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孙肖」二十五日意外(圣诞短篇一发完结)

*圣诞短篇,坚持卖孙肖安利一百年

*脑子有洞别打

*据说是撒了糖

建议配合歌曲观看:《メランコリック》 传送门↓

http://music.baidu.com/song/55708315#263b3db0c3f8aef0d7cc86b3fe2e7eb6

 

 


 


 


 

1

 

 

十二月二十五日是圣诞节。

本来孙翔不是一个特别在意这一天的人,一来是比赛太忙,二来是觉得在意这些太不爷们索性直接抛之脑后。这也非常正常,一个职业选手长年累月地在各大城市飞来飞去,需要考虑的事情多半都集中在联赛上,并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其他一些没必要的事情——用杜明的话就叫做他们都是嫁给荣耀的人了自然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总之别把自己当人看。吴启适时地补充。

 

当然,这些事情在今年还是发生了一点质的变化,毕竟一旦一个人脱了团,那么前后的本质就是天差地别。这一点即便是对于向来骄傲惯了的孙翔也不会例外。

 

最能说明这一点真实性的,莫过于此时他支了个下巴直挺挺地顶在桌上,视线呈现一个直线盯着面前的屏幕。

刚进训练室门的方明华见此情景稍微犹豫了一下,忍不住拍了拍旁边的江波涛。轮回的副队长转过头,看到这样的情景也忍不住又点惊讶。

 

方明华有点茫然:“江副,你看这是……”

“没事,”江波涛思考了一下又笑了笑,“年轻人嘛,大概有点烦恼挺正常的。”

 

这句话说的没错。

作为那边谈话主人公的二十岁出头的孙翔的确是有烦恼。

而且还是那种人人常遇的恋爱烦恼。

 

他的恋人足够好,脾气好,性格好,又优秀又温柔。然而当这份温柔遇见正好是热恋期的热血青年的时候,的确会显得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搭调。

比如说第一次的拥抱是孙翔一时激动跑去告白结果语无伦次最后只能干脆破罐子破摔似的把对方抱住,浑身无比僵硬,第一次接吻是在情人节孙翔狼狈地不知所措了半天之后,正在抓脑袋时被对方笑着轻轻亲了一口。

 

孙翔对于这样的状况明显觉得很不爽——非常不爽。

 

“圣诞快乐,礼物已经寄过去记得注意快递的电话啊。注意保暖。”

 

你看,就像是对待一个小孩子一样,随便什么都要认真地嘱咐半天。

被人嘲笑说是没什么情商的孙翔这个时候盯着短信皱着个眉想了半天,也没觉得自己现在是在谈一场立场对等的恋爱。

就像是大学里的同龄人在抓耳挠腮猜测恋人心思,孙翔觉得满肚子说不出来的气,却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只能对着个电话屏幕干瞪眼,一直到眼睛都有些花了。

 

“过来拆礼物啊孙翔,”杜明敲了敲桌子,一把揽住他的脖子,“今年给你寄东西的妹子可不少哦,表现不错嘛。”

 

“放开。”孙翔不耐烦地从对方的禁锢下绕了出来,一脸没什么兴趣的模样倒是让对方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哟,怎么了?”杜明弯下腰看了看对方的手机,结果却被对方迅速一把抓了过去,还是一副不太欢迎的模样。

然而经历了不少事的杜明大大又岂是等闲之辈,他只是盯着孙翔有些发黑的脸色看了半天,最后贼地笑了一下,看的孙翔是眼皮跳了跳。

 

“啧啧啧,你这副模样,没猜错的话,是恋爱了?”

 

 

 

2

 

俗话说的好,任何一个谈恋爱的人背后都有一个狗头军师。但至于那个军师是猪队友还是神助攻,就是需要天意去决断的一件事了。

江波涛听见窗户那边传来哐当的声音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却发现那边两个人正互相搂着背看着他是一副我们哥俩感情好的模样——如果忽略掉孙翔僵硬的嘴角的话的确是这样。

 

众所周知杜明有女神。

这种心情使他大约在恋爱这种事上比同队的人还是多绷了一根弦。

孙翔这种皱着个眉的状态很明显一副老子不爽的模样竟然硬生生被他琢磨了个透,还属于一猜即中的那种。这种情况自然不是这边的当事人所希望的,所以他的反应还是属于比较激烈的——

 

直接带倒了一直坐着的椅子。

 

“你怎么猜到的。”被迫装完感情好哥俩之后,重新坐好的孙翔果断地挥开了对方的手,眉头紧紧簇起。

“唉唉冷静一点,”杜明却是拍了拍他的背,“过来人自然懂的,怎么样,要不要前辈给你一点建议啊?”

