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孙肖」一往无前(六)


“先跟我进来吧。”

肖时钦努力提了提精神,上前对保安解释了几句。孙翔视线僵硬地跟着他移动,呆呆站了好半天也没能按照指示挪动脚步。现下这种尴尬的情况——他并没有提前告诉对方的情况下贸然跑到这里,虽然是抱着一颗豁出去的心买了机票,但真要面对起来还是复杂的多。

 

好在对方解释的时间并没有花太久,肖时钦走到他旁边,再次认认真真地上下扫视了一下青年,突然忍不住咳着嗽笑了出来。

 

“你……咳,也不嫌热啊。”他抬手扶在孙翔的厚外套上,朝着大门的方向微微使劲,自己则并行在同一直线上。

 

肖时钦握拳放在嘴边咳嗽了几声:“……咳,不好意思今天身体不太好。走吧。”

 

孙翔听到这话愣了一下,连忙跟上步子。一边走一边把头上压的紧紧的帽子取了下来,毛躁地抓了几把头发,试图把翘起的头发努力压下去,嘴里嘟囔了几声。

 

雷霆作为小俱乐部虽然不比豪门来的设施完备,但也尽了最大努力为选手们提供良好的环境。孙翔出身是越云,对这样的布局设计倒是有几分莫名的熟悉感。对方领着自己绕到了宿舍楼下,他跟着肖时钦不太自然地跟打扫清洁的阿姨打了个招呼,然后才在对方一阵一阵地咳嗽声中上了楼。

 

孙翔听着皱了皱眉。

 

“进来吧。”

肖时钦打开门先走了进去,从饮水机下面的柜子里取出两个纸杯,对着门口呆呆站着的人笑着说了一声。

 

“哦……”

孙翔这才应了一声,整了整身上挎包的袋子才提步走了进去。

 

肖时钦到小冰箱里拿出一瓶果汁,站起来的时候有点眩晕忍不住下意识撑了一下旁边的桌子,一直盯着他的孙翔自然没有漏掉这个细节。

 

“你喜欢喝汽水,不过我觉得对身体不好,”他慢慢地走到床上坐下,把杯子递给面对着的青年,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几皱,“况且我这里也没有。”他摊了摊手,又开玩笑般的笑了笑。

然而对方并没有买账地跟着笑,只是蹙眉沉默了一会,半天才盯着他:“……其实白水也行的。”

 

“嗯?”

肖时钦没太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刚想再问却觉得一阵眩晕,他低头捏了一下衣服兜,这才想起刚刚自家副队长已经把药带给了他。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他拿出药抬头看向对方:“……咳……咳,我去吃个药,你等下啊。”

说着正欲起身接一杯热水,却见面前坐着的青年突地站了起来,那张被方学才调戏为长的不错的脸上的表情此时却难得的有些严肃,跟本人向来的行事作风实在太不搭调。

 

“我去接。”

 

“……?”肖时钦呆愣着看着青年把他按回了床上坐下,又接过自己手里的纸杯朝饮水机走去,连身上的包都没来得及放下。

 

房间里清晰可闻咕咚咕咚的倒水声。肖时钦只觉得自己脑袋昏昏沉沉的,猜不到对方的意思。

 

“给。”孙翔把冲好的冲剂和处方药包通通递过去,看见对方一脸茫然地抬头看着自己,只能啧了一声跟着蹲了下来。他握住对方的手,然后摊开,把温热的水杯放进肖时钦的手里,又把对面人的手指一个一个地按到杯子上,态度不知为何显得有几分强硬。

 

“喏。”

 

感受到手上传来的暖意,肖时钦愕然地眨了眨眼。



——————————————————————————————


二翔察觉到了什么W


评论(1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