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四号线(八|完)

ABO

ABO

ABO,避雷慎入



 

从这种意义上讲,那个特别细水长流的AO帖子之所以能红多半也是有这个原因在里面。OMEGA这边是渴望不是由性开始的爱情,ALPHA那边则也希望感情也能从最基本的地方进行,双方高度的默契促成了那个帖子的爆红。相反,作为非当事人的一方,BETA则就是纯粹看热闹的态度了,而且像是为了配合那个帖子,那段时间微博话题还很刷了一阵的#BETA有难一起扛#,估计也是多半孤家寡人的B被四处飘散的AO荷尔蒙刺激狠了。

 

方锐那段时间明显也是天天唉声叹气,瞅着叶修就忍不住说几句。魏琛则就老道很多了,那边叶修下了班第一件事基本都是接办公室的电话,他俩在外面等着,魏琛就点着烟皱着眉,面上特别坦然地对方锐说你看谈恋爱了也没用,没电话不还是白搭一场。

 

叶修没手机,少了秀恩爱的机会,作为单身群众他们当然是喜闻乐见。然而就这方两个人感情的发展来说,叶修跟周泽楷两个人相处了这么多天,顶多也就是进展到了牵手拥抱接吻这种程度。说实话,在叶修的意识里这个时间也算的快了,第一次的接吻那都是特别阴差阳错地两个人回头撞上了,然后人家个子高的一个主动亲了过来,才算有了亲密的开始。

 

就叶修本人这方来看,大概从搬出家开始独自生活开始就没因为发情期出过什么事,毕竟他的职业本身就挺特殊的,要求也是严谨有条理才能混口饭吃。

 

周泽楷作为一个ALPHA,且作为一个长的好看年轻有为的ALPHA,投怀送抱的是不少,但说出去也不怕没人信,他其实也是个各种意义上的白纸,也是跟叶修两个人瞎猫碰上死耗子撞着了。

 

这阵子刚上了一部新的电影,陈果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票,事务所上上下下全都人手一张,到叶修这里还专门给了两张,说是给他培养感情用的。叶修哎哟了一声也不客气,当即说这才叫老板呢,应当多坚持坚持,陈果转脸就给了个白眼。

 

周泽楷刚巧碰上任务比较多的一段时间忙了些日子,正巧遇上个周末,叶修电话一打,两个人老老实实先在叶修公寓里把星期六黏糊糊给过了。睡了个懒觉,看看电视打打游戏做做饭,然后恰当的实际略微擦枪走个火。

 

黏腻的交缠声在密闭的空间里被无限放大,暧昧的透明液体湿湿嗒嗒地挂在嘴角。叶修半眯着眼,身上有什么东西在顺着皮肤轻轻抚摸,凉凉的。

 

脑子还晕乎着,站着的人不断地在他的耳垂亲吻,细细密密地啄舔,叶修腰上一软,差点特别丢脸地滑坐到了沙发上。周泽楷抱着他腰的手一紧,轻轻柔柔地捏了捏他腰上的肉,低头在他脖子附近蹭了蹭,像是想起了,又在锁骨处轻轻咬了一口,就着印记慢慢地舔舐轻吻,呼出的热气搔的人痒痒的。

 

叶修低头还懵着,木着张脸看了看,青年头发乱糟糟地,发旋也清晰可见。他一个伸手揉了一下,又忍不住顺手捏了捏对方的耳垂,察觉到对方轻微地抖了两下还特别满意地笑了笑,结果下一秒被对方伸手一个轻按就又堵住了嘴,声音都被淹没在了暧昧的呼吸声里。

 

交换的吻带着淡淡的烟草味,跟周泽楷定了关系后叶修抽烟的时间也被对方有事没事地提醒,次数也算是减少了一些。周泽楷极有耐心地顺着上牙的轮廓舔舐,吸吮交换着呼吸,轻轻柔柔的,时不时狠狠搅动一下,热烈又矜持。叶修隐约觉得自己鼻子里似乎都是熟悉的烟味,不呛人,黏糊着想让人再吸两口,有点上瘾。

