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鬼迷心窍(1)

现代黑帮背景,架空。

 

 

1

 

叶二少爷杀人了。

叶修刚一下飞机,车还没坐稳,就听见这么个惊天大消息传了过来,震的他烟都呛了几口。

他摸摸下巴,等车到了落了平地,立刻悠悠地开了口:“把我拐杖拿过来。”

“大,大少爷……”

这话一出,有人立刻颤颤巍巍地回了句。叶修本来还没当回事,现在瞅着一排沉默不语的黑衣服的,当即挑眉啧了一声:“怎么着,怕我用棍子打你们二少爷啊,想多了,哥现在伤还没好啊。”

这话说的是轻轻巧巧,言语却带着点威压。好在人多总有会看情况的,旁边立刻就有还算机灵的人把他东西送了过来,搞得叶修还对着人家多看了两眼。

不过说句实话,叶修恢复这一年以来几乎事事都得要倚仗那根棍子,现在人虽然已经差不多完全康复了,但还是习惯性想拄着走。魏琛说他这是懒癌没得治,叶修连个白眼都懒的翻。开玩笑,躺了这么多年的床,两年前才醒过来,是个人都没法立刻开蹦吧。

他琢磨着扫了扫周围,见一个个都安静的不出声,缩着脖子生怕点到自己,又感觉这情况实在跟他之前记忆里的没什么变化,心里免不了又是叹气又是怅然。

叶修笑了一声,总算用自己还觉得温和的语气开了口:“你们二少爷杀了谁啊?”

周围人你看我,我看你,不敢说。

叶修又笑了,换了个问法:“你们二少爷人呢。”

一边说,一边熟练地拄着拐杖进了叶家大厅。后面的人静悄悄跟着,他就在扶手旁靠着,眼光一扫,终于是往那个拿拐杖的小子瞧了过去。

那人被看的是有苦难言,顿时就开始后悔自己怎么刚才就出了头,一边却苦着脸慢悠悠走了出来。

叶修满意地点点头,又挑眉半眯着眼,霸王样地抬了抬头,一副你说吧的架势。

“二,二少爷在医院……”

那个人像是知道自己逃不过了,吸了口气,还算平稳地把话抖了出来。

叶修哦了一声:“不是说他把人给杀了吗?怎么那小子也进医院了?……你姓什么?”

“属下姓,姓王……二,二少爷和对方互开了一枪,都,都没死……”

叶修从善如流:“小王你不错啊,敢说实话,也不忌讳,不错不错。”

他说完这话,又慢条斯理地抽了口烟。被他叫做小王的人在下面立着,半天都没敢吭声。

“你们二少爷是在哪个医院?是咱们的吗?”

那人点点头:“是……二少爷受伤的事,方少没让声张,只说是先离开了。”

一听方锐在里面掺和了一脚,叶修也只是唔了一声,继续道:“行了,那哥最后在问你一句,他跟谁这么大本事干架呢?”

小王顿时不敢吱声了。叶修又抬头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这边人抖了两抖,好半天才结结巴巴的开口。

“是,是周家……”

叶修:“哪个周家?”

他问的快,却反应的也快,就跟自问自答似的又接了句:“沪城那个周家?”

小王像是说完了话终于放心了,听到他问,倒也不再抖了。

“是。”

叶修笑了:“周家的谁?哪位?长辈还是晚辈?咱们好赔礼道歉去啊。”

小王平复了一下呼吸,终于道:“是……是周家独生的少爷。”

叶修眼睛一闪,顿时不说话了。

他在台阶上坐着,下面的人就安静立着,大气都不敢出。京城叶家的大少爷,外面虽然都传说是失踪了,要么说是早没了,可上面的人门清,下面的人也不敢乱说。现在人回来了,对下面的威慑也是一点没减,足可见是个怎样的人物。

这小王显然是个会说话的,结结巴巴的,却一个重点都没漏掉。

叶修在台阶上坐着,慢悠悠地抽完了烟,人又笑了。

“走吧。”

他一边说,一边把烟头掐灭,和拐杖一起往小王那里一丢,甩的人家年轻人立着就是一怔。这边后面的人都没反应过来呢,外面发动机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一个个这才跟醒了似的往外跑,有车没车的都跟了上去。

 

