实又多了步,叶修琢磨着想了好久,心里也几分不明。

 

同周泽楷多聊上几句,陪对方吃吃果子喝喝茶,再评点评点今年的论决。开始他还不觉得有什么奇异之处,然则日子久了还是能觉察那几分不对。

倒像是成了习惯。

 

叶修又琢磨着想了一下,这后辈从前几年开始便不止于唯论决时刻便往山上来,一年倒常常能无意地撞见许多次,想来也是太奇怪。

 

知己?

不像。

师徒?

更远了。

 

叶修站在昆仑虚上,远远地瞧见有个白色的影子纵身跳了上来,不知为何便顿时了悟了。

 

倒跟沐橙提过的那什么有点相似。他看着后辈脸上腼腆的微笑想。

 

 

 

 

 

7

 

 

第十五年的时候,叶修这次终于能给对方一碗米饭了。

 

周泽楷有点不解地看了看他。

“吃呗,哥自己种的。”叶修用筷子敲了敲桌子,先动手尝起这所谓的主食。

 

周泽楷哦了一声,抿了抿嘴角却并不低头。

 

叶修抬头:“怎么?”

 

“……前辈,我有话想……说。”

 

一二三六七。

七个字,叶修想这倒是难为对方了。

 

 

 

 

8

 

 

今年的轮回门倒是不太平。

 

江波涛坐在山庄内,看着桌上丢下的那张纸有点哭笑不得。

 

昆仑山中。四字罢了。

 

“这倒是不打算回来了。”他叹了口气,心下倒是明白周泽楷远非一日所决,从一月至三月倒不是什么好说的。

 

 

 

9

 

 

“不是我说……小周,我现在还真觉得有点对不起你那老门主了。”

叶修站在最大的那块石头上朝他指了指。

 

“嗯?”

 

“虽说我跟他现在应该都是仙僚同行了,但按你们的说法,我跟你现在的关系,是不是也该对他论论长幼?”

 

周泽楷有点不解。

 

叶修跳下来,笑的懒懒地塞了他一把狗尾巴草。

 

“怎么样,来年去拜拜他呗。当然,我可没你们嘴里说的那些钱财,只能靠你了。”

 

 

 

 

 

END


  

 

 


 


评论(7)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