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鬼迷心窍(8)

这边两位客客气气,周围的人也算是嗅到了风向,表面不出声,私下心里都有了数。

周家少爷面色如常,叶二又是笑着,这也算是把两家的态度都给拿了出来。别管是存着什么心思的,现在也都得另盘算主意。

酒会另一方当事人来了,宴会自然就正式起了头。叶修领着人,又跟其他周家来人寒暄了两句,有眼力的见事情也算差不多了,也就四散着谈自己的事情,只把两位正主儿留着。

方锐看的明白,本来打算跟着过去,结果前脚还没迈,后脚就被别家来人缠住了,一时间也没了办法,只能跟另外的人比了个手势,对着江波涛站着的地方使了个眼色,让人去那边守着,存个心眼儿别漏了人。等这儿一圈打下来,好不容易能松快松快,出口气的功夫,转头就瞧见姓喻的师傅在旁边笑意盈盈地立着,没有半点不耐烦,像是在等他。

“喻先生……?”

方锐一愣,随即很快地迎了上去。喻文州比了个手势,让他不急,眼睛也弯了弯,依旧是平平稳稳的。

“方少你忙你的,”年轻人说话做事依旧妥帖的很,一扶衣袖,“……不用顾及我这个闲人。”

方锐嘴皮子一扯,又笑开了:“那哪儿行,您可是从杭城来的贵客,我要是怠慢了,二少不高兴不说,长老们还指不定得打断我的腿。”

话说的很有点推心置腹的意思,又带了点玩笑话,显然是想拉拉关系。

喻文州不可能听不出来,他从善如流地受了这份好意,两个人又聊了几句,瞎扯了半天,他才跟若有所思似的,琢磨着开了口:“有个问题不知道……”

方锐大手一挥,一副哥俩好的架势:“您说。”

喻文州抿抿嘴,犹疑地出声:“周少爷和叶二少爷……之前是有过交情?”

方锐一顿,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却还是开口道:“咳,他俩之前哪里见过……但……”

他面上显出几分为难,不好继续往下说似的,喻文州又忙道:“是喻某冒昧了。”

方锐摆摆手,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暗地里却存了个心眼儿。

他不熟悉喻文州,之前也只听说是魏琛的徒弟,还挺有些本事,道上不少信佛信教的都要叫他一声先生。叶家虽然与其交道打的少,但因为他那位老师长年累月跟着叶修,关系总也要比其他的人近几分。

能在道上风生水起的,那肯定至少得是个八面玲珑的主儿。方锐本人是个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不信那些玄学道法,神佛鬼魂。刚认识不久,道上风生水起的喻先生就这么冒冒失失地把话一问……

是漏话,还是……

方锐一琢磨,忍不住又瞧了瞧那边往长袍道衣里去的人,立刻招了人过来吩咐了几句,又找了个还算踏实的,让帮忙看会儿场子,自己则径直往叶修刚才去的方向走了。

他这边忙活着脱了身,叶修那头在屋里坐着,心思却很活络。

原因倒也很简单,两方谈话,原本叶修是想留着几个人,免得周家那边又多心以为要生事。但他话还没出口,人周少爷倒是很豁达,直接屏退了跟来的,让他们守在门外,叶修虽然愣了愣,但也知道道上的规矩,跟着把人都退了出去。

上回是两人床边面对面,一个人轮椅坐着,一个人靠着床,都是狼狈样儿。这次两个人都打理的正儿八经,叶修又瞧了瞧对面的人,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刚才自门外过来,这位主儿就已经很是引人注目了,现在这么安安静静的坐着,背也是打得笔直,就跟医院里那会一样,丝毫不见一点异处。

哪像他家老弟现在还得轮椅坐着,靠人扶着……

叶修痛心疾首,表面却只是端过酒杯,抿了一口。

周泽楷目光一闪,似乎低头想了些什么,又低沉着嗓子开了口:“……叶二少喜欢酒?”

声音凉凉的,又有些低哑。叶修顿都没顿一下,张口就是瞎话:“还挺喜欢的,浇人愁嘛。”

周泽楷歪头,跟着笑了一下:“我也挺喜欢的。”

他说着,又补充了一句:“有空我让人送些过来。”

叶修依旧是面不改色,顺着瞎扯皮,情谊真挚恳切:“那就谢谢周少的好意了。”

他俩坐的这个房间落在大厅走廊东侧,地方不大,但东西显然都有专人打理过,什么钢琴沙发茶几,上面摆的都是些道上讲求福气的东西。

叶修知道眼前少爷少话,就只能自己费着心思琢磨话题。这边想着,那边的人眼神就一直往这边瞧着,目光凝结,但却维持在一个恰好的度上,倒也不会让人觉得有什么尴尬或者不舒服的地方。

何况坦白来讲,人人都喜欢美人,美人要做什么事,自然是被人捧着的。

叶修也喜欢捧着美人,人家周少爷要看,他也总不能上去就直白地说这事儿不合规矩,自家老弟魅力无边,他高兴还来不及,现在也就是代人暂时受着而已。

“听说,叶二少爷会弹琴?”

房间里沉闷了半天,谁知道开口的人还是那边那位少话的。

叶修老早就绷着神经,现在一听这话,人却愣了。

这话题跳跃度也实在是太大了点儿,他抬头一看,见周少爷神色不怎么自然,目光游移,他顺着一看,果然就瞥见了屋子里角落立着的钢琴,一时间又恍然大悟了。

这找话题的能力真是……

叶修顿时就有些同情了,要不喜欢说话的人来谈事情,的确是够为难。可事情闹到这个份儿上,他俩不出面也不行。

“稍微懂一点儿,”叶修显得很惭愧,“小时候学艺不精,现在也不怎么能拿得出手……”

周少爷听着,又笑了:“总比我好。”

叶修更惭愧了,连连说自己真不怎么擅长。

两个人这个话说完了,场面顿时又沉默了。

倒也不是叶修这回不够给力,而是这眼看着该谈的事情都让方锐和人家谈完了,什么结果他也知道,人家周少爷肯定也是收到了汇报的。所以如果要真摆上台面再谈,一是显得多余,二是怕又出点儿事。加上现在也犯不着演什么真情戏码,如果姿态摆的太低,那就不止是叶二少爷一个人颜面的问题了。

叶修在脑海里迅速查找着能聊的,抬头望过去,果然,一眼就对上了周少爷的目光。

不看不要紧,一看那就……

叶修依稀还有点儿印象。上回不过一瞬,却就让人心神不定了。

这回美人目光依旧浓浓似墨,只是更收敛了点儿……却又更动人心魄了点儿。

……隐忍深沉,脉脉间燃着点光亮,像一方古井映月,安静得似乎要把人溺进去,引人不住地往里瞧。

“我认识一个人,”那泉随着声音渐渐起了丝涟漪,一点一点地泛开,看得人心中发慌,“他说他琴弹得不错。”

“是么……”叶修晕晕乎乎的接话,立刻反应了过来,掩饰似的咳嗽一声,心想这难怪古人都怕美人计。

“不过我没机会听他的,”美人的眼睛弯弯,像是盛着星海,说的却极其缓慢,情绪沉沉,“要是有幸听叶二少爷的就好了。”

TBC

套话狂魔.美人.周

各部门就位……

评论(19)

热度(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