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鬼迷心窍(7)

4

 

“把你的枪拿好,不要丢了。”

灯光明明灭灭,有人坐在墙头,话里带着笑意。周泽楷迷迷糊糊的,只隐约听见有人说话。浑身酸痛,脚上手上都是伤口,手抖的不行,连抬头都有些吃力。

巷子门口的垃圾筒挡住了他的视线,那个人影像是和墙融为了一体,却把他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去,让人看不分明。

周小少爷刚刚逃过一劫,东躲西藏,没有安身的地儿,又与护着他的人走散了,这些天都活的浑浑噩噩,连吃的也不敢出去买,饿的已快没了半条命。

他哪里受过这种苦。

父亲才不过刚刚一去,葬礼都还没过几天,就有人不断地尝试对他下手,小手段不断,小少爷一举一动都被人算计着。眼看沪城是呆不下去,出国的关卡又被整日看着,周泽楷在家里呆了有半个月,才有人千辛万苦地把他送了出来,找了个法子领到在别人的地界上。

从前的周少爷整日受人照看,事事都有照应,这几天在城市各个角落里偷着猫着,一点警惕心都不敢放下。

年岁不大,又有些娇生惯养,枪看着开的平稳,实际却哆哆嗦嗦的,拼的只剩最后一口气。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却又惶惶着睁眼闭眼,觉得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消失。

我杀人了。周泽楷想,哆哆嗦嗦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他握着胸口的护身符,又抬头看了看那道人影,一时间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

“还活着吗,小子,”又有人从上笑着跟他说话,声音飘渺,并不分明,“……你做的很好,对要杀你的人,不该手软。”

从不信神佛,也不信命。周泽楷迷迷糊糊的。

……他许的愿是不是实现了。

……

“少爷。”

门被人敲了敲,周泽楷站在病房里,好半天才回了神。

他今天头发被打理的平平整整,额前全部梳的干干净净,披着风衣,如果不是脸色太过苍白,一般人也瞧不出什么异样。

来的人在门外立着,见里面半天没有应话,一时又心惊肉跳的,生怕自己是哪里办的不妥了。周少爷上次火一发,吓的倒不仅仅是来的人,下面的也有不少听了传闻,一时竟然也安生了不少。

原本这少爷不爱说话,长的又太出挑,从前还似乎患过什么癔症,新来的跑腿就有不少心里存了些轻蔑的,觉得是个撑不住场面的娇少爷。

可上次来的人不知怎么溜进了病房,周少爷压根没犹豫就把人给处置了不说,又亲自召了所有跟来京城的人,一个一个查了一遍,听说还拖出去了好几个。

“……”

来人战战兢兢,周泽楷却没那些心思,门一开,神色漠然,也跟平日里没什么两样。

“江护印在下面等着。”他迅速抖了个机灵,道了一句。

周泽楷听着点点头,还对他抿抿嘴角,像是笑了一下,又是一言不发了。

周少爷心里近来存着太多事儿,分不了神,又有些没搞懂的,其实并不怎么在状态。旁人看不出来,江波涛却是看在眼里。

两个人也算有发小情谊,眼看着那边的人卓然地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实际眼神迷蒙,江波涛略一琢磨,立刻就让人去开了辆车过来,自己进了驾驶座。

叶家在京城大摆酒宴,邀的是道上各行各业。南北流派,别管是不是来的当家,也都是能在各家有些说的上话的。

叶修站在人堆里,脸都快要笑烂了,还必须得矜持着样子,一副不失礼节的模样。

方锐远远瞧着,虽然他也没好到哪里去,但还是觉得爽的要起飞,接待客人就更加热情了许多。

都说叶二少爷能干,又鲜少在外抛头露面,现在有不少初次见的,也都在心里感叹了几句的确是个当家的料,看起来也没传说中那么太过温和。

场子里虽然搞得风生水起,看着一个个都是精英的,但实际谁都心知肚明,这来的人里哪一个没有流过血,所以虽然看着热闹,但比一般的酒宴实际更复杂了不少,里里外外各家的保镖探子眼线扎堆,只是还得想上头顶着个叶家,又有另一方周家,所以都不敢大做文章。

道上人一多,分的帮派一多,就有各行的规矩。

穿长袍的,穿中山装的,外面人看着觉得奇怪的装束,在这里却跟融入了一体似的,扫一眼就能知道些派别江湖。

叶二少爷看着从容不迫,游刃有余的,实际却还一边注意着宗家那边来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姓喻,自说是魏琛的徒弟,是个闲人俗人,但看起来却绝没有那么简单。叶修其实挺能理解他老弟的,现在这个年头,人人受教育,大多都是无神论者,道上靠风水神鬼吃饭的,就没那么受一般人待见。

老实说,叶修原先也不信,但养病的时候跟魏琛鬼混久了,有的时候还真要被带了进去。

酒会来的长袍多,喻文州原先在外面还有点显眼,到了这里就好了不少,叶修只扫了一眼,就敏锐地察觉到这人像是还有点身份,那些长袍还绕着他站着,别人不屑,他们也泰然的要命,就跟在自己家似的,围着姓喻的说话。

