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痒不能言(9)

前文:1   2   3   4   5   6   7   8

老实说,对于像他们这样的职业选手而言,能陪家人的时间的确是太少,好在周泽楷算是幸运的,进了本地的战队,偶尔还能回家吃个饭,其他那些运气不那么好的,就只有休赛期才能回去聚聚了。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叶修的家人。

荣耀这条路并不好走。它跟其他的竞技体育不同,有太多特殊和不一样的地方,但其实仔细一看,又或许根本没有什么不同。

所有的人都在登山,但山顶只有一个人的位置。为了这个位置,太多的人放弃了一些东西,放下了一些东西,最后要走了,又舍不得一些东西。和家人相伴的时间就好像是仅仅只是通向山顶的门票,唯有选择了这条路的,才会明白更多。

周泽楷站了一会儿,忽然出了口气。

他到沙发前提了叶秋留下的袋子,先悄悄放进了叶修的房间里,又去厨房里盛了粥菜,小心翼翼地往卧室里端。叶修的房间他以前也不是没有来过,但每次来的感觉却都不太一样。

屋子里床头的灯微微亮着,他把东西都放在床头,看蜷缩在被子里的人一动不动的,不知怎么忽然笑了一下,一边又觉得自己太傻,连忙掩耳盗铃似的轻轻咳嗽了几声。

叶修平日里就不太讲究,刚才被叶秋扒拉着起来了一次,现在又偏着脑袋睡的迷迷糊糊,额头上顶着的毛巾也快要掉了。

屋子里光线昏暗,周泽楷坐着,床上的人躺着,只有刚端进来的饭菜热气缭绕着。

夏天天黑的晚,临近八点,也依旧可见几缕微红漏进窗户。房间里闷的可怕,可周泽楷坐着,却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

叶修也没有。

整个房间里像是时间静止了,有一下没一下转着的风扇,一碗粥,一碟菜,两个人。

床上躺着的人歪着脖子,T恤领口顺着被压的地方微微向下,隐约可见肩膀弓起的弧度。像是睡的很安稳,又像是压根就没舒服过,乱糟糟的头发丝陷进枕头里,只有耳朵露着,侧着身子看不见脸。

这让周泽楷一时有了种错觉。

……就好像见到了他没见过的那个叶修。但也只是错觉。

走上职业的路也很难,家人不解,朋友阻拦,那时候也算联盟起步的早期,他也不是什么大名鼎鼎的枪王,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新人罢了。

可周泽楷从来也没有后悔过。倒是周母知道他,说他像棵树,旁人是挪不走的。

他还初出茅庐的时候,叶修的大名就已经被打在了荣耀的招牌上,但那时候并没有什么实感,只觉得看着站在山顶上的那些人,像是憋着股劲儿,有着使不完的,想要向上攀爬的力气。

这力气支撑着他走过旁人的为难,走过因为失败而迷茫的夜晚,走过一个又一个台阶,走过争议和彷徨。他表哥还开过玩笑,说这分明就是一碗哄他上了贼船的毒鸡汤,把他迷的魂魄都没了,只剩下心里的那个女神似的。

谁人不是呢。

周泽楷退役多年,现在也还记得那种心情。叶修歪着脖子没有动弹,他看着对方脖子那一块儿露出的皮肤,不知道怎么心里就有了种难言的情绪。

不会做的太多了。有时候怕近了,有时候怕远了。想让叶修看个好苗子,也能在家里琢磨半宿才下定了决心。甚至于有的时候他觉得两个人明明相处多年,却又像只是说过话的陌生人,什么都不了解,什么都不明白,又什么都不告诉彼此。

叶修说他流浪过,却并不多谈,他做了相关的梦,却也没有说。

没有分享。

原来他觉得这是默契。

周泽楷闭闭眼,扫了一眼还热着的饭菜,下意识地觉得该热一热,目光又移到了床上。

叶修鲜少打理自己,但也很少有现在这样一头乱发的时候。细碎的,散乱的,交错的,打湿过,粘粘腻腻的。贴着有些苍白的皮肤,混乱地卷在雪白的枕头里。

他几乎能想象得到叶修现在的姿势。

躬着身子,双手摊开,腿懒懒散散的挂着,唇角崩着,似乎安稳,却又怕掉到床下,所以揉紧了一团被子塞在肚子那里,死死的压着。

明明是一张大床,一方天地,却睡的蜷缩,团成一团。像个难得平稳时间的少年,在自己并不宽的床上沉沉睡去,连自己生了病也不知道。因为安心,所以即使梗着脖子看着难受,也没有动弹过。

周泽楷从来没有像现在意识到一个事实。

——他的确是在叶修本人的房间里,而这并不是平时那个看着随意坦然,时时刻刻都能说着趣话的男人。

他瞧着叶修脖子上隐约可见的青筋,目光游移,瞧着这人又动了一下,忽然转过了头,嘴唇张张合合,像要说话。一只手露在被子外面,手腕纤细,骨节分明,修长白嫩。

那双眼睛似乎略微扑闪,像要睁开,又显得有些吃力,所以晕晕乎乎的,无辜地瞧了过来。

这个人生病了。周泽楷想。

可这个人又没有说。胸口的情绪抑郁蔓延,他眨眨眼,觉得自己懂,却又莫名的有一点委屈。

他们俩在别人眼里曾经都是无所不能的,所以下意识的想要真正的无所不能,即便到了现在这种脾气也没改。叶修是这样,他也是。

叶修看的晕乎,周泽楷觉得自己也一定是晕乎了,所以才从那眼神中瞧出了一点楚楚可怜的意思,无辜的,湿漉漉的。

他被看得迷迷糊糊,几乎下一秒就要妥协,想对着那只好看的,秀气的手握上去。想握的紧紧的,想扣住这个人。

“……小周?”

“……”

周泽楷一贯是个不知道说什么都微笑的人,可现在却忽然犯了傻。床上的人顶着乱毛,窝在被子里,明明一点也不煽情,可他心里却既柔软,又难受。

叶修看着他,他也看着叶修。两个人都不说话,周泽楷闭闭眼,好半天才翘了翘嘴角。

他没有握上去,床上的人浑身都是汗,额头上隐约可见有些暧昧的水光,可见着他了,似乎又有些力气说话了。

“那小子走了?”

“……”

周泽楷点点头,忽然整个人有些紧张。

叶修突然挣扎着扑腾了一下,又对他笑了笑,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才开口:“……辛苦了。”

并不知道那股紧张从何而来,只知道心中像有块石头,这石头在他做饭的时候似乎根本不存在,现在梗着,又好像快要消失了。

“不辛苦。”周泽楷目光似乎扫了扫,叶修把手缩回了被子,他瞧着竟然忽然觉得遗憾,转念一想,不知道怎么又有些庆幸起自己没有被叶修发现这有些难以启齿的想法。

可无论如何。

周泽楷笑了笑,一如既往的温和平稳:“起来吃点东西。”

……还好他没有说麻烦你了。

TBC

就是这样的关系……

补充一下,不是情商的问题啦_(:з」∠)_,是两个人交流的问题,都不会主动分享。无所不能的大龄闷骚男中年(?)谈恋爱,两个人性格太倔导致的……躺平(

评论(12)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