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孙肖」一往无前(八)



孙翔来到W市的确算是一时心血来潮。

抛开其他杂七杂八的心情不谈,根本原因只是想见见肖时钦。头一次看见对方生病的样子,这是隔着一个手机屏幕怎么也不会获得的经历。他本身也不在意雷霆的人对他的看法,把粥放在床头的时候心情意外的平静。

两个人之间一时间好像只能听见床头的闹钟时针摆动的声音。

 

或许是心里一直存着个念想,肖时钦没过多久就咳着嗽醒了过来,脸色没有开始见面时的苍白。本来在发着呆的孙翔看见他醒来脸又是噌地一红,第一反应就是想把握的紧紧的手给抽回来,他看着肖时钦半虚着眼试图直起身,不知怎的心下一凛,索性一把又抓得紧了些,站起来半弯下腰把对方慢慢扶起来。

 

“谢谢。”肖时钦靠在枕头上,一时也没反应过来,空着的右手手习惯性地往旁边摸了摸。

 

“啊!眼镜在这里。”孙翔急忙从枕头旁边取过来,他小心地瞅了一眼明显还有些晕乎乎的肖时钦,索性心里一横,换了个手握住肖时钦露在被子外的左手,慢慢地试图给对方戴上眼镜。

 

“唔。”被套上眼镜的肖时钦下意识地想抬起手调整一下角度,却感觉到手被紧紧地禁锢住贴在了床上。他努力皱了皱眉才显得清醒了些,抬眼看了一眼被床边的人握的紧紧的手,竟然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孙翔有些心虚,耳根隐隐有些泛红:“小,小事情你好些了吗?”

 

“……好多了。”他低头像是想了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又抬起头对着孙翔笑了笑。

 

“那,那要不要喝点粥?”

 

孙翔有点紧张地把借来的保温瓶提起来,肖时钦忍不住又咳着笑了起来,一边点了点头。有些不满对方反应的孙翔这才慢慢松开了已经捏的有些出汗的手,打开盖子有些笨手笨脚地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粥。

 

“唔,不用喂我的。”

肖时钦侧过头笑的肩膀有些发抖,被看穿企图的人手僵在了半空中,脸色变了几遍才把碗连同勺子一起递了过去。

 

“……小心烫。”

说话声音低的像是在自言自语,孙翔感觉到自己的头又被对方揉了揉,等他反应过来瞪了眼抬头过去时,对方已经开始慢条斯理地喝起粥,准备好反驳用的台词硬生生地卡在了嘴里。

睡了很久有些饿的肖时钦专心地喝着粥,瞄了一两眼并不怎么自在的孙翔,忍不住又弯了弯嘴角。

 

安静地坐了一会儿,把粥喝完的肖时钦主动从床那边起身到衣柜里拿了身衣服。也不知道在恼自己还是别人的的孙翔一时也没反应过来,抬头茫然弟眨眨眼打算询问的时候,对方已经说明了要陪他出去逛逛顺便安排住的地方,反倒是显得他更加局促,只能抓了抓头哦了一声,几下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到门外等起了肖时钦。

 

“走吧。”

肖时钦拉上外套的拉链,站在门口孙翔注意到两个人的装扮刚好是一黑一白,心里有点小小的雀跃,表面上却还是清了清嗓子,一副泰然的模样。

 

两个人出俱乐部大门的时候又遇见了今天曾经试图拦住他的保安。

孙翔斜睨着眼不屑地哼了一声,肖时钦有些尴尬地道了歉,最后离开的时候又无奈地拍了拍旁边青年的背,快要出雷霆俱乐部的范围的时候从包里拿出了一顶运动帽戴上。

 

孙翔愣了愣:“你戴帽子干嘛。”

肖时钦止不住地咳了声嗽,抬头看向他时也愣了愣:“你戴着干什么我就戴着干什么啊。”

 

“……哦……”反应过来两个人身份的孙翔不太自然地转了转头,肖时钦先上前拦了一辆出租车,又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上车。

 

肖时钦先是带他去市中心转了转,然后又领着去到夜市里介绍当地的美食。孙翔之前也并没有来过W市,虽然表面上是一副挺平静的模样,语气里却明显还是抑制不住好奇,看透这一点的肖时钦自然乐得给他介绍,这样一来二去,两个人东转西转,回到雷霆旁边的酒店的时候也快临近十点。

肖时钦拜托方学才提前订好的房间这时明显起了作用,甚至于连带着觉得拜托对方时被调侃的那几句也显得值得起来。

 

他把房卡和装着夜宵的袋子都交到对方的手上,站在门口笑着挥挥手,目送着不怎么乐意皱着眉的孙翔上了电梯才转了身。

出宾馆大门时热气扑面而来,肖时钦咳了咳,犹豫了一下才把外套敞开,把帽子扯下放回了自己的包里。

这家酒店离俱乐部的直线距离也不过两百米左右,沿途的灯光把路照的透亮,来来往往的路人都在跟同伴说说笑笑,他一边走一边长出了一口气,到半途时又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朝酒店门口看了看。

 

孙翔会来看他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以至于他现在都觉得还不太真实。生病时被对方照顾也是头一次,甚至于两个人一起逛逛也是头一次——在H市的时候显然并没有那个条件。

这种微妙的感觉介于新奇与兴奋之间,他自己也是头一次体会到。

就好像是最初的不确定的心情,未曾说过也难以体会。

 

肖时钦忍住了想要咳嗽的冲动。

 

不过,也挺好的吧。

他想起青年被他揉脑袋时不情愿的模样,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