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鬼迷心窍(2)

叶修哽了好久,这才继续开口:“……可以啊。”

方锐见状,只是颇复杂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表情依旧显得很纠结。

 

原是叶家二少爷开了一枪,又中了一枪,现在却传成了叶二杀了人。眼下得了姓方的说法,叶修几乎不用多想也摸的清楚的很。

外面的说法肯定是周家那边动的手脚,为的就是先把锅给砸过来,先让他们家少爷脱身。这事儿要办其实也很容易,本来两方会谈,大场面在的人就只会有最重要的那几个,只要趁着事情还没发酵之前有心一传,立刻假的就能变成真的。

虽然知道这事儿的人都晓得他们这边占理,可叶家就算再在气头上,也绝不可能把叶老二开枪的理由拿到台面上说。

——堂堂两家的少爷,还能有不清不楚的关系了?这不是颜面无光?

闷声吃亏,无理取闹,这事儿沪城是脱的一干二净了,他们这边就成了众矢之的。

叶家和周家结仇绝不是什么小事。叶修在病房外和方锐又聊了一会儿,又小声进了病房瞅了一会儿还在昏睡的叶二,问了问情况得知没什么大问题,这才琢磨着离开了医院。

其实也不怪周家那边办事儿太利索,如果换成叶修,估计第一时间也得先把他弟给拉出来。他回了叶家,也不急着收拾东西,只随便挑了个房间窝了一晚上,下面没人敢打扰,自然也就一觉顺利到了天明。

只可惜,他想好好休息,方锐那边却不怎么给面子。第二天还晕乎着呢,那边大清早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说是他家老二醒了,叶修本来还挺不满,听见这话立刻抖擞着精神翻了起来,迅速把自己捣腾了一遍就要出去开车。

刚一出门,就看见那天那个小王很是恭敬的立着,捧着他的拐杖,低头也不吭声,腿脚看起来都在发抖,显然是站了挺久的模样。

叶修挑挑眉,也没多想,顺手上去拿了东西,又道了句走,这边这个机灵的立刻就跟了上去。

说句实在话,叶家他多年没回来,有人愿意投诚,他也不介意当大腿给人家倚靠,毕竟能办事的人总是要争气点,叶修手里缺人,也犯不着随便什么事还得先查查背景。

下面的人见他急匆匆的,当然是没人敢耽误。

等到了医院,叶修径自就奔病房去了,结果还没到门口,就瞅见走廊上一个人并一张轮椅等着。叶修脚步一顿,然后笑眯眯地晃过去,那边方锐本来推着轮椅,像是听到什么动静转了身,见是他来了正要说话,叶修马上比了个嘘的手势,随即慢悠悠地晃到了轮椅上的人面前。

一步一步的,悠闲的很。

大早上阳光正好,叶修披着件西装外套,里面的白衬衣皱皱巴巴的,人显得很懒散,话却没止。

“叶二少这是醒过来就嫌活的不耐烦了?哥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本事呢。”

叶秋坐在轮椅上,面色苍白的吓人,本来还在琢磨自己这破事儿怎么解决,听见这声音整个人立刻夸张地抖了一下,一抬头,就看见自家老哥似笑非笑的,整个人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咳……你,你来了啊。”

叶修啧啧感叹:“结巴什么,不是能的很么?”

叶秋面无血色,欲言又止,整个人突然剧烈地咳嗽了一声。

他算运气好,没被子弹伤着,只是腹部有一道擦伤。只是那边周家的人消息还封锁着,情况又紧张,他们自然是探不出任何消息,也不知道那边那位伤的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叶修看了方锐一眼,方锐也很上道,直接撤入病房,给他俩留出了谈话的空间。

没了人,叶修干脆就整个人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手上的拐杖也放到了一边,斜着眼,对着轮椅上的人就瞧了过去。

“说吧。”

“说……什么。”

叶秋干巴巴地接话。

叶修挑眉:“还能有什么事儿?”

