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不速之客(三)

沐雨橙风没来由地对着君莫笑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搞得君莫笑打完招呼回头的时候还二仗摸不着头脑,苏沐橙挺淡定的,直接支使着君莫笑出去应酬去了,一边又朗声道是叶修还身体不好,不能出门相迎,让对方多多见谅。

 

叶修瞅着君莫笑迎出去,想了一下才转头问苏沐橙:“一枪穿云?”

眼瞅着苏沐橙点了头,叶修便迅速把外面的人跟自己认识的周泽楷的脸对上了号。只是外面的人比周泽楷听起来能说会道的多,他心里摸着君莫笑和自己的性子,想着想着倒也不觉得奇怪了。

苏沐橙继续道:“你现在虽然身体好的差不多了,但我想着,尽量还是不要见什么人。”

叶修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你没怎么在外面露过面,”苏沐橙一边说一边朝沐雨橙风点了下头,对方立刻会意,对叶修点了点头就出去看起了情况,“除了同你相熟的那些人之外,都是不知你的样貌的。”

叶修想也不想就说:“这不是挺好的嘛,正巧方便了咱俩逃命。”

苏沐橙点点头继续道:“如今人人都知道,嘉世的门主已经更朝换了代,一叶之秋连同却邪都换了主,都说是叶秋已经故去了。现在知晓你我还在的,估计也就只剩着那些个不安好心的,和你那些老朋友。”

她顿了顿,又继续说:“你看了夜雨送过来的东西吗?”

叶修点点头:“看了,虽然黄少天说是我托给他的,但你也知道我现在一时半会想不起这些事,也不知道该怎么用。”

“这个不急,”苏沐橙瞄了一眼门外,眼见着这边两人送走了来人,继续慢慢道,“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要先出了这后山。”

“嘉世后山。”她补充了一句。

叶修哦了一声,陷入了沉思。

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稍微考虑一下就能清楚,他一个醒来就重伤着的伤残人士,苏沐橙只身一人,能把他带出老队友掌控的地界也就怪了。

“这院子是之前你少年修炼时留下的,”苏沐橙估计也猜到他没谱,继续悠悠道,“你之前对我说的,遇见了危机到这里也能避一段时间,说这里的阵法并非一般人能破的。之前逃命,我在嘉世山外绕了几圈,估计外面的人也没有查到你我现在在后山……如果你的那些老朋友能再低调点就更好了。”

叶修立刻活学活用举一反三:“也就是说……我们要想到山外面,还得研究一下怎么逃过那些人的耳目。”

苏沐橙点点头。

“虽然嘉世现在也不是没有我们的人,但还是比不上那些有异心的多,这也再正常不过了。”她话说的平静,眼睛里却无一丝胆怯,哪个世界的苏沐橙大概都是这样外柔内刚的。

“还有一点……这阵法是你和哥哥,”她说着顿了一下,“当年一起设的,阵眼是那柄剑,阿笑托身着的那把。”

叶修立刻了悟,但凡他们带着那把剑踏出这个院子一步,这阵法就算是破了个干净,自然也就没有他们两人的容身之处了。

叶修问:“你有什么想法?”

苏沐橙却突然笑了:“机会就在眼前,刚刚才走。”

叶修眨了下眼,两个人对视了一下。

“……新门主上任,”苏沐橙突然起身走到窗前,正逢上沐雨橙风和君莫笑两个人进了屋,“各派总该有贺礼才对吧。”

 

嘉世改朝换代本就是大事。

君莫笑蹲在树上看了半天,沐雨橙风才急匆匆的赶到。他们剑仙跟一般常人当然不同,修炼得当,来去自如根本不是难事,虽然躲不过高手,但应付一些个寻常门派弟子却自然不在话下。

“等了半天也没看到,”君莫笑压低声音道,“不会是不来了吧。”

“你上次跟一枪穿云怎么说的,”沐雨橙风捧着玉如意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把你手上的红薯扔掉,装什么傻……说的就是你。”

君莫笑假装左顾右盼没成功,反而被对方一把夺了过去,随手念了个决便化作了一片枯叶,顺着晃晃悠悠地飘到了正在打扫地面的弟子脚下。

打扫的弟子们都是些低阶的外门弟子,此时也免不了聚在一起说些悄悄话。这条路是通往嘉世大门的必经之路,凡有要往门派去的,无论是驭剑还是徒步,都得通过这通天的石阶。

君莫笑在这里蹲守了半日,等的人没见着几个,趣闻轶事却听了不少。

沐雨橙风一来,两人见等不到要等的,正欲离开,下面一个小弟子却突然叹了口气:“叶门主这是真的故去了?可一叶剑君不是好好的嘛,哪有一个大活人说去就去的……”

 

“你可别说了,一叶剑君自从叶门主走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整天板着脸,可吓人了,还能不化形就不化形,侍剑的那几个弟子都见不着何况我们。不过想想也是,这苏姑娘和叶门主都走了,他还留着,我可听说他们是从嘉世立派起便在的,换作是我……”

 

“嘘。”

 

