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痒不能言(8)

前文:1   2   3   4   5   6   7

4

 

“是这么多吧?”

叶秋盯着勺子瞧了半天,皱眉问了问站在另一边的人。他平时压根儿没有机会做饭,现在调个味其实都有点哆哆嗦嗦的,只是人比较矜持,不好直接问,还有些尴尬地咳嗽了几声。

周泽楷转头看了一眼,温和地笑了笑:“可以。”

他围着围裙,又因为头发偏长,所以干脆系了一下。

锅里熬着粥,灯光下一阵氤氲。叶秋在旁边笨拙地切了会儿菜,又看着那边的人一会儿敲一眼手机屏幕,一会儿忙活,总算觉得自己还是帮上了一点儿忙。

在离家之前,叶修生病的次数真的不多。小的时候他自己好歹还住过几次院,叶修一边嘲笑,一边还特意逃学拎着零食过来看他,还没呆多久,就被叶老爷子派来的人干脆拎走了,他在病床上躺的辛苦,当时见叶修个子小小跟个小鸡似的被人家提着,竟然也觉得不难受了,看着笑的直咳嗽,被拎着的人出门前还跟他比了个鬼脸。

今天好不容易来了一趟,当然照旧是要例行公事跑他哥这里看看,结果要不是人家来了个同事,他还真不知道叶老大生病了,纠结之下,只能暴露了自己私下按照老太太吩咐配了把钥匙的事实,一面又觉得不好意思。

他一边想,一边没忍住,又瞧了一眼他哥这个同事。

叶秋倒不是没有接触过叶修身边的人,只是这位平时虽然听人提过,但真正知道大名还是头一次。

人长的帅不说,竟然还会做菜,衬的他在旁边都要甘拜下风。

周泽楷一面煮着粥,一面有条不紊地切案板上的菜,两头忙着,丝毫不见慌乱。

叶秋傻了吧唧地在厨房空手立了一会儿,干脆咳嗽了一声:“那我先去瞧瞧他……”

周泽楷回头又是一个温和的笑。

 

叶修太久没有和叶家联系过,也就退役了之后关系缓和了不少,偶尔打打电话汇报汇报情况,时不时的过年还要回去一趟。

要说,叶家背景特殊,叶修来去,他们这边也不是没有听过闲言碎语,只是叶老爷子一怒之下干脆直接解决了问题,后来倒也没人敢再在大场面乱嚼舌根,只是私底下却管不住。有人要说叶总的哥哥是个不争气的,叶秋听的明白,心里冷笑,但沉得住气,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没再跟许多人来往,又收了些投资回来。

风言风语乱传,别的不担心,就怕入了老人家的耳。老一辈观念不好改变,从前自家大儿子打游戏不务正业,后期虽然算是做了个为国争光的竞技选手,但还总是喜欢念叨不是什么正经差使。

叶秋其实早年意见也挺大,但后来也没再在这方面跟他哥多纠缠了。做生意多年,还是听游戏业的朋友提过几句,近几年发展好,上面又还算重视,叶修做着解说,竟然还上了几次国台,家里人虽然不提,但叶秋心里清楚着呢:二位老人总也不好说上国台的差使还不正经了。

他端着装满水的小盆子,一手拿着毛巾,蹑手蹑脚地开了卧室的门。叶修整个人迷迷糊糊地躺着,睡了又醒,醒了又睡,虽然屋里灯没开,倒还有点警觉性,立刻睁眼坐了起来。

他人是警惕的,吃力地睁眼,一瞧来人,又看起来很难言地哎哟了一声,一副浪费感情的样子,咚的一声倒了下去。

叶秋:“……”

叶秋咬了咬牙,平复了一下心思,把盆子放到了一旁空着的床头柜上。

叶修难受,整个人干脆趴在床上装死。叶秋这边抽了把椅子,坐着看着,终于还是没忍住,开口小声唠叨了起来。

“……你生病就不兴告诉家里的啊?”

叶秋憋了半天,对病人不好厉色,憋了句还算温和的话:“打个电话又不麻烦。”

叶修头埋在被子里,又还没彻底清醒,说话瓮声瓮气的:“……小点儿声,累。”

叶秋:“……”

这边坐着的又咬了咬牙,冷静了一会儿,继续开口:“刚门口遇见你同事了,他说你病了,我就用咱妈让配的钥匙开门了。”

这话说的比刚才更小声了些,明显有点心虚。

叶修其实早知道这回事儿,不过根本没怎么在意。他现在头埋在被子里,脑子晕晕乎乎,听的虽然不太清楚,却依旧迅速捕捉到了重点。

“我……同事?”说的话都断断续续。

叶秋这边看被子动弹了一下,干脆又咳嗽了一声:“姓周……你人出来行不,隔着被子敷不了毛巾。”

叶修:“……周?”

姓周的同事……?

叶修当了会儿机,反应过来后,立刻唰的一下把被子掀了开。明明还睡眼惺忪,却跟忽然来了精神劲似的,露出的整个人显的极其狼狈。

满头大汗,头发湿透,胡子拉碴,头上几根毛乱作一团,身上的一副也一块儿深一块儿浅,显然是被捂的。

叶秋本来没想到他要来这么一遭,被吓的立刻哽了一下,一时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心软,只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小周……?”

