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难得好运(一+二)

挺早之前的一个坑了,之前说了要填就填一填。

平行世界设定,大概是一个非常神棍的故事(。


难得好运

 

 

1

 

 

 

叶修知道有个小说人物叫叶修的时候,是在巡查值班的时候无意间收了一个学生的手机。

 

其实话也不能这么说,大学的时候坐在讲台底下偷偷玩手机,这种事情谁都干过,叶修在文学院,教的课程相对还要枯燥乏味一点,临近期末,也依旧有不少学生以身试法,纷纷以投降聊天工具,手机游戏,小说为消遣方式,拼命在作业考试的海洋里寻求一丝安慰。

 

对这种情况,院内老大愁,底下人就更愁了。上面说要有对策,有人干脆提出要不要试行一段时间的值班查课,叶修当时在下面握着笔转着神游,直到周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才恍然醒悟了过来,一抬头就看见冯院长在那里激情澎湃地带头鼓掌,他被旁边提醒他的的同事撞了一下,立刻跟着大家假装热烈地鼓起掌来。

等他会后悄悄问了一下同事的情况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平时逍遥的时间又减少了一点,不由得抽着烟叹了口气,跟那边几个跳起来跟他打招呼的学生淡定地挥了挥手。

“老叶,找熟人给你拍的周二下午的班儿啊,不用太感谢我。”

院内办挺负责任,说干就干,工作效率一点不马虎,隔了两天就排出了值班表。叶修刚一进教师休息室,同事就热情满面地走了过来,特熟练地糊给他一张纸。

 

“……周二下午?”叶修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哎哟了一声,说是自己那天下午没课还打算好好休息。这同事跟他相熟已久,立刻是对着他的背呼了一巴掌过去,说是知足吧,人家排到早上晚上的都没说话呢。

叶修拿着纸困扰了一下,也是认了命,抬眼的时候瞅见陈果路过这边,当即眼疾手快把烟头给掐灭了扔进烟灰缸。休息室禁烟这个问题他也提出过好几次反抗,叶修也有分寸,有女教师和不抽烟的男教师在的时候都不会动烟盒,一般只在一个人,或者和相熟的同时烟迷的老师面前小抽一下,用他的话来说就跟打游击战似的。

同事那不刚好接了他的烟,还没来得及点呢,叶修的动作立刻引起了他的警觉,抬头一看陈果正挂着牌子路过,立刻反应极快地把烟连同打火机一同塞进了包里。

叶修跟他两个人特别有默契地回到座位旁坐下,翻开教案默默看了起来。陈果从外面路过还专门进来看了一下,一看两个人没抽烟,还特狐疑地多瞅了几眼,对他们俩叮嘱了几句才走。

“少抽点烟,也别在这里给我祸害别人啊。”

叶修好好好地应了声,装作不耐烦地翻了翻书:“哥这备着课呢,哪有那闲工夫啊。”

陈果嗤了一声,都懒得搭理他,那边同事抬头对她特别讨好地笑了一下,陈果心里也清楚那边也是个抽烟的主,干巴巴地笑了一下就走了。

“也不容易。”

同事对叶修比了个人已经走了的姿势,叶修立刻回头,瞅着门叹了口气:“都不容易……”

那边的人也是沉默,两个人表情悲悲苦苦的,不知道的看到肯定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

同事坐了一会儿,看着手里的书翻了翻,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抬头伸手拍了一下叶修的手臂。

“有话快说。”

叶修摸着烟盒还在犹豫,被他这么一吓,抬头就是挑眉眯眼,表情要多嘲讽有多嘲讽,咂咂嘴睨着他。

那人嘿了一声,琢磨了一下道:“听那帮人说,你最近好像还挺受学生欢迎的?据说是下了课就被困在答疑室里走不掉?这么大吸引力呢。”

叶修愣了一下,咳了一声,把书往旁边一丢,道:“不就是问几个问题嘛,再说,哥向来人气都不错,用不着太羡慕啊你。”

