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孙肖」一往无前(一,二)

*肖时钦,理想型

*荣耀设定册衍生

*私设有

 

 

肖时钦不太喜欢甜食。

 

比起那种甜腻腻,在嘴里软软化开的感觉,他倒更偏好在街边随意找一家小店来一个卤肉卷或者煎饼果子,或者自己在家里闲来无事做上几个小馅饼。

他是单亲家庭出生,从小就跟着母亲帮忙做家务,有时母亲工作太忙,伙食自然只能自己动手解决。这一解决来解决去,从烧焦味缺到足以下咽,不知不觉就练出了不错的厨艺,一直到他开始打职业联赛之前,家里的伙食都是由他和母亲两个人交换着来做的。

 

最开始刚刚进入雷霆的那几年,因为不太适应队里的伙食,夏休期里他一有时间就会跑去借食堂的小厨房给自己开个小灶,后来被方学才发现了,不知怎么就逐渐演变成了给整个队开个小灶。雷霆的经理知道了这件事还打趣说他没事还能搞个厨师的兼职做做,肖时钦只能苦笑着说是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给锻炼出来的。

后来老队长退役,他成了雷霆的队长,肖时钦不得不放下更多空闲时间泡在训练室里,再加上老队员也走了不少,这样的事情也就基本成为了时代的眼泪,知道他有一手好厨艺的也就基本限定在了以前比较熟识的一些选手里。

这一后果直接造成每每荣耀联盟选手群里开始深夜发报复社会的食物图片的时候,某些选手还会不停地@他,说是下次去W市比赛想吃这个想吃那个的,他每次都先是发个滴汗的表情过去,然后又飞速地打上好啊两个字,最后在一群小年轻的哇哇哇这么多大神出现的感叹句中,默默地,匿了。

 

所以一直到那一天,孙翔发来一条「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做饭啊小事情我都没尝过」的短信的时候,肖时钦才顿时有了一种恍然的感觉。

——他终于意识到他现在可能算是有了一个比他小三岁的恋人。

 

 

 

 

“……啧啧啧,我便是没有料到……”

 

“停。”肖时钦揉了揉太阳穴,妥协般地对着那边笑的一脸贼兮兮的方学才做了一个暂停的姿势。

“我说,要不是这小子主动跑来问我你是不是会做饭又被我套出话来,你是不是还真打算就这么瞒着你的好战友我啊?”方学才站起身绕着坐在凳子上的肖时钦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最后用一种意味深长地眼神盯着他,慢慢地在他面前坐下了。

 

“招吧,你去嘉世那段时间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勾搭上了如今联盟这位风生水起的轮回新人?”

 

肖时钦下意识地推了推眼镜,毕竟这件事情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只是面对这位配合多年又深知彼此脾性的队友,他还是忍不住心虚了起来。

 

“说不太清楚。”他沉吟半晌,丢出这么个不算答案的答案。

方学才听后表示自己一边痛心于好友的隐瞒,一边遗憾于好友的性取向,然后摆出一个嘲讽地姿态丢了一堆话过去,最后才一本正经地坐好,做起了自己心理导师的工作。

 

“我说,看你这态度我怎么觉得事情不太对啊,”方学才做出一个思考的姿势,“怎么着,是你主动还是他主动啊?”

 

“……”肖时钦先是沉默,然后又在对方期待的目光中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方学才当即大惊,抓抓头感到十分不解好友的谈恋爱模式,打算长篇大论地来一篇讲话却又发现自己是个理工科的学生,一阵掏心抓肺后只能以十分苍白的语气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那你喜欢他吗?”

 

——那你喜欢他吗?

