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四号线(四)

ABO 避雷慎入。 





凡事大抵都需要讲求一个你情我愿,做生意如此,谈个正儿八经的恋爱就更要讲求了,毕竟在感情上勉强自己是比其他方面都要困难的多。叶修这个人在感情上就跟张白纸似的,全凭直觉,一点老道经验都没有。

他手下那个受伤的小孩最近也康复的差不多了,出了院没几天就坚持要回来上班,怎么按都按不住。回来了吧,叶修琢磨着又带着那小孩专门去拜访了一次周泽楷,说是拜访当然还是打了电话,对方赶过来的时候穿了一件休闲t恤,有点长的头发被皮筋轻轻扎好,看起来挺拔又气,薄薄的布料还能看出好的体型,加上ALPHA特有的气息几乎可以抓住所有路过的人的眼球。

三个人当然又去吃了顿饭,也不算什么正式的见面,那个实习律师表现的相当得体,饭桌上说话的时机也卡的恰到好处,一点也不尴尬。叶修也算是跟周泽楷熟悉了一点,没那么正儿八经了,放的架势是挺开。

一顿饭吃完,叶修主动去付了帐,三个人走到门口,要出门的时候,才透过透明的玻璃门发现外面下起了雨。

你说这天气吧也怪,他们三个进餐厅的时候还晴好着,一顿饭完了就下起了大雨。
叶修没车,周泽楷又是刚下班没开,三个人在外檐站了一会儿有点尴尬。餐厅外设置了几把长椅,路过有不少到这里躲雨的人,不少人浑身都已经湿透了,一堆人凑在一起也没人说话。

这也挺正常的,叶修跟周泽楷三人站在最里面,有事没事聊上一两句。雨天其实对ABO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捱的日子,隔着几个人身的距离,叶修都能感觉到这房檐底下交杂着的蠢蠢欲动的气味,若有若无的。

他是习惯了跟AB共处,站在那里倒是挺淡定,周泽楷也没说话,面上也没什么变化。他俩没什么事,叶修一琢磨,小孩刚受了伤,体质又是个O,也才工作没多久,估计受到影响挺正常。他朝小孩那边动了动,年轻律师抬头的时候有点惊讶,脸色隐隐发白,估计是不太适应这种氛围。


“叶老师……”

他刚一说话,叶修就拍了他一下,朝周泽楷看了一眼。

前面有好几个人在有意无意朝他们这边看,叶修也能感觉到自己旁边年轻人大概是因为受了伤,免疫受到些小影响,抑制剂出现了一点小失控,气味有点不对。

单身的O的气味实在是太过诱人,叶修心里清楚的很,加上他也是个没伴的,两人站在一块是有点显眼,时间久了,他也隐约觉察到自己似乎有点被影响。

雨丝毫没有什么要停的意思。

年轻律师抬头的时候有点惊讶,脸色隐隐发白,估计是不太适应这种
氛围。

“叶老师……”

他刚一说话,叶修就拍了他一下,朝周泽楷看了一眼。





周泽楷的职业接触的人比叶修他们还多,像他们这批入警局的基本都是经过专门针对ALPHA的荷尔蒙测试出来的,他又是里面最出类拔萃的之一,这个时候也脸色不改,收到叶修的眼神很快就会了意,朝着年轻律师在的方向迈了步子,把他们俩稍微往后挡了一下。

叶修反应也很快,朝周泽楷点了个头,回身去店里说了下有病人的情况,费了会嘴皮子跟前台借了伞才出来。

来吃饭的时候叶修就有意识地注意了一下,离这里大概几百米的地方就有四号线站台。
这种情况也巧了,他打算先把小孩带到那里去,毕竟那里也是二十四小时又执勤的人,出点什么意外的状况也有药物准备着,等安抚一下再看是直接打O专用车还是坐四号线直接回去、

“你带他走吧。”周泽楷低头道,把他们俩又往身体后挡了挡。

叶修也知道这种情况不能含糊,道了谢就先带着年轻律师出了大门,直奔四号线站台就去了。

前台借给他们的是把女用阳伞,并不能完全遮挡住两个人。叶修扛着年轻律师走的很慢,拍拍对方的背,也没跟平常一样叼着烟,伞侧着打,自己就免不了淋雨。

到站台才发现那里聚集了不少因为雨天没来得及躲避的OMEGA,周围还多了些执勤的B,估计也是怕这种特殊情况出事。叶修把年轻律师带到站台里,跟旁边设置的执勤亭里的人说了情况,拿了药陪了会,等对方差不多快冷静下来,跟他吩咐了几句,自己才跑去执勤的人那里要了点药,直接就着矿泉水灌了下去。

“你还要出去啊?”
叶修吃完药都没坐下休息,正要打伞,旁边有个执勤的人员估计是挺担心的,叶修点点头说是有点事儿。对方估计也是看叶修这副可怜兮兮地淋湿了半个身子的模样,干脆直接把自己私人的伞给他,说是到时候直接顺路拿到这个亭子来就行。

