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韩叶」与你距离九十分钟(短篇一发完结)

*依旧没别的,还是撒糖

*建议配合上一篇《与你十年为约》一起观看 

传送门↓

http://xunafan.lofter.com/post/2a8257_bd1cf4

 

 

 

 

 

 

 

 

 


 

与你距离九十分钟


1


比赛刚刚结束了。

新上任的电视解说终于喘了口气,而会场内的氛围显然依旧沉浸在刚刚的比赛氛围里一时没有摆脱。看台观众的人纷纷起身离席,也有不少激动的还在座位上大声争执着什么,许多玩荣耀的资深粉丝还有模有样地评论着这场比赛各位选手的表现,整个会场一时都被人声充斥嘈杂。


第一赛季的时候联盟才刚刚形成雏形,那时的观众状态比起现在的狂热更多的是用好奇和批判形容比较贴切。这也很正常,当时后来所谓的职业选手此时也不过是从游戏玩家里挑选出来的技术不错的玩家,神级的选手更是不成熟的不成熟,年纪小的年纪小。


正因这个缘故,联盟早期选手,自认为走过的桥多吃过的盐多的魏琛曾经一边抽烟对着小辈们苦口婆心地劝说要珍惜现在的比赛环境,想想他们当时联盟初期,每场比赛都还要担心说各种幺蛾子,哪里来的完善的各项事务处理规则。


那话说的还挺有模有样,愣生生把路过接水的陈果给唬住了。


唯一知道真相的叶修只是叼着烟在旁边看着也没说话,最后看对方说的一脸喜色才瞅准了时机啧啧了几声,顺顺当当地把所有人的视线吸引过来,半天后才慢悠悠地说我就不说当时某人被粉丝闯进休息室求签名结果被人说找错人的事了吧,丢人啊。


魏琛一个顺手,抄起旁边的橘子丢了过去,嚷了句叶修你他妈怎么就不想着给自己积点德啊。

叶修一个闪身,惯例嘲讽地笑着说那是,我做好事从不留名。 


不过这场景到底也是十年之后的事了,十年之前的联盟该怎么发展任何人都不能预料。

十年前此时Q市的主场队才刚刚结束了比赛,沸腾的粉丝个个都在讨论未来队伍的发展趋势。不少眼尖的有点水平的玩家都指名道姓地说是那个玩拳法家的大漠孤烟挺好的啊,有知道的自然是不屑切了一声说是人家早早就在网游某区里出了名,哪里是他们这些人所能评价的。


这一下自然就战了起来,而且还大有战的风风火火轰轰烈烈趋势。


可惜这并没有收到话中当事人的关注。刚刚从特殊通道回到休息室的韩文清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刷地一下起身,皱着眉跟同队的人点了下头,说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听到这话同队的前辈立刻点了点他的额头,勾着他的脖子嘲笑他一派少年老成的气质,劝诫说年少就该活泼一点,不然太显老。

韩文清显然是习惯了这样的氛围,眉头松了松也没搭腔,只是惯常地抬开对方的手说前辈我出去了。


啧啧,有前途。被抬开手的前辈摸着下巴如是感叹。


然而就像前面说的,十年之前的人自然不会预知后事的发生,这样的道理放到哪里都行得通。


用一点文艺的说法就叫就算命定的相遇即将发生,后事谁知也无人分晓。



就比如说现在这情况。

不过十几的韩文清站在自动贩卖机前打算给自己买一瓶水,却突然冷不防地被人拍了拍背。他转过身,一个穿着红色队服的少年懒洋洋地朝他抬了抬手。

笑容不知为何有点刺眼。


“这位同仁你好啊,”对方并没有给他多加思考的机会,自来熟地靠了上来,“虽然我们不同队,但有困难还是可以互帮互助一下的嘛。”


韩文清没理会对方的套近乎,似乎并不准备先说话,看着比他稍矮一点的人眉头紧紧地蹙起。


而在这里需要知道的是,即便是还没到日后具有使人交钱气质形成地步,霸图拳法家的表情黑起来也还是有一定杀伤力的。同理,某个人那时也没后来那么抗防的能力,更何况两个人之前也没怎么交谈过,遇见这种情况也是免不了有些发愁。


但既然是用上了有些这样不大笃定的词汇就代表着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更何况是对于一个向来无法有常理来判断出牌方式的人来说。


“唔,别那么严肃嘛,”少年抓了抓脑袋,“就是个小事儿呗,你能不能借我点零钱买瓶水。日后必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啊英雄。”


