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鬼迷心窍(6)

“咳咳咳……”

叶修整个人挂在沙发背上,本来正吊儿郎当的喝水,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呛住了,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搞得病床上坐着的人看着文件,立刻翻了个白眼儿。

那头方锐匆匆忙忙赶回来,一进门就看见两个祖宗对坐着,大的那个一边咳嗽一边跟他打招呼,小的那个挂着一副谁欠了他钱的表情,偏偏都无事一身轻松的样子,免不了就想起自己刚从谈判桌上下来,不禁悲从中来,顿时心里就不平衡了。

他当机立断,外套一脱,上前就在叶修旁边占据了一个有利地形,侧身痛苦道:“你们哥俩能稍微装一下吗?!可怜可怜跑断腿的我行吗?”

叶修转过头,叹气道:“是挺可怜的,再接再厉嘛。”

“我呸,”方锐果断反击,悄悄朝他比了个中指,“……人家叶二受了伤就不说了,按旧的规矩,你个老大回来了,也不兴上去顶事儿的?让我个打工的冲在前面算怎么回事儿?”

叶秋本来压根儿就不想往这俩贫嘴边掺和,听到这里忽然面无表情地开口,举了举手里的东西,眼睛若有若无地朝沙发上的老大瞥了一眼,一字一顿的:“我,在,干,活。”

话毕,方锐立刻啪啪鼓起了掌,更有底气控诉起了旁边坐着的,声泪俱下,字字走心,说的闻者都要落泪了。

可叶修是谁?这么多年跟人打嘴仗,选择性无视的技能早就练的炉火纯青,听了两方控诉,立刻接在方锐后面,像模像样地鼓了鼓掌,真挚恳切的开口:“我们叶小二同志和方锐同志都很值得表扬啊,再接再厉,再接再厉啊。”

方锐又呸了他一声,但人宣泄过了,情绪也就平静了不少,立刻白了叶修一眼,窝回了沙发上半躺着。

“……跟你这人也说不通,反正我不管,不说明天,下周你总得开始办事儿吧?”

这就是开始跟人玩耍赖了,叶修一听,整个人显得很惭愧:“……你试着说说呗,说不定就通了呢。”

方锐本来还想继续演着,听他这么一提,忽然又跟想起了什么似的,翻身坐了起来,贼兮兮地往他这边靠了靠,笑的很有些深意。

“行啊,那我就跟您这位说说呗,反正这事儿我是罩不住……我真说了啊?”

叶修高冷地挥了挥手,示意有话快说。

方锐咳嗽了一下:“你知道那边儿那个姓江的小子吧?刚桌上先撤了,我让人打听了一下……”

叶修眉毛一挑:“周少爷出事儿了?”

方锐本来正想卖个关子,结果被他这么一哽,立刻就没了兴趣,肩膀一垮,又懒懒地躺了回去。

“这不是听的懂么,”他说的酸溜溜的,“……反正这事儿我不管了,你自己掂量着办。”

叶秋那头床上坐着,自然也没漏掉这一出,立刻皱了皱眉:“他又怎么了?”

言语显得颇为不耐烦,叶修一边琢磨一边听着,哎哟了一声:“脾气挺大呀,这是恨上了?”

叶秋白了他一眼,又不说话了。

方锐啧啧:“这你还能让人家以德报怨?我先说了啊,杭城老头子们说你回来了非得去祭山,找了个什么人过来,我顶多就帮你这边的事儿,周家这我就撤了。”

叶修还没来得及开口,那头叶二少爷却先坐不住了,听完了立刻不屑道:“还祭?那老神棍不在国外呢嘛……这年头还搞什么迷信。”

“人家有徒弟啊,就做做样子而已,应付了免得惹麻烦,”方锐道,又看了眼叶修,“别挂沙发背了……咱俩出去聊聊。”

他话刚说完,那边叶秋看着文件,早不耐烦他俩在这里烦人了,立刻冷笑着跟着打发了几句。

叶大少爷两头一看,感叹了一句兄弟情太浅,世态炎凉,还是只能跟着方护印出了门。

走廊里空无一人,有眼尖守着的也立刻撤远了。一人一角,叶修打了个呵欠,方锐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半天才开了口。

“说吧,你打算怎么办?”