“我靠,谁人不知道文学院叶老师的名声啊,”那人也不着急,慢悠悠道,“论坛里那个奇葩老师帖你名字可在我上头呢,第一,啧啧,说出去也响当当的。”

叶修都懒得搭理他,抬头看了眼时间,拿着书站起身,嘲讽力点的足足的:“是是是。少说话,多做事,你也能超越哥达到人生巅峰,上课去了啊。”

说完就朝着门外走,一边走一边背对着跟别人贫嘴。

 

其实那个老师话没说错,自从叶修进入学校的第一天起,关于他的消息就没少过。叶修接了几个不同学院的班的思修课,打从开始就建立起了与别的老师不一样的教书风格,最开始的时候还搞得人尽皆知的。

白T恤,七分裤,叼着烟。

他主讲的语言类公共课上课风格一贯诡异,但次次必有亮点,而且对于经典随口就来,完全是烂熟于心。上过他的课的学生几乎无一例外地认同他是个怪人这个观点,但也有很多人会说——感受到了一种‘卧槽这他妈也可以’的魅力。

 

文学院其实算是一个比较尴尬的学院,课程枯燥乏味本身让学生的缺勤率比其他学院高一些,成绩已经没有及格希望了的当然继续缺他的课,而一些成绩拔尖的却也会嫌弃老师最后课程为了配合大部队讲的过于鸡肋,空着的座位比平时还有所增加。

学院为此不是没有出台措施,但古有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不让我们缺课,枯燥乏味也拦不住走神。

 

冯老大一开口,院办也出了值班表,叶修作为其中一员当然得深入学生群众广泛开展工作。周二的时候他也没跟往常一样窝在公寓里睡觉,还算有点记忆力,迷糊着爬起了床,挂着上次院办老师专门给发的值班牌子,径直就去了教学楼。

 

到了教学楼,他也不含糊。毕竟都是过来人,谁不知道点学生的小花招。

叶修在一楼的教室后门盯着门缝站了一会儿,最后一排的学生里几乎没什么人盯着黑板。有的在纸上涂涂画画,有的则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比较显眼一点的,大概就是离叶修最近的,靠门口的那个男生正死死地盯着手里的手机,似乎是看的入了迷,连叶修站在那里都没意识到。

叶修摸了摸下巴,抬头一瞅讲台,上面站着的是平时没怎么说过话的一个女老师。

你说这些学生就是不聪明,知道还往枪口上撞。

他叹了口气,心里想着冯老大的意思当然不好违抗。

调整了一下自己挂着的牌子轻轻敲了敲门,坐的离他比较近的看书那个女生被吓的立刻抬起了头,转头对着他有点茫然地眨了眨眼,认出了叶修之后还显得有点惊慌,开口就要叫他。叶修连忙对她比了个小声的手势,接着维持着一个小的动作幅度,对着那个还盯着手机的男生指了指。

“叫他出来一下。”

他作了个口型。

女生也用口型啊了一声,反应过来后会意地点了点头,用手肘戳了戳旁边那个男生,似乎是说了点什么。

叶修站在角落的门口能够清晰的看见那个前一秒还看的入迷的男生脸唰的白了,抬头对着他惨白着一张脸看了看,他自然地取下烟摆了摆手。

男生自然是不可能违抗命令,周围的人都用一种悲壮的目光注视着他,却苦于台上的老师动作无论如何都不敢太大。他悄悄地维持着最小的动作幅度起了身,弓着背苦着脸朝叶修走了过去。

门被吱呀推开,叶修看着面前低着头站在面前的学生拍了拍他的肩膀。

“在干什么呢。”

他说的很温和,面前的学生却不知为何抖了抖。

“看……看小说。”男生嗫嚅着轻轻道,还是挺诚实的,没打谎话。

叶修叹了口气,苦口婆心道:“都期末了,及格才是大事啊。”

“……嗯。”

“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吧。”