叶修多年没在京城出现,上飞机前也只听方锐说了,说是沪城那边来了人要跟他们谈事儿,却没想到一脚下了飞机,什么都变了样。他几年前受了伤,人很不好,又有一段时间连意识都没了,什么手术和歪门邪道都试了个遍,这么多年在国外好不容易是养了回来,本来想着回来赶紧跟家里叙叙,却没想到还真得续续。

先续命去。

杭城和京城虽然都是他们下面的,可沪城周家近来势头大,人方锐是千吹万吹,他也知道这事儿是不好了了。虽然听说是两方都伤了,但既然要传成他家老弟杀了人,那就说明主动权是没了。

——何况听说还是什么独生的少爷。

他们不仅不占理,事后还得另了。

叶修车开的飞起,很快就趁着还是凌晨深夜杀到了医院。进了门,有几个看似坐在座位上等人的患者一怔,他只稍微在原地站了一下,其中一个立刻讨好地迎了上来。

过来的人开口就要说话,他比了个暂停的手势,眼神一瞥,对方显然是会了意,把嘴闭紧,转身把他往顶楼的豪华病房引。

他不动弹,电梯里就没人敢吱声,叶修本来还想抽烟,又想到这里是医院,只能是有些惋惜地住了手。等门开了,他大步往外一迈,就看见那边走廊有个人正急急忙忙地打电话,转过身一看见他,吓的手机都掉了。

 

叶修笑着迎了上去:“哎哟,瞧见我这么激动啊?”

方锐呸了一声,捡起手机愤愤一挂:“卧槽你大爷,可算是落地了。你弟这回真太能耐了……”

叶修被吵的头昏,当即打断道:“人呢,怎么样了?”

方锐冷笑着道:“你弟没大事儿,放心。还好枪法也不争气,周家那位据说也没伤到大地方,这是运气好。”

叶修听完,心总算是放了一半,又四下扫了一眼,当即咳嗽一声:“你过来。”

 

这就是要说点其他的了。

跟来的见状,当然立刻知情识趣地退了下去。叶修领着方锐俩挑了个僻静拐角,一人一头站着,大眼瞪小眼儿。

叶修琢磨了一下,还是率先开了口:“他怎么有胆子动手的?发生什么事儿了?”

这他指的肯定就是叶二少爷了。方锐本来估计还想说几句,结果听他一上来就直奔主题,一时整个脸都露出了十分难以言喻的表情。

叶修从善如流:“便秘就直说,都在医院了就别忍着。”

方锐:“……你大爷!”

 

其实他问方锐也算是有点儿想法。近些年叶家他不在,他弟又是个容易心软的,上下蠢蠢欲动,本来就不太平。方锐算是唯几可以倚仗的人,尽心尽力的,现在也算是半个头头儿,要真是跟人家周家商量事儿,场子里肯定少不了他。

问下面的人本来就不靠谱,何况这事儿估计下面的人也摸不着,叶修这来了医院,本来开始一方面就打的是看人的主意,一方面就是想找姓方的探探消息。

眼瞅着面前的人支支吾吾的,叶修又沉吟了一下,继续开口。

“……爱恨情仇?”

方锐抹了一把脸,竟然没反驳:“……你让我组织一下语言。”

叶修一下跟豁然开朗了似的:“哎哟,还真跟周家哪位小姐有关啊?不是说人少爷是独生么?叶老二现在也有为情跟人家动手的本事了?”

方锐斜视了他一眼,冷笑了一声:“是独生,没别人。”

叶修这边反应了一会儿,两个人又互瞪了半天,才顿时整个人显得痛心疾首起来:“你是说……”

方锐这下倒又显得冷静了,似乎突然看开了起来:“不过现在想想,我要是你弟我估计也得动手。”

叶修这边痛苦地敲了敲墙,显然还在为快要出来的真相痛心:“说重点。”

方锐继续一副看开的语气,靠着墙挽着手,跟着痛心:“那什么……你弟差点被人家强吻了。”

叶修:“……”

 

方锐看他这边就跟被人塞了东西噎住了似的,又宽慰道:“不过你放心,清白还在呢,没成功……要不怎么动起枪了呢。”

TBC

人一忙就容易想摸鱼……可以猜猜为什么会有这事儿(
《痒》那边是更新重点,这篇比较短,大家周末见。

(想了想还是过来补了:是个搞笑文……)

评论(38)

热度(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