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孙肖」一往无前(五)


远在W市的肖时钦仿佛预感到什么似的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因为鼻炎犯了而通红的鼻子,有些艰难地起身走到训练室门口的饮水机给自己倒了杯热水。

正在旁边训练的戴妍琦见状忍不住侧头瞥了过去,连带起旁边的米修远也跟着抬起了头。

 “队长你是不是感冒了,要不要回去休息啊?”

 

肖时钦抽开凳子喝了口水,一边笑着摆了摆手:“我没事,就是鼻炎又犯了而已。喝点热水就好了。”说着又抽出键盘,顶着个通红的鼻子继续做起了训练。


 戴妍琦虽然还想再说几句,对方摆出的态度却让她没了辙,只好与同样挂着担心神色的米修远交换了一下无奈的眼神,也继续起手中的训练起来,眼神却跟其他队员一样忍不住间或往某个不时传来咳嗽声方向瞟瞟。

 

方学才提着个袋子带着满脸不情愿的张奇走进来,正巧入眼看到这一幕。他一边指示着张奇把买回来的东西放到桌子上,一边到训练室最角落的大桌子上把手里的袋子放下,然后抬头看了眼时间,确认确实快要临近晚饭时间才开了口。

 

“你们这是怎么了?”方学才明知故问地笑了笑,对着张奇做了个坐下的姿势,才慢悠悠地晃到了自家好友的身边,手啪地一下打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肖时钦哽了一下:“……你这是……”

 

方学才在旁边自己的座位坐下,一边戴耳机一边扔给他刚刚买好的什么东西,抬手指了指训练室里的队员轻声道:“喏,药我给你买好了,带回去宿舍去吃了好好休息。”

 

他预知般地抬手止住肖时钦的话头:“如果你想队员们因为担心你而无法完全专心的话,队长你就请便。”

说话还才做了个抬手随你便的手势,自顾自地开了电脑,似乎是全身心即刻投入到了训练中,并没有注意到旁边哭笑不得的人。

肖时钦憋着咳嗽不想打扰到训练室的其他人,涨红了一张脸转过身欲要反驳,离他俩最近的戴妍琦听到自家副队长开了口,遮掩了嘴巴向后靠了靠,绕过方学才小声朝肖时钦的方向道:“队长你就回去休息吧,今天又不是强制性的训练,你就好好休息养好身体啊。不然你在这里效率还提不上去,这不是你常常对我们说的话吗。”

 

“可不要自己不做个榜样哦。”说完又眨了眨眼,朝门口的方向挥了挥手。

 

雷霆的其他队员则是眼神看似无意地往这个方向瞥了瞥,最角落的张奇却突然不合时宜地哼了一声,一脸不屑地皱了皱眉:“逞强算什么能。”

 

“喂你怎么说话的……”

 

“好了好了。”

 

肖时钦顿觉无奈,连忙抬手制止了正欲起身与之争执的戴妍琦,在训练室里有几分诡异的气氛中捏了捏发疼的太阳穴,最终妥协般地站起身。

 

他带着无奈地笑容扫视了一下个个看似认真却都支着耳朵的队员们:“我先出去了。大家继续训练。”

出去之前又拍了拍方学才的肩示意他多费点心思,对方这才好像有了反应似的,挂着笑立刻意会地回了一个OK的手势。

 

 

 

 

夏天的太阳太毒,人一旦身体不适就会晒的有几分头昏眼花。出了训练室的门,肖时钦眯了眯因为刺眼的阳光而有些发晕的眼睛提了提神。路过的工作人员见他脸色不好,忍不住上前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忙,他立刻摆摆手表示没事,一边却拖着有几分沉重的步子朝宿舍的方向走去。

 

雷霆的宿舍在俱乐部建筑的B栋,需要重新绕到一楼从旁边穿过俱乐部的标志性建筑才能回去。

肖时钦一边慢慢地下楼,一边忍不住摸出手机算了一下时间,心里则估摸着周末要把今天缺席的时间给不足,还没想完又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果然还是身体不如以前了。他无奈地想着,最开始还没进入雷霆的时候,自己可是通宵好几晚都能第二天顺利参加训练。

 

把手机重新放回兜里,他朝着俱乐部的大门越走越近,正要想着后门的方向拐去时,门外却传来一阵吵嚷的声音,肖时钦顿了一下,步子犹豫着转了个弯。

外面一阵阵喧闹的声音显得愈发清晰起来。

 

“……”

“……不能进,就算你说你是职业选手也不是说能进就能进别家俱乐部的吧?!”

“我今天就要进去。你们烦不烦啊,说了我是来找人的怎么还缠着问啊。”

 

“诶诶小王你别急。抱歉啊这位选手真的不行,俱乐部有规定,不让俱乐部以外的人随意出入。您不是说您是来找人的吗?要不要给他去个电话?”

 

“不行!……哎说了你也不懂,让我进去。”


“诶你们是不是听不懂……”

 

“……孙……翔……?”肖时钦一手扶着玻璃门,眼镜因为阳光地直射而更加难受地眯了起来。那边说话的人十分不合季节地套了一件外套,头上压着个黑色鸭舌帽,背了个深色的单肩包,分明很高的个子却像是鬼鬼祟祟地缩着背。

 本来还欲和拦着他的人争论的青年听到这个声音突然僵硬在了原地,最后像是慢帧镜头一顿一顿地抬起了头。

 

“……小事情。”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