他们俩是双胞胎,又是从小一起长大,按理说一个眼神到了就应该能明白对方的意思。只是叶秋现在眼神飘忽,装傻充愣的,才有了眼下境况。

叶修想了想,又苦口婆心道:“没事儿,你哥我是开放的人,你爱做什么,喜欢的是男的还是女的,我也不会管……”

叶秋像是憋了很久似的,突然出声:“……我真不知道这回是怎么回事儿。”

叶修哎哟了一声:“这么说,不是你情我愿?”

“你情我愿个屁,”叶秋脸色难言,难得爆了句粗口,“我根本不认识那个姓周的!”

叶修摸了把下巴:“那就是霸王硬上弓?行啊小弟,我怎么不知道你还能美的人家一见钟情了……唔,这么说你哥我岂不是也沾着光呢。”

叶秋硬着头皮继续道:“他发神经中了魔,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那是正当防卫,不行?”

叶修又笑:“搁人家寻常人兴许还能算,一你用了枪,二你不是寻常人……按你这说法,我是不是该把魏琛找回来给人家作作法?”

叶秋:“……要那老神棍有办法,怎么不行?算了,你也别管这事儿了,我自己处理。”

叶修挑挑眉,对着他上下一扫:“让方锐推着你去人家府邸道歉?”

目光很有点意味深长的意思。

叶秋:“……”

叶修起身,拍拍他的肩膀:“得了,你还是好生养着吧。”

说完,就抬手敲了敲病房的门,把姓方的又给召了出来。

 

道上的人风言风语,都说是京城天要变了,还传的神乎其神。

可江波涛这边医院里带着人守着,心里却隐隐有点发慌。到底这里不是沪城,虽然他是把能办的事儿都给办了,但总归心里还是不安生。

叶家人多,他本来消息一放,就想着趁着机会打听点那边的情况,却发现前段时间还显得人心散漫的叶家现在就跟铜墙铁壁似的,人人都跟哑巴一样不往外发话。

这也不怪他急,现下周家那位在床上躺着,人醒是醒了,却已经有将近半天没再说话了。要换个人,兴许这事儿还能用心理创伤解释一下,过段时间就过去了。

 

可谁让偏偏是那位呢——

这事儿在他们家独生的少爷身上也不是头一回,上次一不出声就是一两年,好不容易找了各种办法给医好了,这次来了京城,怎么想飞来横祸,被人打了一枪,又落了这个病。

好在叶家老二估计平时压根没怎么练过格斗枪法,突然来一下,也没把人伤到哪里去。加上江波涛早留了个心眼儿,派了人暗中跟着,把人给护了一下,才免了更大的事儿。

他这边坐着,越想越觉得头疼,免不得又换了个姿势。

……这次这事儿吧,要说原因也尴尬,可只要躺着的那位不愿意说,别人是怎么也问不出来原因。主要在京城和叶家僵持着,饶是本宗那边来了人也不敢说有把握,更何况……

“江副!”

他靠着墙正想的入神,电梯那边却忽然一阵吵吵嚷嚷的,有什么人匆忙跑了过来。

“怎么了?”

江波涛稳了稳神色,问的平和。

来的人连忙喘了口气,又把声音压了压,躬了身子,才道:“叶家那边来人了!”

江波涛神色一凛:“多少人?”

来人显得神色很复杂:“就一个……是,是叶家的二少爷。”

江波涛一哽,心里狠狠震惊了一把,随即却又很快恢复了过来,皱眉道:“……就他一个?伤的重吗?”
“看起来人是没什么大事儿…不过…”那个人说着说着,又顿住了话头,显得有点为难。

江波涛挥挥手:“有什么事儿就放开了讲。”

“叶,叶二少坐着轮椅,还,还带着花,让属下给传话……说是特意亲自来给周少爷赔礼道歉的。”

 

TBC

提醒一下这个世界真的,没有,那么,正常。是个搞笑文

……刚刚漏了一段……删了重发了一下_(:з」∠)_对不起沙发gn了

评论(23)

热度(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