叶修平时应付惯了应酬,习惯性想摸烟盒递烟给人家,却被对方说教了一通少抽烟,弄得他是有点哭笑不得,连说了几声好,半天才打着伞出去了。

周泽楷一个人站在那里其实也挺引人注目,大概也是由于常年高强度的锻炼,不说话的时候气质还要比一般ALPHA更冷冽沉着一些。人类本能地对强者充满了好奇,他那张脸又长的基本让他实在没有成为路人的可能。

屋檐下不少人都注意到他这么个A站在那里,结果也没朝别的地方挪动几步,半点受影响的表情都没有,眼神都没有往其他地方扫一下,整个人沉稳又内敛。有胆子比较大的已婚O
跟旁边人猜测他这人估计也是老早就有伴了,多半是打不了主意。

周泽楷本来打算等雨势稍微小一点直接就走,他扫了一眼外面,估计着差不多,就要从侧面出去。

叶修那头撑着把伞又匆忙赶回来,看周泽楷快要出了大门,连忙喊了一声。

“小周。”

雨声不大,周泽楷有点茫然地顿了一下,朝右一转头,一眼就看见叶修跟平时一样挺懒地对他挥了个手,一时还愣住了。

“你等一下啊,”叶修几步冲进房檐,“哥先去还个伞。”

他指指餐厅里面,周泽楷还茫然着,估计也是没想到叶修还会回来,点点头话都没来及说。

叶修进了门,速度极快地完成任务就回来了。他打开那把好心人借他的伞,站在房檐边抖了抖水,朝周泽楷歪着头点了点。

“过来啊小周。”

叶修瞅着周泽楷那副还茫然的表情不觉有些好笑,忍不住又调侃了对方几句。周泽楷耳根有点发红,反应过来后连忙跟着站到叶修伞下。他比叶修稍微高一点,叶修免不了得把伞举的比平时更高一些,周泽楷注意到叶修这个时候的气息已经完全平稳了下来,估计也是稍微治疗了一下。

叶修跟一般人不同,即使举高伞也跟平常人习惯不一样,懒得抬个肩膀什么的,就使劲靠小臂支撑,变着花样地偷懒。伞下他们两个人的距离基本上只有半个拳头,叶修刚刚淋湿了不少,湿漉漉地袖口都给他干脆给挽到了臂弯处,一边打湿的裤子也被干脆卷到了膝盖,自己却像不怎么在乎。

周泽楷的角度刚好能看见叶修刚刚因为扛人被磨的有些发红的肩膀,头发也湿漉漉的,整个人却还是那副懒懒散散没什么干劲的样子,一路闲着还跟他吐槽两句。

“哥这种体质就是麻烦,”叶修道,“你们在队里估计更苦,听说你们还专门针对OMEGA做过训练?够不人道的。”

周泽楷听完笑了笑:“还好。”

叶修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得,哥就知道你肯定得是头几个通过的,稳的住是好事。”

他一路跟周泽楷两个人说的顺溜。周泽楷也不多花,就跟着他的话题问答几句,中间还干脆神不知鬼不觉换成了周泽楷来打伞,叶修把手塞进衣兜里是乐的逍遥。

到了出租车招呼站的时候两个人运气极好,刚巧遇见一辆普通用一辆O用。平时是用不着分的那么清楚,雨天叶修也知道自己是个麻烦,眼疾手快两辆一起拦了,周泽楷在旁边跟着他的动作举伞,两个人也没怎么淋到。

“你先上吧小周,”叶修把伞接过来,“明儿我就把这伞还回去,今天多谢你了啊。”

周泽楷本来还想推拒着让叶修先上,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干脆开门坐上了副驾驶座。

“走吧走吧,哥也马上上去。”

叶修举着把伞,浑身狼狈的很。额前几缕头发湿漉漉地贴着额头,远远地看着乱糟糟的,气质却跟他塞进西服里样子没差。

“叶修。”周泽楷把窗户稍微摇下来了一点,叶修正朝后面的出租车走,听到他喊又顿了一下。

“路上小心,”周泽楷顿了顿,低头下头才继续道,“……下次见。”

他有点犹豫地比了个电话的手势,叶修这一回头,两边裤子挽到膝盖,举着伞看起来相当滑稽。周泽楷头发也打湿了些,乱乱地贴在鬓角,没来时那么整齐精神。

叶修知道周泽楷笑起来极好看,人平时内敛了些,也不喜欢多说话。这时对方先开了口也不含糊,干脆就着那么个畸形的姿势挥挥手,拖着嗓子:“下次见啊。”


TBC

…笔记本出了点问题,所以更新晚了……(吐血)
接下来就是甜蜜蜜的恋爱,嗯……AO之间纯洁的恋爱(逗我)^q^

评论(11)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