2


上述所说就是传说中应当轰轰烈烈有声有色的宿敌见面了。


不管日后丧心病狂的荣耀迷怎样竭尽所能在论坛网站八一八黑一黑,这种发生在霸图通道里平淡的让人忍不住一拍大腿大声吼一句‘你他妈的在逗我?’的真实情况自然是无法被真正准确地猜测出来的。


事件里面的被众人看做挑衅一方的主人公也只是善用厚脸皮招数借了个钱,并没有做出更多符合他日后做事风格的事——这种明显极具平淡效果的场景起到的效果只会是大失所望,是为众各方粉丝所不齿,甚至绝对不会让人主动掏钱买账的。


可惜这就是真的,何况大众显然也没有机会知道事实。

一是一方气场太强让人无法直视提问,另一方则是太过嘲讽说不定说几句就会被哽死。


韩文清瞥了一眼沉浸在‘我真傻真的’真情实感里的张佳乐,对着对面的张新杰点了点头,径直起身先一步出了训练室的门,也不管后面传来的你到底借是没借和我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整理一下心情的发自内心的呐喊。


他和叶秋,哦不,现在该叫叶修的的确确就是那么见了第一面。他显然也没那个兴趣去跟谁谁谁普及说是我跟那谁的第一次相遇,后来被魏琛叫做第一次亲密接触的情形的。


韩文清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当事人的另一位刚刚约了他去吃饭,更准确地说是约了他去被蹭饭。


3


“老韩,你看看,这联盟里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跟你坚持战这么十年。用现在网络那些话咱们这么也该算是真爱了吧。”


韩文清看着对方想要从衣服兜儿里摸出烟盒的动作,说:“叶修,食堂里禁止吸烟。”

叶修作愤慨状敲了敲桌子:“…………老韩你注意到我极具感染力的告白了吗。幸亏我来之前机智,买了个东西表表诚心。”


“……”韩文清斜睨了一眼桌子上摆着的一朵近乎萎而凋谢的玫瑰没说话。


叶修也没在意,拿起筷子继续自己的爱的宣言,“你看这不没来得及写点什么吗,老韩,咱们俩搭伙过肯定比你现在发展一个来的划算,连磨合都不用磨合了。”


“怎么样,考虑一下呗?”


韩文清听着叶修因为嚼着肉而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皱了皱眉。


4


魏琛事后在吃饭的时候曾声情并茂地说,小韩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不是大漠孤烟吗。

这又哪里来的梗。接受了事实的方锐此时显得适应力很强地一边啃排骨一边问。


“大漠孤烟直喽。”叶修拿烟的手在韩文清的注视下定了定,然后神态自若地收了回去。


注意到这个细节的魏琛自然更加绝望:“连联盟第一脸黑都是基佬,方锐同志你要是哪天打算去荷兰领结婚证给我说一声我也好提前准备准备,老人家心脏不好,也好包个红包给自己积点德。”


方锐拿着筷子的手停在半空中有点茫然:“河南?……我家又不在那儿。”


魏琛立刻痛心地抢白:“别管那么多!……你不蓝雨训练营出身的吗,前辈这是衷心的劝诫!别被你旁边那人带着走了弯路,不然我可不救你!”


方锐顺势转头看向旁边的人,只看到张新杰安然地夹了一筷子菜。


“有事?”对方闻言抬了抬眼镜。


5


韩文清的做事风格一向是出了名的果断。


他跟叶修之间的恩怨情仇多的都够写成一段评书了,然而任何人也不会料到事情最后会是一个走向不对的方式结局。


通俗一点来说是有点歪,不对,是特别歪。


韩文清自己也不知道那么点导致这个方向走歪的心思是怎么发生的,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开始觉得对方那么一张嘲讽脸不是太讨厌了。

这件事情发生的时间点自然是十赛季很久之前,韩文清也没想着能让对方知道。


可惜孽缘就是孽缘,怎么斩也斩不断。

叶修选择自己上门坦白,虽然有点晚,但也差不多刚刚好。


6


他们俩在一起之后的第一个情人节叶修竟然记起来了。

虽然这时间实在有些晚,十三日晚上才在方锐的调侃下神叨叨地嘿了一声说我今年是不是可以过节了啊。

结果是被对方喊着烧差点糊了一脸西瓜水。


第二天的叶修拎着个黑色的袋子往霸图门口一杵,这一次连门卫都懒得理他。倒是刚刚打算出门的秦牧云被狠狠地吓了一跳,僵硬地对他打了个招呼叫了句叶修前辈,半天也没能回过神来。


