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不速之客(一)

 

 

叶修一觉刚醒,唰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还没清醒呢,就下意识往腰间摸枪,嘴里还大声喊了句:“小周,小心背后!”

 

这声音嘶哑的可怕,苏沐橙彼时正趴在床头拿木锤头敲核桃吃,被他这一声吓得咣地砸到了地上,原本拨好的放在手绢上的一堆也被震的纷纷掉到了床下,只剩个叶修坐在床上,迷糊地摸着头跟剥核桃吃的人大眼瞪小眼。

意识到刚才那声是谁喊的后,苏沐橙又很快地镇定下来,立刻有条不紊地低下头捡起了核桃仁,然后才直起身慢条斯理地问叶修:“做噩梦了?”

叶修还有点睡意,下意识点点头,只瞅着苏沐橙那一头簪子发愣。

“神医府来的人说了,你这几日脑袋疼是正常的,说是只要注意着养养,就落不下病根,你放心吧。”

苏沐橙仿佛很自然似的,一股脑地把话往外倒,一把捧起剥好的核桃仁,扭头道了句我去洗洗,推开木门走了出去。

叶修根本没反应过来,他脑子里还留着周泽楷背后飞来的子弹的刺啦声,这个时候却坐在床上,眼睁睁地看着穿了一身长袖长袍的苏沐橙抓着核桃往外走。

他觉得自己身上疼的厉害,尤其是手腕,仿佛被什么人用刀划了一下,低头一瞅,才发现真的被裹了一层厚厚的纱布,一动就止不住的疼。

屋子里隐隐约约有一阵药香味,叶修试着挪了下身子,发现自己穿的跟个病人似的,一身白而宽大的衣服。宽大的木床前挂了道帘子,他费了不小的力气才忍痛下了床,站在原地晕晕地环顾了一圈,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这情况估摸着是又变了。

苏沐橙洗核桃并没花多久时间,只是推门进来的时候,除了手上的核桃,另一手竟然似乎还拿了件什么东西,隐隐约约的看不太清楚。

“起来干什么?快躺回去。”

苏沐橙看见叶修下了床,连忙又上前支着胳膊肘把他驱赶了回去。

叶修的目光还停留在苏沐橙那一身飘逸的长裙上,扭着头顺着力慢慢回到了床前坐下。叶修也不急着开口,他心里大约对现在的情况有了数,只是摸着手上的伤口低头略略思索。

苏沐橙看了他一眼:“你现在情况特殊,我就暴力一点了,别介意啊。”

说完习惯性地笑了一下,声音轻轻柔柔的,跟叶修认识的那个苏沐橙几乎没什么不同。

他下意识地半眯着眼点点头,这才顺着光看清楚苏沐橙另一手握着把长长的剑。她一手把核桃塞到叶修手上,唰地一下抽出剑,露出锋利的剑刃,往地上一放,又干脆利落地从头上拔下最亮的那根簪子,毫不客气地往剑刃上划了一道。

几乎是同一秒,剑身上噌地冒出了一阵骇人的浓烟,似乎还伴随着什么东西的哇啦声和嬉笑声,苏沐橙往叶修这头退了一步,神色不变。

叶修面上没什么变化,心里头却琢磨开了。这烟来的快,去的倒也快,整个屋子将要被烟笼罩,突然又是唰的一阵狂风,吹的烟雾消散,整个屋子又重新变的明晰起来。叶修没料到,被风呛的一阵咳嗽,苏沐橙连忙把一件长长的外衣长袍给叶修披了上去,叶修咳嗽的厉害,连声道谢也没来得及说。

烟一散,面前却渐渐显现出两道人影。叶修一边捂着嘴,一边坚持着抬眼继续看着情况。

那两道人影往前走了两步,叶修这才看了个明白,来人是一男一女,都穿的跟苏沐橙有点像,男的还捂着耳朵,砸着嘴看往苏沐橙那边看。

“姐我求你了行吗,”那男子长的相当高,穿着一身玄色,背后背了把长长的剑,似乎跟地上躺着的那把一般无二,有些哀怨地往苏沐橙那边看,“下次你敲敲就行了,这么弄我疼。”

旁边那女子听到这话却笑了,竟然把苏沐橙的神色学了个七八分,先是温温柔柔地对苏沐橙鞠了个礼,才拿着手里那柄玉如意敲了旁边的男子的脑门:“还兴你讲条件?沐橙爱怎么叫怎么叫。”

苏沐橙道:“这样来的快。”

她说的自然,也是跟叶修学了些胡扯的功夫,才又开口:“外面怎么样?”

“没追上来。”

那男子瘪瘪嘴算是做了回答,立在一旁,眼睛一扫,似乎才看见叶修坐在床头,竟然愣了一下神,才一个箭步走了上来,神色似乎显得有几分激动。

“阿修,你醒啦!”

叶修被这声阿修震的整个人抖了一下,差点没起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又想眼前这情形的确是跟之前那一次相当眼熟,第一眼见的还是熟人,只是又多了两个他没见过的。

叶修觉得自己很实诚,抬头看了看那男子,拖着沙哑的声音懒懒地道:“你谁啊?”

