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 周叶] 痒不能言(3)

退役联盟官员周和接近四十的退役解说叶。

前文:1   2

2

 

夏休期人闲,天也渐渐转热。

叶修每天除了四处串门,就是窝在家里不动弹看录像。

说实话,解说也并不是一般人想象的,当着大庭广众胡扯几句就能认证上岗,除了调动气氛,还得把比赛里一些精妙的战术和打法用通俗的语言给观众点出来。

联盟这些年规则和趋势一直在变化,叶修人是退役了,但脑子还得跟着走,何况方锐那边还时不时拉他去兴欣开个小灶,他也不可能说是肚子里一点货都没有就去面对那帮小年轻。

叶修坐在电脑前,人靠在椅背上,旁边支着个风扇,吹得哗哗的。

他看的这场正好是上赛季兴欣对轮回,心里正琢磨着战术,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这边一接通,电话那边就开始喊的火热:“叶修同志不要闷在家里啊!对身体不好!”

还夹杂着不少嘈杂的人声,显得尤为刺耳。

叶修从善如流地停了录像,随即把听筒拿远了点:“……黄少天同志,能不能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再给哥打电话?”

黄少天嘿嘿笑了,却道:“猜猜我现在在哪儿?”

叶修喝了口水,果断开口:“没兴趣,不想猜,我挂了。”

黄少天:“……”

“等等,你先别挂!咳,江湖救急啊,赶紧帮我查个东西!”

叶修笑了:“你说吧,哥考虑一下。”

黄少天在那边严肃道:“快,赶紧查一下游泳的诀窍,找个能最快速成的那种发给我。”

叶修嘲笑他:“你当游泳跟吃饭喝水似的,还想速成?”

黄少天说的很痛苦:“你当我想的吗?家里人突然赶鸭子上架一样让我带亲戚孩子,还说是我粉丝,老叶同志你换位思考一下,我难道能丢了身为偶像的脸吗,说实在的……”

叶修那边开电脑搜索了一下,听到这里就知道那边人话头又要刹不住,立刻嘿了一声:“不错嘛,这年头还有你粉丝?”

轻车熟路就把话头绕开了,显然是经历了不少次。

黄少天一听,立刻又志得意满了:“嘿嘿,那是当然,我的粉丝还能少?”

叶修唔了一声,溜着鼠标看了一会儿,好半天才开口:“……那就祝你在你的小粉丝面前依旧保持高大的形象吧,给你查了,你可以考虑一下狗刨,来的快。”

黄少天:“……呸!”

叶修电话挂了,当然也没把这插曲放在心上。他照往常一样把事情忙完,老实躺床,一觉闷到第二天,刚迷迷糊糊地对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就听见手机铃声短促地响了一下。

来的是短信,叶修也不急了,晃晃悠悠把从被子里钻出来,又晃进洗手间迅速洗漱完毕,这才一边打呵欠,一边把手机解了锁。

他定睛对上来短信的人看了一下,忽然摸了摸下巴。

小周。

叶修想,这交道还是免不了要打。

 

理性来看,他和周泽楷认识这么多年,最正常不过的活动就是吃饭,其次就是打打荣耀,偶尔轧马路,空闲的时候就跟老年人似的去公园转转,坐长椅上吹风。

这多好。

不尴尬,不搞大动静,以前他看起来是轻轻松松追人争取谈个恋爱,现在就是正在尴尬期轻轻松松交朋友。

 

这也直接导致了叶修现在站在房檐下,看着面前欢脱的群众,又瞅了一眼高照的太阳,还是有点没弄懂这情况。

江波涛就在他右手边坐着,善解人意的,笑容温和地搭话。

“没想到队长把叶神叫过来了,真难得在这种情况下见到,”江波涛把身上的浴巾裹的紧紧的,“投资这家游泳俱乐部的老板以前是轮回的粉丝,也跟轮回上头也有点关系,我们退役了一直都有来往,这次开业也是忽然通知,非得让我们叫上朋友过来……”

