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这世间的无数星(四十)

周泽楷打完比赛被一群学弟带着就离了场,他和江波涛两个又都是好脾气的人,看着这群学弟兴奋热情的劲儿也没拒绝,只能换了衣服跟着就去了。众人吆喝着带去小吃街又吃了一顿,期间学弟大肆倾吐单身汉心中的苦楚,他就安安静静地跟江波涛两个人坐在桌角,时不时听着抿嘴腼腆地笑一下,离的近的学弟立刻用手遮眼说是太闪要闪瞎人了。

江波涛明显还比较习惯这种氛围,偶尔还能跟学弟交流两句,周泽楷则是纯粹当了一个听众,只在那边的人讲到有同感的事嗯一声。

他俩其实都挺习惯这种模式的,以前学生会的发言也多半是江波涛做总结,周泽楷就是最后上去讲个一两句了结。不过到底这是一群年轻学生的场合,越到后来就闹的越起,虽然没刻意逼着,但对他们这两个学长到底还是存了份敬重之意,没人好意思灌他们俩。

江波涛眼色一扫,老道地立刻就明白现在的情况,当即跟周泽楷两个人对了个眼神告辞走了。

关门的时候里面还闹的兴起,一群学弟都挥着手喊主席江副再见,个个笑的灿烂,还有端着杯子朝他俩作敬酒状的,周泽楷忍不住笑了一下,站在门外面也轻轻挥了下手。

两个人沿着走廊出到大门口,外面天已经黑透了。

秋冬交接时最是尴尬,大街上基本能同时见到穿羽绒服和风衣的人,晚上降温降的也快,白天还日照上头,夜幕一到温度便急转直下。江波涛怕冷,今天打球也是带了件挺厚的衣服,出了门觉得风吹的冷,立刻拿衣服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嘴里还搓手哈了几口气。

他正想问周泽楷是不是打算直接回宿舍,结果转头一看才发现对方就穿了个薄薄的毛衣,一件外套也没有,看着就觉得有点冷,站在那里似乎自己也没意识到情况,手却下意识地摩擦了几下。

“小周,你外套呢?”

江波涛回忆了一下开口道。

周泽楷愣了愣,眼神里透露着茫然。

江波涛无奈上前拍了拍他的背:“你风衣呢?”

“啊……”周泽楷这才像是反应过来似的,跟江波涛对视了一下。

当时打完比赛场面挺混乱的,他们都把外套让老师拿着,后来一出结果就被学弟拽走了,两个人连个招呼都没来得及跟叶修打,还是江波涛说晚上回去再联系叶前辈解释一下,周泽楷也觉得自己搭档说的有道理,跟着就去了。

“要不,”江波涛想了一下,道,“明天反正老师让我回院里拿个东西,我去学生会一趟帮你带过来。”

周泽楷开始还不觉得,经他这么一说才低头觉得耳根冷的有些发痛,用手捂了一会儿,听他这么说点了点头。江波涛的宿舍楼跟他挨着的,两个人沿着大路走回去,一路上没碰上什么学生,估计也是晚上寒气霜重。

临近宿舍的时候江波涛接了个电话,让周泽楷先回去,说是老师那边突然有事,急匆匆拿着东西就走了。

等到了宿舍,周泽楷开门,立刻去浴室里冲了个热水澡。出来的时候一手拿着吹风机和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把电脑给打开了。

他这段时间都没出作品,明面上又支持了一叶之秋,正是腥风血雨里的人,本人却跟一叶之秋一样好久没再上线,更别提说是登微博这种地方看看。

等把头发吹干,他在整个人靠在床头上登了聊天软件。

周泽楷在圈子里低调,虽然红,其实基本上就算是游走在唱见圈边上的,不管是别人说他高冷还是不好接触都没加入什么唱见的群。单有他号码的就更少了,除了一些工作组的,网络上的私人朋友基本没有,按照常理来说,上线的时候闪烁的头像基本都是学校里的人。

周泽楷跟平时一样习惯性地看了一下,确认了里面没有导师的名字,正要把鼠标挪开点开录音软件,电脑提示音却又响了几声。

 

 

一叶之秋:在?

 

周泽楷看见名字愣了愣,几缕没干的头发贴在额头上,用手拨开,才歪头想了想回复。

 

一枪穿云:在。

他想着想着,还给添了个挥手的表情。

 

叶修这头用手支了下巴,等到了当事人的回复,旁边摆着的外套也被他用复杂的眼神瞅了瞅。

这位顶着一枪穿云的ID,大名鼎鼎大概算是他粉丝的翻唱歌手竟然就是这几日方锐口中和他打的火热的小周学弟。巧合到可怕的事件就算是他也不可能联想过来,更不用说周泽楷之前也就手机铃声暴露了两个人可能爱好相对重合,根本没有可能说让他立刻想法就奔着真相而去。

这就好比说是你前一天发现你的邻居可能跟你一样喜欢吃包子,但没想到说那邻居竟然就是你买包子的包子店老板——说是胡扯都行。

要不是老师让他看衣服,指不定这事儿还得瞒多久。

叶修脑子里想着又把近期的事情过了一遍,开始还心情复杂难言,结果越琢磨倒是越觉得周泽楷这个人仗义,人家都避着风头走了,这人倒好,上来干脆就主动往风口浪尖上凑。他本人不当回事,又结合着一枪穿云一直以来有名的作风想了想,倒跟周泽楷这个人重合率相当高。

 

叶修想了一会儿也觉得脑子里思路清晰了一点,明白接受了事实之后,脑筋一转,盯着屏幕挑挑眉,敲了几下键盘,对着屏幕的光在黑暗里看不清表情。

 

一叶之秋:刚上线?

一枪穿云:嗯……

一叶之秋:最近不打算出新作品吗?

 

那边的人顿了顿,才回了句话。

 

一枪穿云:最近有点忙。

叶修想了一下才跟着回复。

一叶之秋:也是,想也知道肯定比我这个闲人忙,年轻人就该这么奋斗向上,加油加油啊。

 

这些话说的都有点让人二丈摸不着头脑的意思,叶修却考虑了半天,又把方锐给的江波涛那号给加了,给那边留了个言,说是多了件衣服在他这儿,明天去学校的时候顺道给送过去,这头又跟着这位披着一枪穿云皮的周泽楷俩有一句没一句维持着话题。

 

其实他的目的想想也挺简单,就想知道,周泽楷这看起来挺闷的一人,是不是比他先知道对方身份的事。

两个人聊了有十几分钟,叶修等到了江波涛的回复也不急了,看着时间也比较晚,干干脆脆就跟一枪穿云说了再见。

电脑那边周泽楷还茫然着呢,叶修头像就果断暗了下去,一时半会儿也没品出对方的意思,只能是也跟着关了对话窗口,留了句再见,对着录音栏发起了呆。

 

叶修不急是有道理的,毕竟他回学校的日子还有的是,想弄清这件事只怕也不是很难。反正还有的是时间,更何他跟周泽楷现在又不是什么第一次见面不好开口的关系。

要直白开口也不是不可能,索性就先把事情抛在脑后,闷头睡觉去了。



TBC


………………终!于!可!以!写!谈!恋!爱!了!

接下来就是狂!撒!糖!了!老叶出手大家做好准备了吗(别

评论(30)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