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不速之客(二)

猛然换个境地,人得多个技能才能活的安稳。比如之前叶修是个习惯了用键盘鼠标的,后来又赶鸭子上架似的阴差阳错地拿了枪,好不容易才算上了手,结果眼睛一闭一睁,突然又被人硬塞着用上冷兵器了。

叶修的伤没好,苏沐橙当然不会急着把剑给他,只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几本簿子给他,说是他长年练着的什么术法心法,让他多研习看看,对身体恢复有好处。换做是刚醒的叶修,大概还能比较坦然地嗤笑着说一句扯淡,但这时他也算是长久着被苏沐橙灌输着接受了此时的世界观设定,就跟之前从丧尸堆里爬出来的那回一样,他这时竟然还能认认真真点点头应了。

这世界就一升级版的玄幻武侠,叶修以前用着的那些个角色在这里也活的有血有肉,还来去无踪的,日子过的他瞅着觉得比人都要舒服。

叶修以前用键盘打架的时候没少干欠揍的事,譬如说他用过的那些小号,名字基本就是随手拈来,实在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地方。叶修原本还有些兴致,琢磨着兴许还能见上一面,结果后来一打听,苏沐橙又正儿八经地说一人一剑仙,他靠在床上喝药,听着对方轻轻柔柔的声音,一面松口气,一面忍不住觉得有点遗憾。

想到这里,叶修顿了一下,脑子里猛然一闪,放下了碗又问:“那喻文州的剑仙叫什么?”

苏沐橙愣了愣,转而认真地想:“……好像叫索什么来着,有点奇怪,我不太习惯念,老是记不清楚。”

不能怪你。叶修默默想,面上只眯眯眼没说话。

 

叶修身体恢复到能背着剑下地行走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过了十多天。

期间似乎还来过不少人,都被苏沐橙连同另两个还算靠得住的挡在房门外没能进来,之前被夜雨声烦弄坏的窗户也被君莫笑用好几层纸糊了又糊,还被封了一层,叶修被当成个易碎品养着,一天到晚除了喝药就是看书。

叶修还挺怀疑的,毕竟按照苏沐橙的说法,他们俩现在应该是个亡命天涯的状态,天天门口人来人往的,搞得像跟个集市一样,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俩的踪迹。

君莫笑平日里除了在外守着,基本有时间就往叶修这里跑,赖着不动了就拉着他聊天,八卦一些剑仙之间的事,叶修闲的发慌了也就没了心思嘲讽几句,听着竟然还觉得有点意思。

君莫笑说话的时候喜欢手脚比划,他对着叶修搬了把椅子,面对着叶修坐下说的一阵唾沫横飞:“一叶还只有这么矮的时候——”

他说着比了一下:“跟阿修你一起出门,结果据说是把人家韩门主家的大漠孤烟的眉毛给拔了,两人之后见面就打架,一直到你和人家韩门主都做了门主才变稳重了,啧啧啧,要我说压抑个什么啊,要打就打个痛快嘛。”

叶修本来正打呵欠,听见其中的主语愣了一下:“一叶之秋?”

君莫笑抬眼看了他一下,突然意识到叶修此时的情况,犹豫着支吾了几声:“……对。”

叶修波澜不惊地,倒显得很平静:“他没跟哥混了对吧。”

君莫笑隐约觉得这话形容剑仙有点不太对,但又没琢磨出哪里不对,干脆顺着囫囵点了点头想把话题揭过去。

叶修歪头想了一下,又问:“你在剑仙里算强算弱?”

君莫笑想也不想,笑眯眯地说:“当然是算强的,全靠阿修你啊。”

叶修:“那是当然。”

君莫笑看叶修很满意,自己也很满意。过了几秒神色却突然又显得有点犹豫,犹疑着看了他几眼。

叶修斜睨他,说:“吞吞吐吐像是哥的人嘛。”

“不像不像,”君莫笑狗腿道,只是还显得有几分担心,沉默了几分钟才说,“我现在还没有一叶厉害,但等阿修你伤好了,我定然能更上一层楼的……”

叶修瞅着眼前这人跟小孩似的焉了吧唧的样子,挑眉道:“有哥在你还能没信心?”

君莫笑立刻巴上去:“我信我信,我肯定信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沐雨橙风捧着个刚洗好的花瓶进屋,看到这里木着脸拉长着音摆手柔柔道:“对不起我不该打扰你们互诉衷肠——你们继续——”

“别走!”

君莫笑红着张脸回头看她,沐雨橙风淡定地嗯了一声,把脚给收了回来。

苏沐橙这时却突然拖着个袋子进了屋,抬头看着叶修:“都在呢,今天又有人来看你,还送了点东西。”

叶修抬头看她,说着说着才注意到她拖着个袋子,连忙支使着新收的小弟去帮忙:“谁啊?……小君你上去帮把手。”

君莫笑自然乖巧地跟上去拖东西了,苏沐橙摆摆手正想说话,门外面却传来了一个朗朗的声音。

 

“叶门主,我家门主托我送的灵石过来,希望能有所助益。”

 

这声音说的极其平稳,叶修也不急,淡定地等着另外三个人开口。所幸君莫笑显然是一听就知道是谁,笑的跟开花似的,立刻探出身子从窗户自来熟地跟来人打招呼:“穿云你也来了?”

 

门外的人似乎愣了一下,声音里也带出几分笑意。

 

“君兄,好久不见。”



TBC

…………索克萨尔这个画风是不太对。

继续抱紧我有机会赢取小周签名照片((不

今天有点事,字数略少QLQ

评论(6)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