那男子一愣,身体随着晃了一下,神色又是突变,竟然两手拽住叶修肩膀,皱着眉头悲悯地说:“阿修你竟然脑子烧坏了,没关系,我不嫌弃你,咱俩还是好哥们。”

脑子烧坏了的叶修:“……”

苏沐橙连忙上前拽开了他,一边又有点责备地道:“他身体还没好,这么莽撞干什么?神医府已经派人来过,说是可能脑子会变得不好使一点罢了,哪里有你说的这么严重。”

脑子变得不好使的叶修眯眯眼,下意识觉得自己此处不该沉默,便迅速构思了一下,顺着对方的话头沉声道:“神医府的谁派的人?”

苏沐橙啊了一声,茫然地瞅着他眨了下眼:“你给我的令牌,叫我去找的王杰希,他派的弟子过来的。”

叶修一时还没缓过来,毕竟几十分钟之前他还在血雨里跟一堆丧尸混战,这个时候却又画风突变,好不容易适应了过来,现在突然又听到了一个熟人的名字,便飞快地做起了反应。

“我可能受伤有点重,现在脑子还有点混乱,”叶修没管旁边那男子肯定地跟着点头的动作,只又看着苏沐橙道,指着那边猛点头的男子道,“他是谁?”

“君莫笑啊。”苏沐橙很老实地答。

叶修手顿了一下,继续从善如流地指着捧着玉如意的女子:“那她是沐雨橙风?”

苏沐橙点点头。

叶修略一沉吟:“我忘的东西有点多,得麻烦一下沐橙你。”

苏沐橙大概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坦荡地点点头:“你问吧,我告诉你。”

 

叶修眯着眼正想问话,却好像有人跟他作对似的,窗户啪地一声被一阵疾风破了开来,卷起的一阵浓烟就跟刚刚一模一样,苏沐橙似乎是有些生气地喊了句什么,旁边叫做君莫笑的人二话没说利落地抽出剑唰地砍了过去,烟正中的人嗷地嚎叫了一句,叶修只听见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烟雾渐渐散开,才发现一个竖着马尾的长发男子竟然利落地顺着君莫笑砍过去的方向劈了个叉,嘿嘿笑了两声。

“停停停,你们都先别说话,少天叫我来送的东西,说是叶修寄存在他那里的,现在要物归原主。”那人还不等这边的人发话,一股脑竹筒倒豆子似的把来意说了个干净。

苏沐橙扫了一眼那扇破了的窗户,显得极其镇定,歪头就对旁边的沐雨橙风道:“你去找黄少天讨要几块灵石,就说他家熊孩子惹了事,让他赔。”

劈叉劈的利落的男子一声哀嚎,不管君莫笑压在胸前的剑,可怜兮兮地就朝苏沐橙唰地跪了过来。

叶修这个人一贯会举一反三,想着苏沐橙刚才的话,模模糊糊地也就推测出了眼前的人的身份,干脆摆出一副笑的高深莫测的样子,就差嘴里叼根烟。

“送完东西了就快走,”君莫笑悲苦着脸看了一眼破了的窗户,嘴上还不饶人地道,“快滚回去,少在这里惹事,要是有人跟过来我就剁了你。”

“这么无情干什么,”那男子立刻停止了哀嚎,笑的贼兮兮地瞅了眼君莫笑,“我走了,别太挂念我啊。”

沐雨橙风原本一直没发话,此刻却也没忍住,学着苏沐橙淑女似的样子破了功,上前几步推着人往窗户口走:“快滚快滚,说你烦你还真烦了。”

马尾男哎哟了一声,作投降状正要出去,却又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转头对叶修道:“少天说让你赶快养好,养好了就找他斗法去,不然他就来找你。”

叶修沉默了一下,这喊话是在太耳熟了,只不过跟之前他认识的黄少天比还是婉转了点,说的话显得有点文绉绉的,禁不住下意识地道:“叫他不要这么心心念念想着哥,单相思是没用的。”

 

马尾男的脚步一顿,还没来得及出声,君莫笑这边上去就不耐烦地抬脚一踹,他整个人顺着力就往窗口飞了过去,只原地留下个包裹,苏沐橙径自上去把它收了,回来又用被子把叶修露在外面的一截手给裹好,把东西塞到了他手里。

 

“夜雨虽然不靠谱了点,但剑仙里隐匿踪迹还是数一数二的,你别太担心,黄少天派他过来肯定也是事出有因。”

苏沐橙道,叶修点点头,没说话,也不急着把东西打开,干脆扔在了床头边。

 

“听你这话,是有人在追咱们?”

苏沐橙看了他一眼,突然显得有点不太自然:“是。”

叶修综合了一下自己之前的经历,试探性地道:“是哥以前手下的人?”

苏沐橙:“不好的你偏记得清楚。”

 

叶修心道那是,毕竟连着这一次,哥也算是跟原来的队友对立过三次了。

 

 


TBC


……写着玩的(。)虽然小周没出场,但大家不要慌,抱紧我就是了

评论(28)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