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韩叶」与你十年为约(短篇一发完结)

*被最新更新搞出来的产物

*短篇一发完结

*没别的,就是撒糖。

*尝试片段式写文

结合下篇观看效果拔群【?】传送门↓

《与你距离九十分钟》

http://xunafan.lofter.com/post/2a8257_bdff55


与你十年为约


1

 

叶修在地上铺着的凉席上翻了个身,叼着个烟琢磨了半天才悠悠地说,我这个人吧,不喜欢被别人看的太透。躺在沙发睡得正香的魏琛抄起一个枕头啪地丢了过去,半夜你他妈的发表什么人生感慨呢该嫁嫁该娶娶,老人家我看着烦。

旁边的风扇呼啦呼啦地转了半天,叶修故作深沉地拿下烟头,叹了口气。

他在一屋子的鼾声里淡然地闭上眼,嘿我要是想的明白,哥就不会半夜还躺在这里畅想未来了。

 

 

2

 

叶修一向觉得自己是个敢想敢做的人。

建了个新战队,带着一帮新秀闯进联盟,而且闯的还挺有声有色的。这种传奇的人生如果不是他本人太过嘲讽,一定会被媒体捧到极点然后大书特书进联盟历史。

但事实上,一个人如果没有了软肋也根本称不上完整,自认为度过了很完整前半生的叶修自然不会像一些年轻人一样死命地去否定这一点。

 

该面对的就得面对,不然小心它回过头扇你一巴掌。叶修如是说。

 

苏沐橙曾经说像他这样的人,要遇见一个能共度一生的人实在是很困难。

叶修自己也觉得很困难,本来嘛,你让一个妹子跟着一个天天对着游戏钻研攻略技术的人,要么你得长了一张周泽楷的脸,要么你得有一个喻文州一样的性格。像他这种人虽然也收到过不少女粉丝的来信啊照片什么的,但归根究底,认真去处一个对象对他来说太困难了。

 

更何况他对此也并没有兴趣。

 

他平日接触的妹子就三个。一个苏沐橙,跟着他多年默契都足够当兄妹了,一个唐柔,长得漂亮但整天想着怎么超越他,一个陈果,每天拿着禁烟条令逼迫他丢掉烟杆。

方锐揶揄他没本事的时候,叶修也只是叼着个烟说,没关系,哥丰神俊朗随遇而安,说完自然是被对方啐了一口。

 

所以基于以上所有原因,叶修其实还挺难表达自己现在的感受的。

更准确的来说,是比较艰难。

 

毕竟你要知道,对自己的宿敌产生以上所述连对妹子都没产生过的好感这件事,即便是放在向来不要脸的叶修身上,也是需要值得去仔细思考的。

 

比如可行程度,比如可怕程度。

 

 

3

 

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人魏琛在被告知上诉惊悚事实的时候差点把鼠标给摔了。

我靠我靠。他下巴都有点和不上了。

 

好歹也是相知多年,魏琛盯着叶修看了半天,最后痛心疾首地把键盘一推,拍着对方的背说:“挺好的,新世纪罗密欧与朱丽叶要诞生了,可惜是个男朱丽叶谁他妈要看啊。”

叶修吸了一口烟,“别闹,我叫叶修你知道的。”

 

值得在这里简单一提的是,告诉老魏之前他就已经想通了这件事——这还要多亏他他既来之则安之的做事作风。因此在想通了之后,他反而比较烦恼的是自己怎么就从这万千把他当做敌人看待的选手中挑中了那一个。

 

偏偏还就是那一个。

 

那一个是哪一个啊。魏琛摸了摸下巴。

就那个你看着都想交钱的那个呗。叶修靠着椅背半眯了眯眼。

 

你说这道理在哪里呢?长的比他帅比他年轻的不是没有,性格可靠的也不仅仅就那么一个。叶修敲着桌子一边喝水一边跟对面的魏琛分析着自己的原因,大有长篇大论概括自己一生的趋势。

 

魏琛没听完就制止了他:“……你能不能别在告诉我你对对方有好感之后损他啊,我替小韩膈应啊。”

 

叶修把烟头给按灭,“那你说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直说喽。你不是叶修嘛。”

魏琛一边点烟一边笑的有点贼。

 

4

 