周少爷没来,各家在场的都有脱不了的心思,叶修跟人聊了好一会儿,才有时间抽身到那边找了方锐,两个人一边僵笑,一边插科打诨。

“挺受注目啊叶二少。”

方锐笑着举起高脚杯,对那边不知道哪家的护印敬了敬,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叶修也笑:“哪有我们方护印给力。”

他朝旁边扫了一眼,立刻就有人上来替他倒酒。

方锐看着,立刻嗤笑了一声,显得很鄙视似的白了一眼,随即又应付来人去了。叶修却坦坦荡荡的,他喝不了酒,要跟周家人谈判,那肯定只能在所谓的酒上做点功夫,不能失礼。

酒会场面显得和谐,他喝他的饮料,也从从容容的在长辈晚辈里走了一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那边隐隐爆发出一阵骚动,方锐和叶修迅速对视了一眼,闪到了二少爷身后立着,又招呼了周围的叶家人隐隐往这边聚了聚,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默契却足的很。

江波涛站在最前面,被那边的人领了进来,方锐这段时间也没少跟他打交道,立刻就热情地迎了上去,显得很是熟络似的。

“江少。”

他喊的亲热,江波涛一愣,随即又笑了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方护印。”

看着倒是无害,周围人暗自评判,叶修心里却觉得好笑。

这年轻人算计的是厉害,生的亲和,因为说话做事斯文,又容易给人留下是个搞学问的印象,所以容易在谈判桌上占便宜。他瞧着方锐聊的好,目光便又移了移,很快就落在了队伍最后的人身上。

叶修目光闪了闪。

他不是第一回见周泽楷,但却是头一次见着能走的周少爷。

那天在病房里两个人情真意切,哥哥弟弟的,美人精神又不好,显得既英挺又有些可怜,加上还穿的病号服,整个人显得消瘦又纤细,看着就叫外人容易生出点心疼来。

可眼下这位少爷却不同。

叶修啧啧感叹,毫不遮掩自己欣赏的目光。这道上就是缺这种有颜值有气势的。

人家电视剧里拍的黑帮少爷没有一个不帅的飞起,简直是脱离了现实,苏沐橙原先还在国内的时候看的起劲,他也跟着瞄了两眼,只觉得现在的编剧美化人的手段真是层出不穷,太过艺术了点。

谁知道还真就有这样的少爷呢。

西装革履,身材修长,肩宽腰瘦腿长,简直就是个活的衣架子。

头发被全部打理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剑眉斜飞,嘴角微抿,神色疏离,轮廓像刀剑劈出似的,唯有一双盈盈的眼睛隐隐透着些亲和,蹙眉间就是矛盾的吸引力。他走的十分平稳,身上披着一件风衣,被黑色包裹的严严实实,像走在灰蒙蒙的电影里,每一帧都是留存的韵味。

……简直跟这是他拍戏片场似的。叶修目光微动,朝方锐使了个眼色,随即提起了步子。

他一动,那现场的就更没人出声了,全等着看这出好戏。

外面的不知道两个人内里的恩怨,但知道这两人互相动过手干过架,当然就有了不同的心思。好奇的,看热闹的,心怀不轨的。

叶修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老弟这么多年也挺不容易,还能活蹦乱跳,没失一点活泼气。

周少爷看他走过去,自己也没停。

两个人一动一步,一步一动,江波涛侧过身子,周家的人也立刻跟着悄无声息的散开。周泽楷走的平平,目光却一点一点的燃起来,眼睛随着嘴角的弧度弯了弯,像是在笑。

叶修挑挑眉,他长的没人家好看,还兴气势没人家足?

他笑了笑,忽然咳嗽了一声,目光却渐渐冷了下来,全然没有那日在病房里的真情实意了似的,冷着面目,嘴角却翘着,更看的旁人胆寒。

周围人大气都不敢出,只看着这两位主儿慢慢站定,隔了一只手的距离,对视了一下。

叶修率先伸出手:“劳周少爷大驾前来,辛苦了。”

他说的正儿八经,平平稳稳,眉目里透着点冷意。

周泽楷目光不动,风姿卓然,也不奇怪他跟翻书似的态度,从善如流地伸手握了握。

两个人接触的时间极短,叶修敏锐地觉察到手中对方手指微动,像是触碰了一下他的虎口,确认了什么,看他的目光微微亮了亮。

叶修心里隐隐琢磨,忽然俏皮地眨了一下眼,看的周泽楷就是一愣。

他这一下也是来的兴起,一边的人瞧不见,只有对面的能看的清楚。这也算是熟人悄悄打招呼了,叶修心想自己这真情应该算是到位了,也不觉得自己这拉关系的行为有什么不齿的,正要收回手,感觉对方的力道不知道怎么又重了几分,像是要把他钳制住似的,却又很快松了手。

周少爷目光不动,神色不动,只是嘴唇一张,吐出了几个字。

“……为了见叶二少爷,不辛苦。”

他说的很温和,像是压根没什么别的意思,叶修一挑眉,却觉得这话里味道有些微妙。

TBC

调情十八式(并不是

评论(12)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