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鬼迷心窍(11)

6

 

周泽楷从前最怕什么,现在就不怕什么。

来杀他的人估计压根就没想着能真正杀的了他,想借着叶家的手挑拨关系,却没料到这头两个人压根就没什么大的矛盾,还把事情摊开说了。江波涛这些天东跑西跑,最后还是到他这里扔了句,说不急着回去,也算正巧中了他的下怀。周泽楷靠窗坐着,脑子里搜寻了一会儿,慢慢地出了口气,一时间就有些恍然。

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开始忘记跟那个人有关的记忆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

那个时候那人刚刚消失,他全当是人家玩心太重,又不知道到哪里晃荡了,傻呆呆地等了一周,才意识到了不对。

只有他能看得见那个人,这秘密谁都不敢说,也不敢谈。

开始只以为是自己生了病的臆想,后来那人迟迟不消失,甚至连睡觉都挂在他床头,周泽楷才真正觉察到了不对。说不害怕倒也是骗人的,这到底是那帮人搞出来的事情,不许他看心理医生,也不让周家以外的医生照看他,见他不说话,不知道打哪儿请了个年轻的风水师作法了事,原先觉得兴许又是什么软禁他的把戏,到后来才知晓这把戏的确是玩的太大,把他整个人都搅了进去。

这世上没有神鬼,周泽楷看的太通透。

而那人不是神鬼,当初以为是臆想,现在是执念。刚来京城见到那张脸,周泽楷只觉得自己心上忽然像有谁戳了一刀,面对对方陌生的眼神胸口酸涩难言,一时冲动就动了手,后来躺在医院,却又回过了味。的确不是那人。

回忆太长了,他闭闭眼睛,翻了翻手上的本子。

姓喻的让他朝前看,周泽楷又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这泥沼陷的太深,他抽不出身,又提不起劲儿。两年的时间过的飞快,再过些日子,他兴许就连那个人的样子都记不住了……

周泽楷摸摸鼻梁,像是确认什么似的忽然翻出手机看了看,见到叶二少爷的名字才镇定了下来。

这种感觉真是奇怪,清晰地觉察记忆的消失,先是离的最近的过往,然后是初次见面的慌乱,现在只剩下为数不多的模糊记忆给他,这些东西和近来叶家二少爷的言行混杂着,一会儿是病房里好不容易挤出的两滴泪,一会儿又是房间里不知道从哪里闲扯出的话题。

那个人躲在叶二少爷的身份后面,他瞧着那明明白白的眼神,心里难受,又不知道该对谁说。不过这也正常。能对谁说呢?

真正见到面了,就觉得只要活着就好。至少能握住他的手。

周泽楷不善言辞,再多的心思也只能闷在肚子里,唯有见着人了,才能表露几分。他现在不怕别的,只怕自己也忘的一干二净,所以非得要见缝插针似的说上一两句。

 

“我要是瞧见喜欢的了,死皮赖脸也得贴上去啊……小周你就是脸皮太薄。”

叶修在旁边躺着,惬意的很,“人家小姑娘挺好看的,就这么打发了,不后悔啊。”

周泽楷笑了:“不后悔。”

……

恨不得把这记忆从脑子里全拧出来,摊开给那个人看,五脏六腑都痒的发痛了,第二天却只能收拾的整整齐齐,不敢表露半分地在众人面前谈笑,又怕还没来得及说,自己把那事儿先忘了。

矛盾像一块大石,梗在心上,他自己都凿不碎,而唯一能的那个,现在又只是彼此眼中的陌生人。

周泽楷又低头看了看本子,胸口郁气竟然莫名觉得出了不少。姓喻的说天地伦常,说孽缘,他不信。神鬼之说对他这种刀尖上滚过的人而言毫无意义,无非是寻常人找的慰藉。

叶二少爷说要弹琴,就非得要应了这诺言不可。有些事情不多勉强,总求不得。

周泽楷不知道怎么,反而像是想明白了一样,顺着喻文州的话渐渐安定了下来。

他最不怕勉强。

 

叶秋在医院里休养了好些日子,总算是恢复了大半元气。叶修听说这事儿也没闲着,当即就让人提了一篮子橘子过来,又亲自给他老弟提到了病房去,结果还没聊两句,又被人家三两句话轰了出来。

方锐忙着跑祭山的事儿,这些天根本就没时间落脚,咬牙切齿地四处让人找他,可叶修好歹也修炼了几十年,躲的还挺得心应手的。

出了医院刚回了大宅,正撞上人家杭城来的喻先生被人引着参观,叶修摸摸下巴,觉得自己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又顶着他老弟的名号上去寒暄。

“二少。”

喻文州看的明白,心里觉得好笑,但面上又不能多说,只是抿了抿嘴,颔首算是行了礼。

TBC

有点忙所以量有点少,过渡章。

上一章其实已经有姑娘快猜对了,这故事确实就是这么扯淡……所以小周第一次见老叶的时候说了句“活的”

有点话唠了_(:з」∠)_

评论(11)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