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痒不能言(14)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王东在后面小步跟着,心里欲哭无泪。他其实也算倒霉,在联盟里工作时间不长,资历不够,所以事事都算老好人,这回联盟里其他一些工作时间稍长的年轻人要聚会,非拉着他过来凑数,王东开始还奇怪着呢,结果到中途玩真心话大冒险这一出出来,他才终于缓过了劲儿。

“周帅,我这是……”

周泽楷眼光一瞥,脚下走的不急不慢:“玩游戏?”

王东一愣,苦哈哈地点了点头。

人家可不是早打的这个主意么,老早瞅准他跟着周泽楷混,所以等了这么久,处心积虑等了这么一出出来。

周泽楷难约,这在他们那帮人中间也是出了名的,何况其中还有不少工作人员根本就是看着周泽楷那一代枪王成长起来的,虽然对这位老早就退役的大神好奇的要命,但也没什么人敢造次。

王东一面战战兢兢,一面懊悔自己怎么就给人前辈招了这么个破事儿,眉毛拧成了一团。今天来的那帮人男男女女都有,他现在仔细一想,其中还有那么一两个传言里老早觊觎这位周大神的妹子,心里更加不安起来。

周泽楷在前面倒是走的不慌不忙,等两个人进了门,周泽楷才转过头,似笑非笑的:“你走前面吧。”

王东本来还沉浸在自己闯祸的氛围当中,被一提点,立刻一拍脑门,不好意思地到前面领路去了。

二人一前一后,七拐八拐,很快就到了一个包厢。王东倒也学的聪明了,不急着先带人进去,而是朗声咳嗽了一下,又敲了敲门,才慢慢推开了门。他想的也清楚,刚才在走廊上,也索性把话说明白了,说是周帅您要是想走就走,结果这话还没到一半,又被人家周泽楷笑着截住了话头。

“没事。”

沉稳大度,他就更觉得自我渺小,心里愧疚。

“我打个招呼,不是什么大事。”周泽楷拍拍他的肩膀,心里相当镇定。

其实这事儿要是搁他刚退役那会儿,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可现在年龄又不是什么愣头青,周泽楷虽然话少,但人情世故还是看的明白。何况平日里他带着这个后辈也算勤快肯干,人也不错,随手拂了人家的面子,这后辈就算不在意,那些起哄的也总会指指点点。

周泽楷目光不动,有条不紊地进了门。

他一进去,里面顿时不闹腾了。人确实不少,看他来了,不少人都还挺激动的,尤其几个小姑娘你捅我捅你,还有些人似乎跃跃欲试地想说什么,王东苦哈哈地往旁边一立,立刻被其中一个妹子抓住了。

“你小子还真行啊,周帅真的就给约出来了?”

王东心里烦,面上还得笑,夸张道:“哎哟,小姑奶奶你可别再找事儿了,人周帅还有事情要忙,马上就得走。”

说完,立刻朝着周泽楷那边使了个眼色:“是吧周帅?”

王东这一招倒是早就想好了,拉着他这个妹子说实话平时就不怎么省事儿,加上家里跟联盟赞助商又有关系,所以平时不少人都得让着她,今天这一出,也是这妹子非闹着要让他挑战给周泽楷打电话闹的,但是人家上司默认这都要捧着点的人,他也自然不敢得罪。

周泽楷听着,目光一顿,点点头,又对他笑了一下。

王东见两个人信号连上了,心里松了口气,连忙继续开口:“所以你们有什么事儿赶紧说吧啊,人周帅大忙人,我帮你们约出来可已经不容易了啊。”

拉着王东那妹子听完,立刻捅了一把旁边的人,那人反应倒也快,连忙上来几步哥俩好似的跟周泽楷开口:“人周帅能有什么忙的啊,来都来了,一起聚聚也能开心开心嘛。”

“就是就是!”旁边又有姑娘喊道。

“周帅可是单身,哪有那么多操心事儿啊。”

王东听着,觉得势头不对,正想开口,立刻被一群人七嘴八舌地堵了回来,心里憋的想发火,又无从下手,结结巴巴了半天也没吐出个字儿。

这帮人话里话外的意思,他也算听清楚了。今天这出估计有预谋好久了,不过是想找他当着冤死的,替人家牵线搭桥,最后在周泽楷面前落个不好。王东心里闷啊苦啊,偏偏还不能当着周泽楷的面发作,只能又说了几句场面话,想把势头引回来。

“他说的不错。”

眼见着情况有些混乱,这边当事人却忽然开了口,从桌上拿了个纸杯,又把酒瓶子拿起来,动作缓慢,轮廓隐在明灭的灯光里,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他本来就身材修长,容貌英俊,现在立在有些灰暗的阴影中,声音冰凉,沉沉如水,更显得与场面有些格格不入。

“确实还有些事,”周泽楷抬手举了举杯子,算是碰杯的意思,又仰头把酒一喝,一套动作干净利落,说话也紧连着,“得先走一步。”

这话说的妥帖,态度又因为语气显得很有些生疏,一时间竟然也没有人敢继续起哄了,就连王东在那边都被唬的一愣。

那杯酒下肚,绕着嗓子眼一直往胃里烧去,他来时本来就怀着一肚子想不通的烦事儿,被这酒一浇,更显得有些不是时候,仿佛一股热气要钻到心里,闹腾着噬咬。

周泽楷觉得一股气梗在喉头,但面上依旧沉稳着,隐没在暗色里,像是一尊雕塑,薄唇微抿。

“我爱人感冒了。”他说的淡定,像是冷静自语,又像是跟谁隔空赌气似的,所以显得比平时还要漠然许多。

他这一漠然,看在人家眼里就成了高冷。

王东整个人一抖,第一个缓过了劲儿,心里更叫了一声不好。

“嫂,嫂子?!卧槽周帅我……”

王东张口就是胡言乱语,第一是咯噔一下,觉得自己比想象中更大的祸,第二则是完全被爱人两个字砸了个晕头转向,搞得他下意识就喊了声嫂子,但是脑子没跟上,所以前言不搭后语的。

那边那伙小年轻也傻了,被周泽楷这突然的话惊的一个个哑了火,闹腾的最起的那个小姑娘更是脸霎时一白,显得十分难看。

周泽楷说完,话音一落,本来还觉得自己有些幼稚,见眼前这伙年轻人的反应,不知道怎么,心情竟然变好了点儿。他微微闭眼,把杯子一放,又起身拍了拍王东的肩膀,道了声告辞,这才镇定地出了门。

旁人被他的话惊到了,他其实自己也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可能是那杯酒喝的太快,激的他本来就在漩涡里的脑子更不清楚了,说的话也没怎么思考。周泽楷走的极慢,等坐到了自己车上,他又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似的,把空调电台一开,整个人靠在了椅背上。

车里凉凉的,音乐声在流淌。

可能是刚刚从闹腾的人群里解脱出来,又可能是像找到了什么发泄点。他忽然就觉得心软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掏出手机按了按,正要发送,又突然觉得无力,整个人握着方向盘,盯着手机屏幕上几个字,慢慢倒了下去。

“想见你。”

周泽楷终究还是怂了点儿,把短信存进了草稿箱。

TBC

评论(35)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