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这世间的无数星(二)

前篇传送门:http://xunafan.lofter.com/post/2a8257_bf09fe



2

 



不是没有人试图去微博或者直接网站内私信一枪穿云本人。虽然用语因为自身属性的不同或是直白或是委婉,但任凭这边的人如何长篇大论地真情实感理性分析,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从头到尾也没有一个人真正获得过回应。

 

一枪穿云惜字如金。

 

稍微长时间一点关注他的人都知道他的特点,翻唱曲的视频多半是直接沿用原曲视频,视频的介绍也仅仅只有原曲的地址和自己的说明,网站内的自我介绍栏也是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省略号。

粉丝自然是把这当做萌点分析,各种脑补YY文里一枪穿云多半都是一个沉默英俊的形象,气场根据作者萌点可强可弱。比方说稍微萌冰山一点的吧,就能顺利地写出一个深情冷漠的一枪穿云,不太吃这一套的,就默默地搞出一个内敛害羞的一枪穿云。

甚至还有不少人别出心裁另寻他路,说是说不定一枪穿云本人生活中是个话多的,毕竟网络世界谁说的明白屏幕背后坐着的是个怎样的人,高调地写出一个说实在有点精神分裂的现实里开朗网络里沉默的一枪穿云。

 

总之,让我们用一句论坛里通行的话来概括一下就是:一个沉默的网站红人背后站着一百个粉丝,那么就有一千个可能的形象在等着他。

而正因为有了这样一句真理,我们也就不难推测当年为何叶修也曾经被人脑补过是个风度翩翩的温柔公子了。

 

 

 

当初被脑补成过温柔大神的叶修此刻不怎么温柔地叼着个烟,对着电脑扒拉着网站资料看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对这样一个应该可以算是他——一叶之秋的后辈粉丝产生了一点点的兴趣。

 

他随意刷了一下一枪穿云的资料帖,又点开搜索栏输入了一枪穿云四个字,尽管早就有心里准备,最后蹦出来结果的数量还是让他忍不住嚯了一声。

 

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出场晚但挡不住性格好啊。叶修一边往下拉网页一边啧啧地感叹了几声。

 

什么“论一枪穿云的那些低沉音色秒人技能”“怎么办今天的一枪大神也招了好多苏哦”“自从听了一枪穿云的翻唱我的三次元好基友打算入唱见坑了”“想要腰不酸您需要一枪穿云牌低音”……各种各样的标题,简直要奔着没有你看不到只有你想不到的路一去不回。

其中甚至还特别惊现了几个什么“听了穿云的歌,我弯了”“大家好我是直男,只愿为穿云大神而弯”这种惊悚的标题,直接导致即便是见多了世面的叶修,还是在这种开放的风气的直接攻击下,在正要喝水的时候呛了几口。

 

差不多看了几个比起来比较有趣的帖子之后,叶修最后还是叹息着关掉了一枪穿云相关的东西。这位翻唱后起之秀的受关注程度他也算真正领略到了,然而作为已经隐退的一叶之秋,他也只能对这位后辈在内心表达一下欣赏之意。

 

余下的休息时间里,叶修又选择性搜索了几首自己曾经的歌,听了许多不同唱见的版本后,终于挺有自知之明地抬头瞄了一眼时间。

 

也不知道是不是应景,研究室的老前辈在里面喊了一句:“小叶啊,这边有份资料你来处理一下。”

直接一句话直接制止了叶修接下来的所有行动。

 

于是话里被叫的小叶只能先是叹息了一下,然后朝着里面哦了一声,才对准烟灰缸按灭了烟头慢悠悠地起身进去了。

 

 

 

 

 

 

说实在的,叶修作为一叶之秋时认识的同僚并不多。

像是同时期的一些作曲也早早地隐退了,唯几知道他和君莫笑是同一个人的气冲云水P主更是退的比他还早。后来歌曲文化渐渐兴起,弹幕网站的注册用户也比早期翻了几翻,各种各样的新生代崛起,仅存的一些早期大神,比如视频技术区的大漠孤烟,也都基本上是偶尔才出一个作品,算是一个半退圈的状态。

 

他目前并不打算让一叶之秋这个号重出江湖。

叶修虽然还是剖析了一下所谓不回归的几大理由,但其实我们说白了就是他嫌现在的网站审查方式和环境的复杂。然而也正因为了这个决定,他本人在工作之外闲下来的时间没有了固定的打发方式也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一个人抛弃一个习惯是很难的,尤其是当生活又走上原来步调之后就更是如此。

闲着这么过了几个月下来,叶修终于是坐不住了。

 

 

他点开自己国内大学里认识的那帮熟人的群,顺顺当当地输入了几个字。左看右看了半天才满意地敲击了回车。

 

叶修:嘿打扰一下各位啊,平时各位闲下来都干些什么啊。

 

这一石投下去当如惊鸿,更何况还是个隐居多年的石头吱了个声。

 

反应最快的张佳乐当即刷了一句卧槽我眼睛没花吧,随后而来的就是叶神出现了,哎哟喂还有脸回来啊诸如此类的话。

 

屏幕这边的当事人看了一眼刷屏速度,叼着烟笑了一下:大家好啊,我还没想到这么多人想哥啊。

 

老早提前知道消息还见过他的黄少天正好看到群消息,在另一边的屏幕前坐不住了,他不顾自己是手机上线的困难程度,一溜烟爆手速刷出了一屏幕靠靠靠靠靠。

 

黄少天:你还真当都想你呢你也不想想自己当年甩手掌柜当得有多漂亮啊我去!!!!!!             