叶修听他解释的明白,立刻又夸赞了两句善解人意。

他们这边其乐融融,孙翔正好从洗浴室里出来,听到这话立刻哼了一声,斜着看了叶修一眼。

现在这帮年轻人也算年龄上来了,孙翔也比以前成熟了不少,就是估计还有点小孩子心性,总喜欢故意作点对。

叶修这边望着那边的人群心里盘算,那边就轻飘飘来了句。

“……不会游泳吧。”尾音还上扬的,显得有些得意。

叶修从善如流:“……惭愧惭愧。”

江波涛站在旁边也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也不太会。”

孙翔本来还想再说,估计没想到江波涛这么实诚,便也只能哼了一声,毛巾一丢,往池子那边走了。

叶修又上下一扫自己旁边裹的严严实实的人,顿时觉得江波涛显得亲切了不少。

开玩笑,同是旱鸭子,嘲笑黄少天的时候是要嘲笑,现在这种情况,能遇见战友是最好。

叶修叹了口气:“年轻人的活动,我这就参与不进去啊。”

江波涛笑道:“叶神也不老。”

叶修显得很欣慰:“太会说话了小江,值得鼓励啊。”

江波涛好像也不太适应这种氛围,轮回其他几个人算能闹腾的,杜明中间还特意来拉了一把坐在阳伞下的两个人,结果硬生生是被两个人调侃地转头就跑。

叶修笑呵呵的,觉得心情也轻松了。

“队长估计是去见现在队里那边的人了,”江波涛跟着笑开,“我也去看看,一会儿过来。”

叶修连忙摆摆手,整个人往阳椅上一缩,脑子里迅速开始回忆当时给黄少天查的东西。

 

夏日阳光太好。如果不是周泽楷那边说想带他去什么地方,还把车直接开到了楼下,叶修估计一辈子也不会主动踏入这种地方。

他也绝对没想到几天前年轻人说的是这个地方。

叶修低头瞅了一眼自己,又把浴巾裹了一圈。

估计是因为不喜欢主动在外溜达,叶修身上其实相当白。但白是白了,却是一点料都没有的,赤条条的可怜人一个。

他就跟忽然有点懂黄少天的难言之痛了一样,心里生出几抹萧瑟。午后偶尔还有几缕清风,叶修迷迷糊糊的,就觉得自己睡意顿生。

也奇怪的很,他晕乎着,听着周围吵闹的声音,觉得自己都快超然物外了。

 

“……”

“……”

“叶修。”

他睁开眼,正对上一双倒着的眼睛。

眼睛里只有他,那人靠在椅背上,笑意盈盈,眉眼弯弯,这下是彻底露出了修长的脖颈和好看的锁骨。

“小周。”

叶修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果然,下一秒,周泽楷就从椅背后绕到了前面,手上拿了杯水给他。

“小心别中暑。”声音凉凉的。

叶修又夸了一句,跟不要钱似的丢出一句善解人意,干净利落地灌了一口,眼神却不乱瞟了,只是面上还镇定从容,淡定出奇。

说句实话,他人活了三十几年,也绝对猜不透这走向了。

即使是低着头歪着眼,叶修也能看到周泽楷修长的手,松松地挂在椅子上,再往下就是隐隐约约的腹肌。

“等会儿我们先走,”上面的人道,“今天真不好意思。”

这叶修倒也知道,无非就是人家的邀请打乱了眼前年轻人的计划,所以不得不临时跑一遭。

他水灌进喉咙,凉到胃里,耳根却发热。

“叶修。”

杯子空掉,他咳嗽一声,抬头对着望去,眼睛里就是一个下半身裹了浴巾的周泽楷。

湿发,歪头,酒窝,眸色如水,温和又内敛,身上挂着的水珠一直顺着肌肉的线条下滑,直到完全没入暧昧的缝隙。

而叶修就自上而下地看着,咳嗽了一声,镇定自若地跟着站了起来:“还得呆多久?”

周泽楷看了一眼浑身裹的严实的他,也不知道想到了点什么,笑的简直要闪了人眼:“半个小时吧。”

“哥听你的。”叶修盘算,再在美色前熬半个小时就解放了。

TBC

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要开始撒狗血真正谈起老男人撩来撩去就是不说清楚的智障(并不是)恋爱了(

五月开始忙,之后的稿子我会让打字机帮我代发的……不过估计是不能保证日更了……
有意见想法一定要留给我呀_(:з」∠)_

评论(9)

热度(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