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难得好运(四)


苏沐橙噗嗤笑了一声,发了个吃药的表情过去。

 



叶修仔细观察过,周泽楷平时在排练场其实很少主动说话,但每次说话多半都是场面卡壳,或者是连叶修这个外行人都觉得有点怪怪的时候,很有点一击必杀的感觉。叶修跟他聊的挺多的,发现这个人其实与其说是那些学生称呼的高冷男神,还不如说是不太擅长跟旁人交流,谈话的时候多半是叶修挑个头。

虽然如此,但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周泽楷习惯不是一般的好。大概也跟他不怎么喜欢说话有关,每次不管说的是正事闲事,不论对方说话有多长篇大论,总是一定认认真真地盯着对方从头听到尾。有些女生有时候跑去交流完话剧之后就经常跑过来跟叶修喊,说是不行了不行了,周帅简直不说话也是人间杀器,颜控杀手。

叶修一扫那边的周泽楷,青年还对他笑了笑,眉眼弯弯的,就跟自带闪光灯似的。

校庆其实离的不远,对他们这种只能趁着没课的时候加紧排练的学生来说任务就更是加重了。叶修估计也是挺好奇最后的结果,加上一群学生确实排的相当的尽心尽力,干脆没课就往排练室晃,有的时候教案都在那里直接备了。结果周泽楷也似乎挺闲,基本叶修在的时候,这大帅哥也一般也在场,两个人就往排练室后一坐,需要他们的时候才上去说一两句——当然,多半叶修就是负责捧个场加个油而已。

整个场子就他们俩闲的,呆的久了自然就没以前那么生疏,有的时候排练完了两个人都没吃饭,叶修就吆喝着带周泽楷去学校附近吃烧烤,两个人坐在店里,一人面前两大盘肉,叶修负责放肉,周泽楷负责烤,配合的竟然还挺默契,一人一瓶饮料吃的热火朝天。

长久下来吧,两个人其实就常凑一块儿了,叶修其实挺宅,以前还比较闲的时候基本都窝家里,因为性格也挺随遇而安的,所以跟同事关系都挺不错,但也没好到说还常常出去吃饭地步。

虽然他请周泽楷去吃饭其实就是迫于条件和人情,觉得俩人都没吃饭,就他一人吃独食于情于理都不怎么能说的过去,后来聊的多了,往来多了,自然就熟悉了,叶修有的时候蹲家里没事也会上线偶尔跟周泽楷聊个天什么的,两个人呆在排练场里倒是比以前看着自然些,关系也明显要融洽许多。

现在的学生比以前开放,叶修又是个根本不在意什么身份差距的人,还带头开些玩笑,经常就被一些男生调戏说是女生公敌,跟周帅两个人光天化日秀恩爱。

叶修倒是挺坦然的,挑了眉说你们要嫉妒就直说。

旁边一群女生直接夸张地咂嘴,道她们还是赶紧给男生们腾场子得了。

周泽楷明显不太习惯这种场合,到这个时候基本就通红了一张脸不说话,坐在叶修旁边安安静静的样子,虽然害羞,气质还是一如既往。

有的男生背地里揽着叶修说是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觉得周帅跟着叶修有点小媳妇儿样。

叶修啪了一声拍了一下男生的肩膀,转头一看,‘小媳妇儿’正严肃了一张脸在那里跟主演交流,站在灯光和阴影的交界处,侧脸只露一半,气场强大的不要不要的,旁边好几个没事的女生拿着手机悄悄不停拍,其他的则是挺含蓄地在那里一边看一边跟旁人聊几句,以女主角为首的那几个一会儿盯手机一会儿看人的,看着就知道多专注。



“啧啧,”叶修当即转头跟人说,“还不跟着学学,不然怎么找对象啊。”

那男生捂了一下脸,悲苦道:“学了也没用,看脸。”

 

苏沐橙前几天给叶修说的那个地方离学校不远,他查了一下,发现是个挺大的场馆,好像是有个什么展会活动。

他老早就知道苏沐橙要回国,但还不大清楚具体的原因。苏沐橙让他下午过去,他上午没事,问了一下排练负责人,说是上午好像也要排练,毕竟校庆不远了。叶修想着就干脆逼自己起了个早,买了个饼揣在怀里,慢悠悠地往学校去了。

周末学校里清净的很,叶修隔着袋子拿着饼吃的满口肉香的,正拿了张餐巾纸擦嘴角沾着的饼渣,后面传来个挺熟悉的声音喊他。

“……叶修。”

他下意识嗯了一声,转过头,发现周泽楷提了个笔记本包站在后面,还戴了个遮阳帽,穿着白T,显得又青春又好看。

“小周。”叶修咽下最后一口饼,抬手跟他挥了挥,青年也很给面子,加紧步子就追了过来。

叶修站在原地等了几秒,等周泽楷到旁边站定了才问:“周末又没事儿啊?”

周泽楷点头。

叶修唏嘘:“你说你一大帅哥也不往外跑跑,全都造福这群小孩儿了,多可惜啊。”

周泽楷不说话,只对着他笑笑,抬手按了按自己的遮阳帽。

叶修平日里嘴其实挺损的,但不知为何,面对着周泽楷吧,总觉得对方太过纯良,不太好意思开什么嘲讽,加上对方又是他挺想介绍给苏沐橙的,便免不了多加赞誉。

周泽楷站在原地听他没天没地地夸,谦谦逊逊温温和和,还真是有点那些女生夸他的呆萌样子。

叶修说的天花乱坠,那边走着的人听的却是认认真真,路上碰见个同事,叶修还被人家拽过去说是少祸害人家帅哥,千万别把他带猥琐了。

叶修笑而不语,挥挥手,领着周泽楷继续往里走,青年难得没有立刻跟上去,反倒是凛了神色站在原地盯着他看了一阵,搞得叶修又把自己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四处检查有什么不妥。

 

这时他才对女生说的那些话有了点感受,周泽楷看人的时候特别容易让人觉得他对面除了自己就没有别的人了,尤其是那双眼睛,跟会说话似的,有神又犀利,但是却又带了点个人沉稳的气质,叫人看着便觉得有点把持不住的意思。

 

“叶修。”

“嗯?”

 

叶修啊了一声,正要把空了的装饼的袋子扔进垃圾箱里,一回头就看见周泽楷站的离他半米远,帽子戴的歪歪的,用空了的手点了点嘴角。

 

“嘴角。”

叶修愣了愣,下意识地用纸擦了一下,才发现嘴角还沾了那么点没被及时消灭的饼渣。

 

周泽楷大概是难得看他一回发愣的样子,笑的看起来心情挺不错的样子,又几步走到他旁边立着,跟刚才没什么事发生似的。

叶修照样淡定地扔了垃圾,趁着路上空隙又抬头,瞅着周泽楷,心里对这人的评价又改观了一下。

毕竟仔细想想的话,叶修一路走过来,还顶着饼渣跟同事聊了天,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大肆出去宣扬文学系叶老师的不雅表现。而眼前这个人,明明是能提前提醒他一句的。

叶修想着想着,瞅着旁边的人有些发红的耳朵根,又给添了个‘不简单’的戳。



TBC


………………你们猜那是什么展会(安详

评论(12)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