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鬼迷心窍(10)

周泽楷没动,只是目光灼灼地看了一会儿。两个人都不说话,一个坦荡自然,一个神色肃穆,喻文州瞧着面前的人,竟然有些同情。

二人立了半天,周泽楷也不知道想了什么,终归是慢慢把手松开了。

“走。”

他凉着一把嗓子,喻文州听着,眉毛一挑,摇了摇头,还是转身朝电梯去了。

这次来,大道理本来预备了一堆,可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人打断了……不过这也正常。喻文州想的透彻,整整衣衫,抬步正要离开,却忽然听见身后的人开了口。

“……还剩多久?”

话中冷意横生。喻文州愣了愣,有些讶异,但也不介意对方的态度,转身认真道:“过了两年,这还要问周少自己,现在情况如何。”

“喻某接触的人中,还没有超过三年的。”

他一字一顿,朗朗开口,又带着劝解的意思,“不妨向前看看。”

周泽楷沉默地立了很久,喻文州走了,他也没急着进屋,反倒是靠着墙放了会儿空,不知道想了些什么。

让他向前看,他也想,甚至这两年之间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可那张脸一在他出现,又跟什么决心都没有了似的,回忆接踵而至,所剩无几的空间被挤压的结结实实,让人喘不过气。

周泽楷不信神鬼,只信自己。所以才更加像着了魔一样,守着一些东西,又盼着一些东西。

他忽然开了门,到床头拿起平常随身的本子看了看,心情也平复了许多。

总归有些事情是在他脑子里住着的,谁也抢不走。多年前京城的旧事,现在却成了他救命的稻草。周泽楷倒在床上,慢慢闭上了眼睛。

过去的日子里,梦境是他的庇护所,现在又多了一重含义。

屋子里呼吸渐渐安稳,有人入梦。

 

“……”

“哥琴弹得不错,”有人笑道,“要是有机会,一定弹给你炫一炫。”

周泽楷笑了:“好。”

腹部的伤口扯的生疼,挺过了一场手术,一睁眼就看见那人懒洋洋地靠着,见他醒了也只是目光一闪,像是激动的情绪很快被压了下去。

“我运气很好,”那个人吊儿郎当的,却把手贴上了他的额头,“现在也用不上,传给你了,好好珍惜啊小朋友。”

“年纪轻轻的想什么死不死,没劲儿啊。”

“……都会过去的。”

满屋子的人立着,他瞧着天花板,却笑了。如果是换成当年那个杀不了人,开不了枪的周小少爷,软禁这种把戏兴许还能行得通,可现在不了。

周泽楷不仅能保全自己,还能跟人周旋,从容不迫,慢条斯理。

“这就对了,美人儿不笑,多难看啊。”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苦着个脸……”

 

“——”

天光放亮,故事戛然而止。周泽楷迷迷糊糊地睁眼,感觉自己背上已经被汗湿透,整个人像在热水里泡过,太阳穴刺的生疼,江波涛在一旁立着,神色焦急,看他有了意识,眉头立刻舒展了不少。

“少爷醒了!”

“醒了!”

“医生呢,快叫过来!”

“……”

好吵。他放了会儿空,愣愣地和江波涛对视了一下。

江波涛苦笑,他现在倒是不想看懂这位主儿的心思,但人家这么执着地盯着,他也只能发了话,让其余人都撤了出去。听说周泽楷忽然没了意识,他在下面一层楼还窝着,立刻就着急忙慌地往楼上跑,一楼的值班医生都给他吵了过来。

江波涛正想说话,那边医生又进了门,便只能叹了口气,又退到一边去守着了。

周泽楷其实还有些飘着,分不清眼前是梦还是现实,恍惚迷茫之间,人就乱了起来。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

“第一次见……”

他愣愣的出神,医生问话也只是下意识地答着,好像整个人都不在状态。

“……周少。”

“周少!”

“周泽楷——”

他一顿,忽然抬头,江波涛焦急地喊了半天,也没了办法才叫了这个名字。

“医生说没什么大事儿,”江波涛苦笑道,“但你下次要是觉得不舒服,一定要提前告诉我们……不要不把身体当回事儿。”

周泽楷顿了一下,吃力地笑了笑:“好。”

“今时不同往日,”江波涛坐了下来,“那帮人作不起什么风浪了,周家的正统落不到他们身上,这次来叶家也是我们出了面,借着机会,正好能在道上传点风声出去……有些事情不用憋着。”

江波涛少年时期在国外呆着,美其名曰呆着,其实也被困着,吃的苦两个人不说,但都心知肚明。

周泽楷听着,不知道怎么就松了口气。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江波涛说要出去见见医生再问问情况,门一声响动,病房里又只落下了周泽楷一个人。

他裹着被子,又艰难地往床头上靠了靠,一动,正巧碰到床上散落的笔记本。周泽楷想了一下,又捞过了本子,翻了一会儿。

人人都知道他得过失语的癔症,却不知道他是怎么好的。如果换做是从前,他也想不到自己会怎么好起来。周泽楷不喜欢说话,小时候又落下过阴影,再要开口时就发现自己已经吐不出一个字。

这本子他时常用来写些东西,不想说话的时候,也可以随手写上几个字,算是能让外人明了意思。

江波涛说他晕了过去,这两年来其实并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原先周泽楷或许会觉得慌乱,每每一清醒过来,就会焦躁地四处翻找东西,生怕又落下些什么,但现在却完全不同了。

 

周泽楷端端正正地坐着,背打的笔直,冷静地在脑海里搜寻什么。那些回忆太多,原本他觉得足可以支持自己度日,后来发现了不对之后却发现自己早已沉迷其中,陷的太深。

病房里安静无声,他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却冷静得足以听见自己的心跳。

过了好久,周泽楷才慢慢地出了口气,手下意识地抓着被单,又忽然想起说好要弹琴的叶二少爷,竟然觉得是这两年间从未有过的安稳,绷紧的嘴角也难得翘了翘。

即便他发现自己已经记不起昨天梦到过的往事了。

TBC

不要打我……在慢慢揭秘啦……快把这个狗血泼出来了,喻总的装神弄鬼是关键(咦

评论(12)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