他难得做个坏人,动作却揽住学生的肩像哥俩一样说的诚恳。

男生点点头,苦着脸把手里的东西交了过去。

叶修满意地叼着烟:“行了,只要你及格,哥肯定还你。”

“……谢谢叶老师。”

“小意思。”

他拍拍男生的背,用一个老师的身份又多教育了几句,随后又安慰了一声,点点头示意他进去了。

叶修站在原地目送着男生进去,教师后排的学生早就经此一役全部坐的端端正正。他笑了一下,一手捏住手机一手把门关上,轻轻合上最后一条缝后就要往楼上走。结果还没到楼梯口,手上的手机突然噼里啪啦伴着一阵激烈的铃声响了起来,叶修瞅了眼屏幕才发现对方是忘记关掉闹钟,本想着随手一按就放进兜里,目光却突然定在了手机屏幕上。

事后如果他回想就会发现,这是他一切几乎称的上神棍遭遇的开始。屏幕泛着幽幽的白光,密密麻麻的字体暴露了对方刚刚在看小说的事实。

或者说,事实上如果不是那两个字,也不会怎么吸引住叶修作为当事人的目光的。

他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出于天生的敏感还是抓住了重点。

“……叶修的君莫笑xxxxxxxx。”

他先是愣了愣,随即反应很快地退出了手机阅读软件,瞄了一眼隐藏在一堆杂乱文件里的小说名。占的内存似乎看起来很挺大的。叶修平时实在没事做时也读点小说,当然知道这是个小说网站的手机客户端。

《全职高手》。

叶修挑了下眉,来了点兴趣。                        

 

 

 

 

他是吊儿郎当了点,但干的是到底文字类工作,最擅长咬文嚼字,脑子里迅速一过,觉得全职高手这名字怎么看怎么不太对头,又瞅着屏幕上眼熟那俩字干瞪了会儿眼,干脆跳到第一章看了起来,挂着个牌子一边慢悠悠往教师休息室走。

结果看着看着吧,到了休息室刚要进门,差点就迎面就撞上了个人,他又正巧看到那跟他同名的主人公被驱逐出了什么俱乐部,正入戏地哀叹着,那人一拍他肩膀,吓的他整个人一哆嗦,要摸的烟盒唰地掉在了地上。

“哟,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啊,老叶你买了手机?”

叶修这才注意到正是刚才前几日同甘共苦的同事,估计是要往南区赶课去,叶修拿着手机耸了耸肩,指了指教室。

同事立刻意会,忍不住又唏嘘了几声,才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道:“你是不是XX班的班导师啊?”

叶修愣了一下,手里拿着的手机干脆往旁边台子上一放,好半天才歪着脑袋地嗯了一声。

那同事看他这副不靠谱的样子又叹了口气,才说:“刚来一学生,估计也是跟你一样不靠谱,都不知道班导师叫啥,说是让你去看看他们那校活动的筹备情况,只给我留下了一个班名,还好我记忆力不错……”

叶修表面上平静的很,其实脑子里还是倒腾了一下才想起自己还担了这么个职。

说实在的,他们学校的班导师其实就是个挂名,除了开学典礼啊,重要交流会露个面,多半是没学生会主动来找他的,小青年个个儿都奔着年轻好说话的辅导员去了。可冯院长今年估计也是硬了心肠要改变所谓文学院当前这种“没有朝气,死气沉沉”的风貌,上次会议说干就干,激情澎湃地给各位班导师布置了和学生加紧交流的工作,并且当即雷厉风行地通知到了各个年级的辅导员。

这不,临近校庆,每个院要出节目,叶修担的那个班恰好又是院子里出了名的文艺尖子班,任务来的无声无息,得亏那个班班长也够负责,还想着要来找老师看一下。

“你还没一学生靠谱,行不行啊。”

对方咂嘴感叹,叶修无意扫了一眼走廊,却只是挑眉不做声,装作无意一般动作极其迅速地把烟盒捡了起来,并且在几秒之内飞快地以假装握手的姿势塞进了面前的人的手里,眨了眨眼,看的对方一愣一愣的。