然后他就说了。

对你没看错,然后他就真的直接去说了。

 

叶修也不是没琢磨,只是觉得自己这么单方面烦恼还不如把烦恼抛给对方。

然而做不好完全的准备他也是不会动手的。

 

他先是打了个电话问苏沐橙说是告白要准备哪里东西,苏沐橙正看着电视剧,恰好看到男主角准备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把女主角感动的满脸是泪,听到他的问话也没多想,顺口就说了句玫瑰和戒指喽,万年标准配备。叶修听完之后考虑了一下自己的现有家产,果断舍弃了买戒指这个设定直奔玫瑰。

 

一朵。还绑了个蝴蝶结的那种。

 

魏琛看着说,真可怜啊。

不明所以的方锐看向穿着兴欣队服要出门的叶修:“你那玫瑰花要送谁啊。”

 

叶修叼着烟也没回头,就那么挥了挥手。

等着哥胜利归来的好消息吧。

 

5

 

后来的发展只验证了一句话:告白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先说吧,如果你是霸图粉丝兼门卫,遇见个穿着个兴欣队服还一副无所谓表情的人跟你扯淡半天就为了混进去,你会怎么办。

叶修是被骂出来了。

这很显然涉及到一个原则性的问题,就算是他和老韩最后一战所有人忍不住要感动一下的时候,那也早就过了时效加成了。

 

叶修看着自己手里因为坐了个飞机已经有点萎的玫瑰,表面上一副苦恼的不得了的样子。

然而那也只是表面上。

就像他自己说的,他姓叶名修。魏琛补了个字不要脸。

 

所以面对这种情况他只是很淡然地跑到一个公共电话亭,琢磨了半天才想起对方的手机号码。

 

喂。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沉稳。

 

叶修闲来无事地转着手里的玫瑰花:“哎哟老韩好久不见,是我啊,我刚好路过霸图门口,要不要一起出来吃个饭啊。”

 

6

 

韩文清和叶修坐在霸图的食堂里。他绷紧了眉头还在琢磨刚才叶修说的话,气场低的周围的工作人员根本不敢靠近——虽然他们相当好奇为什么一个长得很像叶修的人会在这里。

 

老韩想个答复要这么久啊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对面的叶修一边吃了一块肉一边说。

 

“我这不连礼物都带给你了吗。”

 

韩文清没说话,挽着手看着他。

 

“你那么盯着我干什么啊,我认真啊。你看,这玫瑰加包装费十块钱呢,我们小俱乐部挣钱可不比你们容易啊。”

 

“叶修。”

 

正准备吃下一块肉的叶修顿了顿。

 

“你没开玩笑吧。”

 

他听见对方的声音,像往常一样波澜不惊。

 

7

 

你觉得开始一段恋情需要多久?

一个月,还是一个星期?

 

叶修一直挺自豪自己是两方中主动的那一个,虽然后来被魏琛唾弃的是说他现在明显是每天被养的那一个,给吃给穿给住,还好意思说自己主动。

 

“人老韩还没开口呢,你着什么急啊。”叶修敲了一下碗。

旁边的韩文清斜睨了他一眼:“好好吃饭。”

 

知道了消息的方锐看着这个场景觉得胃有些痛,他瞥了瞥对面淡然吃饭的张新杰,觉得自己还是段数不够。

 

8

 

你说你当时怎么就答应的那么快啊,我还没体会到沐橙说的那种要死要活呢你就答应了。不给力啊。

……闭嘴吃饭。

一天就意志不坚定,老韩你行不行啊。

……

 

你是不是话有点多啊?

唔。当我什么都没说喽。

 

9

 

苏沐橙说叶修是人生赢家。

“不太懂。”叶修笑着说。

 

她盯着叶修看了好久,抓了一把瓜子递了过去:“十年修得正果,挺好的,我也不用替你担心了。”

 

10

 

这条路其实挺曲折的吧。

叶修晒着太阳想。

 

“你说如果我要是十年前就顿悟了就跟你告白你怎么办。”

“不会,”韩文清扔给他一个苹果,“十年前你没那胆量。”

 

“嘿,老韩你还挺了解我的嘛。”

韩文清头也没抬:“十年,差不多。”

 

 

11

 

差不多与你,刚好相约在路的尽头。


评论(17)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