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孙肖」一往无前(三)

 

如果要问肖时钦对于在嘉世的日子记忆最深刻的是什么,大概除了第一天到达嘉世时所受到的嘉世支持者的欢迎场面以外,可能还有自己被莫名其妙地领去兴欣时的情景。他喜欢从细节入手,到达嘉世后除了调整和队员之间的关系,自己尽力去适应战队的作战风格以外,肖时钦自己私下也有意地调查了一下叶秋退役的细节。

他跟叶秋的私交虽然不像黄少天跟叶秋一般密切,但好歹也是共处的同事,互相开开玩笑也就熟识了起来。虽然在这期间他往往担当着被开玩笑的那一方,但这样一来二去,在秉持着不透露战队信息的原则下,他们这些所谓的职业联盟的顶尖大神竟然还能偶尔在休息的时候一起来一局三国杀什么的。

 

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叶修选择退役的时间未免太过微妙。

 

肖时钦是个有分寸的人,当他发现嘉世队内提到叶秋就不太正常的气氛之后,他就果断收手不再继续往下探寻真相,说到底,那时的他还是嘉世的副队长,嘉世是他所在的俱乐部,他必须去明智地抉择对于俱乐部最有益的方面。

 

孙翔跟自己料想的一样,并不是一个当队长的料。

嘉世内部的人心却又是出乎意料的不齐。他不太清楚为何一向以温和著称的苏沐橙对他总有种隐隐的敌意,甚至于平时对于队内活动也爱理不理。

俱乐部经理宽慰他,而面面俱到的做事风格也让他最终选择了保持沉默,只是选择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团结队伍,从训练到活动都事无巨细一手操办。

 

或许是因为经历的这些繁琐的杂事太多,他并不是能太记得清和孙翔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天,唯一说的上难以忘怀的,除了新人那张不错的脸上挂着的一副倨傲的神情以外,也只有对方那双眼睛。

 

直白锐利,嚣张直率。锋芒随着移动肆意流窜。像极了锋利的剑刃,毫不避讳地暴露自己的棱角。

 

 

 

 

“……然后呢?”方学才放下手里的茶杯,对着肖时钦一副求知若渴的模样。

 

“你们初遇对于彼此的印象都不是太好,之后是不是就该开始走欢喜冤家的剧情了啊?还是说你们不走寻常路,双方先上车后补票,直接培养起了不正常的友谊……”

 

肖时钦哭笑不得地打断了对方的话:“你这都从哪儿看来的东西啊,我可是正经地在跟你谈话。”

方学才则站起身,痛心疾首道:“你看看,好不容易从上一回谈心之后又从夏休期里抓了个不太忙的时间给你分析感情,你这不是不领情嘛。”

 

“……我没看出来你哪里有正经地分析感情了,只听出了嘲讽。”

 

“这我可就太冤枉了啊喂,”方学才觉得自己太苦,“我可是你的挚友啊,我不帮你谁帮你?”

 

肖时钦盯着他看了半天,良久后才揉了揉太阳穴。自从他的事情被方学才发现之后这几乎已经成了自己的习惯性动作。

 

“……算了,早知道找你不靠谱。”

 

肖时钦无视掉背后传来的喂喂你别走啊的声音,从床上拿起文件夹,出了门就朝着训练室走去。一路上遇见的队员和工作人员都一一跟他打着招呼,他也不厌其烦地一个一个地回了句好。肖时钦掏出手机,随意地翻看了看最近的日期和工作安排,正打算收回兜儿里,却看见屏幕猛的一亮,他的心也跟着滞了一下。

 

「小事情你今天在干什么?怎么一直都没回我消息!!!!!」

句尾的几个感叹号一如对方的作战风格一样强烈。

 

肖时钦犹豫了一下,最终想了想还是回了一条。

 

「刚刚在看录像,没看见手机短信。抱歉。」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