 

叶修掐了一把周泽楷的腰,周泽楷没什么反应,反而轻笑两声,带着叶修直接两个人靠在了沙发上。

 

“小周啊……”他一把捏住青年的脸,周泽楷被扯着脸的样子稍有的看起来滑稽,面上有点茫然地跟他对视。

 

“不是我说……你也得考虑一下哥的年龄,让着点老年人啊,”叶修说话从鼻子里拖出个长音,气息还有点抖,“……弯的久了腰有点痛。”

 

他深吸一口气,说话声音也渐渐低弱,在周泽楷耳朵里听起来是少有的示弱,笑意盈盈地看着叶修一脸迷迷糊糊地就要再亲,被叶修又用双手把脸扭正,一下就撞上去,在脸颊上咬了一口,咬完了也没停,学着刚刚周泽楷的样子沿着牙印又舔了一圈,每点一下周泽楷的眼神就要又黯几分。

 

“哥也还给你,”叶修笑的轻飘飘的,带着点淡淡的自满,“这下咱俩就扯平了。”

 

周泽楷早就发现叶修在亲密的昏头的时候特别容易显露一点小孩子脾气,眼下叶修眼睛里都透着得意,他抿嘴笑了笑,也没留情,对着对方的下嘴唇就啃了上去。红红润润的,还有点微肿,明显是他造成的结果。

 

叶修之前的感情历史白的不能再白,连发情期都没发生过什么,平日里就基本是不吭声的禁欲派。周泽楷喜欢跟他亲密,他开始说实话还有点不太习惯,但秉承着谈恋爱还是随着年轻人的习惯去了,久而久之也似乎像琢磨出了什么味道似的,在亲昵这事上也不拘束了。

 

两个人都挺有默契的,也没走到最后一步。虽然没说,叶修也基本预感着自己下一次那什么期的时候估计就得功德圆满了,周泽楷切了半个西瓜摆在盘子里,两个人坐在阳台铺着的凉席上一边聊天一边啃,地下川流不息的喇叭声像是根本没什么阻碍似的。到时间了也就出去把那两张电影票给用了,回来的路上叶修想起了,两个人又去吃了一顿,结果出餐厅门的时候还特意绕了个圈子,不得不多走走路消消食。

 

途径了好几个跳广场舞的队伍,叶修挑挑眉说是这个运动倒挺适合他的,周泽楷在旁边站着看他,笑的眯起眼,低头亲了一下他的额头,牵着他的手还变本加厉地紧了紧。

 

“……同事想见你。”周泽楷说话的时候还酝酿了好一会儿,叶修看着那边跳的起劲的大妈没反应过来,一个顺口也说漏了嘴。

 

“这么巧啊,哥那帮人也是啊。”

 

他说完才反应了过来,迅速构思好思路又抬头,对上青年那双眼睛:“请两顿也太浪费了,要不然两边一起?”

 

周泽楷跟他混久了,脸皮上也没以前那么薄。叶修说这话的时候也没反对,反而还顺着点了点头,想着想着还补充了一下。

 

“晚点请吧。”

 

叶修嗯了一声,没太明白。

 

周泽楷正儿八经的,两个人刚巧绕到一颗树下,伸手把叶修手往上一抬。路灯一照瞬间差点把叶修闪瞎了。

 

“你说的……两边一起。”

 

周泽楷笑的腼腼腆腆,有点回到了他们俩刚见面时候的味道。叶修定睛一看才知道自己这是被暗算了,无名指被套着银饰,是个人都知道什么意思。

 

他没吱声,看着周泽楷的脸沉吟了半天,时间久的青年都有点紧张了,才突然又挑了挑眉:“知道省钱是好事,毕竟两个人过日子。”

