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 周叶 ] 痒不能言(1)

三十好几的退役联盟官员周和退役解说叶的恋爱故事,原著向,成年老男人恋爱,撩与被撩。

 

痒不能言

 

1

 

撩汉真的是一门学问。

 

叶修拿着部破手机站在门口,一边看一边抽鼻子。手机是苏沐橙怕老联系不上人嘱咐他买的,叶修那边跑去随便淘了个,也总算免了不少人的唠叨。

他这边靠着墙,方锐正好奉了主席的命拿着兴欣最近的报表来附近报道,一眼就看见人一大男人站在那里不动,不禁翻了个白眼。

“哟,这位朋友演给谁看呢。”

叶修本来正抿着嘴在想什么,听到这话,只是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收了起来:“哟,方教练,跑这么勤快,不像你啊。”

方锐白了他一眼:“我就顺个路,就看你跟这儿站着跟傻了似的……赶明儿老板娘让你回去跟大家聚聚,别忘了啊。”

叶修挥挥手,又拢了拢外套:“知道了,哥还有事儿,先走了啊。”

说完,还真就出了联盟总部拦了个车,回头又跟方锐招了招手。这边方锐愣了愣,拿着东西,忽然人也不动了,摸了摸下巴很有点茫然。

 

叶修出了总部大门,坐在车上,整个人几乎要陷在座位里。

前面司机大叔看他一个人有点病怏怏的,话立刻多了起来,天南海北的吹,无非是年轻人要好好向上享受生活,好像生怕他有什么想不开的。叶修这边笑着搭了几句腔,听着车内放的音乐,其实心思飘的飞起。

他可一点算不上年轻了。叶修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

这头掰扯一算,怎么也快四十的年纪了。

广播上正儿八经地播着新闻,他瞅着外面路灯一个接一个地亮起来,忽然有点手痒想摸支烟,却又一顿,整个人慢慢挺直腰,坐了起来。

叶修今天算是运气好,没卡上下班高峰。司机师傅车技熟练地把他甩到餐厅,竟然还比以往快了不少。他给了钱,又道了谢,瞅着餐厅标牌看了又看,又把手机捏好,这才闪身进了门。

问了人,迅速根据姓名找对了位置。叶修闷闷地出了口气,站在原地却不动了。

他大概算来得早的,餐厅里还没什么人,他要找的人即使是远远的坐着,也显得分外出挑。

西装革履,只有一个背影留着,头发被打理的整整齐齐。

叶修下意识想抽一口烟,却又很快反应过来,抬步往那边走。

那个人坐的靠窗,临近傍晚,隐约有些日光漏进来,烧的通红。

“小周。”

他叫的清楚,那人回过头,轮廓依旧直白锋利。

剑眉斜飞,眸色浅浅,转过头抿嘴笑了笑,显得有点局促。

“……叶修。”

声音也低低的。

……可真尴尬啊。叶修想着有的没的,眉毛一挑,到底还是在对面坐下了。

周泽楷看着他,目光平稳。叶修坐下,两个人都只是不说话,就跟心照不宣似的。

叶修本来想跟着之前一样聊聊,但张嘴,却发现又没什么可说的。

联盟正值休赛期,他这个解说没什么好忙的,周泽楷却不一样。两个人退役后虽然都暂时留了段时间的队,但最后都算是歪打正着进了联盟总部。

周泽楷进的是裁判组,在联盟做选手的时候就是年轻有为,现在也依旧是年轻有为的。叶修则活的肆意了不少,当个解说,成天跟着比赛连轴转,偶尔还能跟黄少天当众胡侃,电视台和联盟总部两边转,偶尔回兴欣串个门子。

时间过的可真快。他顶着周泽楷隐隐发青的胡茬看了看,忽然开了口。

“才出差回来?”

周泽楷愣了愣,乖乖点了点头:“才从国外回来,忙世界邀请赛的事。”

他现在年龄上来了,人也健谈了不少,但依旧习惯言简意赅。按着别人的话,就是他们的前轮回队长现在帅的更男人了,脱离了从前青春系偶像的感觉。

叶修唔了一声,算是明白了。

周泽楷又道:“……所以前段时间比较忙。”说完,又顿住了。

叶修听着点点头,给自己叫了杯柠檬水。

 

其实也没什么好解释的,这小年轻还真实诚。叶修喝了一大口,两个人相对无言,周泽楷那边把菜给点了,叶修道了声一样,又开始静坐。

叶修琢磨了一阵,觉得今天自己还是来错了。他一向心比较宽是真的,但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

周泽楷在对面,目光淡淡的,人也内敛的很,好像今天他并不是相邀的那方。

叶修余光瞟到他被打理的平平整整的头发有一根翘起,忽然有点想笑,又忽然觉得心里有股难言的情绪。

糟了。

他又灌了一大口水,心想跟告白失败的对象隔了几个月见面这种感受,还真不算太好受。

 

