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四号线(三)

ABO,避雷慎入。


一直以来总有人好奇着叶修这种O得什么样奇葩的A才能给拿下来,甚至于有人更信誓旦旦到叶修一定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人上人O,肯定得被拿出去当生理例外讲。

 

想想也是,他这么一个能说会道嘲讽技能逆天的人,吃瘪受罪还真不是能套到他身上去的。虽然他身边的人是很喜闻乐见,但也没人怀疑这种情况出现的几率之低,就连艳遇的可能性都被他那个又宅又懒的性子给拖没了。

 

叶修也是挺不在乎这些的,两个人过日子讲究的太多,他又是律师,接触多了一些畸形破裂的家庭,对于爱情的美好渴望当然早就在工作的头几年给磨没了,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哥一颗年轻的心早已麻木了,魏琛当时听到这话二话没说就把手里的帕子糊了上去,瞅着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又噎的说不出话。

 

他上次给那个大帅哥塞了名片,本来也就是个职业本能,结果谁知道对方这么讲礼尚往来,没有名片,临走之前就特别认真地写了手机号给他。其实叶修这人根本就没手机那玩意儿,名片上印的就是特别公事公办的办公室的号码,拿着那张纸瞅着人家远去的背影一时心情还有点复杂。

 

他和周泽楷两个人嘴上都没说,心里却再心知肚明不过了。

不是有那么句俗话嘛,单身的O,单身的A,凑到一块那就是一把熊熊烈火——还是各种意义上的熊熊烈火。

幸运点的,往往还就能靠着这把火一口气走入了爱情和婚姻的坟墓,成为了人民群众喊打喊烧的一员。

 

叶修再怎么清心寡欲,作为一个O的生理本能又不是光靠抑制剂就能克服的。抑制不是完整地除去了OMEGA的天性,这年头出个家都还要看人家寺是收的A还是O呢,何况说是面对一个单身且陌生的A


 

——况且还是面对一个长得好看,身材高挑,气质沉稳的A。

 

叶修办过不少这方面的案子,像是AO这种常常闹出点事情的体质,他刚出来头几年没少跟着老师办,那是见多识广去了,而且以前他还比较水嫩充满朝气也没现在这么老油条的时候,也曾经被一些个不识相的A给有意无意骚扰过。

非要用现在那些俗话来说,大概就是律师这个职业听起来就带着一种特别禁欲的美感,即便是叶修这种懒到骨子里的人也得每天规规矩矩正装上阵,整的整个人看起来一派精英气质。

 

他和周泽楷两次见面说实话情况都有点太出人意料了,一是在抓小偷现场,二是在医院那种压抑的氛围。一点暧昧的氛围都没有,看起来还两次都在什么见义勇为,想有点苗头那都是被遮掩在了正能量的气场之下。

 

叶修又不喜欢在这方面强求,所以虽然还挺喜欢周泽楷那张脸的吧,但那个号码最终也只是被他公事公办写到了电话簿子上,算是明显地表达出了自己在个人问题方面随遇而安的态度。

 

方锐当时在一边看着显得特别沉痛:“……看来咱们还真得一块儿结伴出家了,叶修大大,争口气啊。”

 

“你一个B,哥一个O,”叶修挺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一块儿出啊。”

 

律师所里不乏年轻人,陈果最近又不知道从哪里招来了一批人,个个长的出挑,尤其是中间有一个BETA大美女,跟他们这里公认的第一美人站在一块一点也不逊色。刚来了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这大美女能力也挺强,叶修没跟她直接接触过,好几次看到门口似乎都有人在等她,估计也都是一些追求者一类的。

 

最近一次下班叶修出门的时候又瞅见门口站了个人,个子不是特别高,人也有点紧张,又有些眼生,旁边还有一个人陪着站着,时不时跟他说话,他路过的时候还特别清晰地听到了唐柔两个字。

 

叶修一下了然了,这不又一个大美女追求者嘛。他心里啧啧感慨了一下,正继续往前走呢,前面迎面走来一个人,朝着那边站着的两个青年过去,走的步伐挺凌厉,感觉挺引人注目的,叶修随意扫了一眼,才抬头就愣了。

 

“小周?”他出声叫了一句,那边的人拿着手机像是刚打完电话的样子,听到后面有人叫才回了头,对上他也是一怔。

 

“……叶修。”

 

周泽楷捏着手机眯眼对着叶修瞧了瞧,事实证明这人长得好就是有优势,他头一歪像是在思考,本来挺普通的动作,加上有点茫然的样子愣是看出点跟一般人不同的味道。眉目之间带着一股子温和和A天生的强势的矛盾气息,特别招人。

 

叶修朝前走了几步,他一扫那边等着的两个青年,思索了一下道:“等人?”

 

周泽楷愣了愣:“……陪人等。”

 

叶修笑了笑又问:“今天你们没任务呢。”

 

“刚完,”周泽楷回答的很快,大概也是不太习惯跟人这么直白的交流,“过来陪人有点事。”

 

他说完手机又响了一下,有点犹豫地看了眼叶修,叶修立刻做了个请便的手势,周泽楷才转过身接了电话说了几句。

 

叶修这头挺有耐心地等着,周泽楷那边打完电话转回来,瞅着他道:“没事了。”

 

“嗯?”叶修没太明白他话的意思,大概也有对方说话比较小的缘故在。

 

周泽楷看了看他像是有点犹豫:“……要不要去吃饭。”

 

叶修愣了一下,这话题跳跃够快,嘴上却一溜答:“好啊。”

 

 

 

 

他俩的第二顿饭是周泽楷请的,还是有点礼尚往来的意思。叶修当时正饿着,也没想到周泽楷会主动邀他去吃饭,他一想反正也没事,点头就应了。

 

后来两个人跑去就近吃了事务所附近的一家自助,叶修上次请周泽楷是去了比较正规的餐厅,这次没了拘束又下了班,当然没客气大快朵颐,一时放开来食量估计也是有点震到周泽楷,他倒是顺着干脆主动地承认了自己在O里是个异类的事实。

 

“哥早年离家出走的时候饿出来的,”叶修也不避讳,喝了一大口水压了压,盘子里还摆的满满的,“那时候在外面流浪,逮着什么吃的都香,现在就落下这毛病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笑的懒懒的,西装外套被脱下来丢在一边,白衬衫只开了上面几颗,隐约可以看见锁骨。眼睛笑的弯弯的,掺了点平时拿着似笑非笑的意思,看起来又带了点特别矛盾的挑衅意味。

 

周泽楷没吭声,瞅着对面的人这副餍足的样子,自己也低头吃了几口。

 

叶修的手长的特别好看,一抬眼就能看见对方特别不符合之前印象的样子。骨节分明,修长白皙,拿着把筷子在桌子上特别快地扫荡,像是在搞什么艺术创作似的。

 

叶修瞅着场面气氛似乎是有点僵,正想说话呢,周泽楷半天才放下筷子,突然道:“挺好的。”

 

叶修嗯了一声,周泽楷才觉得这话似乎有点歧义,又补充:“不是什么毛病。”

 

认真地瞅着叶修,笑的又内敛又好看。



TBC


之前只是场合不对……老叶太正儿八经了,坑人嘛【。

小周也很拘谨……总归是要互相了解才能在一起!何况还是AO(?

评论(11)

热度(344)