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 周叶 ]痒不能言(2)

前文:1   



兴许是真忙,等周泽楷这头再来找他的时候,叶修已经晃晃悠悠着跑了两趟兴欣了。 

第二次回去的时候,方锐还拿了本相亲指导手册看的唉声叹气,也不像以前一样遮遮掩掩的,反而直说是家里给逼的,父母难违,搞得周围兴欣的小队员都听的直笑,一个个也不干正事儿了,非得要拉着魏琛和叶修一起调侃教练。陈果大老板就跟旁边看着,也拿那群熊孩子没办法,只能无奈地摇头,笑他们这边两个老的是为老不尊。 
叶修在那里呆的轻松,心中暗想这情伤疗起来原来挺容易的,就更自在了。如果不是电视台那边有事一阵夺命连环催,他估计还得再混迹些日子。 
叶修这头忙完,坐在电视台大堂里有一下没一下的瞌睡,又跟想起了什么似的瞅了会儿手机,看群里一群人聊的火热,他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方锐难以言说的痛苦。 
周泽楷提着个袋子,在玻璃门外张望了一下。叶修本来只想伸个懒腰,一抬头,人家也恰好望了过来,两人一对视,那边立刻就抿嘴笑出了酒窝。 
中午电视台没什么人来往,前台也去吃饭去了,大厅周围都安静的没有声音,叶修眯眯眼挥了挥手,没说话。 
周泽楷今天穿了件简简单单的白衬衣,领口微微开着,外面穿了件深蓝色的外套,显得整个人又沉稳又内敛。 
叶修摸了摸鼻子,按了一下胸口。 
“……叶修。” 
对方有些喘,显然是刚刚走了急了些。叶修噗的一声笑了:“送东西也这么积极?” 
周泽楷似乎显得有点不好意思:“来晚了。” 
叶修摆摆手:“跟哥之间还说这些。” 
他总算知道这情伤难疗在哪里了。不见还好,一见,心就跟着鼓动起来了。 
叶修状似无意地瞧了一眼周泽楷的袋子,心里叹了口气。对面坐下的人在袋子里翻了又翻,半天才拿出一个盒子。 
“从国外买回来的,”周泽楷道,“送给你。” 
叶修顿了一下,目光却凝了一会儿。 
周泽楷长最好的就是眼睛。天生的双眼皮,微微上挑的角度,看人的时候专注的就像他眼里只剩下了你似的,一笑就要变天。 
变的是看的人心里的天。 
他不客气,也不想客气,叶修拿着盒子瞅了瞅,笑着调侃:“包装还弄的这么严实。” 
说完,又因为最近有点着凉咳嗽了几声。 
周泽楷抿抿嘴角,笑的好看。 
既然见了面,那就当然得吃顿饭。原先还打主意的时候,叶修算的清楚明白,知道每顿饭都是循序渐进的契机,也难得专门看了点东西研究,现在两个人摊开说了吧,他反而显得轻松了不少。 

外面刚刚下了场大雨,叶修坐在周泽楷车的后座上,晕晕乎乎都快睡着了。 
等他醒过来,只觉得身上发冷,鼻尖一股幽幽的冷香,睁眼就看见一个湿漉漉的头,差点把他吓的站了起来。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身上盖了什么东西,周泽楷身上却只剩下件白衬衣了。 
他垂眸,鼻息下意识放轻了些。周泽楷好像没有察觉到他醒了,兀自有礼地把外套搭好,一不小心就碰到了叶修搭载膝盖上的手。 
“……哎。” 
“误伤误伤,不好意思啊小周。” 
叶修一个激灵往前,两个人都被撞的一痛。 
他心跳的厉害,面上却还正襟危坐的,一眼就瞥见周泽楷中指见了红。 
叶修心中一咯噔,知道是自己下意识一反应,搞得人家手撞在哪里划了道口子。周围并排停着不少车,叶修张望着就想找餐巾纸创可贴一类的,却听见自己右手边砰的一声,车门被关上了。 
车外一阵唰唰声,叶修有点疑惑:“外面又下雨了?” 
周泽楷点头:“刚下。” 
他一边道,一边对打算翻东西的叶修道了句不用,又是微微一笑,干脆抿了抿自己的手指。 
叶修挑挑眉,又不说话了。 

