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鬼迷心窍(3)

2

 

 

叶家二少爷性格沉稳,脾气温和,是个好人。道上的人也道他是个好人,但好人要是好过了头,就总容易被人惦记成心软。

做香主最不能心软,叶二做生意有自己的本事在,但其他事却多是由叶家军师同护印操持。眼下他一个伤患孤零零大剌剌的来了,江波涛一面疑虑重重,一面却又不能放着不管。

本来这次来京,就是想同叶家商议有关杭城近几天的事,但这个插曲闹了,他们虽然看起来占着理,叶家那拨军师却绝对不傻,知道这边明里暗里的手段本事,所以要真谈起这回事来,实际优势是各占一半

——他们也总不可能真让叶家吞了哑巴亏。

江波涛眉头微皱,又给自己披了件外套,正打算下楼,病房那头却又忽然有了消息,说是周家少爷又醒了。

这自然是当前最重要的事儿,听到消息,江波涛连忙将事情一放,又派了心腹先去安置独自前来的叶二少爷,自己则又脱了外套,轻手轻脚进了病房。

他同周家这位少爷其实还算是发小的关系,这次沪城那边不少长辈都想趁机掺和,江波涛虽然年轻,资历也还马马虎虎,却绝不可能放任。一面琢磨,一进了病房,就看见缠的一身严实的周少爷半靠着墙壁,隔着不远的距离,静静地瞧他。

这位主儿也算是命途多舛,小时候被人惦记,又有一段时间因为周家内乱颠沛流离,也不知道怎么落下了心理阴影,好一段时间就跟成了哑巴似的。如果不是枪法格斗还学的精道,估计早就被那帮贼人以痴儿的缘由拉下了台。

江波涛不想还好,一想就免不了叹了口气。

这次中了枪,又闹出那事儿,他虽然一肚子疑惑,却也不好问出口。又想了想,索性上前开口道:“叶二少爷来了。”

周泽楷本来安安静静的坐着,脸色苍白,眼神凝滞,听到这话突然整个人动了一下。

江波涛继续开口:“叶二少爷一个人来的,我估计他这一来,也打的是要见一见你的主意……你看……”

周泽楷目光依旧淡淡,没有开口。

他已经有半天的时间没再开口说过话了,江波涛虽然急,但因为从小相识,所以反倒更安下了性子,一边不急不忙,一边连忙找了人去联系本家那头。

上回周泽楷是怎么好的他实在是不清楚,一来是当时他正忙着跑前跑后,二则是本家那边长辈遮遮掩掩的,只说是找了点偏方试试。

但既然能好,就说明这事儿有谱。江波涛又想了想,把自己的想法又交待了出来:“叶二不带人,想的应该是示弱,这样他如果要提出见你,我也不好拦着……“

周泽楷闭闭眼,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外面日头好。叶二少爷被迎进一间办公室坐着,表面上看是人模狗样的,西装衬衣下打着绷带,心思就没停过。

按理说,京城脚下一方土,叶家把持,但有些利益外家的人该插手,这边本家肯定也不会挡道,可这事情出了吧,他却没想到周家的本事竟然大到了还能有一方自己的医院。

错过的这几年终归是被有心人掺和了,他心里琢磨,坐在轮椅上,手上捧着花,又不愿意让别人接,这时候又苍白了一张脸,身上一看就掺了厚厚的绷带,那周家这边本事再大,也没人敢动手。

旁人要么是为难的瞅着,要么是虎视眈眈的看着。他这里滑着个轮椅在屋子里来来去去,却显得很是惬意。

别的不敢说,但叶修却对装病很有一套自己的主意。人家都说是久病成医,他倒好,久病出心得,临行前也不知道让方锐从哪里喊了个化妆的过来,把自己的脸和脖子特意刷了层白,整个人更显的凄凄惨惨。

要道歉那自然是要有诚意。

叶修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连个手机也没带,还颇善意地朝门口的人笑了笑。

这一笑两笑,终于是把周家人给盼了过来。

江波涛下了楼,匆匆忙忙赶过来,额前的发都乱了,脸上带着明显的歉意:“抱歉了叶二少,刚刚少爷那边……”

叶修眼神对着青年那头鸡窝扫了扫,瞬间明了了不少,心中好笑,面上只是跟着露出了悲戚的神色,仿佛很情真意切似的:“没事没事,周少爷身体要紧……这次我过来,主要也是想道个歉,希望两家能把这件事了了。”

他早听姓方的科普过,说是这次周家来的人里,有个姓江的小伙子相当出挑,又次次跟着周家少爷,想来应该是周家那边当作护印或是副香主培养的。现在真把人见了,叶修心里也免不了感叹了一句英雄出少年,手段还稚嫩,但心思明显不少,还不喜欢露人细节。今天如果真换了他那直肠子老弟过来,估计是铁定要落于人家马下。