肖时钦并没有回答,只是倒在椅背上重重地叹了口气。

 

…………应该吧。

 

 

 

 

职业选手是没有生日可言的。

先不说你让一群大老爷们像小姑娘们一样在意生日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事,密集的赛事和常日的在各个城市之间穿梭也让他们早没了时间的概念可言。

用一句在圈内广泛流传的话来说,职业选手就是苦力,只需要知道今天有没有比赛就可以安然度过一天。

 

这点对于肖时钦也不例外。

 

除了夏休期以外,他早就已经习惯了有事到处飞去比赛,没事随时泡训练室写笔记的日子。从嘉世回来以后,他无论是作为一个选手还是一个队长都成长了不少,比之以前忙碌程度不减反增。他本身就是一个以细节定胜负著称的战术大师,所谓一个拿着一首烂牌也能给各个战队制造麻烦的人绝对不仅仅是虚名。

肖时钦从不认为自己是所谓的天才,他只是把更多的时间与精力花在了训练和钻研上面,然后真正地去思考一切的可能性。

 

这是他的长久养成的习惯。

 

雷霆的老队员都知道他们队长的性格,也发现自从队长从嘉世回来之后在战术和平时的生活中都有了些微妙的变化,虽然让人说不上来,可总也有种奇妙的感觉。

方学才作为唯一知道真相的成员,每每到这个时候都只能忍住昭告天下的冲动,最终只能在维护好友形象的心态下巧妙地转移开了话题。

肖时钦自己却想的没那么复杂,从一个选手的角度上来讲,在嘉世的经历带给他的比收获更多的比赛经验来的更加有意义,而从他个人的方面来讲,唯一发生变化的可能也只有他目前的情感状态。

而其实严格来讲,他自己都不太清楚上述的第二个方面。

 

他跟孙翔在自己进入嘉世之前可以说的上是零交往的状态。

要说不注意到孙翔是绝对不可能的,再怎么说也是最开始被嘉世挑选过来成为一叶知秋下一任接班人的人,本身就是对手,他也是下足了功夫来研究这位当时的天才级新人的战斗模式。高超的个人技巧和独来独往的风格确实足够吸引观众的眼球,而跟肖时钦一样,高度关注这位继叶神之后即将扛起嘉世的年轻队长的其他联盟选手们都不约而同地产生了疑惑。

 

不是说对于孙翔能力的质疑,而是他的比赛风格从任何意义上看,都不足以称得上能够成为一个队伍的队长。

他更适合做一柄斩断敌人连接冲在前线的利剑,而不是担任一个需要掌控全局指挥所有队员的角色。

 

肖时钦即便是到现在也不得不承认,当他跟其他选手一样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心理也都存了一丝侥幸——

 

这是一个需要时间成长的选手。他现在无法完全替代叶秋。

 

 

 

 

嘉世向他抛出橄榄枝的时候他也犹豫过很久。雷霆对他的意义来说不仅仅是一支本地战队,他在这里渐渐从一个不知名的新人成长成为一名战术大师,老队长和前辈们都给予了他无私的帮助,像方学才一样与自己配合过多年拥有足够默契的队员也再难遇见。

不仅仅是在战队的比赛和训练里,生活中大家也都是秉承着共同生活互相帮助的态度,这使得他在接到嘉世的电话之后经过了长久的心理斗争和煎熬。

 

他记得决定离开雷霆之前的那个夜晚,方学才和他坐在一张桌子的两边,面前是滚烫的开水冒起的白烟,双方相对无言。

当时的肖时钦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也是一个可能一旦放手就会溜走的机会。虽然嘉世已经沦落到需要打挑战赛的地步,可一旦他去了,那将会是一支拥有三名全明星级选手的队伍——

还是曾经三度夺得冠军的队伍。

 

他和方学才都清楚的明白冠军对于一个职业选手的意义。那不仅仅是一座奖杯,或者说是一份荣誉。

无数的人在这条充满荆棘的道路上前进,有人会成功的触及到,而有人可能一辈子也只能在入口徘徊。

只要是一个职业选手,就不能不对王座产生向往。

 

他们相对着一直坐到了凌晨,一直到外面从灯火通明渐渐变成星星点点的微光。

 

去嘉世吧。

去嘉世吧。

对方的声音和自己的想法重叠起来,肖时钦心中一顿,然后慢慢地低下头扶了扶眼镜。

他想要去尝试。

他想要往着最高峰去一次。

 

他无法回头。

 

TBC

评论(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