但现在想想,或许也算不上告白。叶修之前那头深思熟虑了好一段时间,最后也不过是吃饭的时候带了支玫瑰花过去。周泽楷看了,接了,没说话,结果第二天打电话,人也消失了。

他正出神,人小伙子也是会做人,估计是怕他这个从前的前辈不好受,还特意回了国就请他吃饭,刚刚又给解释了原因,跟以前还在联盟时候一样,乖的要命。

叶修其实看的很开,感情这种事儿毕竟不能勉强,他这段时间也是该吃吃该喝喝,唯一知道他告白失败的魏琛,也劝了几句,但后来发现叶修根本用不着开导,立刻呸了一声又飞回兴欣了。

“亏老夫还这么担心你,先撤了啊。”

叶修摆摆手,叼着烟示意快滚,心里却想他要是知道自己的告白对象,估计不仅不撤,还得立刻扎根了。

 

他其实现在烟也抽的少了很多,一来是苏沐橙现在时不时问着,二来是叶秋那小崽子也时不时要打电话,三来……是周泽楷说过他一两句。

青年人很少发脾气,过了三十岁,就更少了。有一回两个人出同一场大赛,他们俩站在选手通道里,黄少天在旁边巴拉巴拉的,他这边堵着耳朵,却听着周泽楷说了句什么。

“少抽烟,对身体不好。”

声音轻轻的。

 

叶修闭了闭眼,又看了一眼周泽楷翘起的那根头发,正想着说句什么,手机却不适时地响了起来。

周泽楷一愣,比了个请的手势。

叶修迅速看了一眼,瞄了一眼就算过了。

周泽楷却仿佛有什么注意到的,沉吟了一下,开口:“……不回电话吗?”

叶修笑道:“不用不用,家里弟弟不懂事,奉老爷子命发短信而已。”

家里人这找他还能有什么事儿?叶秋年龄上来,人也比较跳,不怕他了,这边还敢有胆子劝他去相亲,估计也是被狠狠地授了意。

这时候正好菜也上来了,两个人闷声不响地吃,叶修更是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桌子小,他几乎能想到自己抬头会看到什么。

翘起的头发,好看的眉毛,微微扑闪的睫毛。

 

一顿饭吃的不尴不尬,叶修站在餐厅门口,看着外面的雨幕有点犯难。

……倒霉也是真倒霉。他瞅了一眼掏手机就要叫车的周泽楷,又看了一眼外面连成片的雨点。

唰唰,餐厅里面灯火通明,情人相聚,外面他们俩傻了吧唧地立着,都不说话。

只有微微的呼吸声。

叶修觉得自己挺不厚道,这情况下还能有点飘忽。毕竟要换十几年前,指不定他俩还得冲进雨里,到时候两个人气氛好了,又是成年人,说不定还能激发点什么,可现在不一样了。

他想着,又唾弃了一下自己的思想,琢磨着是该找人好好谈谈这事儿了。

雨越下越大,叶修和周泽楷肩并肩立着,突然觉得自己这年纪上来了,人也跑偏了。

鼻尖一股清冷的青草气,他离周泽楷就一个手指宽的距离,却被静默包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人忽然凑了过来,举着手机屏幕,晃的叶修一个眼花。

“车马上过来……”

叶修晕晕乎乎的:“那哥就等着了。”

 

这小年轻可真没个度。

周泽楷的呼吸就在耳垂边,热气夹杂着一股莫名的香味,搔的他脖子有些发痒。

两个人都穿的好好的,他却甚至可以感觉到周泽楷直挺的鼻尖若有若无的靠着什么,似乎还凑了凑。

距离近的就差头发丝扫到他的脸了。

 

叶修斜了一眼,却看见青年一如既往没什么异常的样子,又唾弃了自己一下。

“咳。”他迅速反应过来,抽了抽鼻子,不动声色地离开了一些,生怕自己搞出点事儿。

周泽楷仿佛全然未觉,把消息通知到位了,自己又闷头继续安排。

他们俩家方向不同,肯定是上不了同一辆出租。叶修看人家一辆车过来了,正想谦让几句,却迅速被塞了进去。

 

“再见。”周泽楷头发因为刚才的动作被打湿了不少,也没了刚刚见面时的平整,零碎地贴着额头下颔,脖颈间的白色衬衣也湿透了,隐约可见喉结一起一伏。

叶修凝了目光,隔着帘幕,隔着窗户,忽然挑挑眉:“再见。”

 

……还是把叶秋那小子给自己找的事儿给推了吧。叶修又把破手机掏出来按了按,决定如方锐所说,抽个时间回兴欣疗疗情伤。

TBC

成年老男人谈恋爱和撩汉故事……目标是七夕周叶ONLY,人应该会去,不想空摊(好大一个FLAG……

评论(42)

热度(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