江波涛进屋子前特意把额前的头发揉的碎碎的,显出很是着急的样子,心里却没一刻停打过算盘。现在看叶家二少爷神色的确带着几分歉意,听人家又把话带到了上面躺着的那位身上,嘴角一抿,苦笑道:“这次的事说起来,我们这边也占了责任……少爷一时冲动,冒犯了叶二少您,我们这边做下属的也不好多说,只希望您能海涵,这外面传的风言风语,想必您也知道两方都不好做。”

叶修听着这话,眉毛一挑,心里却想这年轻人还有点道上混着装傻充愣的本事,面上又正正经经的,无奈地笑着摆摆手:“那可不是,我这香主可也没做的多称职……”

说着,又把花往江波涛面前一送。

“今天过来,就是想如果周少爷那边情况有好转,我就见见本人道个歉……不知道……”

这显然是逃不过了。江波涛抿抿嘴,又一边摇头叹气,一边侧身腾出个位置:“不瞒您说,少爷刚醒,听说您来了也特意嘱咐我想见见……只是现在少爷伤的重,说不了什么话,但凡叶二少您不介意……”

叶修连忙开口:“这怎么会介意,我来得急,东西也没准备太多……”

话说到一半,整个人又剧烈地咳嗽了一声,连着喉咙都快咳破了,听得旁边的人都觉得这叶二是真不容易。

江波涛见状,又看这位少爷的确面无血色,心里也跟着放松了几分。

叶修咳的泪花都要飙出来了,眉毛还皱的紧紧的,一边平复一边艰难道:“不瞒各位,今天我过来,的确是带了百分之百的诚意,枪械自然是不随身,只希望周少能早日康复,叶家和周家也能重归于好……免得外面谣言传多了,便宜了有心人。”

这显然是该道的场面话了。江波涛面上应和,实际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心思全在上面躺着的那位上。

等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到了楼层,叶修已经演技飙的脸颊都要咳红了,却偏偏还一副悲苦的样子,诚心诚意的,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显得尤其可怜。

装可怜这事儿他也拿手,小时候干了混蛋事,叶秋是傻了吧唧只知道坦白,他却不知道趁着那些年头摸出了多少本事。

毕竟还是少年人,江波涛在旁边听着,都觉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了。那边推着他轮椅的小哥更是不忍直视,硬撑板脸,只有挂着的墨镜还能稍微遮掩几下。

叶修被人小心翼翼地推着,坐的舒坦的很,花也早交给了姓江的年轻人,他没事轻松,心里又在想方锐那边给出的线报。

周家这位少爷平时太过低调,又可能是周家刻意保护,他们这边多方打探消息,也只知道是个不喜欢说话,为人稳重的。

本来嘛,叶修听到这话之前,根据他老弟那边的经历已经自动脑补出了一个纨绔子弟的形象,一听这边来的消息,直接是傻了眼。

全因为那消息里不仅少的可怜,消息里线人还特意注明了一条:是个美人。

 

叶修这边看着病房的门越来越近,想他老弟竟然有生之年还能被一个美人非礼,世道的确是有点让他这个养伤的老人家看不透了。他平日里见的美人不少,最显眼的当然是跟了自己多年的苏小妹。如果道上的人说是美,那肯定是真有点引人注目了。

这头思绪飘的要十万八千里之外,叶修目光凝着,也没漏掉一旁年轻人说的话。

“少爷就在里面等着,”江波涛看似无异,实际心里相当担心里面那位主儿,“不过我们少爷这次外伤不重,但是伤了元气,不怎么有力气说话……”

叶修忙点头:“我说着,周少爷听着就行……”

说到一半,又开始乱咳一阵,听得江波涛又安慰了几句,说是自己就在外面等着就好。

江波涛的确算盘打得精,到了这关头,也没漏掉施压的一步。先说少爷伤的不重,又说伤了元气,叶修听着哪里不知道这些套路,心里还感叹世故中真诚的缺失。

他们这边聊的平常,那边进了门,叶修面色更是显得可怜,又掐了一把大腿,硬生生挤出了几滴泪花,预备着对方要是脾气不好发火,那就立刻说哭就哭,说真诚就拿出最真诚的一面。

病房里空气闷闷的。

叶修进了屋子,竟然还生出了点儿亲切的感觉。

他目光凝住,心跳如常。那边床上坐着的人手上似乎捧了个本子,见门开了,这才缓缓望了过来。

这一望,倒是真的把叶修望住了。他这边轮椅上坐着,也不知道怎么忽然愣了一下,清了清嗓子,脑子跟着飞速转开。

 

周家少爷不仅是个美人。

那边青年英挺,即使病着靠着,腰也依旧打的笔直,显出几分病中难得的英气。剑眉斜飞,鼻梁高挺,额前一段白色的绷带,目光浓似墨色,专注瞧过来时却又带着些闪烁。

周泽楷对着他看了许久,眼神定定,显出几分淡漠,竟然率先开了口。

 

“你过来。”

TBC

影帝叶and美人周(并不是
下周末见。

评论(11)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