方锐:………………我今天一定是打开群的方式不对。

 

叶修眨眨眼:哎哟是方锐啊,怎么样,当初的小学弟现在也终于成熟起来了吗。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连个副主席都没混到啊,啧啧啧,心疼。

说完又友情附赠了一个蜡烛。

 

当年大一曾有幸受过叶修嘴里照顾的方锐小学弟在屏幕那头被哽了一下,心情复杂地敲出几个字。

 

方锐:我说你可别挑拨我和周主席的关系啊!走了都不放过后辈们也真是你的作风!

这头叶修咂咂嘴:可不是嘛,哥为自己手下出了这么多优秀后辈们骄傲。

 

黄少天立刻发了一个呕吐的表情,又圈了一下显示不在线的魏琛。

 

黄少天:老叶你要点脸啊!!!也不知道是谁为了逃避什么所谓的说的好听的家庭压力直接参加了个考试就跑了啊连毕业典礼都没参加!!!好意思吗你!

叶修:呵呵,好意思啊。

 

看完这段对话的张佳乐默默发了个省略号,顺手圈了一下孙哲平说是自己一个人战力不行要大家一起来。想了想还把当年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宣传部邹远给圈了一下。做完这一切之后又挑衅般地丢出了一句让你这乱臣贼子看看真正新鲜的血液活力。

 

被叫做乱臣贼子的叶修在屏幕这边很坦然地笑了一下:来啊。

 

二字一出屏幕顿时刷的更加厉害。

稍微年轻几届的学生会成员就连声也不敢出了。毕竟这么多学校传奇的前辈级人物同时出现也是很难见到的,而且这种显得有点怪异的聊天方式也是他们所不能随意涉足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很懂明哲保身原则的众年轻人们选择了窥屏这一条路。

当然,就如同一片麦地里总有那么些冒的过高,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随大流的,群里后辈中几个所谓具有熊孩子属性的那么几个后辈在这种氛围下还是忍不住要说上几句。

 

孙翔:哟,叶修不就是那谁吗?我还以为他早退这群了呢。

 

刷屏顿时静了一下。

即便是了解这小子嚣张本质的几位比如黄姓张姓青年,也忍不住在内心里默默为这句话的出现时机点了个赞。

 

正巧做完手里工作报告的喻文州在这样一片腥风血雨里上了线,他看了一下前面的聊天内容,看着叶修回复的少年你有点意思啊,略加思索,手在键盘上随意敲击了几下。

 

喻文州:好久没这么热闹了啊。叶修前辈好久不见。

 

时机不多不少,刚好卡在打算一阵炮火猛攻的孙翔前面。屏幕又静了一下,这时自然也不会有人注意到孙翔的垃圾话。

 

叶修叼着烟:别介啊文州。我们俩可前几天才刚见过。

喻文州:呵呵,这倒是实话。叶修前辈最近是觉得太闲了没事可做吗。

 

黄少天立刻跟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你也有闲的一天啊叶不修活该活该活该!

 

叶修:……

叶修:别闹,我和文州说话呢。

 

喻文州却没怎么受影响:既然这样的话,前辈要不要试着来学校里帮帮忙。

叶修:嗯?

 

喻文州:导师他也一直挺想你的,物理系这边也不是太能忙的过来,前辈要不要空闲下来做点兼职?

 

这句话从本质上讲的确是终结了叶不修此次来访的意图。

他摸着下巴想了想,半天才在不断被某几个青年不断插话的视频里悠悠打出了回答。

 

叶修:我看看时间吧,谢了。

黄少天:哎哟我靠,老叶你不是不敢接招吧!哈哈哈哈哈哈怕了吧!

 

向来抗攻击力高的叶修自然不会理这些无意义的攻击,他看着喻文州回复的‘那行前辈想好了可以联系我’,心里琢磨了一下。手指飞舞了几下了几下又刷了一句话。

 

叶修:不过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挺想回来看看的。要不你们下周六办个宴席给我接接风?

 

江波涛:行啊。

 

屏幕上突然蹦出个陌生的默认字体。叶修看着愣了几愣。毕竟这位后辈出现的太突然,最后在脑子里想了半天才把对方和那天见到过的白外套青年对上了号。

对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出现的太过突兀,连忙又刷了一句话。

 

江波涛:叶修前辈当年的事迹也流传了很久,我们这一届才刚刚毕业,正好请您回来看看。前辈你看行吗?

 

黄少天:靠靠靠江波涛你别这么给他面子啊敬称快省略掉省略掉!!!!!!

喻文州笑了一下:说的有道理。怎么样,前辈要不要回来看看?

 

 

 

 

如果说换一个人的话,可能面对这样的邀请还是要犹豫个一两下。

而叶修就像曾经提到过的毕竟是个R大的传奇,这奇也不仅仅是停留在称号上面。

 

所以他只是笑了一下,又给自己燃上了一支烟。

 

好啊。叶修简单敲击了一下键盘。



TBC


提示一下小周也在群里?(。两章就快一万字了我还能不能行……

评论(15)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