 

孙翔哼了一声,直接转过头,握住鼠标开始左点右点:“不需要。”

“可别这么说嘛。”杜明再一次勾住对方的肩。

 

 

 

“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喽,你可别后悔。”

 

 

 

3

 

肖时钦圣诞节收到了一个加急快递。

戴妍琦在后面支着脑袋好奇了半天,方学才作为知情者啧啧感叹了几声,自然是弄的肖时钦只能不太自在地咳嗽了一下。

 

他和孙翔的关系至今也没多少人知道,甚至于就连他恋爱这件事也基本没人知晓。

倒不是有刻意隐瞒,而是肖时钦本身的性格就决定了他的状态基本正常的跟一般情况就没有任何区别,但既然是用上了基本这个词,就说明情况也不是那么断然笃定的。

 

比如说肖时钦收到东西的时候耳朵稍微烫了烫这种事情就不是人为所能控制的,他对着其他人说了句我先回宿舍了就抱着那个小盒子先一步回了宿舍。

 

说实话他也基本不会有什么大的期望,孙翔的性格他太清楚,倨傲又锐利,直白坦率地像孩子一样。虽然在一般人眼里看来既不亲切又带刺,却实际上只是不大懂得怎么跟别人相处。

 

然而没有完全的期待是不可能的。

肖时钦对着盒子看了半天,最后忍不住无奈地笑了笑,取下眼镜无奈于自己的犹豫不决。

他揉了揉太阳穴,最后还是打开了那个盒子。

 

 

 

4

 

“你没骗我吧。”

“……我怎么会骗你呢!”杜明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妹子肯定感动于你的用心良苦并且一定会立刻投入你的怀抱的!信哥!你也要对自己的长相有点信心。”

 

孙翔虽然隐隐觉得这话里有点不对,最后却还是皱皱眉没说话,斜睨了一眼自顾自兴奋的以前辈自居的杜明就出了门。

 

 

 

 

5

 

就像前面说的,猪队友还是神助攻都不是人所能预料的。不管杜明大大到底是不是故意,这边收到礼物的肖时钦还是哭笑不得。

 

他一时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反应,只是无奈地对着撑着个脑袋笑了半天,最后又镇重其事地把礼物拿出来给看了看,又悄悄地收好,想了想给S市去了个电话。

 

 

6

 

喂。

喂,孙翔吗,是我。

 

……

啊!?小事情你怎么会打电话过来……我!那啥来着……

 

孙翔。

 

咳,咳,那什么。一直没来得及说,我也喜欢你。

 

……

……孙翔?

 

 

 

7

 

什么?你问孙翔在杜明大大的驱使下到底送了点什么?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杜明大大这种经验丰富的人想了很久之后跑到孙翔房间去商量了半天,最后从对方床头柜里翻出了一张孙翔高中时候的照片。

 

穿着校服笑的灿烂地像朵花似的,用文艺点的话就叫整个人都像在发光似的。

 

杜明拿着赞叹了半天后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自认为阅情书无数的他拿着个笔在孙翔的低气压下坐了好久,最后才默默地用自以为飘逸的笔锋写下了那么几个字。

 

孙翔从头到尾基本就是一副怀疑的表情。看到他写完了之后正想伸过手看一看,却被对方巧妙一挡说是你就等着看成效吧。然后果断拿出胶水信封全部收好,镇重其事地双手交给了孙翔。

 

记得请哥吃饭。杜明出门前还对他挥了挥手。

 

 

 

8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甚至是有点肉麻的话。

肖时钦那一瞬间的确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反应,他对着那张薄薄的有点泛黄的照片看了好久,最后又低头戴上了眼镜。

 

 

9

 

这简直就像是大学生之间典型的恋爱。

你猜,我猜。其实每次都只差捅破窗户纸罢了。

直说多么简单啊。

 

我想把最好的自己送给你。

我把最好的自己送给你。

 

文艺肉麻却又直白。用来表达一下倨傲青年那么一丁点的心事,刚好不多不少。

 

FIN.

评论(10)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