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八一八我相亲对象的老师的好友O和他对象A(三)

《四号线》番外,本篇已完结,ABO,注意避雷。

善解人意的前篇传送门→http://xunafan.lofter.com/post/2a8257_24c4f76



喻文州此人,不简单。

叶修跟他认识时,还是在法庭上打了场官司。他跟着往常一样说的轻松,照旧是打算压的对方开不了口,那边的人却慢条斯理地起了身,动作不见一丝紧张,笑的眉目温和极了。叶修见的人多,少有能一次记住的,后来只听人八卦说是那姓喻的师从的是魏琛,风格却是差的八丈远。

后来又阴差阳错地一起吃了几次饭,才知道这人竟然还真是从魏琛手里混出来的,性子慢,做起事来却自带一股自信,总给人一种深藏不露的感觉,与魏琛那流氓一样死皮赖脸的风格简直一点边不沾。

 

“叶神这是来……?”喻文州笑的温温和和,眼睛看了看周泽楷算是作了示意。

叶修作为一个能轻而易举噎住AB的O,虽然少出入公众场合,但好歹也在业内有点名气。喻文州这样子肯定也是知道,他如今也是脱了团的成员之一,叶修瞅着他这说话方式就觉得这人果然是跟几年前一样丁点儿没变,虽然换了个城市发展,人变得是越来越沉稳。

 

“来围观的,”叶修摆摆手,当即领着周泽楷跟跟他死命使颜色的魏琛划清了界限。他看看喻文州又看看魏琛,觉得这关系真是理不清,东瞅西瞅,干脆在旁边空着的一桌坐下了,“你们快请便啊,就当哥是自带家属来的,你们可得该干嘛干嘛。”

说着明摆着就是看好戏的语气,魏琛面上虽然还尽力稳着神色,扭头背着对面的人对叶修作了一个轻易就能才出来的滚蛋的口型,叶修只当是没看见,挑挑眉,比了个摊手的动作,又八卦地凑过去跟喻文州搭话了。

叶修东问一句西问一句,喻文州回答的条理清晰,该含糊的含糊,该清楚的清楚,明显一把社交好手。周泽楷在旁边看着并不说话,周围投过来的眼神不少,他倒还能稳着神色,提着茶壶给自己和叶修倒了两杯水。

叶修把人家的情况慢慢打听清楚了,最终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故意瞅了眼魏琛,才又凑过去悄悄在喻文州旁边问了问:“你这是打算跟老魏?难度不小啊年轻人,没看出来你当初还有这等想法,哥佩服你。”

喻文州笑了笑:“不是的……”

叶修打断他,凛然道:“不是什么啊不是,动了手就得负责,你老师怎么教你的!”

魏琛终于忍不住了,骂了句:“你大爷的叶修,造谣现在可是违法的。”

说着又转过去跟周泽楷道:“赶紧拉人啊,还放着你家这位玷污老夫我的清誉呢!你不是警察吗,我这老百姓可是在受苦,你别光顾着徇私不办公事啊。”

“小周现在下班了,”叶修说的正义凛然,侧过身对着魏琛那桌,还配合着敲了敲桌子,“还敢对自己的徒弟下手,啧啧啧,我看文州是挺好,不过就是可惜他要跟了你。”

叶修说着还觉得不够,又转过去要拉着喻文州说话:“老魏这人啊,生活习惯不好,你要多纠正纠正,花点心思……”

越说还越来劲,魏琛听着差点就想冲过去掐脖子了,只可惜旁边还有个周泽楷盯着,只能把椅子拉过去,压低了声线跟叶修俩拌嘴。

喻文州神色却平静的很,也不急着解释,干脆就听叶修把话给说完,面上一副至少让叶修看起来觉得对方是在受教的样子,看着也不急,反而还给了魏琛一个安抚的眼神,可惜魏琛正忙着跟叶修俩瞎闹腾,最后坐了半天,只能是接了周泽楷递过来的一杯水,笑着道了声谢。

“老夫可跟你说啊,这种牵涉到终身大事的问题,你还是少开口。老夫今天是来办正事的。”

叶修说:“正事还能中途打电话让哥来救场?不信。”

他刻意把声音放大到四个人都能听到的程度,魏琛面色一僵,喻文州却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开口说话。

魏琛是反驳也不是,不反驳也不是,周泽楷看样子也递了杯水过去,愣是和叶修两个人配合的相当默契,红脸白脸上齐了,弄的魏琛只觉得一口血哽在喉咙里,嘴上立刻道了句世风日下。

叶修满意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句人民的好同志,又给了周泽楷一个肯定的眼神,对方回了个抿嘴的笑容,弄得魏琛又是把头一扭,眼睛只觉得一阵闪瞎。

 

“……老夫找你来就是个错误,”魏琛说的跟认了命似的,“亏我还觉得你叶修关键时候还是靠谱的,老夫干这种不熟练的拉皮条业务也不容易的很。”

叶修挑眉,敏锐地抓住关键词:“拉皮条?”

 

他这话刚一问出去,背后就传来两个声音似乎在争执什么,还夹杂着高跟鞋踩地的声音。叶修开始没当回事,喻文州眼神却跟了过去,他才扭头过去看了看。结果这一看吧,正要过来的两个人一看他在,一时都是愣在了原地,两方大眼瞪小眼似的看了半晌。

 

“卧槽老叶??!?!”

“……叶修?”

 

叶修眯眯眼,迅速地抓准了那边一个重点人物。

 

“楚云秀?”



TBC


……今晚好拼(

你们猜喻总是A是O还是B(猜对没奖(

评论(16)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