旁边的弟子突然捂住了正在说话的那人的嘴,作了个闭嘴的手势。君莫笑在上面和沐雨橙风两个人听的沉默,他悄悄抬眼看了下旁边捧着玉如意的人,对方却也只是抿紧了嘴不言一语。

石板路上传来清晰可闻的脚步声。

君莫笑本来还带着点怅惘,抬头时只看见几个穿的一身白衣的外派弟子在缓步往上走。临要近了,刚才八卦着的那几个嘉世弟子又都正经了神色迎了上去。

他凝了神色,略去了那几人的寒暄,敏锐地捕捉道了轮回二字,眼睛便顿时亮了起来。

 

“……周门主派我们过来的。”

“原来是轮回的道友,快这边请,劳烦各位先去外屋歇息,弟子先去通禀内门一声。”

 

君莫笑和沐雨橙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极有默契地隐了身形,悄悄跟在那几个白衣弟子后面。这些弟子并无有剑仙大成者,一枪穿云当日也并未把话全部说透,君莫笑只能是跟着走一步算一步。

叶修正在试着恢复用剑,不便行动,何况人哪里有剑仙来去容易,他出来也是被千叮咛万嘱咐过了的,苏沐橙估计也是担心,才会派了沐雨橙风一并跟了过来。

剑仙并非可以常年化形,但一旦其主修为到了,依托着的剑仙自然也会跟着上一个层次。叶修的实力在各门各派都是有名的,君莫笑除去叶修云游时,一直在后山院内沉睡许久,将一醒来,当然是赶不上那位大名鼎鼎的一叶之秋,也难怪他之前会跟叶修说那番话,也是担心自己会拖了后腿的缘故。

 

这次的新门主上任正遇上嘉世三年一度的大典,也是近来他们唯一一次躲过眼线出山的机会,他心里再明白不过。眼下嘉世内门四处探寻叶修下落,叶修又并未完全恢复,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

 

“这些小弟子都是被周门主派来的,”沐雨橙风在一旁道,“兴许会有什么消息。”

君莫笑跟着点点头,两人都加快了身法跟了上去。

 

嘉世坐于山上,傍有灵脉,连外门也是一派郁葱景象。几个轮回弟子被引进了外屋,君莫笑远远的看着,等了半天,才等到其中一个似乎有事起身,出了门,朝着屋后走去。他心中一喜,立刻飞身跟了上去。

 

一枪穿云之主并非一般人。他跟一枪穿云认识,也不过是叶修披着剑修散人的名号云游时误打误撞的,叶修可能都不知道这事,因而对于这位传说中的周门主,他心里还是存了好奇与防范的。那小弟子一出门便转了弯,朝着山的更深处走去,君莫笑觉得这定是有谱,连忙跟的更快,连沐雨橙风都没喊住,只能连忙也跟着追了过去。

 

嘉世四处有阵法看守,一旦触动,便会有弟子赶来,也是典型的大派作风。君莫笑好不容易才见那一小弟子停了下来,正要显形,却被沐雨橙风拉住,轻轻地摇了摇头。

 

“如果出了点岔子并非周门主的人,难道你还想用红薯收买了他?先等等看。”

沐雨橙风的话说的其实很在理,但君莫笑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只觉得被猛然哽了一下,袖子里藏着的还没吃的红薯被他心虚地往里面塞了塞。

老早叶修云游的时候,君莫笑闲来无事,便跟着夜雨声烦两个人瞎混。夜雨声烦之前同他抱怨过,说是轮回门的人成天穿着白衣,搞得好像很仙风道骨似的,其实也不过就是装装样子,但弟子确实都生的不错。君莫笑听完也是一时嘴快,说是兴许那门主可能挑人看脸,也是爱美之心作祟嘛。

 

他还在聚精会神地盯着那小弟子,肩膀却突然被人猛的拍了一下。君莫笑转头就要拔剑,却在看见来人时神经一松,茫然地张了下嘴。那人穿的一身玄衣,身负两柄长剑,头发被高高竖起,见他这样禁不住抿嘴笑了一下。

 

“穿云兄……你不是已经回去复命了吗?”

他喃喃道,这头一枪穿云却只是笑而不答。

沐雨橙风在旁边沉默了半天,侧着身,朝那边的小弟子支了支头:“他哪里会回去,这不是跟着他们门主过来了嘛。”

 

话头才落,君莫笑就眼瞅着那边不怎么起眼的小弟子周身冒出一阵白烟,一位青年破开烟雾,抬步慢慢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一身穿的干净利落,近了才能看清那双眼睛,表情波澜不惊的,眉目间并不像周身表现出的那样凌厉,反而透着几分柔和。

 

“君兄,这位就是轮回门主。”

一枪穿云抬步站到对面,看的君莫笑心里咯噔一声。

 


TBC


………………还是要更了新才睡得着………………有错字和语句不通明天再改OTZ(躺尸

小周终于出场了……让我先擦一下汗水。每个世界都有通关秘籍的,老叶上个世界突然中止肯定是通关失败了【……其实通关秘籍一点也不正经

评论(6)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