 

叶修笑的若无其事:“那就找个日子办了呗。”

 

夏天雨后的傍晚,空气潮湿,灯打的透亮,人散着步来来往往。周泽楷捏着叶修的手越来越紧,两个人对视着没说话,突然都笑开。叶修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周泽楷伸手特别干脆地轻轻按住了他的脖子,凑上去交换了一个吻。

 

周围有瞅见的还特别善意地避开这边甜蜜蜜的情侣。

 




两个人都不是特别喜欢铺张的人,最后还真的就只是请了两方人马大吃了一顿,叶修这边的人根本就没个客气,灌不了叶修,逮着周泽楷特别自来熟就开始灌。周泽楷中队这边的当然是本着队长为尊,上去就跟着喝了起来。

 

席间杜明一直都犹豫着要不要去跟自家女神敬酒,最后又被吴启干脆硬拖到了女生那边那桌,算是也有了丁点进步。

 

“所以说小朋友是不行,”叶修没喝酒,捧着茶杯挂着手坐在那里吊儿郎当,偏过头跟周泽楷说悄悄话,“咱俩当时差不多还是同时认识,你看看着进度,回去培养培养啊。”

 

周泽楷偏过头听他说话,面上因为喝酒红通通的,捏着他的手回了个特别温柔的笑。目睹了这一切的方锐表示自己段数不够,转过身全当没看见。

 

回家的时候周泽楷因为喝了酒不能开车,人都该散的散了,也都知道当电灯泡多半要被情侣烧。两人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坐在后座,气氛一眼就被前排的老师傅看穿,说是新婚的关系就是好,又大谈特谈起自己的青春来。

 

叶修周泽楷很给面子,一直到下车都特别认真地在搭话,搞得两个人下车老师傅还特别恋恋不舍似的,开口就祝他们新婚快乐。

 

时间都快接近凌晨了,大街上都没什么人。夏天的空气闷的可怕,连风都是带着温度。

 

叶修闻着旁边的人身上的酒气,交杂了干燥清新的气味,没事找话说。

 

“……哥那不是就得搬出来了,”他又像是自言自语,抬头瞅着公寓摆出副怅惘的神情,“都住了这么久了,估计也得有挺多人想哥的。”

 

“你肯定得来帮忙啊,”叶修自己就跟喝醉了似的,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年轻人多干点体力活嘛。”

 

周泽楷笑着顺着他的话点头,沿着路边的灯光两个人晃荡着慢慢走。

 

四号线在零点停止营运,恰巧最后一班车从两个人旁边空荡荡的街上驶过,在这站下车的人挺多,不少OMEGA下车的时候自然而然就瞥见了这边还立着的周泽楷,但又碍于叶修不敢特别光明正大的看,跟几个月前的情况一点变化都没有。

 

“还是魅力无穷,不错。”

 

叶修咂咂嘴想点支烟,周泽楷扫了一眼,他手一顿,还是跟着收了回来。

 

叶修表情做出副怅惘的样子:“跟哥脱单了委屈你了啊,周警官。”

 

面前下车的基本都是奔着叶修那公寓去的,两个人像是要黏糊一会儿,站在一起也没人说动。有点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叶修装熟跟他俩搭话,搞得又像接头一样。

 

周泽楷伸手把他一把搂过来,叶修本来走路就不带什么力气,被带过去也顺当,还特别自然地调整了下位置,青年一身的酒味也没嫌冲。

 

“……你也是,”周泽楷把头低在他的脖子处,说的闷闷的,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叶律师。”



FIN


……总之就是这样了!再展开的话就停不下来了!(。)

感谢追文的姑娘们。四号线会收录到《NUMBER》的小料里,在魔都720首发,摊位是D1,我和 @打字机 都在摊位上^q^。

无数星一直在存稿,新坑等存点稿过几天就会开,再次感谢。

评论(16)

热度(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