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孙肖」一往无前(七)

“快喝快喝。”

对方见他还不动手又皱着眉不耐烦地自个儿伸手,握住肖时钦的手往他嘴边送,动作看起来显得突兀粗鲁,实际上却并没觉得有特别大的劲。肖时钦讪讪地哦了一声,一边顺着往嘴边送杯子,忍不住用余光瞄了瞄面前的人。

孙翔一米八几的个子半蹲在地上,眉头片刻没放松过,头发乱蓬蓬地皱团着,眼睛却一眨不眨地定在他身上——准确的说大概是手里的杯子上。一口喝完冲剂又咽下药,肖时钦放下杯子看见对方还是保持着这个状态,也不知怎么的就忍不住伸出手去揉了一下对方的脑袋。

 

孙翔显然并不对这个动作显得怎么满意,一边推拒一边抓头发:“别摸我头啊又不是对小孩子。”

 

还说不是小孩子,肖时钦看着对方这动动那动动,一时笑的是咳嗽声也没忍住。孙翔立刻站起身,涨红了张脸忿忿地嘟囔着,又伸手试图把他往床的那边拉让他躺下休息。

 

肖时钦挂着无奈的笑任由对方拖拽,才发现孙翔还裹在厚厚的外套里,忍不住拍了拍对方的背:“咳……外套脱了吧,你自己都没感觉的吗?”

 

“你先躺下再说,”孙翔一副黑着脸公事公办的模样,倒让很少见到他这副模样的肖时钦又好笑又觉得心情复杂,“快躺下啊。”

说着就欲强行把对面的人整个人团进被子里,肖时钦虽然头晕晕的,感觉到对方的动作还是推手整个人坐了起来靠在床头。

 

他看见孙翔的脸色正要又黑几分,忍不住又咳着嗽无奈地笑了几声:“你不会打算让我大热天连衣服都不换就躺进被子里吧。”说完还指了指自己身上套着的队服短袖和外套。

 

两个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总得让我,”肖时钦刚要开口,却看见孙翔的脸不知为何腾的红了起来,更觉得好笑,“换个睡衣吧。”

 

孙翔张嘴愣愣地嗯了一声,他盯着对方勾起的嘴角,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之后整个人十分突然唰地直起身,肖时钦倒是被这个动作晃的眼前有几分花,定睛一看的时候发现对方正显得有几分忙乱地试图往外走,耳根不知道什么原因烧的通红。

 

“那,那我出去,你,你换好了再叫我啊。”一边说一边还不忘记一把抓起桌子上放着的帽子,噌噌朝门口走,啪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门又被刚出的人突然打开,肖时钦听到对方又补了一句叮嘱他一定要叫自己的话,声音倒显得比刚才镇定多了,忍不住又咳嗽着笑了起来。

 

他从衣柜里拿出一套家居服换上,慢慢走到门口,先是刻意咳嗽了几声,打开门的时候果不其然地看见青年把帽子半搭在脸上,整个人斜靠在墙壁上,余光瞥见他出来反应极快地一把扯下了帽子,脸上的红晕还没完全退去。

 

“……好了?”孙翔不太自然的咳嗽了一声。

 

“进来吧,”肖时钦突然意识到这是自己今天第三次说这句话,忍不住又觉得好笑,“这次记得把外套脱掉啊。”

 

 

 

 

肖时钦在雷霆的宿舍是走廊的最尽头,距离街道并不是太远,有时太过吵闹甚至还能听见车辆驶过的声音。孙翔听着忍不住心头莫名烦躁,床上躺着人兴许是药效所致,原本并没打算睡过去却还是陷入了梦乡。孙翔放下对方递给他的果汁,忍不住扯下耳机,支起了下巴盯着床上的人默默地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他起身把空调的温度稍微调高了一点,又回到原位置对着人发起了呆。

 

距离上次见面过去也有几个月了吧。孙翔想着,看见对方露在被子外面的一只手有些犹豫。

 

实在太奇怪了。

自从他喜欢上肖时钦事情就显得太奇怪了,明明不会注意到的细节不会考虑的事情现在都能落进眼里,每次都想要火起发着脾气的时候都忍不住多想一下——尤其是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心情就显得更加强烈起来。

好几次被队友嘲笑都只能苍白的辩驳几句,最后却又一腔火给压了下去。

 

“啧。”

他揉揉额心,觉得心里那股烦躁更加不平,想了一下,抬手紧紧地握住了肖时钦的手。孙翔把脸趴在床上,蹭了一下对方的手心,不知为何心情平静了一些。

 

喜欢这种心情,说不定就是这样的。他想,他也不愿意自己再那么被单方面的照顾下去,况且磨磨叽叽并不是他做事作战的风格。

想通了以后,他闭上眼睛,又紧了紧捏住的手,嘴角忍不住翘了翘。

 

 

 

 

方学才一点都不诧异晚饭时候在雷霆的餐厅里见到孙翔,本来他就想这在休期里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来的早晚的问题罢了。

他抿着筷子眯眼细瞧了瞧,对方明显是迷了半天的路才在阿姨的指领下走到这里的,抬头看到他时的脸色并不怎么好。他顿然了悟说是自己说不定被这个年轻人当成了假想敌也说不定,仿佛根本忘记了自己曾经从对方嘴里套出这对情侣的发展路线导致留下的阴影,干脆搁下筷子看着孙翔买了两份晚餐又打包带好,心说是自己的好友终于也能成被照顾的那一方,索性抬手打了个招呼继续吃起自己的饭。

雷霆其他队员倒是看着孙翔又惊又惧,看着自家副队长的态度更觉疑惑丛生。刚刚进来的戴妍琦一时好奇顺着众人的目光朝排队窗口看去,忍不住也跟着大家一起惊疑起来。

 

雷霆众人都对嘉世本身怀有特别复杂的心情,虽然当时都在为队长的失败有些难过,但说到底内心还是开心肖时钦的归来。这种心情连带着对着嘉世队员也是心情复杂,尽管现在都得加个前字也是如此。

因此真正要说的话,现场心情唯几没有从大流的也仅仅只有三个人

——方学才,不怎么识趣的张奇,和整个人都陷入震惊的前嘉世牧师张家兴。

 

“……孙,孙队。”

他就站在孙翔的旁边,犹疑了半天还是尴尬地打了个招呼,才出口心里便暗叫一声糟糕。

 

孙翔却对这个错误的称呼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一向倨傲作风使他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张家兴,又简单地嗯了一声算是打了招呼,回过头专心致志地等着师傅把饭菜打包好。

 

张家兴心里暗暗叫苦,这位大爷倒是一点都没怎么变,只能勉强地笑了笑继续顺着话头往下问:“……孙队怎么会到这里来啊?”

 

整个餐厅的人听到这里都忍不住竖起了耳朵。方学才朝这边看了一眼,假装淡定地喝了一口水才使自己没有立刻笑出声。

 

孙翔接过打包好的两份菜道了谢,又看了张家兴一眼,也没怎么理地转身就走。

 

“看人。”

他看见方学才又笑着向他招了一下手,脸色有些黑地丢下一句。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