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鬼迷心窍(4)



叶修:“……”

美人目光深邃,叶修脑子转的飞快,手上却毫不迟疑地推动了轮椅轮子。

周家少爷声音沉沉,又带着点嘶哑的意思,他听着这边也不说话,只是自然地低头倒腾起椅子。

叶修一贯脸皮厚,被人看惯了,现下也好像没什么感觉。虽则心里想的是你叫我我就过去,那不是很没面子?!但总归还是从善如流,按着对方的话来。周少爷看起来的确是受了伤,但精神头却没问题。他刚才在门口一瞧就放了心,所以现在人早开始盘算别的了。

叶修目光微抬,见周泽楷在床上靠着,就跟什么也没想似的,剑眉星目,嘴唇微抿,只继续瞧他。

屋子里也没别人,也没什么声音,叶修咳嗽一声,到了床前,很快开始打起了腹稿。

想来想去,还是用了一贯的开场白:“周少身体怎么样了?”

周泽楷却没出声,只是继续看着他。

叶修僵着笑,觉得场面的尴尬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却还是没敢动弹。

也难怪,如果换作是叶大少爷,他肯定早就熟门熟路上去就是自来熟瞎扯淡,死人也能给他说活了,可谁让他现在领着的是叶二的身份,叶修想着,走走他弟的大家闺秀路线还是拿手的。

周泽楷歪头,忽然整个人直起了身子。

叶修连着诶诶了几声,正要搭把手搀扶,却忽然又被眼前的人抓住了手。

这一下来的极其突然,叶修愣了一会儿,床上的又下手极快,两个人一上一下,立刻僵持住了。

 

跟美人对视总是件难事。

无论是花前月下,还是狭路相逢,但总是眼眸似星,目光流转,潋出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看的人晕晕沉沉,迷迷糊糊。

浓似夜色,墨如深海……

似撩非撩,有意无意。

叶修饶是清心寡欲多年,心跳也难得快了几分。

病美人越瞧越近,他这边终于意识到不对,正想动弹,却忽然又想起他家老弟本来就因为这事情已经闹了一遭,便连忙克制住情绪,显得颇为自如,还刻意流露出几分隐忍一般,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周少爷手指也生的修长,却隐隐有一层茧。同是混道儿的,叶修也没好到哪里去,他若有所思,忽然将自己手指握紧了些,隐隐避开了对方的掌心。周泽楷握着他的手腕,两个人距离微妙,彼此凝视,叶修这边看似紧张,实际还挺轻松的,只继续傻呆呆地愣着,打算看这位究竟卖的什么药。

周泽楷目光一瞥,另一只空着的手却扶了过来,像是确认什么似的,轻轻触了一下叶修的手腕。

“……活的。”

好久,美人才目光一转,手上一松,把叶修给放开了,又淡淡地开口。

叶修:“……”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瞧着这边的人,竟然还看出了点目光悠悠的意思。

这要不是活的还得了……?

听到这话,叶修忍不住一边在心里替叶秋抹了把泪,一边又想着要不要为弟报仇,两种情绪一蒸腾,叶修还是立刻决定忽略掉刚才那句,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

“既然来了,那我就不瞒着周少了,”叶修说的诚恳,又努力回忆刚才门口掐大腿的疼痛感,硬是在眼眶折磨出几分湿热的感觉,显得分外真诚,“你看,且不论别的,咱们二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现在外面传的风言风语,如果真闹出点什么事,对两家都不好……”

他说的走心,很有点叶秋小时候犯了事儿跟家里人认错的样子。

两家会面,外面走廊自然静悄悄的。可叶修心里门清:这哪有这么容易的?所以还刻意把话说的软了几分,姿态摆低。

他是不怕丢脸的,天大地大叶家最大,何况现在丢的也不是他的。叶修现在又一想方锐那边的消息,心中觉得说这少爷还真的有一点说对了。

沉稳。

明明一身包裹严实,却硬是看不出一点异样,像是压根没伤,皮肤又糙,明显是吃过苦的人。

吃过苦就好,没吃过,他还真担心是纨绔子弟挂着个少爷样子装模作样。

叶修目光炯炯,诚恳无比,一点套路都没带,却又隐隐摆着点纠结样,也没显得跟初次见面时的叶二情绪差的太远。

周泽楷这边看了一会儿,手微微一动,忽然开了口:“我也有错。”

声音哑哑的,但比刚才冷意散了几分。叶修一听,心里当即拍板:有谱!

当即又牵出一点苦笑,决定再加把劲:“那周少看……”

周泽楷平时少话,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看着他,像是终于恢复了正常似的:“我让他们传消息……叶二少放心。”

这话出了,叶修轮椅也坐的舒坦了,演戏也更真了,连道了几声好,一边说还一边咳嗽,显得又激动又疼痛难忍的。

周泽楷瞧着,也露出几分笑意,又歪歪头,却如传闻一样,不再说话了。

 

了却了大事,叶二少爷走的也畅快,出门时还连连邀请江波涛,说是有空一定要去叶家坐坐。江波涛这边看着听着认真,实际既疑虑刚才屋子里情况,又知道这根本只是场面话,所以只应了几声。

他回到病房,见周家少爷正坐在床上愣神,便干脆轻手轻脚地进去把窗帘拉开了,又跟他说了些本家的情况。

“和叶家了了吧。”

两个人一贯是这种相处状态,江波涛本来还在琢磨要怎么询问一下情况,却听见床上的主儿不知道怎么竟然主动说了第一句话,平时用来写字的本子也搁在床头没动。

他心中又惊又喜,迟疑了一下才点头:“……没问题,等下就让人去处理。”

周泽楷又看了一眼窗外,沉思了一会儿,“……叶二少枪法并不好?”

……这要好了您现在还能只受这点伤?江波涛腹诽,听着一愣,立刻在心里喊了句苦,面上却从从容容。

“听说是不怎么好,”江波涛道,也没遮掩,何况也犯不着跟自己上司遮掩,“说是做生意厉害。”

周泽楷若有所思,唔了一声。

TBC

来用更新攒一波rp的,明日有大事发生不得不攒(

开刷了一点线索,准备按套路泼狗血,下章不出意外有神展吧(应该……

评论(20)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