尽管人还不太好,但脑子一转,再怎么也知道是方锐那边走漏了风声。

他愣着神,嘴上念了一句。叶秋难得看他哥一身狼狈样,也不知道怎么,将近四十的人了,忽然心里生出了点难言的情绪,心里难受,人却坐直了背,一边还跟往常似的,不耐烦地对床上的人挥了挥手。

“躺下躺下,给你敷个毛巾怎么那么多事儿。”

叶修闷闷的看他,这次倒乖乖地倒下了。

叶秋闷声不响地把毛巾打湿,又小心翼翼的拧干,手上折腾着折好,一转身,就看见叶修虚了个眼睛看他,看他转过了身,竟然难得不那么嘲讽地笑了一下。

整个人被被子包裹着,只有可能无意识皱起的眉毛显出了这是个躺了许久的病人。

叶秋看了会儿,突然就想起眼前这人小时候被人拎着,隔着病房的门对他做鬼脸的样子,也是明明被折腾的难受的要命,却还一副轻松的不得了的样子,逗的他发笑。

“……你刚到啊?”

叶修声音嘶哑,他一面听,一面把小心地毛巾给人敷好,又想到自己刚刚在厨房的傻样儿,估计是情绪一到,眼眶热了热。

“刚到没多久,”他说的自然,人顿了一下,“你歇着,我去厨房看看去。”

叶修吃力地隔着眼前碎发看人,又哎哟了一声:“……你小子做啊?”

叶秋哽了一下,又平复了一下情绪,皱着眉实话实说:“你同事掌勺。”

叶修听着,忽然整个人剧烈地咳嗽了一声。

 

叶秋是个大忙人,又是出公差,本来是跟以前一样跑来,把老太太让送的东西送了,顺便看看这边有什么缺的,完全不知道还有个病人躺着,所以空出的时间也不够。这边在叶修家里坐着聊着,电话就来了三四个。

厨房的人忙活的正起,周泽楷其实也对头一次做病人餐没底,中间来了叶修房间一次,一看人兄弟正谈话,立刻转身又出去了。

虽然就一次两次,叶修平日还是跟他提过家里的事情,何况就算不说,叶秋那张脸也能说明不少问题了。他不是双胞胎,对双胞胎也没什么概念,见了叶秋自然愣了一下。

的确很像,周泽楷在心里暗暗盖了个戳,却又没多想——毕竟人完全不一样。

略一相处,甚至只是第一眼,他就发现两个人完全不一样。

周泽楷自己就清楚,人的际遇总是奇妙的,又会塑造一个人。就像他一样,从小就是公认的优等生,最后却走上了职业选手这条路。

他做好了东西,又不知道那边人谈的怎么样了,站在厨房里不知怎么就走起了神。

叶秋换了水,接了电话,被叶修又打发了几句,回头就看见厨房里人站着不出声,又只能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下。

“咳。”

周泽楷立刻收了神,回头就看见叶秋颇有些尴尬的样子,于是下意识宽慰地笑了一下。

说句实话,叶秋的确是不想走的。但他哥人虽然病着,听力还是厉害,隔着个门就知道是公司在催,立刻就摆出了副你不走我不吃药的样子,怎么也要催他走走走。叶秋心里知道不该计较,但嘴上不知道怎么就软不下来,两个人争了一会儿,他迅速就落败了。

他在这边看人家周同事一副温和沉稳的模样,又想起如果不是他说,自己估计还在门外傻愣着,觉得这人倒是个不错的,于是又琢磨了一下,从包里掏了半天,终于掏了张名片出来。

“刚才就该给的,”叶秋笑着道,“忙着照顾人就忘了。”

周泽楷平时也跟各种人打过交道,今天刚刚好又是从总部办了事情回来,也不慌张,拿了张自己的交换了。

叶秋看着挺淡定,其实对自己要先走这事还是有点难以启齿,纠结了半天,终于还是把话说了个明白。这边周泽楷听着却很理解,一面还宽慰了几句。

两个人到了门口,叶秋才跟突然想起似的又补了一句:“家里人给他带的东西我放沙发上了,怕他忘了,麻烦你帮我跟他说一下。”

说完,又连忙补了一句:“让他不准扔!老太太让带的,不是我瞎操心。”

周泽楷听着,心里觉得好笑,看眼前人一脸严肃,又点点头:“放心。”

叶秋转身本来就要走,又不知道怎么,忽然又回过头,沉吟了一下,才又开口。

“刚刚没说……你让他别熬夜了,我知道你们游戏行业作息不规律,但身体最重要,何况又不年轻了,少折腾……”

叶秋叹了口气,又无奈苦涩地笑了一下:“……我说的他反正也不听。”

周泽楷愣了一下,正想搭话,却见叶秋转身挥了挥手,关了门往电梯口去了。

TBC

 

总算独处了(兴奋搓手)……弟弟带来的东西很有用(

之前忘了说,这文私设蛮多的,除了例行撩(。),两个人退役后的事情会牵涉到很多

评论(14)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