他几乎都能推测出事情是怎么发展的——周泽楷估计是到了地方,也注意到他不太舒服,所以想体贴地干脆盖点东西让他休息休息,太善解人意了些。 
叶修想着,眼神一敛,目光只自然地定在了周泽楷另一只手上,听着耳边窸窸窣窣。 
下雨天的白衬衣被一淋,立刻就成了另一种味道。青年人估计是觉得不舒服,把领口开的更大了点,衣服粘粘糊糊地贴在身上,几乎可以见到漂亮的锁骨,胸前也湿了几块,往下顺着,似乎隐约显出好看的腰线。 
车里一股幽幽的气味,两个人肩并肩坐着,呼吸交错,起伏不定。 
无人说话,没有旁人,无从打破。 
叶修也觉得奇怪,都说人到三十是个坎儿,这坎儿对周泽楷却好像不存在。 
即使只是余光,他都能看见周泽楷显出几分淡漠的侧脸,目光从不旁落,就好像没什么事情能落进心里,跟他这个人一样。 
矛盾。 
既凌厉,又温和。 
周泽楷那头含着手指,舌头顺着吸抿,算是干净利落地处理了自己的伤口,叶修目光没往上瞅,只觉得脖子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烧,正琢磨着想开口,就听见那边咳嗽了几声。 
他顿了一下,侧头看了过去。周泽楷笑的依旧温和,跟往常一样,显出脾气很好的样子来。 
叶修一下子心定了,超脱外物了,就跟美色不在眼前了,开玩笑道:“算了,先给咱俩看病去?” 
周泽楷歪头,难得瞥嘴笑了一下,一边笑,一边还撩了一把额前的头发,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带出几颗水珠。 
叶修也笑,心却飘了起来。 

这跟他俩平时相处好像没什么不一样似的。有个人衣冠不整了,干脆就窜去了小店,只是今天换了个人。周泽楷头顶头发湿透了,干脆给自己扎了个小马尾,即便是坐着,叶修也能瞥见周围有多少人在往这边看。 
这可不好熬。他想,扫了一眼周泽楷打开的领口,顺着隐约可见到喉头锁骨的水光。 
从前要追人,他当然记得周泽楷不吃辣,喜欢挑些清淡的店,现在却微妙了许多,懒得,也不好注意。 
叶修其实以前也吃不了辣,只是年少时流浪,胃和舌头早就金光不坏了,吃什么都是吃。 
“能吃不?” 
他刻意点了一份麻辣烫,笑的有点看热闹的意思。 
周泽楷唔了一声,带着笑意看他。 
“我试试。” 

试试。 
试完了,周泽楷和他站在门口,嘴辣的红红的,脸颊也红红的,叶修嘲笑了一通,人也只是笑的跟大家闺秀一样。笑完了,还得让叶修蹭车。 
车上叶修呵欠一个接着一个,周泽楷也是个少话的,自然就没人主动说话,等到了门口,叶修正要开门,却又被驾驶座上的人叫住了。青年也不知道从哪里扒拉出一把伞,交给他,车里光线有些暗,人眼神亮亮的。 
“别感冒,以后出门记得看天气预报。” 

……脸颊红红的,嘴也红红的,眼睛笑的弯了起来。

叶修撑着伞,像是又一次意识到自己失恋的事实似的,没忍住给自己点了支烟,在雨里站了一会儿,好半天才艰难地挪了挪步子。 

他回去把周泽楷送的东西一拆,盯了一会儿没琢磨出味道,后来看手机时终于想起那边还有个看相亲手册的,干脆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叶修拿着东西,话说的懒懒的,“方锐大大,帮哥解读个东西呗。” 
方锐呸了一声:“有屁快放。” 
叶修道:“有人送巧克力的话算怎么回事儿?” 
方锐哎哟了一声:“怎么,有妹子送你巧克力?桃花运来了啊,看不出来嘛。” 
叶修大大方方:“哪儿能呢,电视台后辈送的,男的。” 
方锐一听,立刻笑了:“我就说嘛,咱们俩关系这么好,你脱单我还能不知道……要男的那肯定没跑了,绝对是要结婚了送的喜糖啊,先准备钞票吧。” 

叶修顿了一下,喉咙好像被东西堵住了。 

方锐继续道:“你这个后辈够精啊,人情都算到你这儿来了,啧啧啧不简单。”

叶修咳嗽一声,找回了感觉,啧啧道:“你看看你,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啊。”

 

TBC

大家好我是代发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_______

为你们带来一个喜报:据说这篇不是清水

评论(25)

热度(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