话没抖清,可两边人都明白的很。

叶家势力是强,可也禁不住没人坐镇折腾。京城近年来内部人心散乱,前些年叶大少爷突然出国养病,叶二少爷被扶植上位,也是道上众人皆知的事儿。他们干的这行,本来就算是祖宗头上传下来的,规矩多,条法也多。定了香主再要撤换,那就得是一帮最大的事儿。

叶修一回来,连个帮忙接话的都知道要先站队,如果真要闹了,再被有心人一搅和,叶家怎么也得受着。

叶修挑挑眉,半眯了眯眼:“还能怎么着?当个闲人呗,叶二少爷都这么多年了,还不能撑着?”

一番话说的轻轻松松。

方锐盯着他又看了看,忽然笑了:“早知道你要这么说,你老弟和你亏得没差什么岁数,想的也差不离……”

这话说的迷糊,实则却把叶秋的意思也抖了个清楚。

叶修笑了:“我弟还能向着别人?又不是什么深宫大院儿的,有些老头子的话不用理。”

他笑完,忽然又歪了歪头:“……周家那事儿我去。”

方锐一愣,随即又意会了,也跟着挑了挑眉:“行啊,这事儿本来也该香主亲自处理,我也能轻松轻松。”

 

他俩打的哑谜,但事情却没这么简单。

人人都知道京城是叶家的地界儿,周家和叶家之间前脚有了嫌隙还没处理,后脚周少爷就遇了刺。无论真是叶家干的还是被当作了枪,明面儿上的锅是跑不了。

虽然事情是平息了,但明眼人都知道是周家压了事儿,少爷又大度,所以才没继续闹下去。

叶二少爷总也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就要办聪明事情。这头道上风言风语眼看又要起了,那头叶家就要大办酒会,请各位来京坐坐。说是坐坐,实则就是要和周家了了事儿,请人做个见证。

方锐和江波涛把事情其实也谈的差不了多少,本来就预备着公开场合谈谈,中间多了个插曲,就更要加紧谈一谈了。

周少爷受着伤,叶二少爷也受着伤,两位大人物伤着都要把事情处理了,那肯定也不能只是应付,何况两家本来就家大业大,一般人不敢招惹,自然就要让几分。

 

等各方面都有了谱,方锐撒手事情一丢,立刻就跑去机场把杭城宗家找的人给接了。

叶修在家里让人上下打理了一通,西服皮鞋套上,头发一抹,也总算有了点儿香主的架势。

酒会摆的是京城最好的酒店,眼看就要开始,结果听说方锐跑去接杭城来的人,他也不急着走了,只让方锐把人接好,自己要先见上一面。

这倒也有点道理。

说要祭山,这话又太长。叶家起家傍山吃山,祖宗规矩多,干的又是踩刀尖儿的活儿,凡宗室子弟平安归家,总要来上这么个迷信活动。这次归家的又是叶大少爷,杭城那边催的厉害,京城这边也没辙,只能遂了长辈的意。

叶修早跟方锐两个人电话里先说了明白,要赶时间,他也就下了楼等着。

祭的是山,当然就不能是普通人办事。道上规矩多,自然就有靠规矩玄虚吃饭的。叶修本来就认识这么一位,现在听说来的是那位徒弟,也难得有了点兴趣。

门口站了一会儿,车一到,方锐领着人直接就进了门。

叶修瞧着那位来的竟然还从容自若,显然一点也没紧张,更觉得有了意思。等走到一半人更瞧的清了,才看清人家穿的一身长袍,跟他认识的那位做派还挺像,只是笑眯眯的,显得极其温和。

方锐有模有样地跟人家搭话,那人也接的顺畅,二人有说有笑,方锐一边引着人家走,一边瞥了楼梯上站着的叶少爷一眼,作了个提醒的意思。

叶修咳嗽了一声,摸了摸下巴,笑道:“这位是……?”

方锐比了个请的手势,那年轻人抬头一瞧,见了叶修似乎愣了一下,眼神一闪,却又立刻凛了神色,从从容容地作了个拱手的礼:“我姓喻。”

TBC

最近一直登不上LOFTER……

引了个新人物……要开始超.神展开了,大家可以抬头看一下这篇的标题……希望不会被人打

评论(14)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