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鬼迷心窍(5)

3

 

人人都说周家少爷命好,独生又有能人扶持,在外被人恭敬待着,回周家了也是独一无二的小祖宗,没人敢招惹,周泽楷年少时还此有些烦闷,现在却再没什么感受了。

病房里寂静无声,床头灯光昏暗,周泽楷瞅着手上的书看了一会儿,又觉得有些困,便干脆把枕头一撤,倒了下来,整个人对着天花板发起了呆。

 

他小时候受过一些伤,还有一段时间在外流离,也曾经算是医院的常客。

来过京城许多次,第一次的时候颠沛流离,四处逃命,时时都有丢掉性命的危险,再后来就是几年后了,世道变换,肃清整顿,直到如今,才有了这周少爷的名头。

周泽楷闭闭眼,忽然张嘴,歪头下意识想说点什么,却又顿了一下,不再吭声了。

他习惯独处,这江波涛倒也是知道的,所以除去派来保护的人员外,病房来往的也就只有医生和护士。要同叶家了了这段恩怨,他在床上躺着,江波涛自然就成了忙东忙西的主力,来来回回的,在医院现身的次数也减少了许多,所以这块地方也就落了个清静,正巧合了本人的意。现下屋里没人,气氛沉闷,他闭上眼睛,整个人好像很困似的,近来事情太多,人又想的太多,总觉得除去白日,就是半睡半醒的状态。

灯光下影影绰绰,窗户露出一条缝,隐隐可见窗帘随风晃动了几下。

周泽楷晕晕乎乎的,才想起床头上还摆着药没吃,于是又直起身子,拿水杯一并咽了了事,整个人又缩回了被子里。

药的效力来的快又上头,他正想着熄灯睡了,忽然又觉得不对,闭着眼细细听了一会儿,随即又慢条斯理地起身,往洗手间那边去了。

床头柜子里有枪,周泽楷借着洗手间透出的光又对着门那边瞧了瞧,神色里瞧不出一点儿慌乱,人干脆又晃到床头旁,把手机和枪一并拿了出来,干净利落地把枕头塞进被子里,床头和洗手间的灯一并关了,找了个角落侧身隐着。

屋里顿时彻底黑了。

夜色涌进病房内,无声无息,可怖的沉默扑面而来,他就站在原地,仿佛什么也没觉察到似的,整个人没进了暗处,只有凌厉的轮廓若隐若现。

周泽楷立的地儿和窗户平行,耳边只有自己的呼吸声,脚下踩着冰凉的地板,人却冷静的要命。

……其实不冷静倒也是奇怪了。

最苦的日子风餐露宿,每时每刻都活在恐惧里,那时候又什么都不会,开个枪都要手抖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就闯了过来,过度警惕这毛病却丝毫没改。

周泽楷缓缓躬下身,朝门的一端挪了过去,一边掏出手机发了个短信,随即立刻把电源切断,直接丢到了一边地毯上。

门外静悄悄的没有声响,透过门缝只能瞥见几缕昏暗的灯光。他在这边耐着性子,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窸窸窣窣的几声响了起来。

二……

“————”

门轻轻呀的一声,周泽楷瞥了一眼,人没有再动。

病房在的楼层高,人要寻上来也绝不可能一伙人大摇大摆。

外面的人提着心眼,里面稳稳当当。

两方都沉默着,像在博弈,只赌一出手的一刹那。

周泽楷低着头,整个人贴在墙上,似乎全部的注意力都凝结在门上,连呼吸都融入了夜色。

 

……如果来的人要杀你,那慌的人就更不该是自己。他一贯好学,对这句话从听到之初就领会于心,换遍了老师也再没有忘过。

 

说时迟那时快,门外的人顺着打开的缝隙唰地一下闯了进来,一个人影直奔床头而去。周泽楷目光微敛,见那人掀开被子好像一愣,眼神一闪,抓准时机,冲上去提脚一踹,直接自背后卡住了来人的喉咙。

枪械交错,来人一声惨叫,惊讶间终于领会到自己是入了瓮,还没来及出声,就觉察到自己太阳穴处抵上了什么冰凉的东西。

……枪口。

“不要动。”

头上响起的声音冷冷的,“想活命就把枪丢出去。”