“保重。”

面前的人还二张摸不着头脑呢,后面突然就传来了个朗朗的女声。

“喂。”

那人反应过来,心里立刻卧槽一声,叶修趁机飞快地往休息室里面溜去了,进去的时候还对他眨了眨眼,直看的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陈果正皱着个眉头站在拐角处,眯着眼地盯着那人手里的烟盒,话都没说,光眼光就看的一大男人浑身是汗。

对于这种事,叶修向来是秉承着能躲就躲,不能躲便栽赃嫁祸的生活态度。他也还算有点自觉,跑到布告栏处对了对他负责的班级,又把刚才那老师给他说的活动中心排练室号嘴里念叨了一遍,走的时候还看了眼时间,不由得又对自己任务加重的工作叹了口气。

外面日头正好,叶修把刚收的手机锁进抽屉里收好,站在门口远远望了一下被陈果就地往南区带走的同事,装模作样地唉了一声,整个人又顿时恢复了懒懒散散的状态,提着个装书的袋子慢慢往活动中心赶。

越往活动中心走便越热闹,时不时就有个什么俱乐部的活动在搞的热火朝天,里面竟然还有好些个认识叶修的笑嘻嘻地过来拉他加入,当即是被他回以好好学习认真工作这种正经的答案给义正言辞地敷衍了过去,一些熟悉他脾气的学生都学着他平时的样子咂咂嘴,叶修老练地挥挥手回了个一边儿去。

排练室在二楼,活动中心的隔音效果相当不错。

叶修站在门外抬头核对了一下排练室号,半天也没听到什么声音,确认无误了之后才抬手敲了敲门。

里面很快响起了脚步声,他等了一下,门吱呀一声开了,露出大半个空子,冷气冲着走廊扑面而来。一个学生站在后面,估计也是在等他这个班导师来视察工作,看到他的时候还愣了愣,显然是上着他课的,紧张的表情微不可察地松了松。

叶修也挺自来熟,上去也不多问,直奔主题问起了节目的排练情况。负责人也挺能抓重点的,简单几句话就给叶修介绍清楚了情况,说是正在排一个话剧,以前没尝试过的节目形式,他们想看看今年能不能帮文学院拿个第一。

“不错啊,”叶修听到这里立刻拍了拍那男生的肩膀,非常过来人地说,“觉悟相当高,改明真拿奖了,就请你们吃饭。”

两个人说说笑笑着往排练室里面走,直到进去了,叶修才发现这话剧比他想象的规模大多了,足足有十几个学生站在里面,个个很有架势的样子,还不管男女都是瘦高瘦高的那种,拉出去都是出挑的。

他半眯着眼睛站在门口扫了一圈,跟那班长聊了一会儿,才知道每年其实说是他们班的事,其实也是大部分都是外援,只是以他们班几个带头为首而已。

“咱们院儿不愧是咱们院儿啊,”叶修啧啧几声,感叹,“就是男帅女靓,你说他们理工科能凑出这么多美女不?不能吧。”

学生听他的课,当然知道这是在开玩笑,也忍不住放送下来跟叶修随便聊了几句闲话。

叶修又看了看,突然抬手指了指舞台下背对着他们方向站着的一人,问:“这男生咱们班的不?”

那学生愣了一下,视线跟过去仔细看了看,才摇摇头,开口道:“不是,是文艺部部长不知道从哪里请来的一个专业的指导,好像听说是他家亲戚吧,最近正放假就给拉过来了。”

叶修哦了一声,视线也移开了,却总忍不住往舞台下面扫扫。

这也不能怪他,毕竟这一屋子都是些好看的学生,那人虽然是背对着他站着,但背打的笔直,又穿了件特别修身的T恤,配着牛仔裤休闲鞋,看起来还挺简单的,但那话怎么说来着,专业的就是专业的,看起来气质上都有点不一样。

