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痒不能言(7)


前文:1   2   3   4   5   6

 

他一贯生活简单,生了病也没复杂到哪里去。填饱了肚子,叶修想了想,又窜去药店买了一打口罩,然后晃晃悠悠地往公寓走。他出门一向不喜欢带通讯工具,等到了家,开了电视,拿手机一看,才发现好几个未接电话。方锐的,黄少天的,叶秋的,中间还夹了两三条周泽楷的短信。

吃好了东西人精神总是要好些。按照医嘱吞了药,又往方锐那边拨了个电话,本来还想着随便问问,开口才发现自己嗓子早哑的不行,要遮掩也遮不过去,只能老老实实交代完了,被嘲笑连带叮嘱了一通,又回了另外几个人短信,叶修这才觉得自己像干完了什么大事儿似的,晕晕乎乎地往床上爬。

周泽楷来的短信也挺简单,就跟他说了一下今天去见了邀请赛的赞助商,所以忙着做事儿,又说了拿了什么东西想找个机会送过来,一板一眼的,他这边虽然摸不着对方什么意思,但也只能想可能是对方的性格所在,非得把前因后果交代一遍。

年轻人太懂事了也不算太好,叶修这本来是打算两边保持距离,再清心寡欲一点走出困境,现在一反思,才发现这段时间压根没按照计划走,甚至于还稀里糊涂被人家感动了一下,等回头了吧,才又大彻大悟自己是个被拒绝了的人。

要是平日联系也就算了,今天就瞎出门转悠也能碰上,偏偏他还难得病着心绪不宁的,搞得现在人更是有些悲凉。

这凉的,自然就是魏琛嘴上说的年纪大了多愁善感了。

叶修迷糊着,又不知道怎么了,眼前一片刚才看到的小年轻的影子,隐隐绰绰的,侧着脸笑的好看的要命。

天花板雪白一片,他看的犯困,心里一起一伏,没一会儿就又睡了过去。

 

干解说最大的优点,大概就是有比较弹性的工作时段和休赛期的假日。这工作显然也挺符合叶修本人的性子,忙起来连轴转,闲着了又可以随心摸鱼,眼下病着,连睡几天也没什么大问题。相比之下,周泽楷这边就算是正式入了编制的联盟官员,既然是担着职位,就免不了要按时往总部去。

那边跟着总部的人送走了邀请赛的赞助商,周泽楷算是好不容易出了口气,又跟同事打了招呼,这才一边发短信一边往停车场走。

“周帅等电话呢,”一同去停车场的同事见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立刻以过来人的语气开了口,“行啊,欲擒故纵这招学的不错嘛。”

周泽楷愣了一下,又回头看了一眼,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能笑了笑,显得有点腼腆。

一笑也就有些不得了了,同事连忙夸张地捧起了心,说是以后聚餐坚决不带自己媳妇过来,让周帅祸害其他小姑娘去。周泽楷心里也知道这人平时就比较贫,倒也没有说话,心里却活动开了。

两人在入口分了手,周泽楷神色不定,拿出手机,本来估计是想看看那头有没有人回复,却看着看着,手指滑动了一会儿,人定住了。

联盟选手太多,他还没退役的时候,能打上交道的也就那么些。后来退了,常来往的就只剩下了同队的,或者同期的,再者就是叶修那边能碰上的,或多或少都有几个群。

周泽楷站在车旁边刷了会儿消息,又指尖按了几下,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稳了稳步子,心里却琢磨开了。

如果换作是几年之前,他大概还会慌慌张张的,可现在不知道是前段时间吃了定心丸还是年龄到了,清楚做事忙了反倒不会有什么效果,心里头和手上都是平平稳稳。

先去药店跑了一通,又往超市走了一遭,周泽楷把东西往后备箱一放,本来还想着跟那头打个电话问问情况,但估计是想到病人该多休息休息,又把手机收了回来,往另一头去了个电话。

他这段时间忙,鲜少有时间给各方该打交道的人去电话。

那头周母在家里呆着,本来还在为今天刚得了儿子的联系高兴着,这头周泽楷又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她虽然不清楚情况,倒也开心,结果还晕乎着呢,听着听着,就紧张起来了。

“……小楷你生病了?吃药了没啊?”

周泽楷一愣,难得体会到了什么叫哭笑不得,笑着开口:“没事,您放心吧。”

周母听着却不信,一面又在心痛:“那谁病了啊?我跟你说你可不要骗我哦,你妈妈我聪明的很,要是病了就多休息,怎么还要做饭的?不行不行,我明天就过来……”

“我真的没事,”周泽楷又看了一眼时间,宽慰着笑道,“……真没事。您把单子发过来吧,我晚上再打电话啊。”

 

说老实话,周泽楷自认为自己平时的厨艺还算能养活一个人,但真要到了上场照顾病人的时候确实还有点没底,要不然也犯不着还得场外求助,等自家老妈拍了照把单子发过来。

他知道叶修是B城人,却也发现那人平时吃饭不怎么忌口味,几乎是什么都能吃。不跟他似的,吃了辣,嘴唇胃里都在发烧。

周泽楷原先不清楚,后来接触多了才知道叶修从前流浪过一段时间,一时心里还堵了一阵子,当时连着两晚上梦见叶修穿的衣衫单薄地在街上走,个子矮矮小小的,瞅着人家店里的包子发呆,就跟电视剧里演的流浪儿童似的,第二天醒来差点没被自己的脑补和想象能力给惊到。

 

可实际情况叶修没说,他当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只是心里又多了个不上不下的地方梗着。要说好奇,那肯定是自然,但两个人关系还没稳定,他又老早查过,当然知道还没到交心的时候。

周泽楷一贯是个做事喜欢循序渐进的,不到迫不得已,绝对不会打乱彼此的节奏。

他站在叶修楼下,仰头数好了楼层,对着那扇没有亮灯窗户是看了看,心也跟着紧了紧。

叶修很少生病。

兴许是他以往没怎么注意,又或者是以前不熟的时候,对方掩饰的太好,所以难得有这样的印象。

如果不是同期群里方锐随口一提,他估计也只是疑惑今天叶修回消息慢了点,也绝不会在对方不允许的条件下主动去看个究竟。彼此的空间是最重要的,方明华结婚多年,告诉给他的道理总不会错。他这么多年来的情感经历如同白纸,许多事儿也只能听别人说的,纸上写的。很多时候其实自己也晕乎着。

周泽楷仰着头傻呆呆了半天,一边又低头对着那张写好了做法的单子看了又看,才提着嗓子往楼上去了。

他心里想着事儿,又念着人,出了电梯到楼道口,还硬是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有了动静。

走廊里灯早随了天色亮着,周泽楷脚步一顿,那边像是站了很久的人也注意到后面有了声音,有些迟疑的回过头。

两个人像是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还会有人杀到叶修门上来,大眼瞪小眼,一边一个站着,对着看了好一会儿,半天都没人发话。

天色昏暗,叶秋那边门口靠着,皱着眉,手上动作也停了,好一会儿才犹豫着开了口。

“……呃,您是?”

周泽楷目光深邃,几乎是下一秒就有了定论,神色一松:“我姓周。”

TBC

被这个渣网折磨疯了…………

揭露了一点两个人没在一个步调上的事实,以后更新基本集中周末掉落哈……我也想叫小周小楷(。

评论(13)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