低低沉沉,充满了杀意。趴在地上的人浑身一抖,顿时把手枪往外一丢,不敢再动了。

 

江波涛匆匆忙忙赶回,衣服都没来得及披,进了医院就直奔病房而去。

他知道这事儿的时候正在谈判桌上坐着,听旁人耳语后,人差点没急的跳起来,却偏偏还得跟叶家那位姓方的护印在桌子上打官腔,只能强撑着笑,说是有点事儿才匆匆打道回府了。

进了病房门,一眼就看见周少爷在一旁沙发上披了风衣坐着,神色冷漠,眉目冷峻,气势逼人,旁边立着的压根就没人敢出声动弹。

中间跪着的人头发散乱,双手在背后铐着,低着头,整个人显得十分颓然。

道上总有为了钱办事跑腿的。刺杀周家的下一任香主,这种事情无论背后主使的是谁,也绝不可能傻到让自家的人冲上来送把柄。而如果想要道上卖命的办事,也一定是挂了大价钱,这才能引的有胆子的人接了。

江波涛扶着门,心里一下子冒出了无数个可能,一时情绪上来,脑海里有些混乱。正茫然间,那边沙发上坐着的正主儿也不知道怎么忽然瞧了一眼过来,目光阴冷,沉沉如墨,看的他就是一怔,顿时整个人一凛,才像是回了魂儿。

“谁让你来的。”

周泽楷一贯不喜欢说话,这次兴许是瞧着门边儿的还有些愣神,竟然破天荒自己开了口,周家自己这边立着的都是心里一跳。

平日里不说话与温和的印象留的太深,现在美人少爷出口就是透着杀意的冷然,自然就有被吓到的。穿着病号服缠着绷带,说话间却透出迫人的气势。周泽楷面无表情的开口,更显的人不在平时的状态。

跪着的人依旧低着头不说话,显然是铁了心不打算招供。

周家少爷慢条斯理地把枪往旁边抬了抬,江波涛立刻跟着眼神示意了一下,立刻就有人上去接了过来。

美人薄怒有人爱看,可美人起杀心却绝没有人敢纠缠。

周少爷斜睨了下面的人一眼,眉毛轻轻一挑,似乎有些不耐烦,声音却很平稳:“说不说。”

一面却不知道怎么看了一眼江波涛,目光又往跪着的人手边歪了歪。

门口的这下也算是明白了情况,本来还有些犹豫,现在得了指示,立刻上前跟了一句。

“把他手铐解了。”

江护印发了话,这边终于有人稳了下来,恭恭敬敬地按指示做了。

跪着的显然也不知道情况,蓬头垢面,抬头颤颤巍巍地看了一眼,见平日里在外露面的江波涛似乎神色温和,心里也不知道怎么更悬了几分,酸疼的手下意识动了动。

“……”

周泽楷忽然把外套往旁边一丢,又朝着跪着的人走了几步。

“抬头。”

周少爷似乎带了点笑意。

跪着的人本来就快要跟着命令行事,却忽然又反应过来,咬了咬牙,没动弹。江波涛一旁也多了个心眼儿,让几个动作快的保镖注意着,一面却配合着那边的少爷行事。

周少爷见人不说话,也没慌张,只又抬起轻轻一脚,像是没使什么力就把人踹了个翻。

被踹的逆着光,哆哆嗦嗦,看着头上那张出了名的美人脸只觉得宛如阎罗,心里虽然懊悔,却依旧是没吱声。拿钱办事的道理他懂,反正这笔钱赚着了,他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

他这边自我安慰着,手却忽然一阵刺骨的疼,惊的他下意识就想回手一个翻身,周围眼尖的哪里没注意到这个情况,立刻一个个就要冲上去,却见周泽楷冷着脸抬头一扫,顿时又收回了手,不敢再往前了。

“说了,不死。”

周泽楷脚上越发用力,被踩的人面部已经极尽扭曲,却咬着舌头,喉头漏出几声细碎的惨叫。

 

 

周少爷从前活的辛苦,被人追杀,颠沛流离。眼下还想活着寻人,又被人教导过,知道命最为重要,大着胆子来犯的都不容心软。

“……让你说话。”他低头瞧着,冷着脸又重复了一遍。一字一顿。

TBC

总算……登上来了……跟渣网斗争许久
神展开往后延了,不过刷了一点线索

评论(13)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