叶修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详细问明白了情况,才慢慢跟着那男生往舞台那边走。

负责人喊了句老师来了,正在念台词的人便都纷纷挺了下来,朝着他这边看了过来。叶修站的位置是舞台西侧,跟主演的女主角离的比较近,他视力又好,当然没有错过那女生有点失态的表情,看嘴型似乎还说了个什么词。

“咳,”可叶修什么人儿啊,那可是在几百人目光下照样能穿着他那白t恤上台讲课并且从容流利,自动带出传闻中‘卧槽这他妈这可以’的魅力的人,简单清了下嗓子,才朗声说起话:“哥叫什么名儿都知道吧。”

“知道!”

“叶老师!”

有几个学生立刻喊了起来,大家都跟着笑,本来有点严肃的气氛立刻边轻缓了许多。叶修扫了一眼这些学生,才发现跟那女主演一样错愕的似乎还有几个,离的他也挺近,基本都是些女生,他也没多想,只当是自己一贯在学校论坛出了名,便又开口介绍了一下自己。

“叶修,不到三十,单身,你们老师。”他说的简简单单,拖着嗓子带出几个词做了自我介绍,弄得学生又是跟着笑了一阵。

叶修一边说一边装作无意地扫了那主演的女学生一眼,发现那女生的眼神时不时地就往他这里和刚刚那个负责人嘴里所谓的专业人士之间转悠,似乎情绪还带着点激动复杂。

他目光挺有些好奇的跟着往那边的“专业人士”转,定睛一看,才发现他刚刚那觉得这人看起来就不一样的直觉真是准的不行。这人侧身对着他站着,离他大概有一米的距离,虽然不是学生,但还是抿了嘴唇认认真真地听他说话,脸是妥妥的男神级别,一双眼睛长的尤其好看,愣让叶修这种没什么审美观的人都感叹了一下。

感叹完了吧,叶修又接着跟学生聊了几句,意思上激励了一下大家,便用眼神示意了那负责的男生,退到一边站着去了。那负责人也上道,立刻又组织起大家继续台词训练,叶修还刻意注意了一下那几个刚刚神色有点失态的女生,基本都是迅速敛了神色,明显是融入了进去,搞得他莫名其妙地觉得心里有点欣慰。

叶修退到一边站着,将一抬头,发现自己正巧跟那青年站了一块儿,对方似乎也是发现了他,便转过头来挺友好地跟他笑了笑,整个人原本看着挺生人勿近的气质立刻又软化了。

叶修想了想,咳嗽了一声,主动开口道:“来帮忙的吗?”

青年点点头。

“辛苦你了啊,”叶修继续说,“你看哥这也什么都不懂,还得多麻烦你。”

青年歪头想了一下,说:“不麻烦。”

两个人说完了又是一阵沉默,叶修即便是第一次见面也少有跟人这么冷场的时候,开始还有点奇怪,后来立刻顿悟自己这明显是碰上了沉默寡言类的人,心里琢磨了一下,才继续主动开了口。

“我叫叶修,”叶修道,“你刚刚也听见了,是这院儿的老师,以后他们要是有什么不对你就直接说就对了,哥给你做主。”

青年听完便笑了笑,叶修这才注意到他的头发其实留的有些偏长,正是大热天,被青年好好地扎在了脑后,看起来相当青春,也难怪叶修开始觉得他是个学生了。

“周泽楷。”

半晌对方才简简单单地吐出了三个字,声音恰到好处的低沉,是顺人耳朵的那种。

叶修也跟着点点头,两个人就靠着墙站了一会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直到那负责的男生又过来,说是该练新的台词段了,一边说目光一边往叫做周泽楷的青年身上瞟。

“去吧,靠你了。”叶修自来熟地拍拍青年的肩膀,

周泽楷又抿嘴只是笑了笑不说话,跟着那负责的男生朝着舞台走过去。



TBC

神棍的生活要开始了,老叶你还不看看那本小说了解一下(。

评论(16)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