叶修坦然地从走廊里走过,正准备回宿舍午休的张新杰跟他还打了个招呼,他索性跟着对方不紧不慢地一路到了霸图选手宿舍。


他想了一下开场白,最后觉得还是朴素为好。


老韩我来给你送惊喜啦。他一边说一边敲了敲对方宿舍的门,没等多久就看见韩文清皱着眉出来了。


叶修瞅了一眼穿着黑色背心的韩文清嘿了一声,说了句果然是霸图就是跟我们这些人不一样,身体好啊。


“你来干什么。”

嘴上这么说着的霸图队长侧身刚好留了个可以进去的空间。


“我不是说了吗,来送惊喜啊。”叶修进去自觉地坐上了电脑前面椅子,拿着个鼠标东点西点。


他看着界面啧啧感叹了一下:“老韩你这是在玩战斗法师?啧啧执念真深,干脆玩散人怎么样。”

韩文清瞥了一眼他手里的袋子:“起来,到旁边去坐。”


叶修干脆利落地起身,坐在床上支了个下巴对对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

空调吹的有点冷,他主动申请调高了温度。


十几分钟后叶修清了清嗓子:“老韩,你说咱们今天是不是也得出去玩玩啊。不然还真对不起我们俩现在这关系你说是不?”


韩文清转过头,扫视了一下他的穿着哼了一声:“穿着你们队服上街?”


“唉我不是那意思啊,”叶修摆摆手,这才想起自己似乎还买了点什么。他把黑色袋子递了过去,“刚刚来的匆忙,本地买的,别嫌弃,哥觉得自己还挺有创意的。”


韩文清看了他一会儿才伸手接了过去。打开的时候自然是不抱什么希望的。


“叶修。”

“嗯?”

已经躺下的叶修懒洋洋地应了声。


“去床头柜第一个抽屉拿,有给你的东西。”


7


人有一根针换别墅,叶修有一个红薯换钻戒。


这简直称的上一个传奇,张佳乐知道的时候简直恨不得冲上去对着叶修使劲摇几下。林敬言内心虽然也有点惊讶,但还是很平静地笑了笑。

张新杰则是习惯地淡定了,他安静地抿了口茶。


“莫嫉妒哥啊。”叶修看着张佳乐晃了晃小盒子。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继续翻着手里的书。


满脸都写着我自己狂躁的不敢相信的张佳乐支着脑袋纠结了好久,最后终于还是在这样平淡的氛围里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

毕竟被叶修锻炼出来再怎么也比一般人承受力强多了。


你那红薯后来怎么处理的啊队长。冷静下来的张佳乐问。

叶修听了之后嗤笑了一声,还能怎么样啊吃了呗,不然呢。


韩文清看着他的动作:“叶修,把烟盒收回去。”


张佳乐见此情景顿时快慰地感觉大仇已报,对着叶修幸灾乐祸了一通之后,果断选择跑去找林敬言试图对他们俩这段感情做一个总结了。

顺便给韩文清留下一个审人的空间。


“……就一根呗。”

“不行。”




8



叶修在从H市到Q市的飞机上其实什么也没想。事后回忆的时候他简单地说自己就睡了个觉九十分钟一晃而过,想着想着又摸了摸下巴说老韩你什么时候主动来找一次我呗。


韩文清哼了一声,说是只要他别再买红薯了。


“行呗。我不是说了来年买好的嘛,不过二月Q市的红薯当时也挺难买的,不要枉费哥的苦心。”

韩文清把筷子递给他,“你自己想吃吧。”


叶修咬了一口苹果:“有些时候不要把事情看得这么透。”



9


你觉得九十分钟可以发生什么。

有人欢喜,有人哭泣,有人相遇,有人分手,有老人协伴着一起看夕阳,有人孕育了新生命。

而对一些人来说,是过去到未来的距离。

生命是由无数个如果的可能组成的,一分钟你可以改变自己的心情,观念,甚至是经历。




“唔,谢了啊!下次请你喝!”

十年前的韩文清看见红衣服的少年站在通道口回头朝他招了招手,也没太在意就转身回去了。




10


宿敌之间的距离,说不定有时候也没那么远。


评论(8)

热度(167)

  1. 久汣玖杦荀阿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